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去小说

“这么多人,你们也别聚众欺负别人啊。”郑山像是开玩笑般的说道。

    郑伟民立即道:“大山,这你放心,我们是什么性格你不清楚吗?只要别人不招惹我们,我们是绝对不会主动惹事的。”

    郑伟堂也说道:“这点道理我们还是清楚的,再说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外地,只要不吃亏就已经满足了,绝对不会主动招惹事情的。”

    “那就好,老实做生意比什么都要强,别看一些人赚钱比你们容易,比你们多就动心,除了一些走运或者能力极强的人,都是走的歪门邪道。

    一旦你们也踏进去了,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郑山叮嘱了一句。

    对于郑伟民他们几人,郑山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除了一些被动的事情之外,就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招惹过什么麻烦。

    更是没有借着他的名头去招惹是非。

    就在郑山他们聊着的时候,宁友德过来了。

    郑山有些意外,以往宁友德都是等到郑山回来几天之后,安稳下来了才会过来一趟,这次怎么这么早?

    “老板,我有点事情想要和您汇报一下,您看方便吗?”宁友德神情有些严肃。

    郑山道:“走,上去说。”

    这是有事啊,而且看样子事情还不小。

    到了楼上,郑山示意他先坐下,随即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老板,是这样的,石汇安书记那边不是升职调任了吗,石县这边新来了领导,名叫赵林。”宁友德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这一点郑山还真的不太清楚,没人和他说这件事情,不过也正常。

    为了石县这边的发展,石汇安已经主动留下来太长时间了,按照正常情况,早就应该升职调任了。

    现在被调任,已经算是晚的了。

 文学

    “你继续。”郑山道。

    “一开始我也以为一切照旧就行了,新上任的赵林本来也是一副好说话的模样,但是最近县里面却是想要插手食品厂的管理工作。”宁友德说道。

    郑山挑了挑眉,“你没告诉他们,咱们和县里面签订的合同就是县里面不插手管理工作吗?”

    从一开始的时候,郑山就和县里面说好了,可以合办企业,但县里面却不能插手食品厂的工作。

    因为郑山很清楚,一旦将食品厂的管理权让出去,到时候食品厂会变成什么样子,是真的很难说的。

    郑山倒是不在乎这个小小的食品厂,即便是现在规模做大了,但是在郑山这边也就那样。

    郑山在乎的是万一食品厂被这些人搞得乱七八糟,那么大古村以及附近的那些人,也都会受到影响。

    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我说了,但是那边一直都在打马虎眼,不肯正面回答,就是说他们要插手管理,虽然明面上的话说的很好听,只是进去学习,不插手具体管理,但我感觉,只要我答应了下来,那么接下来就会有无数的麻烦。”宁友德心中其实有些生气。

    这些年来,不管是税收还是分红,他都没有少一点县里面的,现在石县能够发展的这么好,宁友德不敢说他们食品厂占据百分之九十的功劳,但百分之二十是绝对有的。

    大家一直合作愉快,但现在却突然想要插手食品厂的管理,这算什么?

    而且说得好听,说什么只是学习一下,但这话宁友德也是听听而已。

    他宁友德之所以留在食品厂,不就是想着这个食品厂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一手带到如今的地步。

    而且这里还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的吗?

    要不然上次郑山让他升职,他就应该离开的。

    郑山道:“这件事情不用理会,咱们按照合同办事就行。”

    宁友德小心的说道:“万一县里面……..”

    郑山笑了起来,“没有万一,咱们只要没有违反规定,违反合同,谁都不能奈何咱们。”

    说完之后,郑山又道:“另外,就算是你说的万一,到时候直接搬迁就可以了,钱我可以少挣,但这气我可不能就这么受着。”

    “到时候边上随便哪个县估计都会无比的欢迎食品厂的入驻,另外就是员工这一块,到时候买几辆大巴车随时接送就行了,反正也不远,顶多一个小时的路程罢了。”

    宁友德听到郑山这么说,心中就有数了。

    他其实也不担心县里面,但担心的是郑山这边,宁友德很清楚的一点就是,食品厂在郑山的商业版图中,根本什么都不算。

    要是郑山不在乎这些,对于食品厂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那么他就难受了。

    现在好了,郑山没有打算牺牲他这个小小的食品厂总经理。

    “好的,老板您这么说,我的心中就有数了。”宁友德振奋道。

    郑山见状,立即警告道:“你也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啊,别想着用工人这边来闹事,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他还真的怕宁友德这边利用工人来闹事。

    郑山虽然不清楚宁友德在食品厂工人心中的地位,但从一些情况来看,如果宁友德真的想的话,估计是有办法的。

    宁友德听到郑山的警告,顿时吓了一个激灵,“老板,您这就高看我了,给我再多的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

    “厂里面确实是有人听到了一些消息,想要找县里面说理去,但都被我阻止了。”

    这话他说的是情真意切,宁友德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不仅是宁友德知道县里面插手进来的后果如何,就连普通工人都知道,毕竟县里面的那些厂子什么情况都在他们眼中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7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