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宝贝腿开大点我添添

李红军连忙拦着了徐慧珍:“不用,我信得过你!”

    因为他的到来,小酒馆的门敞开着的,干窝脖的蔡全无跟蹬三轮车的强子俩人走了进来。

    “老板娘,小酒馆营业了?”

    强子缩缩着脖子,双手插在袖口里问道。

    徐慧珍:“还没,不过就这两天小酒馆重新开张!”

    蔡全无跟强子二人进了屋,蔡全无看着李红军感觉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强子,去趟牛栏山多少钱?”

    “牛栏山?”强子想着前门去顺义北部的牛栏山路程可不近:“看干什么了!”

    徐慧珍瞪着大眼睛:“还能干什么,拉酒去啊!”

    强子心里想着这是趟大活啊,可得好好要个高价,心里明明想去嘴上说着:“去不了,凭我这两条腿钱是挣了,腿跑折了!”

    徐慧珍似乎是猜到了强子的心思,白了一眼转身就不理强子了,这两条腿的蛤蟆难寻,但两条腿的大活人满街都是,徐慧珍想着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板爷愿意挣这份钱。

    蔡全无滕地一下站起来:“我去!”

    钱财急了,扯了扯蔡全无的袖子:“没你的事,我这都两天没开张了!”

    蔡全无梗着脖子:“去牛栏山的钱我分你一半还不成么?”

    李红军看着眼前的一幕也不出声,就安安心心的当个看客,他觉得蔡全无这老小子绝不是因为好心,也不是因为想赚钱,去一趟牛栏山钱分强子一半他还剩多少了?

    如果说他没什么心思跟目的,那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他蔡全无学lf做好事?有力气没处使了?

    因为蔡全无长得太尼玛丑了,一张没有表情的死人脸,李红军觉得徐慧珍把身子给了他,无异于鲜花插在牛粪上。

    “得,这活啊你的了!”

    强子满意的走了,既不用出力还能白赚一半的钱,何乐而不为。

    徐慧珍走上前诧异道:“给他一半你不是太亏了?”

    没等蔡全无解释,给自己立人设,李红军就出言打断:“慧珍,这是人俩人之家的事情你就别问了!”

    因为李红军的搅合,蔡全无知恩图报的人设没立起来。

    徐慧珍跟蔡全无谈起了费用,接着就回后院去给亲戚写信去了。

    没过一会儿,徐慧珍喊李红军,李红军把蔡全无一个人仍在小酒馆起身回了后院。

    “红军,信我写好了,但这钱就这么交给他?”

    两百块不是小数目,徐慧珍不放心把钱交给蔡全无。

    李红军想了想:“你把钱放在信封里,用浆糊给封好了,他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你亲戚收到信的同时也收到了钱!”

    “这个办法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徐慧珍满眼都是小星星看着李红军,一颗心几乎都要被眼前的男人给沾满了。

    蔡全无把信放在了怀里,徐慧珍就要给他费用,李红军再次拦了下来:“蔡全无是吧,钱等你把酒运回来再给你!”

    徐慧珍暗道:怎么又没想到,钱要是先给了他恐怕他就不好尽心尽力了。

    蔡全无看了眼李红军,他总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意无意的针对自己。

 文学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留下一句听您吩咐就出发了。

    俩人关了小酒馆回到后院,徐慧珍喊他:“红军,你帮我把咸菜缸里的石头搬出来!”

    “霍,这家伙好沉啊!”

    李红军把石头搬出来后,又道:“起码有三四十斤重!”

    “是吧,这石头以往都是我公公抬,我是抬不动!”

    徐慧珍指挥者李红军:“你把石头放在另一个香菜缸里压上!”

    “倒出来这缸咸菜正好小酒馆重新开张拿出去卖!”

    李红军知道,这咸菜味道好全因为独家秘方跟这块石头,具体的他记不清了,因为这部电视剧他也没看全,当初也是看的稀里糊涂。

    眼瞧着到了中午饭口,李红军主动承担起做饭的任务,厨房里米缸,面袋子,里面的粮食似乎并没动,反而苞米面见底了,看着挂在房梁上的猪肉,还是上次自己送她的,显然徐慧珍没舍得吃。

    李红军叹了口气,徐慧珍这女人的日子太难过了。

    转身也没跟徐慧珍打招呼,去外面街上转了一圈,碰到了片爷在哄孩子兜里那几分钱。

    看了会热闹,李红军又回到徐慧珍的家里,回来的时候大摇大摆,光明正大的拎着两条鲫鱼,一块水豆腐,五斤鸡蛋,以及小米跟红枣。

    徐慧珍听到了大门的声响,徐慧珍透过窗棱,看着他手里拎着的食物,更咽着偷偷抹眼泪。

    着眼泪有感动,也有心酸,更有一些意味难明在其中。

    李红军洗了小米跟红枣,用小铝盆端到主屋坐在煤炉子上,熬小米红枣粥。

    “慧珍,你看着点小米粥,我去厨房把鲫鱼给处理了!”

    等到小米粥熟了,变得粘稠,红枣已经煮烂,李红军有把炒勺坐在煤炉子上,开始清炖鲫鱼豆腐汤。

    等鲫鱼豆腐汤变得浓稠,颜色乳白,倒在砂锅里盖上盖,开始烙鸡蛋饼。

    徐慧珍就看着他进进出出,里里外外的忙活着,很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温馨。

    忍不住心里再次冒出危险的想法:“这要是我徐慧珍的男人该多好!”

    鸡蛋饼烙熟了,李红军打断了正在幻想的徐慧珍。

    “慧珍,饭好了!”

    “嗯,啊!”徐慧珍定了定神:“吃饭吧!”

    把孩子放在床上后,徐慧珍给他们二人各自盛了一碗粥。

    李红军喝了一口带着枣香味的小米粥,赞道:“味道不错,慧珍你多喝点,红枣补气养血!”

    徐慧珍盛鲫鱼豆腐汤的时候,李红军拒绝了:“这汤是给你补身子,下奶的,我一个大男人喝它干嘛!”

    徐慧珍小口小口的吃着饭:“红军,你做的饭真好吃!”

    “当然了,咱就指着这手艺养家糊口呢!”

    “哇哇哇······”

    躺在床上的婴儿徐静蕾又开始闹腾了。

    徐慧珍摸了摸没拉也没尿,看样子是饿了。

    可是屋里有个男人,她也不好直接裂开衣服给孩子喂奶啊!

    看着孩子哭,徐慧珍只能上了床,把纱帘放下躲在里面给孩子喂奶。

    这个时候屋内静的可怕,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能清楚的听到,李红军不知不觉呼吸有些急促,心脏砰砰砰的乱跳。

    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李红军忍不住扭头,但因为有纱帘隔档他也只看到一个人影而已。

    但就是莫名的好刺激,好兴奋,大白萝卜已经向徐慧珍起立,致敬了。

    纱帘后面传来徐静理‘吧唧,吧唧’欢快的吃奶生,搅的李红军心绪不宁。

    这顿饭李红军吃的格外煎熬,也十分香艳。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2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