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就湿地小文章|口述与子的性关系细节

她赶忙回拨,可是,父亲已经关机了。

    智斌心里很是着急,左思右想放心不下,她直接驾车奔向父亲那里。

    果然,父亲在鱼塘崴伤了脚。

    见父亲的脚肿得像馒头一样,智斌的眼泪流了下来。

    此时已经很晚了,她做点吃的,胡乱吃一口,此时想给彦宏打电话已经太晚了。

    第二天,她为父亲安排了一切,又找了个临时的保姆,这才匆匆赶回去。

    而闫立青登机,照比智斌晚了整整三个小时,就在他下了飞机,刚刚走出检票口的时候,三名警察已经等在那里。

    直接将闫立青带到了刑侦分局。

    此时的闫立青再想和外界联系已经不可能了,手机等通讯设施立刻被管制起来,作为犯罪嫌疑人,暂时关押。

    闫立青非常清楚自己被关押的原因:赌场,老五。

    老五,实际姓魏,大名叫魏庭福,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至于为什么叫他老五,不得而知。

    这个魏庭福是魏姐的亲叔伯弟弟。

    还记得彦宏在地下赌场赌博的时候,魏姐常常对老五大呼小叫的。

    因为魏姐和老五是至亲的关系,彦宏当时并不知道这些。

    老五就是个社会小混混,平日里爱打打杀杀的,体格健壮。

    他是通过魏姐,才认识了闫立青,并和闫立青一见如故。

    闫立青有花不完的钱,手底下养了几个老五这样的人,目的是保护自己,更为了一种体面。

    自从两个人相识以后,老五对闫立青忠心耿耿,鞍前马后没少效力。

    最关键一次是闫立青因为酒驾,还撞了人,老五替他顶了这个官司,被拘留了半个月,还吊销了驾照。

    后来,又为闫立青出头,把人打成重伤,再次被拘留,所以,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密切。

    然而,为闫立青办事,可不是白办的,每次都得到大量的好处。

    闫立青把他安排在工地里,随便为他找个差事,便可以大把大把的拿钱。

    不过,这个老五有个恶习,嗜赌如命,就爱耍钱,什么麻将,牌九,扑克样样都好。

    而闫立青也好赌,只是没时间常玩,现在他的生意太多了,加上父亲闫玉光管得很严,所以,他不敢明目张胆。

    那个地下赌场本来是闫立青的场地,由于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密切,老五发现了这个好地方,收拾出来以后,变成了地下赌场。

    一开始,老五只是凭着一些小动作赢些钱。

    后来干脆大动干戈,玩起了迷魂药物,这样一来,从赌场出来的钱越来越多。

    老五当然不敢自己独吞这笔钱,想方设法返给闫立青。

    闫立青的确不差这点钱,可是这个钱来得太容易了,也就见怪不怪的接下了来自赌场的钱。

    有几次,被输家举报过,闫立青出面都很容易便摆平了。

    闫立青为此也曾经提醒过老五,让其放弃这个赌场,不要再做了。

    可是闫立青离了这个收入还是照样的有钱,老五就不同了。

    不让这个地下赌场运转起来,他便没了收入,于是,偷偷摸摸还是在暗地里搞。

    闫立青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老五也有倒霉的时候,在工地卡油,得罪了郑淑丽。

    郑淑丽借着他欺负彦宏的机会,在丁琪面前上纲上线,智斌得知彦宏被人欺负,大闹售楼处,闫立青一看事态要控制不住,只得让老五出来为自己顶一下。

 文学

    于是,在售楼处狠狠扇了老五一顿大嘴巴,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闫立青怒扇老五,实际上,是给智斌看的,为了要尽快平息智斌。

    其实,亲手打自己的兄弟,闫立青的心都在流血。

    可是,迫于智斌的压力,他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把自己的兄弟推上了前线。

    但是,闫立青心里有数,一定不会亏待了老五,一切都要用钱找齐。

    他平日里也都是这么做的,所以当时打了老五也没太在意。

    老五在闫立青面前可能没有太大的面子,但是在下面的小兄弟面前还是很有面子的。

    被打以后的老五内心充满了愤怒,很快他的小兄弟们便知道了这件事,晚上来找老五去喝酒,为他解解闷。

    “青哥也是无奈,会给你个说法的,别往心里去。”有个叫小七的解劝老五。

    但劝皮劝不了瓤,老五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暗想:“做小的就是难,出手也太狠了点,牙都打活了。”

    老五暗气暗憋,还没法说出口,一个劲的喝酒,不知不觉喝得酩酊大醉,几个小兄弟把他扶到车上,送回了家里。

    闫立青终于打发走了智斌,他的心中更是恨的咬牙切齿,有账不怕算,我早晚要向林智斌讨回这笔账。

    晚上,闫立青一个人喝起了闷酒,他本想打电话叫老五过去,可转念一想,心情都不好,改日吧。

    三天以后,闫立青去现场,发现老五不在,猛然想起这件事,闫立青一拍脑门:“我他妈给忘了个结实,这一天事儿太多。”

    闫立青赶忙给老五打电话:“晚上咱俩喝点儿!”

    老五说话有些含糊其辞的:“算了青哥,我晚上还有点事,等忙完了我去找你。”

    其实老五一点事也没有,一连几天都不敢出门,嘴巴子肿起多高,全是瘀青,哪有脸面出去呢。

    说来也该倒霉,不顺心的事情都赶在了一起,他女朋友又要换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偏赶上这时候的老五手头不宽裕,哪能不心烦意乱。

    一连打了几个电话要钱,老五终于爆发了,一怒之下大声怒吼:“我现在没有钱了,快去找有钱人吧,去吧去吧!”

    电话挂断以后,气急败坏的老五随手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接着,一个人又开始喝起了闷酒。

    第二天早晨,闫立青再次给老五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闫立青二话没说,马上给老五的卡里打过去十五万块钱,望着钱已到账的信息提醒,闫立青的心里终于放松下来。

    这件事在他的心里算是翻篇了,至于老五愿不愿意来工地上班,那都是小事儿,来不来还是照常开资。

    闫立青在处理完老五的事情以后,又想起了林智斌。

    我恨她恨的要命,可是,我真拿这个人没有办法,打还真打不过她。

    但他转念一想,林智斌说的话没错,赌场确实害人,彦宏输这些钱都发了疯一样,换成别人呢?不自杀才怪呢。

    锦衣华服不能去追赶野狗,凭我闫立青的身份,跟你林智斌斗有什么意思呢?斗赢了也不光彩。

    归根结底还是赌场惹的祸,赌场必须要彻底清除掉,否则一定还会栽大跟头。

    想到这里,闫立青去工地找了几个工人,来到地下室,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出来,桌椅板凳砸个粉碎堆在了一起当烧柴了。

    把大门用电焊焊死了,任何车辆不准进入。

    老五摔了手机,一连几天没有出门,心中甚是烦闷,可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屋里吧,还是要出去的。

    他早晨起来,洗了把脸,看看脸上的瘀青已经消退了,牙还是有点疼,也无所谓了,穿衣走出了家门。

    他第一个想去的地方还是地下室赌场,尽管他知道,去了也没有人,但是,他还有几件衣服放在那里,想拿回来。

    当他走进大门一看,顿时傻了眼:大门都焊死了,真是想赶尽杀绝呀!

    老五望着被焊死的大门不由得产生一股莫名的愤恨,他一纵身攀上了铁大门的栏杆,跳了进去。

    可一见里面的情景,更加感到心灰意冷,什么都没有了,桌椅板凳被砸得粉碎。

    来到自己那间小屋,床上堆满了破衣烂袜子,一片混乱,上面到处是老鼠屎。

    老五看一眼,差点没吐出来,赶忙转身走了出来。

    来到走廊,黑黢黢的,电也被掐断了,冷飕飕的有点令人恐怖。

    他急急忙忙又翻过大门,跳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1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