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的荡货H边上课边C(高H调教)最新章节列表

崔喜和唐蕙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地就回到了旅社,崔喜又开了一间房,两个人都很疲惫,各自回到房间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崔喜和唐蕙在汽车总站分了手,崔喜赶回西登,唐蕙一路辗转,终于赶到了九里堡屯。

    “大志!”唐蕙刚到柳月家大门口,就看见大志在院子里劈木头。

    “唐蕙姑姑,你怎么来了?”大志看见唐蕙非常高兴,扔下斧头就奔唐蕙跑了过来。

    “你怎么劈上木头了?你这么小,能劈动吗?”唐蕙看大志小手冻得通红,心疼地把他的手握到自己手里,给他暖手。

    “姑姑,我劈得动!”大志懂事地说道。

    “奶奶呢?你们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去?你小兰姑姑担心死了!”唐蕙问道。

    “奶奶受伤了!”大志低声说道。

    “受伤了?怎么回事?”唐蕙一惊。

    “柳月阿姨和那个坏蛋打架,那个坏蛋把柳月阿姨腿打折了,奶奶去拉架,被坏蛋推倒了,现在直不起腰了!”大志难过地说道。

    “这个韩山河,就是个混蛋!”唐蕙骂道。

    “他在家吗?”唐蕙问大志。

    “没在家,他去赌钱了!”大志摇摇头。

    “走,进屋看奶奶去!”唐蕙说完,拉着大志进了屋。

    唐蕙一进屋,看见何玉和柳月都在炕上。

    “小蕙,你咋来了?”何玉看见唐蕙,挣扎着要坐起来。

    “快别动了!”唐蕙赶紧制止何玉。

    “赶紧上炕暖和暖和!总听我妈说起你,这回算见到本人了,你长得可真俊!”柳月对唐蕙说道。

    “柳月姐,听大志说你的腿受伤了,严不严重啊?”唐蕙关心地问柳月。

    “没啥大事,就是下不了炕,啥都干不了,要不是大志,我们娘俩都能饿死!”柳月说着说着掉下了眼泪。

    “听说婶子也受伤了,到底咋回事啊?”唐蕙看柳月落泪,心里也不好受。

    “你不是外人,我也不怕丢人,我的腿是我们家那个畜牲打的,我妈也被他推倒了,可能闪了腰,现在都直不起腰来!”柳月哭道。

    “因为啥啊?”唐蕙问柳月。

    柳月哭着把事情经过和唐蕙讲了一遍。

    韩山河赌博成瘾,尤其入冬后生产队没什么活后,他更是泡在了赌桌上。他们家本来就不富裕,韩山河赌光了钱,就偷偷把柳家老房子给卖了,柳月知道后,韩山河已经把卖房子的钱输得差不多了,两个人打了一架,柳月还挨了一顿打。

    何玉回来后,柳月没敢告诉母亲,可纸里包不住火,何玉去看老房子的时候,房子已经易主了。

 文学

    何玉气得差点背过气,回家后把柳月骂了一顿,柳月也觉得愧疚,自己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光。

    韩山河回来后,何玉质问韩山河为啥把柳阳唯一的房子给卖了,结果韩山河不但没有一丝歉意,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柳月实在气不过,就和韩山河撕打在一起,结果被韩山河用擀面杖打断了腿,还把拉架的丈母娘推了个跟头,害得何玉现在都直不起来腰。

    柳月讲完,泣不成声,何玉也一直抹眼泪。

    “小阳过年出来,工作肯定没有了,如果连房子也没有了,他可怎么活啊?”何玉难过地说道。

    “妈,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柳月哭道。

    “这样的人你还跟他过什么啊?趁早离婚算了!”唐蕙听完一肚子气。

    “要不是有三个孩子,我早跟他离婚了!就他那德行,要是我和他离婚了,孩子可就遭罪了,都能饿死!”柳月说道。

    “孩子呢?我怎么没看到?”唐蕙问道。

    “我大姑姐看我腿断了,就把孩子接她家去了!”柳月说道。

    “你要是怕孩子受虐待,你离婚后就把孩子领着呗!”唐蕙觉得柳月太软弱。

    “离婚了,我连个窝都没有,孩子跟我咋办啊?唉!没办法,我只能把孩子将就大了,我再跟他离婚!”柳月说道。

    “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男人一旦赌博成瘾,就啥都不顾了,跟这种人过日子一点盼头都没有!”唐蕙摇头说道。

    “他就是冬天赌得多些,平时干活啥的还行!这女人嫁人就命,摊上啥样的都得受着!”柳月竟然还替韩山河开脱。

    唐蕙叹了口气,觉得柳月传统思想太重,像韩山河这样的丈夫,她还是选择逆来顺受,没有一点想离婚的意思,这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柳月腿断了,何玉直不起腰来,这段时间就靠大志凑合着做饭,勉强维持着几个人的温饱,面对这样的情况,唐蕙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要是直接把大志带走,剩下的娘俩连饭都吃不上,可“伤筋动骨一百天”,要是等柳月痊愈,大志早都开学了,再说大志这么小,哪能让他一直照顾两个大人。

    “你是不是来接我妈和大志的?要是那样,你赶紧把他们接走,别跟我受罪!”柳月说道。

    “我们走了,你咋办?”唐蕙问道。

    “韩山河再混,他也不能看着我饿死吧?”

    “关键是婶子直不起腰,也坐不了车啊?”武艺高强的唐蕙碰到这样的事情也犯了难。

    “你不用管我,把大志带回去就行了,大志这孩子在这儿遭了罪了,手脚都冻了!”何玉难过地说道。

    “奶奶,在小砬子我总吃你做的饭,现在你生病了,我做饭给你吃,我不走!”大志说道。

    大志小小年纪,却懂事的让人心疼,他的话让何玉顿时破防,拉着大志的手,泣不成声。

    唐蕙犯了愁,不知道怎么解决目前的问题,她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和小兰商量一下,于是决定明天早上去巴图公社邮局给小兰打电话,然后再做决定。

    晚饭是唐蕙做的,她刚把菜做好,韩山河回来了。

    韩山河在小兰家耍无赖的时候,见识过唐蕙的能耐,所以当他看见唐蕙,有些畏惧,打了声招呼就想溜之大吉。

    “站住,你干啥去?”唐蕙看见韩山河,气不打一处来。

    “我去撒尿!”韩山河一咧嘴。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4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