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好不许吐h:半推半就就让他进去了

她崇拜地看向庄云秀,忽然听得庄云秀说:“除了宋简意,其他人都给我听好了!”

    上课开始,老师要求大家先做个自我理解的古代女子行礼,算是一次摸底了解。

    骆雪晴一看,这她在行啊!

    于是掐着手挽在身边,婀婀娜娜往下请,顺道还用潋滟的水眸期待地瞟了瞟庄老师。

    夸我吧夸我吧!

    让宋简意这乡巴佬好好地看看,什么叫与身俱来的高贵与优雅!

    然而——

    “你这行的什么礼?迎春楼里揽客吗?”

    “哈哈哈……”

    庄云秀话音一出,其他人全都笑了起来。

    骆雪晴难堪地扫向宋简意,见她眼角也流荡着莹莹水波。

    明明是个不施粉黛,身上连一件像样品牌都没有的廉价村姑,可,那含笑的眼眸掠过来的时候,愣是将她的一身贵气给比了下去。

    她不甘地咬住了后槽牙:“不公平!凭什么我们都得先来做个摸底,宋简意就不用?”

    她敢打包票,这动作要换宋简意做的话,肯定像个粗鄙的丫头,比她还丢人!

    她强烈要求宋简意也来一个!

    庄云秀看了看她,“确定要宋简意来?”

    “没错,要不然就是歧视我们!”

    “好呀!”

    宋简意接收到了庄云秀的目光,笑了起来:“老师,要不我把所有礼仪都来一遍吧?”

    骆雪晴:“嗤!一个都不会呢,要来全部?是怕打脸来得太慢吗?”

    宋简意扫都没扫她。

    只看着庄云秀问:“我要全部合格,就提前下课?”

    “痴人说梦吧你!”骆雪晴又吐槽,又被无视了!

    庄云秀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宋简意的上衣兜里。

    从列队到现在,这丫头的手就一直悄悄地藏在口袋里,不知又在悄摸摸地发着什么大财!

    她哼的一声,示意宋简意:“开始吧!”

    唐朝是个文明的盛世,光是跪拜的礼节就已经繁复到让人叹为观止。

    可宋简意站在练习室的中央,在艺人们一双双或好奇,或看戏的目光中,她气质拿捏得死死的。

    先是从贵府小姐的礼仪开始,再是进宫后当了丫鬟的跪拜礼,紧跟着是荣升为贵人,为皇后,为一国君王的气度。

    每一个时期的芈玲珑都有不同的礼仪要学习。

    可以说,宋简意所扮演的女主角色是最复杂,也最考验人的。

    光是礼仪学习这一项,张导就给她安排了一个月的时间让她好好学习。

    然而,宋简意一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态度更是与所扮演的角色契合到毫无瑕疵。

    “这才刚上课吧?”

    张导和总编剧等人路过练习室,看到一群人围着宋简意练习已经是好奇,结果没想到,短短一会儿功夫,她已经将所有精髓都做到了淋漓尽致。

    就连参演过许多大制作,见过许多古代缛节的祁遇,也在宋简意起身的那一刹那,走了神。

    她活脱脱的,好像从那个时空里走了出来!

    “好!做得好!”

 文学

    张导第一个高兴地走了进去:“没想到我们庄老师才来一会儿就教得这么好了!庄老师,你是我们剧组的福星啊,这可给我们省下不少时间了!”

    “哎哟张导这话可折煞我了!”

    庄云秀哪敢居功啊,眼睛往宋简意那儿一刮,故作生气地说:“这小丫头为了逃课,给我下马威呢!”

    张导:“想提前走?”

    “嗯,我合格了吗?”

    庄云秀叹气:“合格了……”

    “庄老师再见,张导再见,编剧拜拜!”

    庄老师的话音还未落下呢,只见,宋简意跟上膛的子弹似的,嗖的一下就刮出了他们的视线。

    众人:“……”

    遇神还在这儿呢?她不打声招呼就走吗?

    欲擒故众!

    骆雪晴看着宋简意的背影,鄙视地唾骂了一声。

    却见,祁遇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也离开了练习室。

    ……

    影视大楼的楼梯角,宋简意拍着心口,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手机滴滴滴,还在等着她的回复。

    她拿出来刚发出一条信息,突然,楼道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她一侧头,就撞进了祁遇那双深潭般清冷的冰眸中,心跳突地漏了一个节拍。

    “遇神?”

    手机下意识地往后藏了藏。

    祁遇扫了她的手一眼,像是没看见她一般,径直往楼下走去。

    宋简意:“……”难道不是来逮她的么?

    看他真的无视了自己,宋简意这下反而放心了。

    她笑嘻嘻地跟上去问:“遇神,听说木少走了?”

    “嗯。”

    “他有交代您什么吗?”

    祁遇脚步一顿,深邃的眼眸里流荡着耐人寻味的寒光:“你希望他交代什么?”

    “哈哈!没有没有!就是你们是好朋友嘛!我就好奇问问。”

    “殊勋和甄妮有婚约在身,不管他怎么想,你都是没机会的。”

    “哦!”她知道啊!

    所以这不是借用甄家大小姐的手,将那瘟神请走了吗?

    宋简意悄悄扫了一眼手机,没注意到前头遇神的气场变化。

    只知道,手机里,刚刚谈好的生意对方居然变卦了!

    哈!她赚点儿外快容易吗她?竟然给她对半砍价?

    她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遇神您慢走,白白!”

    她脚步一转,果断地折回楼梯间去了。

    祁遇看着她的背影:“……”除了木殊勋,她就没话跟他说了吗?

    “走!吃饭!”

    “什么?”

    宋简意正为少赚了几千块而忧伤呢,忽然一抬起头来,就见祁遇不知何时折回到了她的面前。

    抬起的手掌挡住了她的手机,要她直视他的眼睛。

    宋简意水眸汪汪的。

    要知道,这两天为了节省开支,她已经吃糠咽菜了都。

    这会儿,一听说祁遇要她请吃大餐,她吓得捂紧了钱包。

    “我没钱,请你吃饭的事得缓缓。”

    “是我请你!”

    她顿时又变了脸:“遇神,你真是个大好人。”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0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