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娇妻穿开档内裤陪客户

王警官哼笑两声,也是调侃的笑笑:“你卢薇薇什么情况我就不说了,反正如果是在拖延症的影响下,那么万事开头难,已经失效了。”

    “因为就算你已经开始做了,也会马上分心的,正事没干几分钟,就拿起手机想看看几点下班对不对?”

    瞥了眼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王警官又问:“对不对?”

    众人闻言,也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许多新同志都感觉正中下怀。

    可见老王还是懂大家的。

    王警官见状,也是咧嘴笑笑:“所以结果却抱着手机摸鱼两小时,什么正事都没干成。”

    “事后突然反应过来,又自责不已,而且如果同时有两件以上的事情要做的话,你一般总是做着这件事,想着那件事,做着那件事,却又想着这件事。”

    瞥了眼卢薇薇,王警官也是点名道:“说的就是你卢薇薇,做事的时候想玩手机,而玩手机的时候又想做事。”

    “你好像什么事都在脑子里,但脑子里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什么事。”

    “表面上忙忙碌碌,实际上晕晕乎乎。”

    “好像是埋头苦干了一天,到了傍晚才发现,又好像什么也没干,晚上抱着手机拖延着不睡,早晨又多次调整闹钟,拖延着不起。”

    “心里却总想着,等会儿吧,再等会儿吧,来得及,直到最后真的来不及了,才一跃而起,然后才发现糟了,没时间了……”

    “老王,别说了。”感觉老王同志太了解自己了,卢薇薇赶紧捂住王警官嘴,感觉把自己的糗事都给说了出来。

    丁警官见状,也是嘿嘿的笑着:“也不光是你卢薇薇,这春节就快到了,多少人的口头禅变成了‘等过完年再说吧’。”

    “年前工作懈怠也正常,毕竟工作一整年,到这时候,已经快把洪荒之力给用完了。”

    “这回家要是长辈问起,女朋友找的怎么样了?你们肯定会说,找着呢,等过完年再说吧。”

    “大过年的,还有什么不能等过完年再说?可真过完年又怎么样呢?刚刚过完年,又等等再说吧。”

    端起保温杯,抿上一口枸杞茶,丁警官也是咧嘴笑笑:“这还真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既然这么多,不妨再拖拖。”

    “而拖拖又拖拖,越拖越懒惰,没事别烦我,有事明天说。”

    “诶?老丁,你这打油诗不错嘛,跟谁学的?老王?”卢薇薇也是调侃着说。

    丁警官嘿笑两声,调侃道:“跟那帮文宣混熟了,开口就能来几句。”

    “他们的年关宣传标语,都是这种打油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丁警官顿时又道:“哦对了,你们昨天没上班,有件事情忘记跟你们说了。”

    “什么事?”顾晨抬头看着老丁,也是好奇问他。

    丁警官转身来到顾晨身边,也是提醒着说:“昨天市局有个警员过来,说是让我转告你,今天下午,去芙蓉照相馆,把今年江南市警队的台历挂历的宣传照给照一下。”

    “又是形象照吗?”顾晨问。

    丁警官默默点头:“没错,和去年一样。”

    “难道市局不会换个人吗?每年都是我,这不太好吧?”顾晨感觉自己在警队系统内部露脸次数已经够多了。

    怎么着都得给其他人一些露脸的机会吧?

    但丁警官却是摆摆手,笑孜孜道:“你顾晨也不要推脱了,市局里面指定是你,还有卢薇薇,老王,哦对了,这次小袁也去。”

    “主要是你们这个小组整体形象不错,秦局也曾经跟市局领导商量过,但是选来选去,感觉形象方面,都达不到预想要求。”

    “所以,你们还得继续露脸,至于其他什么的,明年再说吧。”

    “嘿嘿。”这边丁警官话音刚落,王警官便得意的走到顾晨身边,拍拍顾晨肩膀道:

    “顾晨,该表现的时候就要积极表现,让更多的人,每年都能认识你。”

    捏起顾晨桌上的喜糖,王警官剥开一颗放进嘴里,也是调侃着说:“拍摄警队挂历台历的宣传海报,这是多大的荣誉?”

    “许多人在江南市警队,兢兢业业干一辈子,都不一定有露脸的机会,有这好事,不要推脱,我家小贝还等着拿我的台里和挂历跟小区小朋友炫耀呢。”

    “是啊顾师弟,这是好事,至少让全江南市警队系统的人都能看见你,而且每年都能看见,这挺好的。”

    卢薇薇感觉顾晨就是太谦虚。

    许多人,挤破头皮都想露脸,但顾晨却并不在乎。

    这种与世无争的性格,让卢薇薇看着焦急。

    这好在顾晨实力摆在这里,容易被上级领导看见,这要换做其他资质平庸的警员,估计就被人家给挤掉了。

    其实警队内部也会有“内卷”,这很正常,有竞争才能有工作动力。

    至少卢薇薇感觉,自己桌上的台历,去年的那些形象照拍的就不太满意。

    今年又有这机会,正好可以跟芙蓉照相馆的摄影师好好沟通一下。

    感觉大家都很热情,顾晨也理所当然的答应道:“那行吧,下午我们去芙蓉照相馆。”

    “这就对了。”听闻顾晨终于答应,王警官也是打上一记响指道:“顾晨,该露脸的时候就得露脸。”

    “你像肖阳和兮爷他们,这么优秀,也就上过一次台里和挂历的宣传照,而且还是站在人堆里。”

    “这我们四个可都是有个人形象照的,过年走亲戚,啪,送上一份台里和挂历,倍儿有面子不是吗?”

    王警官可不像顾晨,老王同志咸鱼多年,自然知道这种机会来之不易。

    自己当年刚加入警队第一年,也曾经有过一次上镜的机会,主要是还形象好。

    那时候,站在众多大佬背后当背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也算是妥妥的主角。

    当然,老王同志也知道,这都得托顾晨的福。

    这每年江南市都会补充不少新警,谁知道会不会有颜值和潜力都超过顾晨的新警?

    这年头,老面孔大家都熟悉,而警队系统的台历,也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在每年的新警中,挑选一些形象佳的警员,作为海报人物。

    像王警官当年就是占了这个便宜。

    但如果新警当中,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么气质佳的老面孔,还是有很大机会。

    像这些年,秦刚,赵国志,肖阳,兮爷和老王都上过台里和挂历,但次数不多。

    可自从顾晨来到江南市警队系统后,似乎这种好事就一直追在后头。

    从警几年,几乎每年这种拍摄警队系统台历挂历的美差,都会落在顾晨身上。

    因此顾晨感到麻木也很正常,但王警官似乎乐此不疲。

    ……

    ……

    下午3点,在处理完手头工作之后,顾晨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开车来到芙蓉照相馆门口。

    这是大家每次形象照的合作单位。

    芙蓉照相馆,也算是江南市最早的照相馆之一。

    当年属于国营照相馆,后来私有制改革之后,便由当年的摄影团队承包出去,一直延续至今。

    但是经过岁月的犀利,芙蓉照相馆的拍摄风格并没有多大变化,有时候甚至还跟不上一些网红摄影师的拍摄水准。

    但是作为一个老牌照相馆,凭借着与许多企事业单位的长期合作关系,依然能够接到不少订单。

    而江南市公安局的许多宣传海报和宣传资料,都是跟芙蓉照相馆合作。

    除了照相馆,隔壁还有一家芙蓉广告公司,跟照相馆同属一家。

    靠着企事业单位的订单,小日子一直过的美滋滋。

    顾晨将私家车停好之后,这才将警帽拿起,跟随众人一起下车,直接朝着芙蓉照相馆走去。

    照相馆位于城南老街的一处路口附近。

    需要沿着一楼的楼梯,来到二楼。

    此时此刻,芙蓉照相馆的摄影师和化妆师们,正在给一些儿童拍摄新年拜年写真。

    当一名中年女摄影师看见顾晨几人后,也是赶紧过来打招呼。

    “顾警官,我们又见面了。”由于每年顾晨的形象宣传照片,都是芙蓉照相馆负责,因此女摄影师跟顾晨几人也相当熟悉。

    “刘摄影师,你们挺忙的?”顾晨知道这人叫刘颖,也是随口一说,咧嘴笑笑。

    “是啊,年关了,许多单位都要过来拍摄,这不是有个少年团,要拍摄一组拜年写真嘛,所以时间挺赶的。”

    刘颖眼看顾晨几人正好过来,但是却不能马上拍摄,不由抱歉着说:“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你们能不能在这里等等?”

    “可以的。”卢薇薇倒是无所谓。

    毕竟赵国志给大家批准,将手头事情处理完毕之后,下午的时间,交给芙蓉照相馆。

    因此大家下午也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把形象照给拍好,然后让芙蓉照相馆,将几人的形象照,拿去隔壁的芙蓉广告公司,制作成警队订单的台历和挂历,然后再送到各大分局单位,作为警队年货。

    “太好,谢谢你们的理解。”刘颖双手合拢,对着几人拜了几下,也是感激不尽。

    随后让一名摄影助理,带大家在一旁休息。

    自己则又回到摄影棚,指导摄影师徒弟如何拍摄。

    摄影棚内,小朋友们穿着财神爷道具服,站在绿布背后,摆出各种造型。

    之后,这些形象视频,将会制作成各种拜年视频和宣传照片。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卢薇薇坐在狭窄的联排椅上,也是不由感慨道:

    “这地方也太小了,芙蓉照相馆都多少年了?跟其他照相馆相比,这里简陋到连装修都没有,估计得十几年没装修过吧?人家其他照相馆,两三年装修一次。”

    “这能比吗?”翘着二郎腿,看着摄影棚内拍摄的王警官,也是不由调侃着说:

    “这个芙蓉照相馆,应该算是江南市的一张古老名片了,我可以这么说,但凡是江南市市民,那么必然来这里拍摄过照片。”

    “不管是证件照还是形象照全家福之类的,都至少来过好几次。”

    “没错。”听闻王警官说辞,顾晨也是淡笑着解释:“我小学和中学的证件照,都是在这里照的。”

    “中学时期,是照相馆派人来学校帮忙照相,那时候的刘摄影师,还只是一个助理学徒,一直由馆长带在身边。”

    “哈哈,所以说,这家照相馆人家不靠什么花里胡哨的装修,靠的是多年积攒下来的口碑。”王警官也是附和道。

    卢薇薇闻言二人说辞,也是不由啧啧两声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感觉这家照相馆的确很厉害,反正我高中的毕业照,好像也是他们在负责。”

    “总体感觉吧,拍照水平一般,没什么特色,也就是拍拍这种企事业形象照,还有集体合影在行一点。”

    “嘘!”感觉卢薇薇有些肆无忌惮,王警官赶紧捂住卢薇薇的嘴,提醒着说:

    “你能不能小声点?人家还在摄影棚拍照呢?你说人家技术不行,这话要是让人听见,待会拍摄完成之后,估计他们不给你P图。”

    “呵呵。”听王警官这么一说,卢薇薇倒是无所谓道:“每次也没见他们P的多好啊?我江南卢薇薇基本上都没怎么P图,顾师弟也没有,小袁也是。”

    上下打量着老王同志,卢薇薇也是调侃着道:“也就你老王,给你P成了小白脸,竟然比我还白。”

 文学

4698

    “哈哈。”听闻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认同着道:“这倒是真的,感觉比卢师姐还白,这就有点过分了。”

    “诶诶诶,不带这么损人的。”感觉有些尴尬了,王警官也是赶紧打断道:“也就让他们帮我P白一点,P好一点,毕竟显年轻嘛。”

    “这形象照也是面子啊,过年送礼可不得照好一点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长得360度无死角?岁月不饶人你们不知道吗?”

    “但凡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估计要求比我还多呢。”

    “哈哈。”

    见老王还急眼了,卢薇薇和袁莎莎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那边的摄影棚,感觉很忙碌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

    尤其是这十几名小朋友,感觉各个穿着时尚,颜值中上,倒像是童模的样子。

    尤其刚才听摄影师提到少年团,感觉应该是童模舞队的。

    由于这几年,童星制造的越来越多,许多家庭条件不错的家长,都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少年模特队训练,提高自己小孩的气质。

    其实顾晨早些年,就认识一名家庭条件不错的大姐,那时候的少儿模特才刚刚兴起。

    因此这名大姐,带着自己几岁大的儿子,在全国各地的少儿模特舞台上大放异彩,还参演了许多影视拍摄。

    而这些年,影视寒冬导致许多影视从业者,开始自谋出路。

    因此少儿模特培训应运而生,许多少年团体的经纪公司也开始遍地开花。

    光看着芙蓉照相馆的少儿模特,至少来自两个单位。

    因此这拍摄进度让人堪忧。

    卢薇薇和袁莎莎靠在一起,坐在长椅上玩着手机,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王警官则是眯眼休息,给自己补个好觉。

    顾晨百般无聊,也只能站在摄影棚一侧,观看少年团的拍摄进度。

    “谁订的奶茶?”

    也就在此时,一名外卖小哥,提着一大袋奶茶走到二楼,也是对着摄影棚叫喊了一声。

    “是我订的。”一名中年胖女子闻言,赶紧转身走出摄影棚。

    “给。”外卖小哥气喘吁吁,也是见奶茶交到女子手中。

    简单沟通了几句之后,外卖小哥这才转身离开。

    而此时此刻,中年胖女子,也开始将手中的奶茶,分发给自己身边几名少年团成员。

    这个少年团,是在等待前一个团体的拍摄,因此顾晨断定,自己的拍摄,可能在这支少年团之后。

    想想漫长的等待,顾晨不由摇摇脑袋,感觉应该事先与芙蓉照相馆沟通。

    可市里给大家的拍摄任务时间是在今天下午,感觉算来算去,是芙蓉照相馆没有安排妥当,将所有拍摄时间挤到一起。

    百般无聊,顾晨之后走出照相馆,沿着楼梯来到一楼,准备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几瓶水给大家送去。

    在路过一家便利店时,顾晨发现了门口站着一名外卖小哥,正是之前送奶茶的那位。

    此时此刻,外卖小哥正端着一碗泡面,手里还打着电话,不时对着电话那头各种寒暄。

    “妈,你放心,我在这过的都挺好的,嗯,这个月的钱,我已经给你转过去了,天冷了,买件新棉袄吧。”

    顿了顿,外卖小哥又道:“对,我在这里吃的好穿的暖,今天中午还吃大餐呢,朋友请客,对,放心吧,记得买新棉袄,好,那我这里有点事,我就先挂了,好,妈你也注意身体……”

    一阵善良的“谎言”过后,外卖小哥挂断电话,重新拿起手中的泡面,直接狼吞虎咽起来。

    顾晨走到柜台边,将5瓶矿泉水放在柜台,问道:“老板,多少钱?”

    “10块!”老板说。

    “给我个袋子。”顾晨打开手机扫码支付。

    老板从柜台里拿出一只红色袋子,递到顾晨跟前。

    顾晨装好矿泉水后,走到便利店门口,随手将一瓶矿泉水,递到那名蹲在地上吃泡面的外卖小哥面前。

    外卖小哥不由一愣,抬头看着面前的顾晨。

    顾晨则是微微一笑,递给他道:“拿着吧。”

    “谢谢。”外卖小哥也认出了顾晨,就是刚才在隔壁芙蓉照相馆里的警察。

    顾晨对着便利店门口的台阶处吹了几下,直接坐在外卖小哥身边。

    外卖小哥见状,也从刚才的蹲在地上,转而坐到顾晨一旁的台阶处,问道:“警察同志是来这里照相的?”

    “对。”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咧嘴笑道:“市局让我们过来照相,然后拿照片制作台里和挂历。”

    “那你们可能要等很久的。”外卖小哥似乎对芙蓉照相馆的近况非常了解,不由分享着说:

    “他们最近声音很好,不少企事业单位都在找他们拍照。”

    “像他们照相馆,不少摄影师都派出去摄影,店里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也就今天下午,感觉人少点,但至少你还得等上一个钟头,甚至更久。”

    “你好像对这个很了解?”顾晨现在也有空闲时间,索性跟这名外卖小哥闲聊起来。

    外卖小哥咧嘴笑笑,也是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般调侃着说:“我经常在这一带送外卖,对这边的情况,尤其是对这条街道的商家都比较熟悉。”

    见顾晨和外卖小哥都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台阶处,年长的老板见状,这才赶紧搬来两个小木凳,客气的送到跟前:“警察同志,地上凉,你们坐这个吧。”

    “谢谢老板。”接过热心肠老板送来的小木凳,顾晨将其中一个递给快递小哥。

    两人再次并排坐下。

    顾晨问外卖小哥:“你是外地人?”

    “嗯。”外卖小哥默默点头,也是笑孜孜道:“我家西北的,我在这边读书,毕业后,就留在这边工作。”

    “那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听闻外卖小哥说辞,顾晨并没有感觉很意外。

    毕竟现在大学生送外卖的大有人在,甚至还有不少研究生也加入其中,这些都是有数据支撑的。

    外卖小哥也是咧嘴笑笑,附和着说:“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因为上一个工作单位,已经完工,所以没事干了。”

    “因此年前这两个月,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下家,所以我想等年后再去另找一家新公司。”

    “年前这段时间嘛,就送送外卖什么的,感觉也能赚点钱过年。”

    “原来是这样?”听闻外卖小哥的说辞,顾晨默默点头。

    感觉这是个有想法的打工人。

    尤其是刚才外卖小哥与家中母亲的对话,顾晨也都听见了。

    这让顾晨忽然感觉,这世上似乎有两种人,一种人认为吃泡面很幸福,而另一种人则认为很落魄。

    而身边的外卖小哥似乎就是那第一种人,吃泡面对他来说,似乎是一种享受。

    这香辣的面汤,在外面小哥的嘴里,感觉就是这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

    顾晨尝试着跟他沟通:“你还没吃午饭?”

    外卖小哥摇摇脑袋:“最近订单比较多,为了能多抢一些订单,所以我一般会错过吃午饭的时间。”

    “一般是要忙到两三点这个样子,然后再随便吃点东西,补充一下,然后休息休息,等晚上用餐高峰期,我又得错开用餐时间,否则抢不到订单。”

    “毕竟,年前大家都希望能多赚点钱。”

    “那你过年回家吗?”顾晨问他。

    外卖小哥默默点头:“回的,我估计大年三十前两天回家,能多赚一点是一点。”

    “感觉现在大学生就业内卷太严重了,我要是不身兼数职,估计压根也存不到多少钱。”

    话音落下,外卖小哥将仅剩的汤面灌入嘴中,几乎是一点面汤都不剩下。

    咕噜咕噜的灌上两口,外卖小哥这才发现,顾晨已经将纸巾递到跟前。

    对着顾晨道了声谢,外卖小哥这才将垃圾丢到一旁的垃圾桶内,也是休息片刻,与顾晨交谈起来:

    “警察同志,过年你们肯定很忙吧?”

    “对,几乎是没有什么假期的。”顾晨说。

    “那你们比我辛苦,我至少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现在干的是送外卖,但是还有一些其他工作,我也在密切注意。”

    “如果年前收入还可以的话,可能我过年就暂时不回去了,现在赚钱是首要任务。”

    “这么拼?”感觉这名外卖小哥,似乎有点工作狂属性,顾晨也是不由一愣。

    不过回头想想,跟自己倒是有点相似。

    外卖小哥打着响嗝,也是对着顾晨笑笑说道:“不拼不行,家里条件差,只能比别人多努力一些。”

    “每次我心情很差的时候,我都会选择睡觉来逃避现实。”

    闻言外卖小哥说辞,顾晨也是笑笑说道:“这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应该是一种修养肉体的行为,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则是与外界隔离,封闭自我的手段。”

    “呵呵,差不多吧。”感觉难道有闲暇时间,跟警察聊天,外卖小哥也是敞开心扉道:

    “其实我并不后悔生在寒门,也不会像许多人一样,抱怨出生不好。”

    “说什么我并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更不可能一刻不停地留在这里。”

    “我见到过很多所谓的‘大神’,就是那种躺平青年,他们总感觉,借助睡眠可以回到出生前在妈妈肚子里的状态,温暖,黑暗,没有压力,也没有痛苦。”

    “这不是自我麻痹吗?”顾晨感觉有点意思。

    外卖小哥咧嘴笑笑:“是有点,不过我不一样,我不是想熬夜,只是舍不得睡,毕竟只有那段时间是自由的,就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而沉默和睡觉,也是我逃避一切的方法。”

    搓了搓干裂出鲜血的双手,外卖小哥又道:“小时候,我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长大后我只做有用的事情。”

    “有时候我会一遍遍怀疑自己以前深信不疑的东西,然后推翻上一个阶段的自己。”

    “再带着未知和迷茫,坚定走向下一个阶段。”

    话音落下,外卖小哥看了眼身边默不作声的顾晨。

    顾晨则是哼笑一声,附和着说:“所以我们之所以觉得成长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大概是因为,成长的本质就是自我背叛,或许我们谁都没有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你说的太对了。”红着鼻子的外卖小哥,也是冻出鼻涕道:

    “我觉得我还会有许多弯路要走,还会因为无数的人或事,而失望和后悔,但一切都要等到结束以后,这些东西才会告诉我,生命的意义。”

    吸了吸鼻子,外卖小哥又道:“所谓的成长,不就是用时间慢慢擦亮自己的眼睛吗?少时看重的,成年后却视若鸿毛,少时看轻的,成年后却视若泰山。”

    “你没有朋友?”顾晨感觉,从外卖小哥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孤独和悲凉。

    外卖小哥摇摇脑袋:“不知道跟我合租的打工兄弟算不算?如果算,那有吧,如果不算,那我也就是一个人。”

    “你那些同学呢?”顾晨又问。

    外卖小哥摇摇脑袋:“毕业之后,大家都忙着工作,还有的继续考研,反正刚开始还会在班级群里各种聊天,现在基本都不怎么说话了,应该都挺忙的。”

    “再说了,我也混的不是很好,也不好意思去联系他们。”

    看了眼隔壁的芙蓉照相馆,外卖小哥对着顾晨撇撇下巴:“警察同志,你知道吗?他们照相馆兼职摄影师,赚的还不错,我都打听过了。”

    “他们这边,过年前后,订单根本忙不过来,所以会招聘一些兼职摄影师。”

    “也就是他们接单,我们负责完成接单工作,然后收入对半分,设备他们可以提供。”

    “所以你想做兼职摄影师?”顾晨问他。

    外卖小哥点点头,嗯道:“目前来说,是的,所以我还不确定他们要不要我,毕竟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曾经跟摄影协会的朋友玩的不错。”

    “我室友就是摄影协会的,他有一台单反相机,读书的时候,也没少摸过,所以摄影和后期我都会。”

    “现在就等他们那边的工作安排,如果过年前后,有摄影师需要请假,我可以直接顶上去,反正接一单是一单,收入还不错。”

    “呵呵。”听闻外卖小哥说辞,顾晨也是咧嘴笑笑,不由分说道:“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那是必须的。”外卖小哥似乎也跟顾晨聊开了,也是笑孜孜道:

    “这年头,想赚钱,就得利用信息差。”

    “现在都是全民移动互联网时代,当年那种信息不通畅的情况,基本不复存在。”

    “但是,这种行业信息差,你但凡接触多一点,就能长得先机。”

    指了指自己,外卖小哥又道:“你别看我每天送外卖送到没时间吃饭,其实通过送外卖,我基本上跟这几条街道上的商户都搞熟了关系。”

    “平时嘴甜一点,大家都乐意跟你交流,就比如芙蓉照相馆,我就经常给他们送外卖,一来二去的就跟那边的摄影师熟了。”

    “所以我才知道,他们过年期间,需要兼职摄影师,所以我才想试试,这就是机会。”

    “挺厉害的。”感觉这个年轻的外卖小哥不简单,顾晨也是不由竖起大拇指道:

    “但是你不是喜欢孤独吗?所以赚钱可以打消孤独?”

    “应该是吧?”拧开瓶盖,喝着顾晨送来的矿泉水,外卖小哥也是若有所思:

    “其实,我讨厌一切节日,这种浓郁的节日氛围,和旁人的喜悦情绪,只会加重我落单的失落感。”

    扭头看向顾晨,外卖小哥又道:“但尽管如此,每逢跨年,我还是会找一个热闹的好去处,藏身于庆祝节日的人群中,也是试图融入他们的狂欢。”

    “毕竟,我还是相信,街道上总会有一盏彩灯是为我点亮的。”

    “回家之后,我可以躺着沙发里,喝着热奶茶,然后用整整17个小时,重刷整个《哈利波特》。”

    见自己有些自说自话,顾晨又一直盯着自己,外卖小哥这才从刚才的状态中缓过神来,对着顾晨咧嘴笑笑:

    “哈哈,开个玩笑,其实我自己一个人看看《电锯惊魂》也挺好的。”

    “毕竟节日只会让幸福的人更幸福,让孤独的人更孤独,我不讨厌节日热闹,只是讨厌节日热闹过后的浓厚孤独感。”

    “其实我好害怕热闹之后的人走茶凉,就会格外难过。”

    “所以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孤独就是一个人的狂欢。”顾晨接话道。

    外卖小哥咧嘴笑笑,也是认同的点头,随后又道:

    “你知道吗?我刚毕业的时候,内心是怀揣着无限的热情,各种踌躇满志,而刚入职,领导就对我赞赏有加,说我努力肯定会有大作为。”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4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