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自攻自受肉镜子play

“应该的,给您买了点补品,算是我的心意。”陆峰把东西放下来,急忙道:“您先躺一会儿吧。”

    “不用,我的医生团队说,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最近恢复的很不错,再活个几年没问题的。”冯先生坐在了轮椅上,不动声色的问道:“南非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好了,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是目前为止最好的解决办法。”陆峰诚实回答道。

    “国际社会不是国内,也不是找几个领导喝喝酒,吃吃饭就能解决的,有些问题是存在根本性的利益冲突的,这些问题你如果看不清楚,在国际市场上是站不稳脚跟的,不管怎么说,对于你这一次问题的处理,新鸿基还是比较满意的。”冯先生朝着陆峰夸赞道:“毕竟你也是第一次展露头角,已经非常好了。”

    “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陆峰谦虚道。

    “峰哥要是不行,那就没其他人行了,就是华尔街那帮人在峰哥面前都不够看。”冯志耀对于陆峰说不出的自信。

    冯先生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吹捧陆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面对华尔街,还是要谨慎,不要把华尔街当成是简单的金融系统,那条街上的企业背后关系复杂,不是他们没能力针对你,而是你还不够斤两,这么跟你说,只要他们愿意,可以在一个月内摧毁任何一家金融企业,包括施罗德集团。”

    “爸,你是不是太看得起华尔街了?”冯志耀有些不太相信道:“施罗德集团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企业了。”

    “我没瞎说,只不过是要考虑代价而已,说这些,也是希望陆峰多谨慎。”冯先生说完看向了冯志耀,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跟陆峰聊会儿。”

    “我出去?”冯志耀看了一眼陆峰,心里纳闷,有什么是自己这个儿子不能听的,不过他还是乖巧的出去关上了门。

    “联合资本的事儿,你知道了吧?”冯先生朝着陆峰问道。

    “知道一些!”陆峰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知道苏有容这个女人跟你关系很近,但是你也得防着点,你的那个飓风资本,该把她踢出去,就把她踢出去,不能让她在联合资本一家独大,不受控制是个麻烦事儿,商业讲究制衡,这样的架构,对你在佳峰电子董事局的情况不利,你也不希望自己被人拿捏,对吧?”冯先生略显浑浊的眼睛看向了陆峰,似乎一切都在这个垂垂老矣的老人手里掌控着。

    陆峰神色有些变了,微微皱眉道:“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你用不着害怕,只要是在香江,以我这大半辈子的人脉,想查谁都查的到,你放心,新鸿基掌控佳峰电子百分之十的投票权,永远是你的,相信你做出这样的企业架构,对于员工持股的百分之三十一定很有信心了。”冯先生强打起精神来,说道:“只要把基本盘稳住,就没有问题。”

    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是按照冯先生当初设想的在进行,小股东绑架大股东,新鸿基帮谁,谁就能赢,别看持股小,这百分之十就是决胜的百分之十。

    企业发展壮大后,施罗德投资集团想要掌控公司,架空陆峰是非常顺其自然的事儿,陆峰这个创始人不想滚蛋,只能去抓紧管理层和讨好新鸿基。

    这样一来,他就是有万般本事,再瞧不上冯志耀,也得乖乖的。

    “还是您考虑的周全!”陆峰笑的很是勉强。

    “只不过是想的多一点,商业初期要敢打敢拼,需要的是猛张飞,到了后期就需要诸葛亮了,布局一旦出错,那就是满盘皆输啊!”冯先生盯着陆峰道:“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是非常信任的,这一次董事局投票,我们绝对投你,多年后就算是我过世了,以你和志耀的交情,相信这百分之十的投票权也是你的。”

    “还是要感谢您的信任,我一定会将佳峰电子做好的。”陆峰诚恳道。

    冯先生对于陆峰此刻的态度比较满意,问询道:“国际市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全球市场受阻,我们现在背靠施罗德集团,未来我想往欧洲市场发展,毕竟VCD方面,我们属于独一份儿大的,主要布局中下游品牌,我相信在欧洲能够闯出一片天地来。”陆峰沉声道。

    “这也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总得让施罗德集团出点力,同时你也要加大香江的市场,大陆的市场,把周边市场站稳了,方才能走的更长远。”

    “是,这也是明年的主要方向!”陆峰回答道。

    “关于苏有容的事儿?”

 文学

    “我最近就动手!”陆峰回答道。

    “挺好,我这一次呢,恢复的不错,医生说身体机能比前两年都好,我多活几年,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儿,对吧?”冯先生问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我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请教您。”陆峰面带笑意道。

    “今天说了不少话,有些累了,你也用不着操心我,放心大胆的干吧。”冯先生脸色流露出一抹疲惫道。

    “那您休息,我先告退!”

    陆峰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刚走出门口,四五个医护人员走了进去,走出门口,陆峰脸上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次被敲打,让他很不舒服。

    至于让陆峰把苏有容踢出飓风资本,看上去是商量,其实是冯先生试探性的一次命令,陆峰若是乖乖做了,那就表面陆峰真的臣服了下来,以后有什么事情,人家吩咐,陆峰照办。

    若是阴奉阳违,再搞什么小动作,那么在董事局的一些关键时候让陆峰吃点苦头,不过是小手段。

    这一次冯先生在陆峰面前展示出的健康状态,就是在警告陆峰,你得乖乖听话,当年套在你脖子上的链子,现在得收紧了。

    “峰哥,我爸跟你聊啥了?”冯志耀看陆峰神情不太对的样子,急忙上前问询。

    陆峰急忙把脸上的神情收了收,微微一笑道;“就是勉励我的话,老爷子精神头不错,对你们家来说是好事儿。”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昨天我来看他,身上还插着一堆仪器。”冯志耀皱着眉头思量了一下,担忧道:“峰哥,你说会不会是回光返照啊?”

    “啊?”陆峰没想到这个词儿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可是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说笑,陆峰表情怪异的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别往坏处想嘛,说不定是回魂儿呢。”

    “都这时候了,你跟我开玩笑。”

    “没有啦,这么专业的医院,你放一万个心。”陆峰朝着他问道:“佳峰电子的董事局会议,你出席?”

    “应该是我吧,还没说。”

    “行,看望完你爸,我明天也该走了,回去准备董事局会议,用不了几天,深圳再见。”陆峰朝着冯志耀道:“你多陪陪你爸吧,我自己走就行。”

    “那我就不送你了。”

    “没事儿,没事儿!”陆峰连连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酒店,陆峰坐在沙发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脸,脑海里回想着冯先生的那些话,半个小时后,陆峰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苏有容打了过去。

    “喂,哪位?”

    “是我,陆峰,这一次你是不得不离开飓风资本了,可不是我要撵走你,这些事情从头到尾,可能都在冯先生的掌控下!”陆峰把今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苏有容也是一惊,心里直呼不可能,如果他真的对联合资本有这么强的掌控力,怎么可能任由自己去夺取李在岩的股权?

    或许说,这根本就是陆峰的借口?

    “看来我是非走不可了,那我在飓风资本的股权怎么办?”苏有容问道。

    “先作价,咱两写一个合同,钱的话日后再说,我现在没有多少退路了,只能高调回应他,明天登报声明将你开除,声调越高,他越放心。”陆峰沉声道。

    “这算是我帮你的,你得欠我一个人情!”苏有容沉声道。

    “行!”

    “那你就多待几天,先偿还一点呗,让我感受一下你的真情实意。”苏有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揶揄,暗示陆峰怎么让她感受真情实意。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2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