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校园性纯肉运动会(性奴庄园)最新章节列表

这就好似,让华格认可李睁第一词曲人,结果,何静芸跳出来反对,让代石认可李睁第一词曲人,结果,许巧玲跳出来反对,差不多的道理。

    何等的荒谬?

    但就是真实的发生了。

    过去,洛少和莫菲只是在圈内聚会上打过几次照面,场面化地聊过几句,并没有更多的接触了解,但对莫菲我行我素的个性,却是听过不少,而这一次,却是尤为深刻地体会到了。

    然而又无可奈何。

    你可以拿莫菲的两首主打逼尼索,但绝对不能逼到莫菲头上,否则,即便是维护第一天后的尊严,最后也只会是让一次合作,化作一拍两散。

    公认第一,必须五大巨头共同认可,缺一不可,眼下单卫东代表刘明量,刘明量代表尼索公开表了态,罗雨生公认第一,等于是提前宣告失败。

    韦浩南察言观色道:“洛少,罗雨生能公认第一固然是好,可就算不成,也不会坏了你的事儿,李睁的名声臭了,创作遇瓶颈的传言,圈内至少有七八成信以为真,只要你答应华格的条件不变,再加上罗雨生也明确表示过,华格找他约歌,必须何静芸与柳慧颖捆绑一块,我觉得,华格没理由不答应。”

    洛少抬眼看看他,低沉道:“这样一来,我的用意岂不是暴露了?”

    韦浩南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你刚才不是说,莫菲反对的原话是,罗雨生想公认第一,出一张四百金唱片再说,那也就是说,只要出一张四百金,莫菲就不再反对…”

    洛少瞬间领悟,出一张四百金,相当于莫菲给罗雨生出了一份考题,只要通过,罗雨生就会被莫菲认可,从而得到尼索的认可,公认第一也就成了。

    为了通过考题,十月底,十一月出,莫菲与何静芸差不多时间发片,罗雨生买一份双保险,合情合理!

    不过旋即,洛少又想到了一点变数,眯眼道:“姜姗阑的专辑第一主打《味道》,入围两榜新歌推荐第六轮,明天要是更进一步,李睁遇创作瓶颈的传言,就可能不攻自破。”

    韦浩南早有准备,胸有成竹道:“洛少,你这是有点当局者迷了,《味道》两榜通关又如何,姜姗阑的专辑销量还能飞上天,打死我都不信,能够超不过艳阳乐队,潮汐组合,他李睁的作品就在罗雨生之下。”

    “退一万步说,即便超过艳阳乐队,潮汐组合,只要不是大爆惊人销量,李睁只一首歌,罗雨生一手捧三个歌手,五首歌,罗雨生依旧在李睁之上。”

    洛少眸光闪烁了几下,觉得有道理,脸色慢慢缓和了起来,再度沉默片刻,吩咐道:“把莫菲的原话转告华格,其他的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韦浩南点头应是。

    ……

    周六,由于十一长假调换休息,变成了工作日。

    中午的时候,谭光月叫上李睁,加上管樱,王芳,比平时提前了半小时到了食堂,打了饭菜,找了一张与电视机距离最佳的桌子坐下。

    十一点半,风雨榜新歌推荐开始了。

    近二十分钟的本周新歌精选回放过后,第七轮入围歌曲揭晓,赵传雄的专辑第一主打《望穿》,一首中国风的情歌。

    谭光月一声叹息,表情有些遗憾,管樱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失望。

    李睁倒是还好,赵传雄是天王,人气是姜姗阑的数倍,乃至十倍,光是铁杆歌迷点播,投票等等,就能甩姜姗阑几条大街。

    凭借着歌曲质量,一路杀到第六轮,获得与天王一对一pk的资格,已经很好了,奢望更多,未免有些贪心不足。

    要知道,当初二月份,李睁与刘明量同期发片,当时李睁已经是新人王,还刚刚经历了两榜颁奖礼,十大经曲占半壁,独揽七个奖项,处于人气巅峰,不亚于一线中游。

    饶是如此,专辑第一主打,堪称前世地球王炸般的经典《七里香》,在两榜新歌推荐的竞争中,也只是与刘明量的专辑第一主打平分秋色。

    从歌曲质量来说,《七里香》定然更胜刘明量的专辑第一主打一筹,之所以两榜通关各占其一,那是人气巨大差距所致。

    相比于当时的李睁与刘明量的人气差距,如今的姜姗阑与赵传雄的人气差距只会更大!

    吃过午饭,李睁回了办公区,喝茶看报,半个多小时后,去了健身房。

    到门口的时候,与刚好从里头走出来的青年撞了个迎面,李睁怔了一下,连点头示意都欠奉,横挪半步,就准备和对方错身而过。

    “李睁啊,很遗憾,中午风云榜新歌推荐第七轮,姜姗阑的专辑第一主打未能入围,要是别的词曲人作品,冲到第六轮已经很出色了,可你的作品,第七轮是家常便饭,现在止步第六轮,只能说,你的作品质量比以前明显下降。”

    青年正是韦浩南,只比李睁慢了半拍,他也是横移了半步,挡在李睁身前,装腔作势地点评,眼神中却是透出一股子玩味。

    李睁不置可否,打个哈哈:“作品质量再是下降,也有人抢着要,一首歌比你一年的工资多得多。”

    韦浩南被噎得不轻,无言反驳,李睁说的是事实,他是董事长助理,级别堪比总监,可总监才几个钱,一月死工资8千多,一年下来算上奖金,外快等等,差不多能有20万,相对于当下国内的收入水平,即便在一线城市,也是妥妥的金领,万千丈母娘眼中的金龟婿!

    可与李睁比,却是连让李睁正眼瞧上一眼的资格都没有,李睁一首歌,30万只高不低,随后丢到圈子,还真是大把人会争抢。

    男人嘛,卖相,气质,休养,谈吐那都是其次的,最大的底气,最大的魅力,说到底,还是兜里有多厚,从这点上来说,他和李睁的确差了老远。

    没法比!

    不过,韦浩南的自我调节力还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李睁的刺激着色,嘴角一勾,道:“是啊,年少多金,才华横溢,前途远大,正因如此,才应该格外珍惜,一个代言,分文不赚,倒贴百万,还把自己的名声搞得臭大街,何必呢?”

 文学

    李睁淡淡道:“我钱多没处花,丢掉点,人气高躁得慌,散掉点,你管得着吗?”

    韦浩南再度被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盯着李睁看了会儿,冷哼道:“死鸭子嘴硬,等下三点,保健品协会就会公布销售数据,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付那些记者吧…”

    说着,拍了拍脑袋:“啊,对了,市场部应该还没来得及通知,提前跟你说一声,公司已经安排了记者招待会,四点准时,记得到时出席,你要是觉得没脸,那就让乔莉替你出面,你一屁股坐进屎堆上,公司可没义务替你擦屁股。”

    李睁深深看了他一眼,眼神好不诡异,点头道:“好,我一定准时亲自出席。”

    然后,又莫名地来了句:“我也提醒你一声,之前烂摊子铺开了,要是没想过怎么收,现在可以抓紧考虑起来了,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说罢,起步与韦浩南插身而过。

    韦浩南有些愣然,李睁最后那句话,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消化了一阵,依旧不解其意,也没继续多想,无声摇一摇头,眼角闪过不屑。

    ……

    三点,保健品协会统计的销售表,传真到了各大保健品公司!

    这份销量表,并非是官方权威数据,有点类似音乐协会提供的巡演票房参考数据。

    不过业内都明白,就算有误差,也不会大过百分之五。

    第一,脑核精,219381。

    第二,健康宝,110817。

    第三,脑金砖,93203。

    第四,力保一号,72711。

    第五,精华汇,51821。

    第六,白金宝,42123。

    第七,强力元素,39218。

    第八,麦森克,29182。

    第九,安康乐,28293。

    第十,贝博恩,25192。

    脑核精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吴铁柱捧着销量表,神色恍惚,这份销量表,统计的是从9月1日到10月7日的销量。

    尽管从十一前一个周日,各地商家开始纷纷催货起,一直到10月7日,公司收到的总订单高达24万多,但现货现款的只有12万多一点,具体销售多少,心里是没底的。

    脑核精礼盒保质期两年半,商家订货肯定会有富裕,而且最后一批订单是10月5日,总量高达7万多,就算前头全部销售一空,光是最后一批,在两天内的销量,起落高低,就可以达到数万差距。

    是以,在拿到销量表之前,吴铁柱心中的预估是最低13万,最高20万,却不想,真实的销量,比他预估的上限还高了近2万盒。

    就这一个月加一周的销量,便是比脑核精礼盒上市半年多来的总销量翻了一倍不止!

    这个数据堪称恐怖!

    要知道,去年的销售冠军,健美宝全年的销量也才80万盒多一点,其中四成是过年前一月卖出去的,过年有个返乡潮,就算五一十一新年加一块都是比不了的,而十一只是占了一点五成左右,也就是十二三万样子。

    同比数据被脑核精超了七八成,而今年,健美宝从榜首来到第二,销量比去年下滑了近2万,更是被脑核精直接甩下一倍左右。

    至于排名第三的脑金砖,第四的力保一号,第五的精华汇等,同比去年销量,少则降一成多,多的降了近四成。

    全国人均收入水平比去年提升了百分之8点几,一线城市提升的幅度更是达到两位数,保健品市场必然是扩大的。

    可原本该是受益最大的健美宝,脑金砖,力保一号等大品牌,却偏偏销量比去年缩水了,这是什么道理?

    很明显,是被脑核精这匹异军突起的黑马给压制了销量。

    脑核精凭什么成为黑马?

    产品质量?那是扯淡,保健品不是药材,别说国内起步不到十年的保健品市场,就算是国外发展了几十年的保健品市场,也从没听说过,哪家的保健品能够让人一吃就体会到明显效果的。

    宣传费用?那就更扯淡了,十一这轮宣传,脑核精挖空箱底,才不过300万的广告费,这已经是孤注一掷,而健美宝等大品牌,最少的广告费也有六七百万,最多的超过了一千万,是脑核精的三倍不止。

    那究竟是凭什么?想来想去,也只能是代言人李睁的人气效应,以及那个被所有人骂脑残的广告。

    “吴总,你放心,李睁让我转达给你一句话,骂的人越多,销量就越高。”

    吴铁柱的脑子里,不由想起了乔莉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一句话,当时只当是乔莉开个玩笑,笑过拉到,可现在想来,难不成还真是这样?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不收礼,不收礼呀不收礼,收礼只是收脑核精,脑核精…”

    不由地,吴铁柱嘴里吟唱了起来,配上他恍惚的神色,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中邪了一般,反复唱着三遍,忽然,吴铁柱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似痴似傻,似疯似癫,反正别提有多不正常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4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