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杵大战肉莲花是什么意思 在阳台就要了你

萧芷晴很气恼,也很惆怅和伤感,但仍然端着不想主动发信息问他在干嘛,虽然内心非常渴望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她气恼自己这一点,为何会如此在乎一个人,想知道他的一切行踪,忧伤的是他为什么最近变了。

  脑海里始终有一个火红色的影子浮现,像这突然令人憎恨的秋雨一样绵绵不绝,挥也挥不去,抹也抹不掉。

  那个女人是谁呢?

  那天看她拉着墨羽的胳膊有说有笑的,应该是很熟识的朋友吧?

  萧芷晴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自己去想,去猜,甚至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和风吹草动,都会在这两天里铺捉到疑点,并联想到很多,她从来没有这样疑神疑鬼、患得患失过,瞬间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和厌弃。

  抬头是连着细雨的灰蒙蒙的天空,低头是被雨水打湿的一地枯黄,萧芷晴突然鼻头有点发酸,强自忍着,直到耳畔听到一声熟悉轻柔的呼唤,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芷晴……”当墨羽看到走在雨里穿着单薄,面带愁容的萧芷晴,心不由狠狠抽了一下。

  墨羽的怀抱在这个萧瑟阴冷的天气里无疑是温暖的,萧芷晴尽情释放着自己的委屈,任由泪水打湿墨羽的外套。

  路边咖啡馆里散发着的灯光显得非常的温馨,很能吸引路人和学生们进去坐坐,往常这里是经常爆满的,而今天却只有零星的几位客人。

  温热的咖啡,舒缓的音乐,窗外淋淋漓漓的雨。

  萧芷晴披着墨羽的外套,轻轻嘬口咖啡,望着窗外静默不语。

  墨羽表情有点悲苦和心疼,刚刚问了很多,她总是低泣不言语,这让他很是不放心。

  这时,窗外雨中匆匆走来一对情侣,女的突然甩开男生的胳膊,独自跑向雨里,男生立在原地一阵错愕,然后喊着对方的名字追了上去。

  这一幕正好落在了咖啡馆里沉默不语的人眼中,萧芷晴下意识的看了墨羽一眼,发现墨羽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那眼里的柔情和关心是掩不住的,萧芷晴楞了一下,继而面上一红,低头轻轻嘬口咖啡。

  也许是刚才的一幕和咖啡的热量给了她一股勇气,她问出憋在心底最想问的一句话。

  “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是谁?”

  然后状似无意,扬起氤氲般的眸子,静静等待墨羽的回答。

  穿红衣服的女孩?

  墨羽有点懵,脑海里电光火石之间闪现了学校好几个穿过红衣服的女同学,但是瞬间都被自己否认了,萧芷晴问的应该不是这些人。

  难道是她?杜晓晓。

  萧芷晴怎么知道杜晓晓的?又一想,这女人来学校找过自己,难道当时被认识的同学看到了?然后又传到了芷晴的耳里?

  可能是这样。

  自己反正也没打算瞒着萧芷晴,和对方也没什么情感瓜葛,既然她主动问起,不妨都告诉她好了。

  打定主意后,墨羽就把一直以来困惑萧芷晴的心结谜团慢慢解开了。

  原来这个女人叫杜晓晓,是一名牙医,墨羽曾经救过她,两人现在是朋友……

 文学

  萧芷晴轻轻嘬一口咖啡,把墨羽的话又细细在脑里过滤一遍。

  好像没有什么漏洞,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更没有任何表象证明两人存在着不正常的情感问题,这是关键。

  萧芷晴又抬眸轻轻看了一眼墨羽,那黑亮的眼睛,仿若星星一样明亮,萧芷晴在心底默默叹口气,已经打算相信他,这不是个会撒谎的男人,起码对自己应该不会。

  是的,从他第一次喊出自己的名字,看到晶亮眼眸里映出的人影,她就莫名的选择相信他了。

  雨还在下着,似乎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

  但是,坐在窗口的两个年轻人脸上已有了浅浅的笑意,看着玻璃上水珠顺流而下,和雨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品着微苦的咖啡,听着如溪水鸟鸣般缓缓流淌的轻音乐,一丝甜蜜氤氲充斥在两人中间。

  其实,秋雨也并不是很恼人啊!

  咖啡馆的不远处有一处公园,景色宜人,园里的桂花前些天就开了,处处弥漫着浓郁的香气。

  一株高大的金桂树下,有一把青色的伞,伞下立着两个相拥的年轻人,彼此眸光紧紧纠缠在一起,看着怀里美丽清纯无双的人儿,墨羽情不自禁得低唤出声:“芷晴。”

  然后,低头慢慢覆上那片粉红诱人的唇瓣。

  萧芷晴的双手轻轻搂住墨羽的腰,任由墨羽的唇如夏日风暴一般肆虐凌掠,直到一点点的沦陷。

  心潮了,也醉了。这是只属于两人间的攻城略地。

  ……

  赤京也算得上是桂花之城,不曾有哪座城市会把桂花栽种的到处都是,街道、马路、庭院、公园、景区,一到这个季节满城飘香,算是这座城市与众不同的特色之一。

  趁着天气晴朗,桂花还没有开老,当地人便会采了洗净,制作各种美食。

  孔召贤大厨看着墨羽从远处走来,冷哼一声,把手里拿着的一个袋子递了过去:“喏,这是给你的,作为你前几天给我配的药酒的谢礼。”

  墨羽笑嘻嘻的接过,打开一看,不禁眼前一亮,轻呼道:“桂花糕!”

  迫不及待捏起一块塞进嘴里,香甜软糯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回味无穷。

  “老孔,好东西啊,你自己做的吗?”

  孔召贤冷哼一声,说:“要不然呢?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买的。”

  “嗯嗯,好吃,比买的味道好太多了。”墨羽又捏起一块丢进嘴里,由衷的赞叹。

  孔召贤似乎很不待见墨羽,又重重冷哼了一声,墨羽也不介意。

  “那药酒还管用吗?要不要再来一瓶?”

  说到药酒,孔召贤眼睛一亮,瞬间来了精神,换副面孔,搓搓手,嘿嘿嘿笑两声说:“那就再来一瓶。”

  自从喝了这臭小子给的药酒,腿不酸了,腰不痛了,吃嘛嘛香,这是要返老还青啊,特别是身上的那道伤疤,以前每到阴雨天就痛痒难捱,现在也好多了。

  这臭小子懂得还不少,孔召贤更加确定自己没看走眼。

  上次帮他配的还剩一瓶,墨羽嘱咐孔召贤晚自习后到宿舍楼下拿,然后提着桂花糕往女生宿舍区走去。芷晴喜欢吃甜的点心,老孔做的这个桂花糕味道不错,正好送给她打打牙祭。

  听董老说,严波第二天早上就醒过来了,现在已经可以像猴一样的下地活动,严氏夫妇极度兴奋和激动,为了表示对墨羽的感谢,特备了厚礼一份,墨羽也没过多推辞,让董老转给了杜晓晓,店里装修各方面都需要资金,能给点是一点。

  杜晓晓忙着装修的各种事宜,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确实不容易,所以没事的时候墨羽也会过去帮忙看着。

  苏钦守最近也安分了很多,甚至校园里都很少见到他的身影,这让墨羽突然间觉得有点无聊,整天无所事事的只有和萧芷晴浓情蜜意的你侬我侬。

  不过,日子过得有点太平静,反而让人不习惯,不踏实。

  所以,当宋岩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墨羽欣喜的从上铺跳了下来,然后一路狂奔到校门口。

  “宋大哥。”

  “小羽。”

  一大一小两个帅气有型的男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引得路过的同学纷纷对两人行注目礼,猜测两人的身份。

  “雷爷爷还好吗?”坐在车里,墨羽问开车的宋岩。

  “哈哈哈,都很好。你呢?”宋岩看起来很开心,粗狂的笑声一直不断。

  其实,墨羽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宋岩都知道的,他有属于自己的信息来源,没有干涉,是因为知道墨羽不会吃亏,同时大家也想想看看墨羽是怎么处理解决的。

  虽然处理的方式不是很完美,但胜在结果还算满意。正如雷啸天所说,墨羽不是顶尖聪明的,但是也不笨。

  墨羽给萧家老太太和严波看病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也在墨羽的要求下,被有关的人刻意压了下去,墨羽现在并不想有太多的人关注到自己,目前越是低调越有利于自己行事。

  因此,宋岩并不知道墨羽会医术的事。

  宋岩带墨羽来的这家是在赤京非常有特色的,做本地菜的酒楼,名曰“花宜香”。

  这个牌子在赤京是赫赫有名的,菜色厨艺环境都非常好,外地人来到赤京必慕名来此酒楼打卡,没吃过“花宜香”的饭菜,没到“花宜香”消费过,敢说吃遍天下,人家都认为你吹牛。

  名店名厨名菜,环境又好,两人吃得是一个欢畅。

  中途宋岩接到个电话,出去了一趟。

  墨羽低头和盘中大虾斗的你死我活之际,一声讥笑传进耳朵。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8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