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学长的鸡上写作业作文(别流出来h)最新章节列表

“碰见刚才送外卖的小哥,所以就聊了一会儿。”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袁莎莎见状,也是笑孜孜道:“顾师兄还真是挺喜欢跟人打交道呢,不过刚才刘摄影师正到处找你呢,她现在时间很紧,所以不想浪费时间。”

    这边袁莎莎话音刚落,摄影师刘英便对着少年团成员挥手告别,随后来到顾晨跟前,笑嘻嘻道:

    “不好意思啊,顾警官,让你们久等了,今天下午有些忙,本来还有几个少年团要拍摄的,我让他们晚上过来,或者晚一点时间过来。”

    “没关系。”顾晨刚才跟外卖小哥聊了许久,因此也知道芙蓉照相馆的一些情况。

    现在属于生意的旺季,每天都有不少拍摄任务,自己这边还算赶上时候。

    “那就开始吧。”摄影师刘颖拍了拍手,随后对着身边几名化妆助理道:“先带他们去化妆,速度快点。”

    “好的刘姐。”

    “我们马上。”

    两名化妆女助理闻言,赶紧收拾起桌上的杂物,随后让出两个空位。

    刘颖指了指说:“你们赶紧坐过去,让我们助理给你们化化妆。”

    20分钟过去了……

    原本以为化妆挺简单的,但是由于卢薇薇和袁莎莎之前画过淡妆。

    但是这不符合芙蓉照相馆的拍摄要求。

    因此在刘颖的要求之下,两名化妆助理,要对卢薇薇和袁莎莎重新化妆。

    而顾晨和王警官就容易多了。

    刘颖在亲自给王警官化妆的同时,也是瞥了眼坐在身后的顾晨,也是笑孜孜道:

    “顾警官,我感觉你不需要化妆,你的颜值可以支撑的起这种大片。”

    “那就好。”顾晨也是默默点头,感觉跟几年前的情况一模一样。

    每次拍摄这种宣传照片,自己似乎都不需要进行化妆。

    但王警官得需要靠素颜霜遮瑕。

    尤其是王警官的鱼尾纹,最近因为工作劳累的原因,痕迹有些明显了。

    但是在刘颖这边,都不是问题。

    前期工作做的好,后期照片修图就容易许多,可发挥空间也大。

    那头的卢薇薇基本上化妆完毕,也是抿了抿刚涂上去的口红,不由满意的说道:“这口红挺不错的,跟我这妆容比较搭配。”

    扭头看了眼刘颖方向,卢薇薇问道:“所以刘姐,这样就可以了对吗?”

    “对。”刘颖在给王警官画眉的同时,也是默默点头,认同的说道:“卢警官人长得漂亮,感觉都不需要怎么化妆,你们应该算是化妆用时最短的,其他人都是各种造型,繁琐极了。”

    “但是你们不同,你们这警服一穿,整个气质就体现出来了。”

    “哈哈,刘姐真会说话。”卢薇薇自然知道,摄影师刘颖并非吹捧,几乎大家都是这么认为。

    从江南市众多警员队伍中选出来是4名警员,形象要是不过关,秦刚也不会拍板决定。

    由于大家也都不是第一次配合,因此拍摄起来也是轻车熟路。

    跟上次情况一样,大家站在绿布面前,穿着警服,摆出各种造型。

    而绿布则是为了方便后期P图。

    随着闪光灯不断闪烁,大家也都变换着各种姿势。

    没过多久时间,拍摄顺利完成。

    王警官笑呵呵的走到刘颖身边,要求着说:“刘摄影师,还是跟去年一样,帮我P白一些,脸上那些皱纹什么的,帮我修饰一下,尽量让我显年轻一些。”

    “哈哈,那是当然的,王警官这么帅气一警察,你的要求可以满足。”刘颖自然也清楚王警官的诉求。

    每年形象照都这点要求,感觉并不困难。

    卢薇薇则是没好气道:“刘姐,就算帮老王修图修的有点狠,但也至少不能把他修的比我白吧?感觉这样显得我皮肤很黑的样子,不协调嘛。”

    “是呀刘姐,老师兄怎么能比我们还白呢?这有点不现实。”袁莎莎也颇有怨言。

    按理来说,论肤色,王警官是4人当中最黑的一个,但是在台历和挂历的形象照片上,王警官却每年都是最白的一个。

    卢薇薇就特别忌讳这点,感觉有点不公平。

    所以今天也是不吐不快。

    “是吗?”摄影师刘英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道:“好像是我徒弟修的图,都是按照王警官的要去修的,那几年?”

    “别听她们的,去年怎么修,今年就怎么修。”王警官感觉,在形象照上,自己必须得要求一些。

    这可是要给江南市所有警队的年货,形象方面,那必须得站得住脚。

    摄影师刘颖默默点头,表示明白:“那行,但我会注意,不会让王警官比卢警官和袁警官更白。”

    “这就对了嘛。”感觉要求得到满足,卢薇薇也是满心欢喜,不由咧嘴笑笑:“老王应该是个硬汉形象,可不能变成小白脸。”

    “啰嗦。”闻言卢薇薇说辞,王警官鄙视了一眼,这才走到一名摄影助理的面前,看着照片中呈现出来的各种造型,先睹为快道:

    “这次拍摄的整体感觉,好像更自然了一些,前几年感觉都挺紧张的,动作放不开。”

    “那还不是王警官已经习惯了拍摄。”刘颖也站在一旁,监督照片的成色。

    见呈现在电脑屏幕中的照片都比较合格,不由满意的点点头道:“就这样吧,等我们照片修好之后,立马给你们做几套样品出来。”

    “确认之后,就可以投产了,赶在春节前帮你们把这些台历和挂历给做出来。”

    “那就谢谢你了。”感觉今天的拍摄任务完成的还算不错,王警官也是笑笑说道。

    4人在芙蓉照相馆短暂的停留了之后,便直接开车返回芙蓉分局。

    上车的时候,顾晨看见外卖小哥兴高采烈的走进照相馆,感觉这家伙故意是接到拍摄订单了。

    ……

    ……

    晚上9点。

    刑侦队办公室。

    由于近期的夜巡任务加重,许多警员都开始全员上岗,在一些重点路段进行巡逻。

    因此顾晨团队也被抽调。

    刚从西街广场那头巡逻回来。

    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四人,便躺靠在办公室里的折叠床上,抓紧时间小息片刻。

    要知道,临近年关,各种警情也在不断增多。

    大家需要抓紧一分一秒养精蓄锐。

    以前忙碌到凌晨两三点,基本上就不会有太大的警情。

    可现在不同,可能要忙碌到凌晨三四点,才有肯能安心睡觉。

    晚上零点过10分。

    就当所有人都在闭目养神之际,一通电话铃声,突然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宁静。

    “害!”王警官叹息一声,看了眼手表,也是没好气道:“这才刚刚躺下10分钟,又有电话,估计是又有警情。”

    顾晨第一个从折叠床上爬起身,将棉大衣丢到一侧,主动走到固定电话机旁,点开电话机免提问道:

    “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警察同志,救命,救命啊。”电话中,传来一名熟悉的女子声音。

    此时的大家,也都能感受到女子的绝望。

    顾晨眉头一蹙,赶紧问道:“你别急,慢慢说。”

    “有人闯入我家,杀了我丈夫,我好害怕,你们快来救我,快救我,呜呜……”

    说话之间,女子竟然呜呜大哭。

    顾晨也是一脸懵圈的看向身后的同事,随后赶紧又问:“你现在在哪?你先别急,把情况跟我说清楚一些,谁杀了你丈夫?”

    “不知道,我跟我丈夫在楼上睡觉,就听见车库那边传来动静,想着我们可能没有把车库链接客厅的大门给关上,我就让我丈夫过去看看。”

    “然后,然后就听见我楼下一阵响动,再然后,就传来我丈夫的惨叫。”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赶紧过去看看情况,发现一名黑衣人,就出现在客厅位置,而我丈夫则倒在地上。”

    “黑衣人发现了我,就要朝我冲过来,然后我就跟他扭打起来。”

    顾晨听着女子的说辞,手里的写字笔不断在便签纸上挥舞起来,于是又问:

    “那后来呢?你有没有受伤?”

    “个我胳膊受伤了,被刀划伤,还有我的脖子部位,好像也被割伤了动脉,我怕我会死,我好害怕,呜呜……”

    女子情绪激动,说起话来也是战战兢兢。

    此时的大家,也都感受到了电话那头的紧张气氛。

    女子似乎已经被吓破了胆,但此刻依然还活着,这已经算是够走运的。

    于是顾晨赶紧又问:“那凶手呢?”

    “已经逃走了。”女子说。

    “那你的地址是哪来?”顾晨赶紧追问。

    “春熙湖畔,168号,11栋。”女子战战兢兢道。

    “好的。”顾晨将地址写好,赶紧又问:“那您贵姓?”

    “我姓陆,叫陆熙雯。”

    “陆熙雯?”

    电话那头的女子,刚自保家门,这边的众人,顿时便一阵诧异。

    卢薇薇也是目瞪口呆道:“她不是?”

    “嘘!”顾晨对着卢薇薇做了一个嘘声动作,这才赶紧回复电话中的女子道:“陆女士,你说你跟凶手扭打在一起,然后凶手离开,你现在能不能确定自身安全?”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好害怕。”陆熙雯说话依然战战兢兢,似乎根本很难跟上顾晨的思路。

    顾晨也是叮嘱着道:“你先别急,如果你受伤严重,我立刻给你叫救护车。”

    “另外,在我们赶到之前,你最好将家门反锁,保证自身安全,我们现在立刻过来,也请你保护好家中的现场,明不明白?”

    “明白,我明白,你们赶紧过来吧,快点啊!”

    在电话中,与陆熙雯简单沟通之后,顾晨挂断电话,也是长舒一口重气。

    而另一头,卢薇薇已经将大家的装备戴好,也是见其中一套九小件丢给顾晨,纳闷着道:“陆熙雯不是何俊超的小学妹吗?”

    “我们才参加完她的婚礼,她老公就挂了,这也太那啥了?”

    “现在管不了纳闷多。”顾晨将九小件套在身上,也是提醒着道:“现在,赶紧联系救护车,让救护车赶紧开过去看看清楚。”

    “这个交给我。”身旁的袁莎莎说。

    大家一行人,穿戴好装备,快速来到大院停车场。

    没过多久,警笛响起,顾晨开始以最快速度赶往春熙湖畔。

    按理来说,春熙湖畔应该是一处别墅区,但是在顾晨的印象中,这处别墅区,开发多年都人气不行。

    属于荒废系列。

    当然,这还是在顾晨读书时期。

    现在,多年过去,当年偏僻的春熙湖畔,如今开发的有模有样。

    又增加了不少楼盘和公园广场,人口也在大量增加。

    往日冷清的春熙湖畔房产,到底现在如何?顾晨也不是很清楚。

    就当车辆驶入到春熙湖畔,168号附近。

    顾晨这才发现,这是一处开放式别墅区。

    由于没有围墙,所以布局显得有些杂乱,各种别墅看上去也少有人气。

    周围还有一处小水塘,附近长满着各种杂草。

    下车之后,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道:“所以带个小水塘,就敢叫‘湖畔’?”

    “这开发商够坑人的。”王警官左右看看,感觉这里的别墅少有人居住。

    由于周围没有围墙,还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小水塘,又在城区边缘地带。

    因此这里给大家一种诡异的气氛。

    “这个陆熙雯,怎么会跟他老公住在这里?”袁莎莎上前两步,看着面前的别墅区,不由啧啧两声。

    心说这就是个烂尾楼啊。

    “先别管这些,去看看情况。”顾晨知道现在的陆熙雯处境困难,便也没多说什么。

    由于陆熙雯告知大家,自己住在春熙湖畔168号,11栋,因此大家根据号牌,还是很快找到了那栋靠近水塘边的建筑。

    走到门口,甚至面前的道路两侧都有杂草。

    住在这里,更像是住在鬼屋。

    毕竟看样子,开发商资金不足是肯定的,否则最起码也得安装围墙什么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别墅区却一直处在开放状态。

    而开放状态,又会带来一个新问题,那就是外来人员,可以随意进出。

    最要命的是,这里的监控基本上没有,门口也没有物业保安亭。

    等于是没有物业的存在。

    因此当顾晨走进春熙湖畔的别墅区里,就感觉这跟别墅的高档呈现出明显的反差。

    用强光手电照着门口,顾晨走上台阶,来到门口位置,也是敲门询问道:“请问陆熙雯女士在家吗?我们是警察。”

    见屋内没有任何动静,顾晨立马后退两步,对着身边众人比划手势。

    大家见状,立马将随身携带的机械警棍甩出,瞬间摆出警戒状态。

    “笃笃笃!”

    顾晨再次敲响了房门,继续问道:“请问陆熙雯女士在家吗?”

    “你们是警察?”

    隔着一道门板,顾晨能够听出,大门的另一面,陆熙雯就待在那儿。

    于是赶紧回道:“没错,我们接到警情,过来查看情况,你现在这边什么情况?能把门打开吗?”

    由于刚才听见警笛的动静,因此陆熙雯也真的相信,此刻的门外,就是警察。

    于是小心翼翼的将门锁扭开,这才将大门推开。

    可就当陆熙雯看见顾晨的同时,也是不由一愣。

    “是……是你?你是……你是顾警官?”陆熙雯似乎记起婚礼那天,顾晨来到自己化妆间的事情。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附和着说:“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陆熙雯。”也就在顾晨打招呼的同时,卢薇薇也走上前,身边跟着袁莎莎。

    陆熙雯一瞧是老熟人,紧张的情绪,这才开始变得舒缓起来。

    刹那间,陆熙雯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似乎身上都是鲜血。

    “你怎么了?”顾晨见状,赶紧蹲下身查看清楚。

    由于刚才陆熙雯并没有将灯光打开,因此大家只是借着月光才看清来人是陆熙雯。

    所以在陆熙雯倒地的第一时间,顾晨却查看陆熙雯的伤势情况,而卢薇薇则在门口位置,用强光手电搜索一番,并迅速将灯光打开。

    刹那间,整个客厅忽然间光亮起来。

    可就当大家看到面前的场景时,所有人都被现场的残像吓了一跳。

    “我的天啊!”卢薇薇黛眉微蹙,身体不由向后一缩。

    客厅内,道出都是杂乱的场景,地上有许多血迹,而此时陆熙雯的丈夫,也就是许泽雨,就这么倒在客厅的中央位置。

    整个人的身体下方,早已流淌着殷红的鲜血。

    “怎么会这样?”随后走到众人跟前的王警官,也被面前的惨像吓了一跳。

    而此时的顾晨却提醒着说:“帮我拿点消毒纱布出来。”

    “我来。”袁莎莎蹲在顾晨身边,从顾晨的九小件装备中,取出消毒纱布递了过去。

    “水。”顾晨又道。

    卢薇薇秒懂顾晨意思,瞬间将自己的警用水壶打开,将其中的温水倒在消毒纱布上。

    顾晨立刻开始帮助倒地的陆熙雯,清理她身上的伤口。

    而此刻的陆熙雯,整个人显得紧张过度,似乎处在晕眩状态。

    王警官看着倒在面前的许泽雨,也是提醒着说:“赶紧看看前面那人什么情况?”

    “明白。”卢薇薇闻言,立马跟袁莎莎一道,快步走到许泽雨跟前,开始检查起许泽雨的生命特征。

    没过多久,就听见卢薇薇回复道:“老王,这个许泽雨还有一点微弱的气息,但是流血太多,感觉气息越来越弱,快不行了。”

    “赶紧他止血,在救护车赶到之前,一定把他看好咯。”王警官闻言,整个人也是焦急着说道。

    现场立刻秒变救援时刻,大家争分夺秒,开始对陆熙雯和许泽雨展开救治。

    许泽雨那头伤势过重,腹部中刀,并且伴有大出血。

    因此王警官带着卢薇薇和袁莎莎,开始给许泽雨全面止血。

    可是看着满地的血迹,大家也突然意识到,这个许泽雨,早已流血过多,现在的生命气息,几乎快要走到尽头的样子。

    “不行啊,失血实在太多。”卢薇薇黛眉微蹙,感觉消毒纱布根本止不住流出的鲜血。

    顾晨立马提醒道:“止血粉,赶紧把止血粉拿出来。”

    由于之前大家在接电话时,就已经大概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因此在出发前,大家在警用医疗包内,放了一些止血药物,其中就有止血粉。

    用于紧急止血使用。

    卢薇薇深呼一口重气,立马听话照做,从袁莎莎的腰带装备中,取出医疗止血粉。

    撕开之后,迅速倒在许泽雨的伤口部位。

    没过多久,许泽雨的伤口位置,血液开始变得凝固,大出血的问题基本止住。

    但此刻的许泽雨,早已脸色苍白,没了正常血色。

    王警官急得直跺脚:“这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王师兄别急,估计也在路上了,晚上车不多,应该快到了。”顾晨说这些话,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毕竟按照最近的救援力量,救护车就算接到通知赶到这边,至少还得3分钟。

    而现在,大家都在争分夺秒,跟死神抢时间。

    “顾师弟。”见顾晨一直在给陆熙雯清理伤口,卢薇薇也是扭头问道:“陆熙雯那边什么情况?”

    “还好。”顾晨深呼一口气,也是缓缓说道:“陆熙雯的胳膊被刀划伤,但是血已经止住。”

    “还有就是她的脖颈部位,也有刀伤,好在她戴在脖颈上的项链替她挡了一刀,否则这刀下去,恐怕直接会割断动脉。”

    “要真是这样,那大动脉出血,神仙也救不了她。”

    “谁这么狠心?竟然会下如此狠手?”听闻顾晨说辞,一旁的袁莎莎也是义愤填膺。

 文学

    感觉凶手下手的确狠毒,几乎是要致人于死地。

    这边,顾晨简单帮陆熙雯止血之后,将她抱起,缓缓走到沙发旁放下。

    卢薇薇顺势将一个枕头垫了过去,也是问陆熙雯:“陆熙雯,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经过一晚的惊魂,陆熙雯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失魂状态中缓过神来,也是喃喃说道:

    “晚上,我跟我老公在楼上睡觉,就听见车库那边有些动静。”

    “想着白天的车库大门,好像没有上锁的样子,而且车库连着一楼大厅,从车库走上台阶,可以来到一楼。”

    “而那道门,好像也没有上锁,所以我就让我老公过去看看。”

    “那后来呢?”顾晨调整好执法记录仪,也是掏出笔录本继续追问。

    “后来?后来?”陆熙雯重重的喘息两声,也是扶额回想道:“后来,我老公离开卧室,走下楼,再然后,我就听见了一阵打斗的动静。”

    “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我老公的惨叫声,当时我整个人都吓坏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但是我非常清楚,如果躲在卧室里,那肯定也很危险,主要是我想知道客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就离开房间,去客厅查看情况。”

    顿了顿,虚弱的陆熙雯也是哽咽着说道:“可那个时候,我发现我老公已经倒在地上,身体一直在抽搐,我当时将灯光打开,感觉周围已经没有动静,我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下楼梯,去看看我老公的伤势。”

    “然后呢?那个人袭击了你?”卢薇薇问。

    “没错。”陆熙雯重重的喘息,似乎刚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也是痛哭不已道:

    “然后就在我靠近我老公的同时,就发现身后突然冲出一道黑影。”

    “我当时扭头一瞧,就发现那人一身黑衣,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直接就要往我身上捅过来。”

    “我当时吓得尖角,情急之下后退两步,整个人就摔倒在地上,然后那人不肯罢休,就要拿刀杀我。”

    听闻陆熙雯战战兢兢的讲述当时的场景,顾晨也是微微抬头,继续追问:“那后来呢?你跟这个凶手扭打在一起?”

    “对。”陆熙雯狠狠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当时感觉,我不能死。”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就跟那个家伙扭打起来,他力气很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手里的刀刃,在我胳膊上,还有我的脖颈上疯狂刺杀。”

    “当时扭打的时候,也并没有感觉哪里疼痛,我只是告诉我自己,我必须活下去,所以我几乎是拼了命跟他扭打。”

    重重的喘息几声,陆熙雯也是闭眼说道:“可能是那家伙也被我的疯狂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加上他捅倒了我老公,可能也有些胆怯。”

    “所以在把我击倒之后,他就赶紧逃出了房间,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全身上下,早就已经血痕累累,而我老公也没了动静,我……我害怕……”

    说道这里,陆熙雯竟然哇哇大哭起来:“所以我才赶紧拨打社区外头记住的一个报警电话,没想到是你们接通的电话,呜呜,我好害怕,求你们赶紧救救我老公,呜呜……”

    也就在陆熙雯哇哇大哭之际,外头的救护车鸣笛,这才开始若隐若现。

    袁莎莎闻言,也是松上一口气道:“是救护车来了。”

    救护车姗姗来迟,但好在救护人员携带了大量的医疗设备也药物。

    于是在救护人员的协助配合下,将奄奄一息的许泽雨抬上弹夹,缓缓朝外头走去。

    “医生。”望着医生将许泽雨抬走,陆熙雯哽咽着问道:“我老公他,还有救吗?”

    “情况非常危险。”一名男医疗队成员,也是摘下口罩手:“他目前失血过多,生命气息极其微弱,恐怕是凶多吉少。”

    话音落下,见陆熙雯小嘴一撇,整个人又想哇哇大哭,于是男医疗队员又赶紧安慰:

    “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会全力救治,你身上伤口也很多,请你也跟我们一起返回医院,接受治疗。”

    “陆熙雯,你先去医院治疗,这里交给我们。”顾晨也是走过来说。

    随后,顾晨又瞥了眼袁莎莎,提醒着道:“小袁,你跟他们一起去,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明白。”袁莎莎默默点头,就要扶着陆熙雯一起走向救护车。

    但身后的卢薇薇见陆熙雯身上满是鲜血,也是提醒着道:“等一下,还是换身衣服再去吧。”

    “外头冷,你就这么穿着睡衣出去,可不得把你冻坏了?”

    被卢薇薇一提醒,走到门口的陆熙雯,这才反应过来,也是哽咽着说:“那我去换身衣服。”

    几分钟后,陆熙雯简单穿了一套纽扣毛衣,外加一套羽绒服,这才在袁莎莎的搀扶下,登上救护车,跟许泽雨一道前往医院接受治疗。

    而此时的房间内,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这才长舒一口气。

    刚才忙着救援,大家也只是简单的穿戴了一下脚套而已。

    但是现在,面对着面前如此杂乱的作案现场,所有人都是五味杂陈。

    “这个凶手,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卢薇薇坐在沙发一头,也是若有所思。

    王警官看看左右,发现在客厅一处茶几上,散落着一只钱包和少量现金。

    一块金手表也放在上头。

    周围是一片狼藉,地上也有许多摔碎的杯子,玻璃渣到处都是。

    可见当时的打斗又多凶猛?

    王警官提醒着道:“卢薇薇,赶紧把现场拍摄一下,把有用的证据都收集起来。”

    “我明白。”卢薇薇扭动着有些酸痛的胳膊,顿时掏出手机,开始将现场的画面,分成若干个区域,进行拍照取证。

    而穿戴好脚套、手套和头套的顾晨,则是则是见口罩一角摘下,沿着旋转楼梯,缓缓朝着别墅二楼走去。

    客厅高度有两层,空间极大。

    头顶是一个巨大的吊灯。

    而上二楼,需要沿着旋转楼梯上去。

    于是顾晨来到了楼梯口位置,蹲下身,仔细检查起现场的足迹。

    可以说,这里的整个房间,也算不上很干净。

    但要想在这里发现明显的足迹,似乎也不太可能。

    “陆熙雯说,她是在一楼位置,被黑衣人偷袭,而她老公许泽雨,也是在一楼客厅,跟黑衣人产生打斗,最后中刀倒地。”

    “那这样说来,这个凶手或许根本就没来过二楼?”

    根据当时陆熙雯的情况介绍,顾晨大概的推想了一下。

    随后站在高处台阶位置,对着一楼客厅的情况,用上帝视角拍摄图片。

    完成取证拍摄之后,顾晨又再次回到一楼。

    此时的卢薇薇,已经将许泽雨倒地的位置,已经周围的血迹拍摄下来。

    见顾晨走下楼梯,就要一脚踩在一块玻璃碎渣上,卢薇薇赶紧提醒着说:“顾师弟小心脚下。”

    顾晨闻言,立马停止了动作,刚迈出的右腿,顿时选择空中。

    见脚底又一块玻璃碎渣,于是顾晨将右腿迈向另一侧方向,绕过来玻璃碎渣。

    但此时,突然却又停止脚步,蹲下身,仔细查看起现场情况。

    “奇怪。”顾晨眉头紧蹙,也是喃喃说道。

    正在客厅与车库连接门口检查的王警官,也是扭头问顾晨:“顾晨,奇怪什么?”

    “王师兄,你不觉得这些玻璃碎屑有些古怪吗?”顾晨抬头说。

    王警官闻言,暂时放弃了去车库的想法,转而回到顾晨跟前,也是蹲下身,仔细观察。

    “你看这,还有这。”顾晨随意指了两处玻璃碎渣和血迹的分部区域。

    王警官眼睛一亮,抬头看向顾晨说:“你是想说,血迹都在玻璃碎渣的下面?”

    “对。”顾晨打了记响指,也是缓缓说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刚才我也看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我发现,所有的玻璃碎屑,都在血迹之上。”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37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