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2岁就做了不干净的事作文(你的奶好大)最新章节列表

扫过面前熨烫过的报纸,正吃早饭的郑建国充耳未闻的听着不时出现的吱嘎声,姥爷杜世斗一家这会儿已经回国,杜小妹和郑秋花等人来了快一年时间,刀叉什么的早已用到习惯,所以能发出这么个声音的就只有老爹郑富贵。

    只是郑建国作为儿子,没办法去说而已,而从开始吃到现在看来,杜小妹也没有要说的意思,至于郑秋花和罗刚,就干脆和他一样好似没有听到。

    发现郑建国抬起头来,郑富贵停住了手里的动作,开口道:“蝈蝈。”

    郑建国手中动作跟着声音停下看向郑富贵的时候,正叉起了块牛排的杜小妹则已经拿着双瞪圆的眼睛跟着看去,而随着这娘俩的动作郑秋花和罗刚也不禁转头望去。

    面对着四人的注视,郑富贵当然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眼神闪烁了下后开口道:“我说他娘,我怎么叫儿子是我的权利。”

    “还你的权利?看样子你在大学里学了不少东西啊。”

    杜小妹左右看了看郑建国以及郑秋花,将两人看的低头继续吃饭时开口道:“你儿媳妇今天都要进家门了,你还叫他蝈蝈?”

    随着杜小妹话音未落,郑秋花飞快开口接上:“爹,你孙子都快会跑了,以后蝈蝈就别喊了吧。”

    “超超会走了?”

    眼瞅着老爹脸上快要挂不住,郑建国连忙开口岔开了话题,果然随着他的声音,杜小妹的注意力迅速转移:“你看你这个爹当的多轻松,你爹当年可是恨不得把你时时刻刻抱怀里,现在超超都会走路了,你才抱过几次?”

    没想到老娘会转移火力过来,郑建国瞬间就沉默了,他很想说郑超超的事儿之所以麻烦,都在于他娘的自以为是,否则即便两人现在没走到一起,那也绝对不会让郑超超没出生就缺娘少爹的。

    可这个话说出来,势必会涉及郑建国的态度问题,他想要卡米尔和乔安娜想要诺奖想要上天,甚至还想要菲欧娜和艾斯特——

    至于儿子?

    郑建国潜意识中给这娃好吃好喝好住好穿好伺候,等年龄到了四五岁再接到身边,那时候自己的事业不说忙完了,也差不多告一段落,这样就有时间照顾这娃。

    然而,郑建国这会儿才发现,按照这个计划的四五年后,卡米尔和乔安娜肯定也会有了孩子,而按照上次艾斯特的想法,也指不定会不会有,至于菲欧娜更是还有四个月的预产期。

    只是,郑建国发现归发现,当这些事情在脑海中转悠过的时候,他依然感觉目前这个状态下,现在的做法依然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还需要三年到四年的时间——”

    “建国,咱娘只是在担心你而以,并不是说你没尽到父亲的义务。”

    随着郑建国的声调传来,郑秋花就感觉心中重重一跳,连忙解释起来时飞快看了眼杜小妹,不想就听郑建国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把我抚养长大教育成才已经尽了责任,按照常理来说父母都想把最好的给到孩子,所以我想再麻烦您三四年的时间——”

    “你这是屁话,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揍了,和你娘这么说话呢?”

    手中的刀叉一扔,郑富贵脸陡然拉了下来呵斥过,旁边的杜小妹则飞快起身走了,郑富贵不禁瞪了眼郑建国跟着起身啪啪拍起桌子:“你娘懂什么,她就是个妇道人家,说你两句就不行了?你今天还要会亲家?”

    拍完桌子的郑富贵走了,留下郑建国依旧坐在桌子前感觉憋闷,好在这时旁边还有郑秋花,瞅着他这个好长时间没见的模样,不禁笑了:“我还记得四妮揍你,你去给咱娘告状,咱娘把她揍了顿后,她又把你揍回的样子。”

    “呵。”

    脑海中翻起久远的记忆,郑建国不禁笑了下后心情恢复,只是瞅着对面老爹老娘的座位,笑容敛去后声音飘忽道:“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做人的道理,却依然把生活过成了这个样子,有时候我真的羡慕那些富二代三代,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肆意妄为。”

    “你这是嫌弃咱爹没本事,小心让他听到真的揍你。”

    眼瞅着这货的脾气消了毛也捋顺了,郑秋花悬着的心放下,实际上她之前就听过杜小妹的抱怨,抱怨郑建国都这么有本事了和有钱了,就不能少赚点钱少把精力放在事业上,多多陪陪孩子——

    当然,郑秋花并不认可杜小妹的说法,毕竟郑超超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杨娜任性的后果,否则最起码杨娜不会成为植物人,而是会尽到作为母亲的责任。

    只是现在杨娜没办法尽到母亲的责任,杜小妹能抱怨的人就成了郑建国,只是没想到这货的脾气见长反应这么大,把老娘都给气跑了。

    然而,当郑秋花用童年的糗事儿开解过,便被他说出的做人道理这番话给震了下,飞快的察觉到先前那个郑建国应该才是真正的他,而不是现在这个成熟到稳重的人。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在郑秋花脑海中闪过,现在正经要做的事儿,是化解这货和老娘的矛盾:“你这辈子是当不成富二代了,超超倒是能当个。”

    随着郑秋花的声音落下,大约翰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几步到了郑建国身旁,开口道:“先生,王储代表韦伯斯特到了,他是向您转呈殿下夫妇邀请的。”

    “你们慢吃。”

    冲着郑秋花和罗刚点了下头,郑建国扯下前襟上的餐巾后起了身,带着大约翰飞快到了客厅里,不想就见杜小妹和郑富贵也在,正满脸好奇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韦伯斯特:“他是?”

    “王储的特使。”

    和仅是斯宾塞私人助理的萨姆森不同,韦伯斯特作为王储的内廷侍从,可以说就代表了王储本人,所以他跑过来送的正式邀请函,大约翰也没办法接下后转交。

    当然,这也不是郑建国和韦伯斯特第一次见面,之前单是在肯辛顿宫就见了两次,还有次是接受GBE册封时,虽然没说上几句话:“嗨,韦伯斯特,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很好,虽然工作多的好像做不完,但是非常不错!”

    操着明显不同于大约翰的腔调说过,韦伯斯特从外套内兜里摸出了封信,双手拿着神情恭敬道:“殿下夫妇命我转交给先生您的信,另外王妃殿下命我向您转达她的祝福,祝您和家人在新年春节里快乐。”

    “嗯,新年春节里——”

    接过封了火漆的巴掌大信封,郑建国不禁为斯宾塞的祝福用词挑了挑眉头,接着醒悟到这对韦伯斯特来说可能是有些轻佻,当即开口道:“请转告王妃殿下,非常感谢她的祝福,另外我代表全家向女王陛下及不列颠王室就王子们的健康成长,祝以衷心的祝福。”

    “非常感谢,我会向女王陛下转告的。”

 文学

    昂首挺胸的面现正色应下,韦伯斯特点头致意后开口道:“现在,请允许我告辞。”

    点了下头后让大约翰送走韦伯斯特,郑建国用指甲挑开了火漆,从小巧精致的信封里抽出了折叠的和元宝差不多信纸,便听老娘开口道:“殿下要来咱们家过春节?”

    “没有,最起码目前还没有,殿下祝咱们家新年快乐。”

    一目三行的扫过信上内容,郑建国嘴上说着便折叠起来,装回信封后看着大约翰回来,便把信交给了他是,眼神闪烁:“你说咱们请斯宾塞来过除夕,怎么样?”

    “——”

    接过信封的大约翰有些蒙,撇过旁边的郑富贵和杜小妹,面现迟疑的开口道:“这要看殿下有没有时间,在我看来由于某个特殊的原因,她有很大概率不会过来,而且还不能单独邀请殿下,现在她们如果出门,就必须只能是两人同时出门。”

    特殊原因,自然是两位小王子,不说两人还没到洗礼,就是斯宾塞按照国内说法,那也是在月子里,这也是郑建国之前,没想过请她来过年的原因。

    而且,出席这种聚会就离不开吃喝玩乐,考虑到斯宾塞还要给孩子哺乳,那么就和他准备在除夕夜搞的烧烤晚会无缘了。

    当然,郑建国稍微想了下也知道这是个机会,拉近和王室的机会:“考虑到殿下两口子都知道我来过年的事儿,那么咱们就发出个邀请,他们来不来,就都和我没关系了,你感觉怎么样?”

    “这当然是个很好的提议。”

    大约翰飞快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句就变了:“只是我并不懂中国的除夕怎么过——”

    “从你没用中国的圣诞夜,而是除夕这个说法来看,你是在了解过后发现不知怎么安排。”

    瞥了眼大约翰,郑建国倒是没有见外的分析了下,他当然知道年是怎么过的,而这次过来陪老爹老娘过年,也是做好了准备:“就是烧烤晚宴加水饺,吃过晚饭后可以放烟花,到时候有事儿的可以先走,没事儿的留下打麻将。”

    打麻将,大约翰见过,知道这是个赌博游戏,不过在他看来郑建国虽然玩,却没想着从这上面赚钱的意思,纯粹为了娱乐玩。

    烧烤,大约翰之前就在港岛大排档上见过,知道是种烤制食物的吃法,在这边搞下想必不难。

    放烟花,就更不难了,据老约翰说,建国公司以前就在首都放过以百万计的,今年也是打算在帝国大厦上放百万,想到这里的大约翰开口道:“这边也要放百万的吗?!”

    “放烟花人多才有意思,十万就可以了。”

    郑建国摇了下头,便见大约翰开口道:“那我去给殿下夫妇写信了。”

    “等下,还有烧烤炉子你去让人订两个。”

    叫住要走的大约翰,郑建国从通讯录里摸出了张草图,这还是他在飞机上画的,不过好在这玩意结构简单,科研过程中接触过不少设备,虽然画的很丑却把各个部分的数据列到清楚。

    诧异的看了眼郑建国,大约翰拿着草图走了。

    这是被嫌弃了。

    郑建国目送大约翰离开,转头看向了旁边一直竖着耳朵面现好奇的杜小妹和郑富贵:“爹,娘,咱们今年过年吃烧烤打麻将好了。”

    “你的家你做主。”

    杜小妹绷着脸扔下句话走了,郑建国眨了眨眼的时候,郑富贵也没给他好脸:“你怎么学会打麻将了?”

    “不玩钱的,或者玩点小钱的,过年高兴乐呵下,”

    郑建国下意识的说过,接着便见老爹瞅着自己不知想什么,当即开口道:“您在学校那边生活怎么样?”

    “没这里好——”

    郑富贵抿了抿嘴继续眨起眼睛,接着不等他开口后说了起来:“那个,我听说你三姐过了年也要到波士顿上学,她婶子都能帮忙过去带孩子让两人上学,那你娘为什么就得回国带超超?”

    “爹,俺娘没和你说呢?”

    瞥了眼满是不解和好奇的郑富贵,郑建国转头看了看老娘离开的方向,发现没什么碍眼的人后开口道:“俺娘想回去上班,她在这边生活上太憋闷了,虽说一直在学英语,可毕竟年龄和文化在那里,除了家里的这些佣人外也没什么说话的人,您忘了前年她在波士顿过的那俩月,后面非要回国么?”

    “嗯,那看样子还是回国的好。”

    回想起前年那俩月的生活,郑富贵便颇有体会的点了点头,接着眼神闪烁的开口道:“我还以为你搞区别对待了——”

    “那哪能,我原本计划是让您和娘一起去波士顿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8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