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受的奇迹暖暖之旅np(好爽要尿了)最新章节列表

这回,三家人都得挨处分,没一个人跑得了。

    “我的窗子,我的家具,还有我的白象。”

    “赔。你们赔。”

    “我们这批佛像和物品是送给国外寺庙的。我们已经收了主持的定金。现在我们怎么给买家交代?”

    看着被拆得七零八落的老家具,两男子心痛大叫,对着王老总提出严正交涉。

    “王老总,我们做了十几年生意,从未遇见今天这种情况。你们不但拆卸了我的古董家具,还暴力破拆了我高价购买来的普贤木雕像。”

    “那边等着这些物品开寺呀。”

    “那可是港岛省佛学会的副会长……”

    王老总脸色黑得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色,憋着一肚子的火却又没法发泄,对着两个男子陪着笑耐心解释。

    看样子,两个男子来头很是不小。

    旁边的马绅皓也在给金铎介绍这两个人身份。

    这两个男子姓木,来自港岛省。在那地方很有势力。

    “我不要听你的解释。我现在需要听你的处理意见。”

    “这批艺术品价值两百多万,你们必须赔偿我的全部损失。”

    “不然的话,我就去法院告你们。”

    木家两兄弟咄咄相逼将王老总直直将王老总逼到悬崖边上,却又只能隐忍再隐忍,道歉又道歉。

    一边的海关和特勤高层们一个个更是不敢开口,心里却是将徐银德恨到了骨子里。

    而罪魁祸首的徐银德还在不知羞耻拼凑着六牙白象,嘴里一直叫着:“我能装回去。给我点时间。”

    然而无论徐银德怎么捣鼓折腾,那六牙白象躯干就烂瘫在地,不见任何起色。

    突然间,一个男子冲到徐银德面前揪住徐银德痛骂出口:“你赔!”

    “你赔我的白象。”

    徐银德急得满头大汗,狼狈至极,嘴里却是兀自坚持说道:“我修得好。我一定能修好。”

    “你修得好?你修得好个屁。你个老东西算什么玩意。你有什么资格拆我买的佛像?”

    徐银德不顾一切依旧在搬弄捯饬那些木板,越弄越乱,周围的人完全都看不下去。

    “够了。”

    “别弄了。”

    “爸!”

    “还嫌不够丢人吗。”

    冷不丁的,王老总压得嗓子叫了声徐银德一声爸。

    海关一帮人低头垂目不吱声,特勤和文保两边人马吃了一惊,继而转头过去咳嗽不停。

    徐银德双手僵直探在半空,悻悻将木板扔掉,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沮丧颓废就跟掉了魂那般。

 文学

    刚才还叫嚣个不停,转眼间就被冷酷的现实打了个稀碎。成了无数人的笑话。这样的打击不可谓不严重。

    “木先生。徐教授是我岳父。这件事我会给两位一个交代。”

    听到这话,木家两兄弟互相看了看面色稍霁,收敛怒火:“看在王老总的面上,这回就当我们亏血本。”

    “王老总,现在我们的货可以上飞机了吧。”

    “当然可以。木先生,这次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给你们道歉。”

    “下次我保证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损失多少,我私人掏腰包赔你们。”

    “别再为难我岳父。”

    木家两兄弟余怒未消愤愤不平。

    这当口,一个身着劳保服的男子慢吞吞走到徐银德跟前,抬手抓起一块金丝楠木板。

    徐银德本能抬头看去,愤声叫道:“姓劳的。你干什么?”

    金铎没有回应,从一堆木板中捡起一根木棍握在手里,又捡起地上的装藏盒。

    这根木棍赫然是白檀香木所做,也是装藏中最重要的一根木头。代表主轴。

    白檀香木轻轻插进装藏盒下方孔眼,金铎又抄起另外一个木条长条安放在装藏盒左方孔眼。继而又拿起第二根,第三根不同长度的木条按照木条上的孔眼挨着挨着拼凑起来。

    很快的,一个木架子就在众人眼皮下搭建完好。

    这一幕出来,众人无不惊咦出声。

    那木家两兄弟也露出几分异色。

    木架子搭建好以后,金铎抄起一块金丝楠木板看也不看就安在木架子左方,接着又头也不回捡起一块木板插进前一块木板缝隙凹糟。

    再接着,金铎左手捡起一块前宽后窄的木楔子轻轻推进凹槽之中。

    顿时间,两块弧形木板便自组合成功。

    这一下子,周围的人就连那些个老木匠技师们都给震得不轻。

    随后金铎又照例施为,将第三块弧形木板稳稳拼接成功,跟着又是第四块,第五块……

    等到第九块木板安装完毕,一旁的人全都给惊着了。

    金铎的手非常稳,而且速度也快得惊人。最骇人的是,金铎在安装过程中,从不回头。

    要木板就拿木板,一拿一个准。要木榫钉拿木榫钉,拿过来安上去,分毫不差。

    他的手法和动作就像是机器人。呆板而僵硬,高效而简洁,整个过程看得人眼花缭乱却又丝毫不拖泥带水。

    不到三分钟,刚刚还散碎一地的木板和木榫便自少了一大半。而那只白象已经初现真容。

    拼接还在继续。

    现场众多人一眼不眨看着金铎,从最初的惊骇演变到了震撼。

    金铎的手法手势堪称无懈可击,直把木雕厂那些干了一辈子雕刻的木匠看得瞠目结舌又敬畏不已。

    而站在金铎旁边的徐银德脸色灰青,嘴巴扯歪,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气的。

    眼前金铎的动作就像是一记又一记狠辣沉重的耳光,打了自己左脸打右脸。

    每打上一个木榫钉进去,那木榫钉就像是一根长钉重重打在自己身体,将自己打得千疮百孔。

    虽然金铎没跟自己说话,但这种无形的打脸却是最伤人心神!

    屈辱,耻恨,愤慨,恼怒,羞愧,挫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0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