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我腿打开摸到高潮(高H尿出来)最新章节列表

谭所长将脸凑近研究细节,眼镜框几乎碰到放大镜上。

    这时有工作人员敲门进来,“谭所,有宛都电视台的记者来找。”

    谭云头也没抬:“请进来就是了。”

    周道和魏丽丽走进所长办公室,谭云还没从沉迷中抽回身。对一个考古工作者来说,发现一件古代文物,就像观众进入电影世界一样,文物内在传递出的场景,比现实世界更让人迷恋。

    看着躬着腰忘我的谭云所长,周道和魏丽丽相视一笑,并未打扰。

    忽然谭云直起腰,兴高采烈的叫道:“绝了!绝了!圹砖上阳刻戏车图,还着了色彩!简直太美妙了!”

    一抬头,看到面前的一男一女,男的人蛮帅,就是有点不太正经,女的身材高挑,冷艳动人……

    “你们是……”谭云愣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道:“宛都电视台的?魏记者?”

    魏丽丽微笑点头:“谭所长您好!我是魏丽丽,之前给您打过电话的,这是我们专题部的周组长。”

    这么年轻居然是组长?算是这位漂亮记者的领导?然后他看起来好象也没有领导的样子,年轻领导一般都是这个风格?

    谭云向周道伸出手,展现与学术研究相反的油滑一面:“两位领导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他没有把手伸向魏丽丽,这是礼貌的表现,又称呼两个电视台的年轻人为领导,说明这个考古迷并非书呆子,是个老油条。

    周道迅速作着判断。

    互相交换了名片,周道仔细看了一下考古所所长谭云的名片,简单朴实,粗大的宋体字,设计甚至有点简陋粗糙。

    翻向背面,才发现这张名片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长方形的小卡片中间,印着一个拓印的黑色图样,一看风格就知道是宛都汉画的拓片微缩版:画面三只神虎拉着鼓车狂奔,一虎恍然回顾,驭者手忙脚乱,死死抓住缰绳,雷公则疯狂击鼓……

    那么多标志性的宛都汉画画面,谭所长为什么独选这非典型的一幅?

    谭云招呼两人坐下,重新戴上雪白的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那块汉画像砖搬过来,“瞧,二位掌掌眼,看看这块砖出自哪里?”

    “云河?”周道当然看不懂,但他可以乱蒙。

    “咦,周组长懂考古?”谭云张大眼睛,“你是第一个一眼就认出这块砖是出自云河的!

    包括老考古专家,没有三次猜不到的。”

    谭云仿佛找到了知已,“说说看,这块砖代表了什么风格?”

    什么风格?我刚刚都是蒙的,你让我说什么风格?

    周道弯下腰,仔细打量这块汉砖,这块砖形制奇特,图形古朴但洋溢着神奇的活力。

    真的是说不出啊。这次周道不是装的,因为他对汉画的确没有研究。

    当然作为一个宛都人,说一点不懂那是假的。

    宛都汉画馆现在正在建新馆,若干年后,它会成为大华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且,它也因为馆藏汉画像石最多而声名鹊起,成为大华国最具影响力的汉画像石博物馆。

    最具影响力,那就是,第一大。

    这些周道都知道。然而……

    周道忽然来了灵感:“谭馆长,我是外行,说出来即使错了你也要担待。以我的浅见,这块汉画砖的风格属于汉文化与楚文化结合的形态。

    你看,它的整体风格古朴大气,格局很大,但却展现出奇异的想像和飞扬畅达的气势,这个造型的特点,显然是受楚文化的影响。”

    “等等,”谭云眼睛睁大,似乎用耳朵在听画像砖画面发出的声音:“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这种一飞冲天的、一鸣惊人的气势,正是楚文化的风格。

    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谭云目光殷切,此时不仅仅是觉得遇到了知己,而是一个可以讨论古文化的同道中人。

    我这不过是信口一说。

    而且,明摆着给你挖坑,往楚文化上引,你就得寸进尺了?周道有些发愁,老谭你身边真的没有可以听你吹牛的对象吗?

    不过他明白自己来此的目的,既然这么快就得到谭所长的认同,那自己就加一把劲。

    上一世他因为宛都汉画留意过其他地方的同类文物,此时整理一下思路正好可以吹一吹,对面是专家,也正好可以证明一下自己的思考对不对。

    “谭所长,据我所知,大华国有三大汉画像石出土文物富集宝地,分别是彭州、宛都和蜀都。

    彭州以前汉画像石居多,风格较为平实中正;宛都是后汉画像石为最,风格雄放浪漫;而蜀都以季汉画像石为多,风格介于前二者之间。

    三地各受当地文化影响,所以我想,宛都汉画砖风格上有楚文化的痕迹,也不足为奇。”

    谭云啧啧称赞:“看看,宛都电视台真的是藏龙卧虎!周组长的见地比我们考古所里的很多专业同事都高!”

    随意一喊:“小张,你过来,刚刚电视台的周组长分析这块汉画砖的话你听到了吗?这简直是专业水平,比你们这些专业学历史学考古的年轻人认识都深刻!”

    小张就是刚刚接待周道、魏丽丽二人的小伙子,此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但还是谦虚的向周道致意:“周老师以后多多指教!”

    趁谭所长向小张训话的间隙,魏丽丽向周道挤挤眼……所谓的挤挤眼,就是大眼睛长睫毛忽闪忽闪地,小声问:

    “周道,老实说,你这一招都是从哪学的?这得查阅多少资料才能有这认识。”

    跟谁学的?后世网上一查一大把。然而这个周道无法向魏丽丽解释。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周道打断谭所长的叨叨,“谭所长,时间虽短,但我能感受到谭所长是个德高望重的考古专家,特别是对楚汉文化的研究,对古文化的执着,让晚辈感动……”

    周道这吧啦吧啦一说,小张感激自己解套了,那望向周道的眼睛都充满泪花。

 文学

    魏丽丽庆幸自己有一个这么能说的小组领导,让自己当绿叶也毫无怨言,而谭云真的是非常受用,电视台的记者这么评价自己,要是上了电视自己不是出名了?

    谭云对周道的好感噌噌噌往上窜。

    他想听周道的下文,比如,什么时候带上摄像师来,做个专访?

    谭云将谦词都准备好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是我应该做的……”

    然而周道话锋一转。

    “谭所长,我今天来,是有一事,关于楚长城的发现,想请你帮忙。”

    “什么?楚长城?”谭云还有些迷惑:“省考古队有发现?我怎么没有听说?”

    “谭所,虽然省考古队还没有发现楚长城,但楚长城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史书上有记载。我们今天来的意思是,由宛都电视台牵头,宛都考古研究所主持,我们一起寻找楚长城,作为宛都文化宣传的一个电视专题来做。”

    这尼码是利用我考古所?谭去立马就不高兴了。

    还以为是给我做专访呢,你这没影的事来找我,要是搞成了还好,搞不成我老谭这一世英名不就毁于一旦?

    当然谭云是老油条,他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表面上还是表现得很平和。

    “周组长,你能说出楚长城的具体位置吗?”

    “不能。”

    前世周道只是看到宛都的这个新闻,但他的确没有实地游览过。老实说,即使他现在不去发现,再过十几年,也会被宛都几个考古文化爱好者发现。

    “如果没有具体证据和线索,我们考古所是没法立项的。再说,真有楚长城,它就搠在哪儿呢,还需要我们去发现?你听说八大岭长城是谁发现的吗?”

    听起来好有道理。可是,楚长城是中国最早的长城,你确定你能把它与谁家寨子的石头墙区别开来?

    “谭所,”周道绞尽脑汁,作为前世资深键盘侠,网络论坛与杠精论战,免不了找一些历史证据,他极力在印象中回想史书对楚长城的记载:

    “谭所,……汉书是不是有这样的记载?‘叶,楚叶公邑,有长城号曰方城’?”

    谭云身体一震,这是个什么妖孽级人物,年纪轻轻,博学多才,居然懂这么多?

    作为考古工作者,这句话他模糊有点印象,他不敢说有还是没有,他是老学者,要是弄错了,这个脸他丢不起。

    “叶公之邑”,……那个叶公,就是被人编排说看见真龙就吓跑了的人。古人编排人的手法跟现代人是有得一拼的……

    “你等等,”谭云走进他的套间,那里不但放置了不少文物,靠墙还摆放了一个巨大的书架,他从书架的一格找出一本厚厚的书,放在办公桌上翻找。

    果然,在《汉书.地理志》上,他找到了这句话。

    一个年轻人,能通读《汉书》,且记住其中这么精微的细节?虽然是大热天,谭云感觉身子有点冷,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跟一个业余的年轻人也比不了了?

    “快坐快坐。”谭云发现周道和魏丽丽都站着在一旁围观这本发黄的史书,连忙让坐。

    不能让贵客站着。

    特别是这种学富五车的贵客。

    “周组长,你年纪轻轻,有如此高深的学问,我很佩服,真的很佩服。”谭所长由衷的赞叹。

    魏丽丽美眸扫过周道,这货没事人一样,似乎这点学识根本不算什么。这个周道肚子里究竟还有什么,魏丽丽很好奇。

    “但是,我有一个疑问,虽然叶城古代归宛都郡管辖,可现在咱宛都考古所只能管自己的地盘,叶城的事咱也伸不出手啊。”

    “谭所,”周道平静的道:“楚长城既然叫方城,说明是军事防御功能,叶城是楚的北境,但楚长城肯定不只一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37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