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换着玩又刺激又爽(高H爽文)最新章节列表

罗涵一边输入“666”一边道,“1、2、3和5的图形都是挡住左边就可以了嘛,那个4要挡住右边才能看到4,哎呀呀真的是……”

    [罗老师日常想太多哈哈哈哈哈]

    [他和詹老师怎么回事,笑死我了]

    [抱怨的声音也软软的好可爱呀]

    “哦!哦!”

    罗涵作为浸淫综艺多年的知名主持人,在节目看点和反应上给的是最足的。

    “哇啊,这个解开谜题的瞬间我真是太喜欢了,那种做侦探的成就感,真好。”

    他说完认真浏览三份聊天记录,成功获得了大量的信息。

    ——“那个笔记本电脑里的线索非常的多,而且指向性很明显,可以说是为手机录音里透露出的内容做了进一步的补充。”

    ——“之后我去检查了证书,确实是如静妹妹在聊天记录里说的有伪造的迹象。但是有一点我觉得需要特别注意,就是凶手陶静并不知道这点。她的动力是金钱和妹妹。”

    ——“我就觉得这应该都是节目组的陷阱吧?”复盘的罗涵说着笑起来,“就像地上那个摆件,如果不是听了录音的话我也会觉得凶器就是它了,那事实上并不是。”

    画面左下方出现了一个带着话筒的文字泡:{测试中印象最深的部分是哪个呢?}

    ——“那串数字。”

    罗涵立刻道,“因为它太显眼了,肯定是有关系的。而且静静和萧章轨的聊天记录里也有一串数字,应该就是他们情侣之间的暗语。”

    ……

    “这是什么?!”

    蓝珈青蹲在聊天区的几盆绿植旁边,“一个遥控器?录音笔?不对,是个键盘……?这是什么东西啊?”

    她探进一条胳膊,从花盆后面夹出一个长方形的小机器。

    它只有巴掌这么大,像老人机那样只有一条细长的显示条,剩下的都是按键,只不过不是数字,而是二十六键字母,除此之外还有常见的退回和确定键。

    [青青太能找了吧]

    [这么犄角旮旯都翻到了hhhhh]

    [小孩子眼睛尖!(没有说其他几位老师年纪大的意思)]

    “这是什么呢?”

    蓝珈青摸不着头脑,试着按了几个字母又去按确定键,但是小机器毫无反应。

    ——“我以为,我还以为是节目组不小心掉下来的计算器什么的!”

    小黑板前的蓝珈青一脸好笑,“因为它没有反应呀!就怎么按都没反应,我都不知道它是干嘛用的。然后我就想‘噢可能是我拿错了吧’……”

    ……

 文学

    詹学松还困在沙发难题上。

    后期在这里做了个快进的特效,就见他来来回回在这尸体、吧台和沙发这三个地方之间转了又转,嘴里念念有词,不断提出推论又自己把自己推翻。

    “……肯定有用,肯定有用!”

    詹学松坚信节目组的设置都是有用意的,总不可能沙发就是布景的时候挪得不对所以多折腾了几次吧?那就太不严谨了。

    “但是为什么呢?也不像藏尸,因为这个尸体他放不进去,也不是凶手躲进去了,因为很明显他们俩都一起喝酒了,肯定先是从一个还算和谐的谈话氛围开始的,没道理有哪个谁躲着。”

    詹学松挠着头,一阵费解。

    “哦!难道是这个静妹妹躲在这里?”

    他吸了口气,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联想,“静妹妹躲在这儿,她是妹妹嘛,就可能年纪比较小,体型也是常见的女生的那种娇小,然后她躲在这听到了一些对姐姐不利的事情,但是被萧章轨给发现了,因此杀人灭口,对外伪装成了车祸。”

    “然后陶静可能是从萧章轨这里听说了妹妹车祸的事,但是她没有亲眼看到现场,本来就抱有怀疑,并拿到了一些可以曝光萧章轨的证据。再加上她和他之间还有许多的恩怨纠纷,又是分手又是金钱的,所以她过来质问萧章轨的时候,萧章轨说‘我弄死你妹妹现在也能弄死你’,对,她本来就在应急自卫中,慌乱加上得知真相的愤恨,于是反推一把……”

    [???]

    [詹老师脑洞好大]

    [电脑啊!怎么不看电脑!]

    [快去看电脑啊詹老师]

    “这个推论虽然有可能性,但证据不足,只是一种联想。”

    詹学松说着说着又把自己给否了,“它的漏洞是静妹妹既然躲过沙发又萧章轨发现了,那么一般来说萧章轨不会把挪动过的沙发保持现场这个样子。况且躲藏在这个后面也太明显了,很突兀啊。”

    他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到底是为什么呢……”

    [詹老师的注意力全被这个沙发吸引住了,一直在钻牛角尖]

    [罗老师和詹老师两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hhhhhh]

    [但是这个沙发是很可疑啊,到底是干嘛的呢?]

    明谦和弹幕有着相同的疑问。

    “绝对有问题。”

    他和詹学松一样相信节目组的布置定有原因,但怎么想也想不出头绪。

    “你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房间里的广播突然出声提醒。

    “OK,OK.”明谦立刻放弃这个无从着手的沙发,照着凶手的自白书重新对了一遍线索。

    “动机还是不确定到底是哪两个……哦!手机!”

    他这时才发现酒柜上有一瓶红酒的侧面倚着什么东西,当即快步走去拿了下来。

    “解锁……有提示,‘E+1’?”

    明谦展开小纸条看了两遍,像王柔一样分别划了数字6和9,又把它们反向试了试,得出了一样的“连不上”结论。

    “难道密码和那几行红色数字有关?”

    他怀疑是自己提示没找全,遂带着手机和板夹走回聊天区,把椅子拖到书柜对面坐下。

    “514382,这个重复了两遍,然后是9163。9163我记得陶静和萧章轨的聊天记录里也出现过。

    “玻璃格外面的这张纸……九宫格是什么意思?也不像是数独。”

    明谦把自白书底下的白纸挪到最上面,照着抄下来,顺便也把几串数字都写在了最下面。

    纸面上的信息很简单,就是一个3×3的正方形表格,里面依次写上了1~9九个数字,就像电脑键盘最右侧的数字键盘一样。

    “不对。这串数字和这个手机没有关系。”

    明谦研究了一会儿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个房间的谜题都是一对一的,电脑的密码提示就在茶几上,手机的密码提示也在手机壳里。这几行数字肯定对应的是别的谜题。”

    他换了另一张白纸,开始尝试各种“E+1”的组合。

    “我还是觉得密码和6应该是有关系的。如果这是萧章轨的手机的话,他电脑密码就是666,就像生意人讨个好彩头一样,按照一般逻辑手机密码也可能和同一个数字有关……啊!”

    十几秒后明谦对着一个仿佛数字6中间多出了一道横线的图案露出了笑容,“E,+,1,没错了!试试!”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4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