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全章节阅读

但是,智斌却显得闷闷不乐。

    此刻,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了结。

    因为这件事,好像要牵扯到闫立青,所以令智斌感到很为难。

    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智斌第一次去上海之前说起。

    就在智斌前去上海为闫秀处理病情的前一天,在超凡俱乐部里,发生了一件令她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这件事在智斌的脑海深处,始终挥之不去,至今仍耿耿于怀。

    事发中午时分,智斌正坐在办公室里察看账目。

    刘艳玲突然急匆匆过来找她,说俱乐部来了一个陌生男人,散打功夫特别好,刚才我和他交手,被他打了一顿。

    智斌一开始没有在意,笑着对刘艳玲说道:低调的高手比比皆是,不显山不漏水,但往往有真功夫。

    “以后要强化训练,再说比试过招,偶尔被人打败,甚至受伤是常有的事,只能怪平时训练不够。”

    刘艳玲听到这话,心情很是不爽,觉得有些委屈,她总感觉有些输得不明不白。

    根据那个人的体质和套路,根本打不过自己。

    可是一上拳击台,自己马上反应迟缓,拳脚跟不上,状态极其不佳。

    迟疑当中,被对方三拳两脚打倒在地。

    刘艳玲看到智斌不以为然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悻悻的离开了办公室。

    智斌确实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第二天,这个人又出现了。

    还是一样,一进来就要求和刘艳玲过招,如果不接招好像对客人不礼貌。

    不知什么原因,和这个人一交手,马上感觉没了力气。

    这次却引起了智斌的格外重视,刘艳玲平时训练刻苦,在部队里也不一般,能够轻易把她打倒有点不可信。

    她亲自来到拳击台,可打眼一看,这个人其貌不扬的,身材偏瘦,个子倒是挺高。

    智斌在拳击台绕了一圈没说什么,转身想离开,可是对方却叫住了她,直接要求和智斌比试过招。

    对于客人的要求也不好轻易拒绝,智斌只能上台。

    可是上台发现情况不对,对方出拳非常快。

    智斌稍不留神,被他接连打中两记重拳。

    此时智斌心里有些恼火,心想:我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可是,就在智斌运足力气准备出拳的时候,发现一点内力也提升不上来。

    这时候,对方猛然发力,照着智斌的脸部前胸猛击数拳。

    现在的智斌想躲闪都做不到了,只觉得身体无力,动作缓慢。

    很快,对方借机冲上前来,对智斌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最终,将智斌打倒在地。

    智斌感到很是纳闷儿,这个人的功夫真不得了。

    但是,比武过招,胜负在所难免,被打倒只能怪自己平时训练不够。

    直到此时,智斌仍然没往心里去。

    这毕竟是做生意,把客人都打败,也未必是好事。

    本想起身离去,可是令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直接走上前来,借着搀扶的名义,开始动手动脚,嘴里说了些让智斌无法接受的脏话。

    气急之下,智斌想站起来发狠教训他一顿,可连站起来都费劲。

    对方还得寸进尺不依不饶,继续肆无忌惮的摸这摸那。

    智斌总算找准一个机会,一口咬上了对方的手腕。

    吃痛难忍下,对方总算捂着手腕离开了,脸上还带着一抹淫笑,令智斌恶心了好一阵。

    智斌努力想站起,只感觉周身酸痛,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喊来刘艳玲。

 文学

    智斌勉勉强强在刘艳玲的搀扶下回到办公室。

    两个人赶忙调出监控录像,结果从录像里也没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此时智斌已经明白了一切,这个人对自己使用了麻醉药物之类,绝对是有目的而来。

    此事立刻引起了她的高度重视,稍稍缓解一会,她慢慢感觉身体有了力气,赶忙打电话给自己的战友,赵所长。

    两个人在俱乐部详细谈了这件事,赵所长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智斌辨认。

    智斌说:“刚才这个人不是他,但是你出示的这个人我认识,叫老五。”

    赵所长说:“我们现在正在网上通缉这个人,他和一起聚众赌博案有关。”

    谈到这里,智斌没有对赵所长隐瞒,直接说道:“彦宏也参与了赌博,好像就是和这个老五,输了不少钱。”

    赵所长略带微笑的说道:“你也不管一管他,有钱也不能赌博呀。”

    智斌道:“那时候我在云南有任务。”

    赵所长说道:“这件事已经对上号了,彦宏输了钱,毫无疑问是受害者,赌博根据社会治安处罚条例罚款,最多拘留几天,可是,这些人可不只是赌博这么简单,他们采用一种迷昏麻醉类的药物,先向对方下毒,然后,再把钱赢走。”

    “太可恨了!”智斌咬牙切齿的说道。

    “刚才这个人打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竟然对我进行侮辱,真气死我了。”一提这件事智斌气得两眼冒火。

    赵所长笑道:“都把你咋了?”

    智斌不好意思的在前胸比划一下:“真是个表态,你说对我这模样的人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表态?”

    赵所长道:“用不用立案?做笔录?”

    智斌笑道:“去你的!还嫌不够丢人那,等抓住他,我非好好锤他一顿不可。”

    赵所长道:“不用说,刚才他肯定是对你使用了药物,不然,想把你这个大教头打倒,简直是做梦,能够把你打倒的人,恐怕拿着扩大镜也找不到几个,这话我可真不是恭维你。”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会高度重视的,不过我希望你参与进来,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尽快把这个人找出来,否则会有更多人受害。”赵所长说完离开了俱乐部。

    智斌本想介入调查,但由于闫秀的病情紧急,无奈之下只得去了上海。

    但在一路上,她仔细分析了彦宏赌博的事情,并把两件事并在了一起。

    彦宏在赌场输钱不明不白,一定是被人下了药。

    这次又冲我来,想必就是老五对上次挨打的事情怀恨在心,对我展开报复。

    智斌越想越觉得没有错,但一想到老五,她马上又想到了闫立青,这件事肯定和他有些关联。

    来到上海以后,为闫秀的事情积极奔走忙碌,智斌便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

    如今闫秀的事情基本解决,于是,智斌又想起了这件事。

    挨打事小,关键是太恶心人了,咽不下这口气。

    权衡利弊,智斌认为,如果这件事确实和闫立青还有瓜葛,那他应该尽早到公安部门投案自首,等到公安部门找到他头上,已经晚了。

    可这件事怎么开口呢?现在的闫立青还要照顾闫秀,和彦宏的关系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牵一发而动全身。

    想到这里,她感到很为难。

    终于,在医院里,智斌决定还是先找闫立青谈谈再说。

    如果这件事确实与他无关,我林智斌也没有恶意。

    如果有关系,也等于变现的救了他。

    当智斌把闫立青叫到医院花坛边,正式谈这件事的时候,闫立青感到吃惊不小。

    通过几件事,他对智斌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林智斌到底是干什么的?秘密警察?

    有时候穿军装,有时候穿武警的衣服,普通的军人有这样的吗?

    如果她是一个正规的军人,又为什么可以在家里,还可以帮家里打理生意,这太不可思议了。

    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林智斌这个人是得罪不起的。

    况且和老五的关系根本就摘不清楚,闫立青内心感到很是烦躁。

    他想了想对智斌说道:“老五自从上次被我打了以后,好像再没有参与赌博,这个我敢打包票。”

    智斌斜视一眼闫立青道:“我不是说他赌博,我是说他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已经构成了犯罪,如果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更好,如果有关系,你知道该怎么做。”

    闫立青一听这话,脑袋嗡嗡直响。

    如果说他和我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很可能会激怒林智斌。

    如果我说有关系,眼下又脱不开身去处理,怎么办?闫立青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正在这时,丁琪在大门口喊闫立青,让他尽快过去,闫秀那边需要护理。

    智斌示意闫立青:“你快过去吧,再考虑考虑。”

    闫立青处理完闫秀的事情以后,急急忙忙来找彦宏,和彦宏谈了这件事,彦宏一听,感到非常气恼。

    但他深知智斌办事稳妥,不会无缘无故去找闫立青,更不能无凭无据去无理取闹,事情一定很严重。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6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