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沦为黑人性奴的少妇11

一看到宁凡,那货盯着他就是一通直勾勾的打量,最后瘪瘪嘴,露出有些鄙夷的神情。

    “擦,你小子啥眼神呢?”宁凡有些纳闷地白了他一眼。

    魏鸿摇头说道:“看你小子那么能打,体力应该很不错才对,结果一个女人就把你搞得如此无精打采?”

    说着,他贱嗖嗖地咧嘴一笑道:“老实说,你小子昨晚是不是化身战斗饿狼,所以才被榨干了?”

    反应过来魏鸿的言外之意,宁凡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滚犊子,我这是一大早给孙圣手那老家伙发短信累的。”

    “更何况,唐若然是我徒弟,我纵使再禽.兽,也不可能对自家徒弟生出那种想法。”

    “你小子少淫.眼看人低。”

    “噗,哈哈哈……”魏鸿乐得不行:“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徒弟长那么漂亮,如果你舍不得下手,我可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你还是去祸害别人吧!”宁凡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魏鸿要是真心还好,但这货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这家伙可不想自家徒弟一颗好白菜被这头猪给拱了。

    “瞧你那护短的模样。”魏鸿瞬间破防:“放心,朋友妻不可欺,我跟你小子开玩笑呢。”

    “走,上车,我们出发。”

    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陵江市最大的古玩市场“聚宝盆”。

    要想从根源上解决江门大桥的事情,把桥拆了重建自是代价太大,因此宁凡需要找到一件能够震慑住阴煞之气的纯阳法器。

    不过如今这个社会,法器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他才想来古玩市场碰碰运气。

    “我考,没想到古玩市场居然这么热闹?”看着眼前人潮涌动的街道,宁凡这货土包子进城,他有些小小的兴奋。

    “热闹归热闹,不过大都是附庸风雅,很少有人真正下手。”魏鸿说道:

    “因为……古玩真迹和奇珍异宝,几乎全被博物馆和古玩爱好名家收归囊中,其次就是古董行。”

    “所以,流传在世面上的少之又少。”

    宁凡说道:“难怪楚岚那娘们说古玩行业的水很深。”

 文学

    魏鸿点点头,不置可否道:“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市面上我们能见到的古玩,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赝品。”

    他说着,还拍了拍宁凡的肩膀,似为不打击这小子的发财梦,又补充道:

    “当然了,如果有人独具慧眼,能在一堆赝品当中捡到那么一两件漏,一夜暴富不成问题。”

    宁凡双眼放光:“当真能一夜暴富?”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魏鸿搂着宁凡的肩膀,道:“你小子既然有兴趣,哥就带你玩玩。”

    奔着一夜暴富的念头,宁凡对这些古玩倒是格外上心。

    奈何,琳琅满目的古董乱花渐入迷人眼,加之几乎全是赝品,这家伙走马观花,除了觉得新奇,并没觉得有何特别之处。

    他倒是看到一两件灵气浓郁的纯阳法器,可大都作为镇店之宝,价格都在千万以上。

    特娘的,一千万?卖了小爷都不够!

    又闲逛了一会,宁凡倏地在一家店铺的玻璃橱窗前停下,那里摆放着一个青花瓷器。

    当然,能引起这家伙注意的,并非瓷器本身,而是他看到青花瓷周身隐隐笼罩着与法器如出一辙的灵气。

    尽管这灵气极为稀薄,跟之前两件价值千万的纯阳法器,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但宁凡可以确定,青花瓷周围浮动着的盈盈绿光,就是灵气。

    所谓灵气,在玄学领域,是同邪气、阴气相对的一个概念。

    在修行领域,则是修炼武者将这种气体炼化成为与自己身体融为一体的力量,被称之为灵力。

    这家伙生活了近二十年的毓秀山,就是凝聚了天地灵气的风水宝地。

    因此,宁凡虽不懂古玩,但对灵气却再熟悉不过。

    “你小子要是有想法。”见宁凡盯着橱窗里的青花瓷愣神,魏鸿大手一挥,颇显豪迈道:“哥买下送你。”

    擦,那可是两百万啊,眼睛都不眨就要送我?

    宁凡嘴角直抽搐,简直壕无人性!

    他却是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就随便看看而已。”

    尽管有个土豪当兄弟确实挺爽的,但这家伙也知道,无功不受禄。

    何况,兄弟情义这种东西,应该建议在双向付出的基础之上,并非将一方的优势当成理所当然的索取。

    话音落下,这家伙挪开视线,两人继续往前走。

    有过方才的经验,宁凡再次打量那些古玩的时候,再不是通过外观判断其价值,而是通过其周身灵气。

    这家伙发现,果然如他所料,那些少有散发着灵气的古玩,周身灵气越浓郁,价值就越高。

    “哥们,逛了这么久难道就没一件你喜欢的?”魏鸿冲宁凡说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哥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听到这话,宁凡顿觉欲哭无泪。

    这对于明明十分好奇古玩珍品,却囊中羞涩的农村人而言,太特娘的扎心了!

    然而不等这家伙说话,这时候一卷画轴突然从天而降,随之落在两人的脚边。

    “卧.槽,哪个眼睛长天上的玩意儿?竟敢乱扔东西,劳资去你……”魏鸿是个暴脾气。

    见画轴差点砸到两人,他泄愤地抬脚就要踩上去,却被宁凡手疾眼快地拦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0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