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真实双飞)最新章节列表

我没想到老天师竟然能将这把戒尺给了张开远。

    我对张开远说,你行啊,没想到这戒尺你都能搞到手,不愧是老天师的得意门生啊。

    张开远说:“这把戒尺是师傅亲赐让我呆在身边的,为了以防万一。”

    虽然不知道老天师说的以防万一是个什么万一,但至少解决了我现在的问题。

    我拿着戒尺在张开远面前晃了晃:“那你当初怎么不直接拿戒尺打我一下,我不就配合你工作了么?”

    我对张开远调侃道。

    张开远说这个只对没有修炼过道家功法,或者功法不深的俗家弟子有用,像我这样已经练就小周天功的,无法使用。

    我笑了,看来这戒尺虽然能改人记忆,但也不是万能的。

    我刚想将戒尺收入自己的囊中。张开远就咳嗽了一声。

    说我又不知道咒语,就算拿走戒尺也没用。我一想也是,张开远不可能将咒语告诉我,便不情愿的将戒尺给了张开远。

    “怎么样小友,上次一别,我说过,下次见面必然会让小友有求于我,不知现在的结果可让小友满意啊。”

    这个张开远还真是好记性啊,我抬头冲着他,咧了咧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然后冲他扬了扬下颚:“内屋里还有三个呢。”

    说完就领着张开远走进了卧室。

    看见躺在床上的三人,张开远问我,这就是中了蛊毒之人,我说是,这次的癫蛊有些奇特,中蛊的人蛊毒轻重都不一样,这让我有些琢磨不明白。

    不过我告诉张开远,之后自然会查清楚,当务之急是将在酒店内得人蛊毒清除。

    张开远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念着咒语,戒尺发出光亮。

    这次只有张开远在三人耳边轻轻念着话,三人因为沉睡无法跟着重复。但是快速转动的眼珠,说明了三人听见了张开远的话语,也记在了心里。

    当张开远结束之后,我问这样就行了?

    张开远:“这样就可以了。”

    既然张开远这么说,我相信自然不会出现问题。

    领着张开远再次回到客厅。

    吕先生那边还在继续对王明明和周经理表示感谢。

    跟刚才那个满嘴找事的吕先生简直判若两人。

    我张口打断了三人:“周经理。”

    我这一叫王明明和周经理都回了身,我告诉他们这边已经结束了,只要等床上的三个人醒了,明天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王明明安排周经理留下安排明天吕先生退房的事情,并且答应吕先生这几天的住宿费和误工费都会结算清楚。

    这样以后也省得他们翻旧账。

 文学

    从吕先生的房间出来,我问张开远的毒已经好了?

    “多谢小友惦记,我的毒已经清除干净了。”说着还将道袍向上撸了撸,漏出左臂,上面已经没有了黑色的印记。

    看着张开远的胳膊,真的是细腻光滑啊,那光泽就连现在十几岁的小姑娘可能都没有张开远白。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第二间,这里住的是一对小情侣。

    进了房间,这一对小情侣正在吵架,两个人挣的面红耳赤,不过两个人说话有些轮唇不对马嘴,好像在各吵各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尤其是那个女孩儿,骂一会儿哭一会儿,整个人有种精神失常的感觉。

    两个人蓬头垢面的,身上都带着伤。

    女生穿的是短衣短裤,漏出的胳膊和大腿上布满了淤青。

    其实从两个人的表现上已经可以判断出中了癫蛊,但是中蛊的程度还需要蛋白和银针的检验。

    先是在房间内放置隔音结界的符咒。然后叫人准备东西。

    那对小情侣对于我们进入房间一直都是置之不理,因为两人现在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神志,只是被蛊毒控制着。

    当我用三清铃控制住两个人之后,让他们含下带有银针的蛋白。没过一会儿,取出的蛋白全都变成的黑色的,里面的银针也是漆黑一片。

    张开远问我,这样就能检测出蛊毒么?

    我告诉他这两个人不用看也是铁定中了癫蛊,只是通过银针检测中蛊的深度。

    将两人控制到卧室,此时卧室里已是一片狼藉。

    看来两人这两天因为中蛊而发的失心疯次数不在少数,整屋子能撇的撇,能摔得摔,行礼箱更是东一个西一个,里面的衣服满地的飞。

    而且在酒店的小茶几上居然还有两听啤酒。

    两听里只开了一罐,被喝了大半罐。

    我有些生气,不是告诉酒店不能给顾客喝酒么!

    我转身冲着周经理问这些就是哪来的。

    周经理刚从吕先生那出来,就命人端着盆进了这屋。

    手里的火盆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被我质问了。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白大师,我们已经将这边的酒柜全都搬空了,现在连带酒精的饮料酒店都已经不在出售了。”

    周经理显得有些委屈。

    而且当周经理凑近了看清楚啤酒罐之后连忙说,这种啤酒在酒店里根本就没有卖过。肯定不是酒店里的。

    看来是这两个小情侣自己带来的。

    应该是男生再喝完酒之后,蛊毒发作,将女生给打了。

    在两人躺下之后,张开远主动上前问我有没有能帮上忙的。

    本来我是不屑让他帮忙的,只要他最后能够给变这些顾客的记忆就行。

    但是张开远接下来的话让我不得不“请”他帮忙了。

    “小友一个人要将所有人的蛊毒解除,不知道要进展到什么时候,有了我的帮助,尽早解除蛊毒,也好找到中蛊的根源。”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0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