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乱惀小说合集|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那个老男人是枢枭公司之前的董事长“徐嘉皖”,难怪文祖会觉得有些眼熟。

    想到这些,文祖也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自己的怀疑、为什么让陈梓帮着查这个车牌等等事情给江琥两人说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剩下的事情、江叔这边继续帮你盯着吧。你专心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江琥似乎是松了口气。

    文祖隐隐感觉到、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事,但既然江琥把话都说在这里了,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不过现在至少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那在公墓遇见他的时候、他是去祭拜谁呢?是自己岳父吗?如果是的话、又是为什么呢?

    这次在海南的事情是偶然吗?他会不会对弋茜不利?岳父的死和他有没有关系?

    和江琥见完这面后,文祖心中的疑惑和担忧反而更多了。

    “与其在这里瞎想,不如主动出击吧!”文祖决定制定个计划、和徐嘉皖好好聊一聊。

    接下来、他先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到了徐嘉皖最新的一些情况:

    三年多前,他把董事长的位置给了自己的大儿子,主要在幕后操纵着公司。

    而枢枭公司的情况,文祖倒是一直都有关注。毕竟这几年、全市的销量冠军都是他们两家公司轮流坐庄。

    至少从竞争的角度讲,他们是有动机的。之前文祖虽然也排查过,但无奈线索太少,也没有得出明确的结果。

    这次徐嘉皖这么一现身,再加上江琥那天的反应,文祖觉得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过这个事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先悄悄去查,陈梓那边也不能惊动。

    所以、文祖计划先用一个私下见面的机会,和徐嘉皖成为“相互认识”的人。

    徐嘉皖已经淡出多年了,不要说私下见面,即便在公开场合要见到他出现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文祖折腾了半个多月:去市内那些企业家大佬们喜欢去的场所蹲守、去枢枭公司周边打望、甚至还带着弋茜去“据说徐嘉皖出现过”的几家餐厅“求偶遇”…

 文学

    他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了、依然一无所获。真的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么一圈下来,文祖自己都开始觉得、之前的几次相遇的确是“阴差阳错、刚好遇见了”。

    但有时候、事情就像要专门和你开玩笑似的,就在文祖逐渐把注意力从这件事情上移开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单独和徐嘉皖见面了。

    文祖刚当经理时自己买的那套房子、主体已经基本完工了。这个周末、趁着弋茜母女去附近的寺庙里吃斋礼佛,文祖便一个人去项目上看了看。

    项目的新销售经理文祖不熟悉、杨妍今天又不在,他就让工程部的负责人带自己去看了一下。

    这毕竟是自己用积蓄买的第一套房子,文祖摸着房间里的水泥墙面都有一种亲切感。房子现在看来采光、视野各方面和当初预想的差不多,都挺不错的。

    于是文祖在还是毛坯的房间里、心满意足地待了快1个小时,才下楼离开。

    离开项目,文祖决定在周边好好转转。这里充满了太多美好的回忆,尽管有段时间没过来了,但感觉彼此还是那么熟悉。

    晚上、文祖又选择去那家汉堡店吃了个牛肉汉堡,和老板聊了会儿天出来、已经快夜里10点了。

    今天文祖有意坐的地铁出行,一是的确不想自己开车、二是也有点怀念坐地铁的感觉。何况周末、地铁也没工作日那么拥挤。

    很快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铁站、坐上了那趟熟悉的地铁,文祖戴上耳机、坐在座位上,开始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要回现在住的地方,需要中转一次。就在文祖下车、赶去中转的路上,他又看到了那个、这段时间让他“牵肠挂肚”的人–徐嘉皖。

    文祖并没有立刻上前打招呼,而是跟着他、先上了同一节车厢。

    经过文祖几分钟的观察、对方并没对他表现出任何“要主动做点什么”的意思。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文祖也懒得考虑那么多了,起身走过去、坐在了徐嘉皖旁边。

    “徐总吧?你好、我是文祖。”看到有点懵的对方,文祖几乎是拽过来对方的手握了一下,“久仰大名!”

    “文祖…?”徐嘉皖显然是在自己的大脑里开始搜索这个名字。

    “我现在在伊科。”文祖开始向徐嘉皖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

    “哦。你是伊科现在那个总经理吧?老王的女婿。”徐嘉皖应该对上了号,“小伙子、年轻有为啊!”

    “上个月在海南就遇见过徐总,但当时不太敢确认、就没主动打招呼。还望徐总不要见怪。”机会难得、文祖也不想绕太多弯子。

    “海南?”徐嘉皖看上去并不像要隐瞒什么,“啊…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印象。和你一起坐飞机哪个…?”

    “啊、那就是我爱人。我们去补了几天蜜月。”

    “也是、老王的事…太快了,估计你们当时也有点心力交瘁。”徐嘉皖叹了口气,“好在、你们两个年轻人顶过来了。”

    文祖又试探着和徐嘉皖聊了一会儿,但毕竟是初次见面、两家又有竞争关系,除了了解到他退下来后、现在喜欢坐着地铁到处去喝坝坝茶外,也没有得到什么有太大价值的消息。

    但和徐嘉皖分开后,文祖反而更加疑惑了:今天看上去、徐嘉皖也没想和自己深入沟通什么,更多的也就是该有的客套。

    只是、文祖也没有感觉到来自他的、明显的敌意。甚至文祖几次提起两家公司间的话头,徐嘉皖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根本没有聊两句的“兴趣”。

    看今天这么个情况、海南那次也就只能试探成这样,文祖也就没再提起公墓那次。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3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