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时间停止侵犯全班肉小说

而这两者间存在三种互动:

    有益的。

    有害的。

    无效的。

    此刻,他就是取【外界】的一些东西,然后配置出了一种对【生命体】来说[有益的]东西而已。

    嗯,而已。

    之前在百药堂搞出了乱神香。

    那香对云老头是有用的,有大用。

    那香对厉九霄是有用的,事实证明,也有大用。

    区区十支香,就让其跨越了从荣枯境到生死境的边界,完成了一次生命的跃升。

    虽然那香在这个过程中只能说起了个“引子”的作用,但这所谓的“引子”,在很多时候,也都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是至关重要。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那东风就是引子。

    有它就行。

    没它,则纵“万事俱备”,也依然不行。

    更何况以厉九霄之前的修行情况,还谈不上万事俱备,是那十支香,把他引领到了万事俱备的地步,然后又进一步地,带来了晋升的东风。

    十支香,约等于其十年乃至一百年甚至更多的时间。

    那香对石九阳的师尊也是有用的,同样也是大用。

    若无大用,那位大佬不会表现得那么热切。

    那香对石九阳其实也有用。

    但偏偏。

    不是大用!

    这不是石九阳的问题,这是那香的问题,又或者说,是真一境的问题。

    那香,对凝元境对玄关境对开窍境,对荣枯境对生死境,对灵台境对神通境乃至对地仙境,应该是都有用,而且都有效验比较大的作用,但偏偏是对真一境,作用较小。

    真一境,境界虽低,但意义非凡。

    甚至可以认为它是对天阶境界的一种预置或者说预演!

    通过那乱神香这段时间以来在石九阳身上所发挥效用的情况,许广陵对真一境、对身心之间的相互作用等数个问题,又有了较深入的认识。

    而此刻,他便拿出了一种新的〖香〗。

    是专门针对真一境的。

    云老头都快要晋升了,厉九霄已经晋升了,石九阳的那位师尊他也管不着,鞭长莫及。

    那么,就在身边的石九阳,而且是相处时间最多的石九阳,又为什么不可以晋升一下呢?

    更何况,这位老哥迈入真一境已经不短的时间了,其修为进度比之当初凌霄下院时的广清师姐,只高不低。

    真一境中,应该体验的东西,差不多也都体验了。

    向前,跨出那一步,不过就是推一把的事而已。

    于是这次“踏青”,这次“郊游”,许广陵就伸出了那只助推的手来。

    此刻,伴着野炊,被燃起来的这个香,其原始的名字或者说开发代码、开发代号,可以叫做【照相机】。

    顾名思义,就是〖照相〗。

    人的意识,对于自身经历的记录、记忆,并不是连续的,而只会以片断的一幅幅“照片”的形式,保留下来。

    一个你心仪的男孩,很可能你已经记不得他的长相了,但他的眼睛,他的笑容,他的某个侧脸,却在很多年后,还留存在你的心里。

    一个你心仪的女孩,同样,你已经不记得她的长相了,甚至,她是不是黑长直,有没有扎过马尾,你可能都已经记忆不清了,但某一个午后,她穿了一袭漂亮的裙子,那裙摆晃呀晃的,一直晃进了你的记忆深处。

    记忆又或者说回忆,不是对过往经历的提取,而是重塑!

    生命无法重来,哪怕以回忆的方式!

    你以为是重新体验,但其实不是。

    某个事,多年后,在你重新回溯这份记忆的时候,却可能会发现,当初发生时,你以为最重要的部分,早已变得黯淡,一点都不重要,而一些当初你从来都没着意过的东西,却神奇地从配角甚至是背景,变成了当仁不让的主角!

    就是这么神奇。

    这就是记忆的回溯,也是生命的重塑。

    而许广陵此刻配制出来的,这份开发代码名为【照相机】的香药,其作用,就是让人不由自主地进入意识之中,然后,对那些意识内容,进行【拍照】。

 文学

    于是,这个野炊的现场,慢慢地,就变得有点奇怪起来。

    许广陵在烤制,不停地翻转着手中临时制作的烤架。

    而石九阳倚靠在边上一棵侧歪的大树上,其视线,仿佛是看着许广陵这里,看着烤架,看着那燃烧的篝火,但事实上,那视线完全失焦,其感受早已遁入了身心深处。

    这一刻,他应该是在照相呢。

    又或者说,一边拍电影,一边看电影。

    ——以其过往经历为材料。

    所以许广陵很识趣地并没有打扰他,在把食物烤制好之后,一个人慢慢地享用了起来。

    啊,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东西,真是罪恶啊!

    “不错,这么长时间没有做饭了,手艺不退反进!”

    许广陵点点头,为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而这其中最大的功臣,当然是那个天眼神通了。

    借助已经臻入道化层次的身体,这一世所获得的那个天眼神通,已经又完成了一次大的提升,提升到了许广陵差不多都无法“理性”评价或者说判断它的地步。

    简单点说,它变得有点玄之又玄。

    玄到许广陵甚至都有点看不懂它了,而只能以【神通】视之。

    就如此刻,通过这个神通,他恍如真实地“看到”了石九阳的身心变化情况。

    其实并不是看到。

    而就是知道。

    也因此,哪怕食物已经烤制完,那烤架却还留在篝火上方,并被许广陵时不时地翻动一下。而与之伴随着的是,那种难以形容的清幽之香,一直从烤架上散发,始终都没有断过。

    一天。

    两天。

    三天。

    七天。

    …………

    时间就这样流逝,不知不觉地就是十几天过去。

    被开辟出来的临时篝火营地,就在篝火架的侧方不远处,都有好几棵小苗从无到有地滋生了出来,甚至长到了和边上的烤架一般高!

    而石九阳始终倚靠在那里,身子一动不动。

    那棵大树顶上有一个鸟巢,一对夫妻鸟早出晚归,十几次的早出晚归,不知道它们有否发现,就在它们巢的差不多正下方,有两只名为人类的动物,一直都停留在这里?

    不知道是第十几天的黄昏时分,石九阳的眼角动了动,随后,视线终于从彻底的失焦状态,开始聚焦。

    但这个从失焦到重新聚焦的过程,好像出了一点小意外。

    那就是,他的眼神好像变得有点复杂。

    似乎……

    没有之前的那般清澈。

    远没有。

    如果说之前,他的一双眸子清澈如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世事的这位真一境修者,眼眸看起来甚至比小孩子都还要清澈,那么此时,这位石真一的眼眸中,就是富含经历的,饱含体验的。

    仿佛有风霜雨雪,在他的眼底聚集。

    似乎有喜怒哀乐,在他的眸中渲染。

    眨巴了一会眼睛,好一会儿,石九阳还是倚靠在那里,不言不动。

    直到又过了大约盏茶时间之后,一个身影从远方出现,来到这营地中。

    “广……广陵,时间过去多久了?”石九阳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有点异样,或者说伴着真一境修者不该有的嘶哑。

    “没太久,也就十几天吧。”许广陵笑了笑。

    “某,某还以为已经过去百十年了。”石九阳也强行让自己露出了一点笑容,这般说道。

    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如实而言。

    “睡着了?做梦了?”许广陵继续笑问。

    “似睡非睡,似梦非梦。”石九阳微微苦笑,缓声说道,“广陵,这些天,某,某好像把过往,重活了一遍。”

    “那老哥你还能记得我,殊为不易,我应该感动一下才是。”许广陵道,“来,老哥,为我们的交情干杯!”

    许广陵笑说着,伸出手来,作一个举杯欲饮的动作。

    “干杯!”

    石九阳做出同样的动作,也笑着。

    笑容在他的脸上渐渐扩大,渐渐自然,没有刚刚仿佛从〖石雕〗状态回复为人的那种不自然和僵硬了。

    下一刻,他的身体终于从树身上离开。

    还好,身体和树身长到一起去的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正对着许广陵,石九阳缓缓躬下身来,认真地行礼。

    “老哥,你这是干什么?”

    “广陵,大恩不言谢,但还是谢谢你,让我从真一境来到了荣枯境。”礼毕之后,石九阳认真说道。

    “难道不是老哥你功行圆满,有我没我,都即将跨出这一步?”许广陵微微摇头,这般说道。

    “广陵,某家不是傻的。”

    石九阳说道,然后就笑,那笑容甚至有点该死的灿烂,像极了一个老者作出童稚之笑,既复杂又单纯,极富意韵,都可以摄录下来拿去参加摄影大奖赛的。

    “广陵,那个香,你想好了名字没有?”

    石九阳又问道。

    “并没有。”许广陵摇摇头,“我是一个起名废。”

    “那某为它命名,可以么?”石九阳又道。

    “可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1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