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睡我从来不带套|女人口述偷汉快感

人与人之间最初的见面往往是一两句话,便能认识。可想这份关系加深,除了君子之交外,绝大多数都牵扯到一定的价值交换。

    这不是势力不势力的问题,是一种社会交际上的一种默认方式。

    “我就在学校,你在哪?我去找你。”刘祎学的是西医临床医学专业,在华夏中医学院,不是很出众,但至少在全国多少有些地位。

    古凡左右看了看,“宿舍区与办公楼中间花坛这里。”

    “好的,我马上到。”挂断电话,刘祎叫来一名女同学,把手中的任务分配下去,转身就跑。

    看着刘祎急匆匆的样子,薛柳最终嘀咕,“这妮子,不会是谈念爱了吧?”

    古凡坐在花坛边上的长椅上,看着忙碌中的新生以及家长。心中思量这詹天佑说的话,如果只是理论知识储备,华夏人从来不输于任何国家。可真正到了上手的时候,真正能够在社会上立足的,往往是那些学习中上等的学生。

    尽信书不如无书,是告诉后人不要一味的相信书中的知识,同时也要有自己的想法,思想。

    古凡学习中医都是古筝手把手教授的,对于大学所教授的中医诊断十分陌生。趁着学生军训的二十多天,课件得趁早做出来。

    刘祎风风火火的跑到古凡面前,上气不接下气,胸脯上下起伏,“怎样?校长答应让你任教了吗?”

    京都的夏天本就炎热,也不知道刘祎从哪里跑过来的,单薄的衣衫已被汗水浸湿,贴身内衣隐约可见。

    只是看了一眼,因汗水更显凹凸有致的身材,古凡的目光便很快移开,“嗯,中医诊断学。”

    没有意外,更没有惊喜,刘祎心理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只有这一门学科吗?”

    古凡叹了一口气,就这一门学科就够自己头疼了,这丫头是想让教几门科,“就这一门,有什么问题吗?”

    刘祎撇了撇嘴,“校长真是的,你西医那么厉害,为何不让你再多代一门西医临床学?人尽其用,浪费人才是可耻的。”

    此刻古凡感觉头皮发麻,詹院长会人尽其用吗?答案不用想,那是必然的。这位老人是一名中医,想要发扬中医。但也不能忽略了他的后半生,基本都在医疗系统内工作。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古凡自我安慰一番,“人尽其用也要当事人愿意不愿意吧,我是想要发扬中医的。”

    刘祎瞥了一眼古凡,“切!中医西医都是医治病

    人的医术,只是我们固有思想里觉得,舶来之物是一种文化入侵,是属于别人的文化,传统的中医才是属于我们本民族的心理作祟罢了。”

    舶来医学和传统医学的争执一直都用,可古凡心中多少也赞同刘祎的说法。不管中医西医,本质上都是为了帮助病人摆脱病痛的折磨。

    “你说的有道理,传统的东西未必好,舶来之物也有可借鉴的地方。可传统的医学中也有值得我们去坚持的东西,不能一味的否定吧!”古凡看着刘祎,对于中医他有着自己的坚持,“如果我们自己都去排斥,不去接受自己的文化,将来我们身边充斥的都是舶来之物,又和其他国家文化有何区别?”

    “文化需要传承有序,我们的国家才不会被外来事物完全的同化。”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汉服潮吗?有多少人还记得汉服什么样?有一次上网,我看到有的网民把汉服当成和服,多么悲哀。自己老祖宗的东西,当成别国的文化。说真的传统文化上,我们做的真不如两个邻国好。”

    刘祎顺着古凡的目光看去,正是学校汉服社的学生,“加入汉服社的又有几个真正喜欢汉服的,无非是图个新颖罢了。”

    古凡笑着回头拉起行李箱,“正是好奇,新颖,与众不同,才让我们的文化与西方国家有所区别。如果人人穿着西装,打领带,脚踩皮鞋,我们华夏的传统文化就真正的消失了。”

    “舶来之物,已经充斥在我们身边。它方便了我们衣食住行,正是这种方便,让我们渐渐的忘记了属于我们传统的东西。”古凡和刘祎向着校外走去,“借鉴,拿来用可以,但不能丢了根。我坚持的不是中医本身,而是我们的文化,属于华夏的根。”

 文学

    刘祎跟在古凡身边,脸上漏出一沉思之色,“那你学西医的原因是?”

    “取长补短,为更好的服务于病人。”古凡漏出一抹追忆的笑容,“年轻时,我也曾愤青,曾觉得华夏人应该用自己的东西,学习自己的文化。随着年龄的增长,出国四年。我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中医我要发展,但西医中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我也要融入到我的医学之中。我不是一味地保守派,更不是一位的舶来者。思想的老旧,让传统文化没落,只有开放思维,才能让我们的文化反向输处给其他国家。”

    “你野心不小啊,竟然想让中医进入西方市场!”刘祎半开玩笑的说道。

    “为何不可?西医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就能输入到我们这个保守的国家,为何我们不能用几十年的时间,把中医输送到开放的西方国家呢?”古凡转过头看向刘祎,“只要敢想,敢做,一切皆有可能。”

    “难度不小,据我了解,西方国家也就这两年来开始接触中医。想要让他们彻底接纳,还有不短的路要走。”

    “正如你所说的,这里有固有思想作祟。另外,中医被有些自媒体,以及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造成了中医无所不能的假象,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让西方国家觉得中医有很大的水分。还有就是,我们的穴位一说,他是不可见的,在任何仪器下都测试不到。只有理论和实际效果,却

    无法看到。让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神学,伪科学。”

    “路很长,但总要迈出第一步!”古凡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面,“只有走过了,才知道这条路可行不可行。”

    如果古凡今后只从事中医方面的事业,刘祎为他在西医上取得的成就感到惋惜,“那你西医方面的才华呢?”

    古凡转过头看着刘祎,笑着回答,“我是一名中医,更是一名医生,为了病人,我会选择用最好的方式去治疗我接手的每一个病人。”

    刘祎脸上漏出开怀的笑容,“不早了,我请你吃饭。”

    “美女相邀是我的荣幸。”没有拒绝,更没有拒绝的理由。现在的他没有工作,就是闲人一个,更何况他也有事想请刘祎帮忙。

    从学校后门离开学校,步行不过一百多米,到了一条小吃街。

    看到火锅店,刘祎兴奋的回头,“吃火锅咋样?”

    看着对方额头上香汗直冒,古凡不自觉的抬头看天,“你确定大夏天的吃火锅?”

    “少见多怪,你没有听说过,冬天的奶茶,夏日的火锅吗?”见古凡犹豫,刘祎也不客气,一把抓住他的手,“走啦,磨磨唧唧的。”

    “欢迎光临!”

    由于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又是学生报道的日子,在外面用餐的人格外多。

    看着店里人潮涌动,旁边还坐着排队的食客。刘祎踮起脚尖向着里面看了看,“前面还有多少桌?”

    “抱歉,今天因为是新生开学的日子,人比较多。您前面还有三桌客人,等着用餐。”服务员很礼貌的给二人解释。

    “要不咱们换一家?”

    “给我排个号!”刘祎从服务员手中接过一个号码牌,“每年的新生报道,学生开学只要是这个点,只要装修不是特别烂的店,基本上都人满为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没挑的余地了,索性古凡也找了地方坐下。

    刘祎看着手中写着五号的号码牌,摸着自己平缓的肚子,“我好饿,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古凡苦笑的看着旁边的美女,“要不咱们去小吃摊吃麻辣烫?”

    扭过头瞪了一眼说着风凉话的古凡,刘祎愤恨怼了一句,“呵呵,我请你吃饭,吃路边摊,传出去我还在不在学校混。”

    正在两人聊天之际,一名少女欢快的从楼上下来,正好看到门口坐着的古凡。

    少女停下脚步,眯着眼,再三确认。见两人聊的欢快,少女笑的裂开了花,大踏步上前,站在古凡身后。

    刘祎见古凡身后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孩,不由抬起头。

    “咳咳!古凡同学,你不介绍一下你旁边这位漂亮的小姐姐吗?”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2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