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真的好会弄|让人快速起反应的文章

“就是那个诈骗犯的头目漆家威。”

    吴一海本来还想蒙混过关,没想到叶流把罪犯的名字都记得这么清楚,终究还说没躲过啊。

    “哦哦,你说这个事情啊,后面我看你没问,我也给忘记了。”吴一海佯装记性不好。

    “没事,那辛苦下回帮我打听下,谢谢啊!”

    “哦,好。”吴一海说完,又看了一眼叶流,这时候的叶流早没有当时叫他查人时的那般眼神凌厉了。

    他便又小心地试探道,“叶流,其实都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了,你干嘛还要查这些啊?”

    叶流看着吴一海,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好奇,虽然事情是过去了很久,但是要真是那个人,那这种人怎么会放出去了,而且还在外面逍遥法外这么多年呢?”

    “你不是说时间过去了很久嘛,可能是时间到了被放出来了吧。”

    “当时他们团伙可是杀了两个无辜的百姓啊!抢劫银行,那可不是小的刑事案件啊。”

    “哦哦。”吴一海没敢再细问了,都抢劫杀人了按照那个年代的法律,是该重判的。

    “那行,我回头记得打听下吧。”

    叶流说完已经发现了吴一海的谨慎,便解释道,“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事情的真相,仅此而已,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假如觉得不方便,我也可以等他入监以后再找人查查看。”

    叶流都这么说了,吴一海也没的拒绝了。

    “没事,回头我就去打听一下哈。”

    “谢谢啊!”

    吴一海都被叶流说的不好意思了,当天下了白班便向自己的朋友打听了漆家威的消息。

    正巧,此时的漆家威正在他所管辖的入监队,他对漆家威的情况是信手拈来。

    “漆家威啊,我知道啊,他是以前是坐过牢,好像是抢劫坐的牢,当时他还是被判无期徒刑呢,不过没坐几年就出狱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吴一海明白了,这个漆家威果估计真是叶流说的那个人。

    之后,吴一海就漆家威的事情再详细了解了下。

    第二天上班后,吴一海便把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了叶流。

    叶流听到后第一反应就是:“他当时被判了无期徒刑,按理说最低服刑年限应该是13年啊,怎么按你朋友说的是才服刑几年就出狱了啊?”

    “这个我问了,好像是说他在服刑期间立功表现优秀,多次减刑,后来出去也是保外就医出来的。”

    “保外就医?”叶流疑惑地问道,“那他具体坐了几年牢知道吗?”

    “具体年份他不记得了,就算没坐几年。”

 文学

    “那他保外就医具体是得了什么病啊?”

    “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我那朋友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问他的时候,他人也没查档案,只是我一问,他就直接跟我说了。”吴一海尴尬地回道。

    “哦,也对!”叶流也理解,谁能对一个人详细到知道他以前的档案这么清楚呢。

    于是,他又换过了一种方式,“那你这次给他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他有什么基础疾病吗?”

    “他告诉我说是有高血压,其他好像没啥大问题。”吴一海说完,又弱弱地补充了句,“不过我给他量血压的时候感觉人又挺正常的。”

    这立马引起了叶流的注意,赶紧追问道:“那他怎么说的啊?”

    “他说是一直在吃了降压药,控制得比较好。”

    叶流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吴一海,说道:“保外就医我要说记得没错的话,高血压,我应该是要达到三级才行吧?”

    “现在确实是这个规定,但是以前的话就不好说了,那时候的法律怎么规定的我就不知道了,”吴一海说完又补充道,“而且我听说以前的保外就医相对于现在来说管得还是比较松的。”

    吴一海说完,又看了一眼叶流,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平静许多。

    便小心地问道:“这个人是你要找的人吗?”

    “可能是吧?”

    叶流回答的模棱两可。

    “假如是的话,那这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估计当时能这么判定肯定是有这么判定的道理。”

    “嗯,我知道。谢谢你啊!”

    “客气了!”

    这事情落实了以后,吴一海也算是落下了心里的石头。

    这件事情,吴一海那边结束了,但是叶流这边才刚刚开始。

    对于漆家威的种种过往,他更加感兴趣了。

    一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人,居然服刑几年就被保外就医出狱了,这是要有多大的病才能做到啊。

    而且他本人如今看来身体非常健硕,丝毫没有感觉有任何身体问题,哪里像是被保外就医的人啊。

    到底是不是以前的保外就医太宽松?

    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叶流现在无从知道,但是有一点叶流很肯定,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那种内心的笃定,以及当天看到漆家威的眼神,绝对不会错的。

    现在叶流只想知道,一个判了无期徒刑的人,为什么那么快就出狱?

    还有一个保外就医的罪犯倒是有没有人和相关部分在监督,他再犯法进来了,又有没有人注意到他哪曾经的犯的罪对现在的危害?

    作为曾经遭受他迫害的人,叶流急迫想知道,当初他们团伙抢劫杀了两个人,而他的母亲也被这人射杀,虽然刘灵云没死,但是却给她一辈子带来了残疾。

    特别是还有个年轻的柜员,他是父亲,是丈夫,也是儿子,更加家里的顶梁柱。

    这样的害群之马为什么一直在外面活得好好的,那些因为这起抢劫案死去的人的家属知道这个消息该如何?

    而且,他出狱后还没有好好改过,居然还再次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

    那些大学生,什么都不懂,要不是他,保险柜大叔也不可能铤而走险走上犯罪的道路,他又间接害了多少人,叶流不知道。

    这件事情就是细思极恐!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8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