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的荡货H边上课边C(狠狠贯穿h)最新章节列表

终于在第三天,一条热搜压下了她吵架的热度。

    W集团董事长总裁等等十一位高管涉嫌违法活动被JF逮捕。

    在华国算得上金融大鳄的W集团轰然倒塌。

    董事长唯一的儿子也受到了牵连。

    他就是换了新身份的反派一号。

    郊区,碧水山庄别墅区。

    一辆黑色加长车缓缓开进院子。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管家站在门口,态度无比恭敬。

    男人走进去后,大门关上了。

    禹烟收回望远镜,看着一旁的阿斌,“怎么说?”

    阿斌:“那个管家不像是华国人。”

    他说完发动车子离开。

    禹烟的手放在微型电脑上,打出一行字:开豪车肯定贪了。管家和司机是软骨病。

    结论:是某国人,专门过来捞钱的。

    点击发送后,禹烟收起了电脑。

    突然,一个急刹车。

    禹烟坐正了身体:“发生了什么事?”

    阿斌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是,就是符号点又发布了新任务。”

    “那个代号点的上级?”

    禹烟不知道怎么想到那个人。

    反派一号因为蝴蝶效应出现。

    那个接受过调查的上线接头人会不会有问题?

    “小妹,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去吗?”

    禹烟:“去。”

    话音刚落。

    车子飞速开出去。

    几个小时过去。

    阿斌把车停在墓地前面。

    他下了车看着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半晌过后大声咆哮:“特么的是不是在玩我?”

    喊声惊飞了树上的乌鸦。

    “妈呀!”

    阿斌吓得躲到禹烟身后,“这地方看起来很邪门。”

    他咽了下口水,“小妹,要不算了吧!”

    禹烟十分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来都来了,去看看。”

    她径直朝里面走。

    远处传来沙沙沙的响声。

    阿斌拉着禹烟的衣角闭着眼睛往前走。

    “姑娘,你又来了。”

    老人沙哑的声音把阿斌吓得差点跳起来。

    禹烟:“是啊,路过正好过来看看。”

    她和老人交换了扫墓用的工具。

    将一个墓碑周围打扫整理干净。

    老人日常在维护,其实就是拔拔草擦下灰。

    阿斌在墓碑前虔诚的磕了个头,“谢谢你。”

    回头看着禹烟,“怎么称呼?”

    禹烟:“他是我的养父。”

    禹烟的情绪有些低落。

    一段久远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

    她记起一个年轻男人的脸。

    他穿着一身厚厚的衣服,熏得黢黑的衣服上有消防两个字。

    男人有力的双手抱着她。

    “不要怕,没事了。”

    从一片火海中将她救了出来。

    那时禹烟6岁,男人收养了她。

    他是个退役兵转消防员。

    在禹烟的心里他是个英雄是父亲。

    可是他在一次出任务中牺牲了。

    那时禹烟12岁。

    这段记忆却被原主忘了。

    遇到痛苦得无法承受的事,心里应激反应会忘记,以此来减少痛苦。

    “禹熙!”

    阿斌忽然发现墓碑上的名字正是他要调查的人。

    他鞠了一躬说道:“叔叔,不好意思,第一来没有带礼物。”

    阿斌这才想起任务,“忘记看消息了。”

    “没关系,我知道。”

    禹烟叹口气悠悠说道,“禹熙1980年生~2012年逝。”

    “我下次再来看你。”

 文学

    禹烟:“走吧!”

    禹烟和阿斌两人一起离开。

    老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她看起来过得很好。”

    ——

    禹烟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发呆。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

    她静静等待记忆融合。

    阿斌已经回头看她好几次了。

    禹烟深呼吸:“你上级要知道什么可以问我。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梨花小区。

    车子开进一个老旧的小区。

    禹烟径直朝其中一栋楼走过去。

    小区里设施年久失修。

    各处墙上圈了个拆字。

    楼梯上落着白灰。

    禹烟上了四楼站在一户人家门口。

    她伸手在门上边摸索了一阵。

    找到两把钥匙。

    阿斌瞪大了眼睛,看着禹烟打开门进去。

    小小的客厅里有一张桌子。

    一段回忆出现在禹烟的脑海中。

    养父禹熙手里拿着一只刚做好的碎花围裙,给小禹烟系上。

    一大一小穿着同款的围裙。

    小禹烟:“爸爸,我以后可以帮你做饭,不会把衣服弄脏了。”

    禹熙揉了下小禹烟的头发,“等你长大了再给爸爸做饭。”

    “好!”

    禹烟打开了灯。

    光亮照在墙上,墙上有许多泛黄的照片。

    小禹烟6岁到12岁的所有照片。

    不管多忙,每年禹熙都会陪着小禹烟到游乐园玩。

    照片上的小禹烟笑容灿烂。

    父女两人的合影,她一定会搂着养父的脖子。

    另一面墙上都是褪色的奖状。

    小禹烟每次拿着奖状回家,养父都抱着她欢呼:“小烟真聪明!”

    这个家里全都是父女两人生活的回忆。

    阿斌静静站在禹烟身边。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方回站在门口。

    透过铁栅栏看着里面一男一女的背影。

    他低头看了眼定位还有照片。

    确认无误后整理了衣服说道:“你们好。”

    阿斌飞快跑过去打开门,“请进。”

    方回:“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阿斌:“不屈不挠勇往直前。”

    方回眼睛一亮伸出手,“你好,我是代号点。”

    阿斌咧嘴一笑,同他握了握手,“我是你的接头人。”

    方回:“你有禹熙的线索吗?”

    “不是我。”阿斌摆摆手,回头看向禹烟。

    禹烟回头打量着方回。

    而方回看着禹烟吃了一惊。

    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不自然的打了个招呼:“禹小姐。”

    他突然想起禹烟也姓禹,难道两人有什么关系?

    可他查过禹烟,她的户籍在一个户姓萧的人家。

    关于她的消息也少得可怜。

    孤儿,被收养,被收养。

    禹烟仿佛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走进她的房间里。

    方回和阿斌两人站在门口朝里面看。

    一张架子床上都是玩偶。

    禹烟站在床边,蹲下来从床下拿出一只木箱子。

    她擦了下上面的灰,小心翼翼打开。

    木箱子里面放着一枚枚军功章。

    她捧着木箱子走到客厅坐下。

    “我的父亲,是个军人。这些是他的荣耀。”

    方回和阿斌静静听着禹烟讲述着禹熙的过往。

    他在部队表现优秀。

    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转了消防兵。

    他在一次出任务中救下了禹烟。

    之后收养了禹烟,两人相依为命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

    6年后禹熙出任务中因为煤气泄露爆炸牺牲。

    禹烟停顿了一下。

    她走进房间拿出了一个饼干盒递到方回面前。

    “这是他去世前,给我的东西。”

    方回打开盒子,看到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报纸。

    他打开报纸发现里面有一颗银色的铃铛。

    报纸上有一则寻人启事。

    是一张婴儿的照片。

    胖嘟嘟的婴儿一只手举到空中,小小的手上戴着一只手镯。

    方回拿着铃铛和报纸上特写照片比对。

    竟然一模一样,同样都是指甲盖大小。

    上面刻着一个烟字。

    方回:“这是?颜雪?”

    寻人启事上的联系人是颜雪。

    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母亲颜雪那个时候已经去世了。

    养父告诉小禹烟可能找到了她的亲生父母。

    小禹烟哭得撕心裂肺:“爸爸,你不要扔下我。”

    禹熙蹲在她面前:“你的亲生父母也爱你,他们能给你更好的生活,爸爸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你。”

    “我不要他们,我只想和爸爸一起。我一定乖乖的。”

    ……

    禹烟:“这个盒子你可以拿走。”

    方回:“谢谢!”

    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走回来,将一张名片放在桌上。

    方回:“这是我的名片,我给你们打八折。”

    他说完率先离开。

    阿斌拿着名片,“侦探事务所。他还兼职做侦探。”

    禹烟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落山了。

    手里捧着木箱子,“我们走吧!”

    回程的路上。

    禹烟一直捧着那个木箱子。

    阿斌:“小妹,你下次不要开车了。”

    他看到网上有人说禹烟无证驾驶。

    “为什么?我有驾照。”

    禹烟从兜里掏出驾驶证在他面前晃了晃。

    阿斌:“不会又是假证吧!快收起来。”

    突然看到路边有JC检查。

    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两个JJ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玻璃,“请出示一下驾驶证。”

    禹烟把驾驶证从窗户中递出去。

    JJ看了一会儿还给了禹烟。

    阿斌一副后怕的样子。

    JJ看向阿斌:“你的驾驶证呢?”

    阿斌:“难道证件有问题?”

    JJ多看了阿斌几眼,“麻烦你配合!”

    等检查完,车子开走。

    JJ嘀咕一句:“这个瓜娃子,脑壳是不是有问题?”

    禹烟的听觉原本就灵敏,忍不住笑出声。

    手机响了,禹烟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房子有人租了,要签合同?好的我稍后就到。”

    刚刚挂断电话,团综节目组又打来电话。

    “你好,我是禹烟。”

    “好的,估计这周比赛就会结束,那当时候见?合同我等一会儿看……”

    过了一会儿,禹烟挂断电话。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7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