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揉指花欲露入壑泉始出原句

即希望两人能够相亲成功,又不希望两人相亲成功。

    相亲成功,断了棒梗的舔狗之路,逼着棒梗去找媳妇,使得贾家有香火可以后续,也断绝断绝了小铛和槐花两人的嫁人希望,灭绝了秦淮茹借着男人补贴贾家的奢望。

    秦淮茹整个人是矛盾的。

    她矛盾的看着给小寡妇介绍对象的三大妈,矛盾的看着懵逼茫然的小寡妇,矛盾的看着因三大妈给小寡妇介绍对象整个人勃然大怒的棒梗。

    对这个儿子。

    秦淮茹真有一种报应落在了自己头上的感觉。

    说啥都不听,就听人家后院小寡妇的话,比当初跪舔秦淮茹的傻柱还过分。

    三大妈给小寡妇介绍对象,你一个跟小寡妇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外人你发什么怒?你有什么资格发怒?

    无非是傻柱附身。

    棒梗是四合院新一代添神。

    对后院小寡妇是无怨无悔的舔。

    在棒梗的心中,他早已经将后院的小寡妇当成了他自己的自留地。

    就在棒梗自认为他已经拉进了与小寡妇关系,不日将抱着小寡妇回归贾家的时刻。

    闫阜贵的媳妇三大妈竟然给小寡妇介绍起了对象。

    这就是在刨棒梗的墙角。

    棒梗再也无法忍受。

    嗷的喊了一嗓子。

    指着三大妈不客气的数落了起来。

    “三大妈,你什么意思?我问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寡妇用手拉扯了一把棒梗。

    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变成四合院的笑料。

    两男人争抢一寡妇,传出去丢人。

    对于三大妈给她介绍对象的行为,小寡妇心里是高兴的,只不过小寡妇有些自卑,自认为自己配不上那位校长。

    身份有。

    钱款有。

    还一直未婚。

    简直就是小寡妇梦寐以求的良好接锅对象。

    只不过考虑到自己的这幅尊荣,还有两个孩子。

    小寡妇委实提不起这个兴致来,也不敢有这个兴致,唯恐孩子受到委屈。另外也不想因为这件事,闹的四合院人尽皆知,这才出手拉扯了一下棒梗。

    多心的棒梗,在小寡妇这一拉扯之下,心中莫名的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暖意。

    她还是有我的。

    要是没我,能拉扯我?

    这是小寡妇担心自己跟人家校长动手会吃亏。

    往日里认怂无所谓。

    情敌面前不行。

    棒梗已经将校长当做了自己的情敌,莫说小寡妇有些自卑,棒梗本人也有点看不起自己,跟校长比起来,棒梗就是癞蛤蟆。

    轮身份。

    棒梗狗屁不是,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校长。

    轮钱财。

    棒梗身上的钱基本上都给了小秦淮茹,口袋里面也就十块钱不到,比当初的傻柱还不如,傻柱月工资三十七块五,口袋里面揣着两块钱,比例为十八比一,棒梗现在打零工的工资差不多有三百多块,口袋里面装着十块钱零用钱,比例为三十比一。

    论身体。

    棒梗是个瘸子,拖着一条废腿,校长是个健全之人,能跑、能跳、能溜达,人家还有摩托车,棒梗自行车都没有。

    论气质。

    棒梗狗屁的气质,人家校长是儒雅的文人气质。

    这么一比较。

    棒梗成了烂泥里面的臭狗屎,人家却是白云上面的天鹅。

    狗屎和天鹅中间差着好几个等级。

    棒梗担心小秦淮茹会看上校长。

    如此。

    棒梗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添了人家小寡妇好几年,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

    为了彰显自己对小寡妇的看重程度,棒梗故意把事情往严重了讲。

    “三大妈,谁让你给她介绍对象的?有你这样的邻居吗?远亲不如近邻,三大妈这是专门坑邻居。”

    三大妈也有火气。

    你棒梗喜欢寡妇,但是你妈和你妹妹她们不喜欢寡妇。

    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你棒梗现在跟人家小寡妇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们什么都不是,也就是邻居的关系。

    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小寡妇又没有变成你棒梗的媳妇,人家单身,人家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我三大妈也有给小寡妇介绍对象的权利。

    “棒梗,话可不能这么说,什么叫我给淮茹介绍对象?淮茹搬入我们四合院五六年,她的那些做法我们是看在眼中的,上进,靠自己双手挣钱,从没有过这个不劳而获的想法,也没有不劳而获过,两个孩子也懂事,三大妈看淮茹一个人带着两孩子可怜,想要帮帮她,怎么了?”

    旁边看戏的秦淮茹,身体莫名的有些冷。

    三大妈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中听?

    不想不劳而获。

    狗日的。

    又在趁机指桑骂槐的骂我秦淮茹,又在拿我秦淮茹吸血傻柱这件事说事。

    “这是我远方亲戚,东区学校的校长,今年四十二岁,由于搞这个学问,一直没有成家,我看着有些着急,又看好淮茹,我想撮合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过错?”

    棒梗有些急。

    有什么过错?

    难道你不知道小寡妇是我棒梗看中的人,你这么做,跟挖我棒梗的墙角有什么区别?

    “淮茹,三大妈是看好你,也好看我这个亲戚,你要是不好,我这个亲戚要是不好,三大妈压根不会有这个给你们说合的想法,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担心两个孩子会跟着受委屈,三大妈拍着胸脯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压根不会发生,我这个亲戚老实的很,还挺有爱心,狗蛋和丫丫受委屈这件事,淮茹你不要担心,真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三大妈第一个饶不了他。”

    “三大妈,够了。”

    棒梗有些气急败坏。

    这老太婆。

    越说越是没谱。

    他也真担心小寡妇被说动。

 文学

    那时候棒梗可就没有跪舔的对象了。

    “我跟淮茹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一个外人瞎参合什么?三大妈问你,你跟淮茹扯证了?”

    棒梗脸色一变。

    扯证了还至于这么着急。

    扯证了你还敢介绍对象。

    扯证了他棒梗也就不跟三大妈废话了,直接大巴掌上去招呼三大妈了。

    “你们两个人什么关系都没有,三大妈凭什么不能给她介绍对象?我也是好心,要不然我放着别人不介绍,我介绍她?”

    “我不允许。”棒梗冷哼了一声。

    这也是棒梗最后的倔强。

    三大妈冷笑了一下。

    她也看不惯秦淮茹他们家的那些做法。

    棒梗喜欢寡妇,但妈和妹妹不同意。

    棒梗你倒是先攻略自己的妈和妹妹,你做通她们的工作,你做不通她们的工作,她们也不同意你棒梗娶小寡妇。

    你棒梗还不允许我们这些人外人给小寡妇介绍对象?

    你怎么这么霸道?

    有你这么当男人的嘛。

    一点担当都没有。

    跟那个占着茅坑不拉屎有什么区别?

    “她是你棒梗什么人?你棒梗又是她什么人,棒梗,你家里人都搞不定,还有脸在这里咋咋呼呼。”

    棒梗脸色通红。

    被三大妈说中了这个心思。

    他还真的没法搞定秦淮茹和两个妹妹,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坐蜡,早把小寡妇给娶回家了。

    “我迟早会说通我妈和妹妹的。”

    “迟早?那是什么时候?”三大妈也懒得跟棒梗说道,直接将校长的条件讲了出来,“淮茹,三大妈不可能害你,三大妈真是看你一个人不容易,才想到要把我亲戚说给你,我亲戚在东街胡同有三间房子,你们只要在一起,你不用在租房子,算是节省了一笔开销。”

    棒梗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小寡妇搬出四合院,他棒梗还如何舔?

    “三大妈,够了啊。”棒梗挥舞起了拳头,他有些恼羞成怒。

    “瞧你那个德行,还敢打我不成?”三大妈继续说着校长的条件,“三间房子,等狗蛋和丫丫长大,一间房子用来给狗蛋娶媳妇,一间房子用来给丫丫招女婿,你要是住不惯这个平房,想要住楼房,没问题,我家亲戚还在他们学校小区有套楼房,楼房,上厕所都不待出门的。”

    一旁的秦淮茹。

    心思又活了。

    校长的条件要比秦淮茹想象当中的要好很多。

    东街胡同三间房子。

    不管是小铛,亦或者是槐花,只要跟校长成亲,那么她秦淮茹就是校长的丈母娘,观校长的面相,妥妥的一个搞学问搞傻了的呆头鹅。

    这样的呆头鹅无疑是秦淮茹想要遇到的那种人。

    老实。

    木讷。

    缺乏心机。

    假以时日。

    秦淮茹稍微动点手段,校长的三间房子便姓了秦,一间给棒梗娶媳妇,一间留给校长居住,剩下的一间用来给秦淮茹未婚的姑娘招女婿。

    至于秦淮茹。

    都有楼房了,还用住平房?

    到时候她秦淮茹就搬到人家的楼房里面去住,过过三大妈所说的那种上厕所不用出门,烧饭拧煤气开关就来火的生活。

    对了。

    还有钱。

    校长工作二十年,就是一年积攒五百块钱,二十年下来也积攒了差不多有一万多块。

    这钱可以让秦淮茹用来给自己防老。

    一举数得。

    唯一比较遗憾的事情。

    是小寡妇将会继续留在四合院,棒梗继续当他的舔狗。

    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让秦淮茹鱼与熊掌兼得?

    思索间。

    秦淮茹听到了小寡妇拒绝三大妈的话语。

    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小铛和槐花两个人的婚事算是有了着落,她秦淮茹吸血校长的念头不至于落空。

    感到高兴的岂止秦淮茹。

    连握着拳头一副如坐针毡样子的棒梗,也在小寡妇拒绝三大妈撮合的话语下变得极其高兴。

    她有我。

    她心中有我棒梗。

    要是没有我棒梗,能放弃这个各方面条件都比棒梗好很多的校长吗?

    “哼。”

    因小寡妇拒绝校长一事变得信心十足的棒梗,突然间神气了起来,朝着校长挑衅般的冷哼了一声。

    棒梗其实还想当着校长、三大妈、亲妈秦淮茹她们的面,去搂这个小寡妇。

    只不过想了想。

    棒梗没敢将这个想法付诸实现。

    “孩子,你在想想,你的那些顾忌其实都不是顾忌。”三大妈明显没有死心,还在尽着最后的努力。

    “三大妈,还有这位大哥,我谢谢你们高看我一眼,说实话,像大哥这样的条件,就是娶个黄花大闺女都绰绰有余,能看上我这个带着两娃娃的寡妇,是我的荣幸,也是三大妈和这位大哥给我脸了,按理说,三大妈和这位大哥给我脸,我应该兜着,不应该扫了三大妈的面子,也不应该拒绝这位大哥的好意。”

    小寡妇话锋一转。

    “但我还真的要扫三大妈和这位大哥的面子,不是我自己端架子,而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我根本配不上这位大哥,所以我对三大妈的好意和这位大哥的看得起,只能说声对不起,三大妈,这位大哥,时间不早了,我的去上班了。”

    秦淮茹也劝说起了三大妈。

    这么好的机会。

    不抓住可惜了。

    “三大妈,我秦淮茹也是从她那个年纪过来的,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勉强,得顺其自然,你也别怨恨她,咱们的眼界要适当的放宽。”

    秦淮茹里子、面子都要。

    即彰显了她道德的一面,又隐晦的提到了四合院里面还有两个未嫁的美女,一个是小铛,一个是槐花。

    小寡妇扫了你三大妈的面子,我秦淮茹不会,你倒是提点一下我姑娘小铛和槐花啊。

    要不是秦淮茹自己不太好意思说,她自己个就把自己的两个姑娘给推出去了。

    “三大妈,到我家坐坐,小铛昨天新买了一套茶具,茶叶是槐花买的,咱们好好的聊一聊。”

    重头戏来了。

    秦淮茹隐晦的点出了小铛和槐花。

    我都这么说了,你三大妈还能忍住?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7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