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在厨房里轻点好大 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如今天姥离开,荒月被吞,这座自古长存的城池,通往真实世界的关隘,已是岌岌可危。

    若让诡兽占据荒古废城,继而杀出黑暗之渊,后果不堪想象。

    帝祖神君神色沉重,道:“此事,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不过,地狱界有两位排名前列的诸天在黑暗之渊……”

    张若尘能看出,他对地狱界的两位诸天缺乏信任,否则神情就不会这么沉重了!

    张若尘平静的道:“九死异天皇不会无动于衷的,若让诡兽逃出去,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黑暗神殿。他的多年经营,将毁于一旦。”

    “至于凤天……她应该会有所行动。”

    帝祖神君哼了一声:“就怕这二位,没有天姥那样守卫天下的责任和担当。真到凶险时刻,九死异天皇和黑暗神殿的诸神,多半会撤离。”

    “倒是有这个可能性。”

    张若尘困惑,疑道:“诡兽杀出黑暗之渊,地狱界必定首尾难顾,对天庭岂不是好事?”

    帝祖神君摇头,眼中带有浓厚的忌惮神色,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诡兽的强大!从古至今,不知多少诸天进入黑暗之渊,但,一旦出了荒古废城,向西而去,大多都是一去不复返。包括当年能与天尊叫板的印雪天!”

    “天姥能够镇压诡兽这么多年,我认为,肯定是借了城中自古留存下来的阵法,其中包括始祖的手段。”

    “总之,荒古废城被占据,倒霉的,绝不会只有地狱界。”

    “若尘或许认为本君虚伪,认为本君想得太远。但,修为达到我们这个高度,不知消耗了多少资源,不知寄托了多少人的希望,在天崩地裂面前,也就绝对不能只考虑自己。”

    “本君立志要踏平地狱界,灭十族,断三途河。但这样做的目的,乃是还世间以太平,造人间之盛世。而不是眼看诡兽将冲出黑暗之渊,却不理会,这是置人间以乱世!”

    张若尘道:“在神君眼中,诡兽比地狱界还要可怕?”

    “本君知晓一些隐秘,但没有去过黑暗之渊深处,不敢妄下结论。”

    帝祖神君望向西方天空快速移动的金色霞光,道:“若酆都大帝还在,若没有量组织和古之强者祸乱天下,本君倒是很希望诡兽冲出黑暗之渊,削弱地狱界的实力。”

    张若尘心中震撼,帝祖神君这是在担心,地狱界失去了荒古废城,会挡不住诡兽?

    有这么夸张吗?

    “宇宙第一禁土,从荒古以来,历代始祖都平不了的地方,当世诸天都不敢踏足的地方。谁知蕴藏了多少恐怖?”

    帝祖神君唤出龙鳞战戟,双目像两颗火球一般燃烧起来,道:“本君就不陪你去朝天阙了!”

    “嗷!”

    龙吟声响彻荒古废城。

    帝祖神君脚踩九条金龙,携带十万里神霞,战意充沛,直向诡兽大军飞去。

    张若尘看着远去的那片神芒,心中不禁佩服。

    明是非,眼界高远,明知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却毅然决然杀过去,这等风采和魄力,绝对可称当世雄杰。

    这就是皇道大世界的第一人!

    张若尘小心谨慎,避开阵法铭纹和错乱空间,沿尸血海洋疾行。

    大概行了一万多里。

    前方,尸血海洋和陆地相交的位置,出现一片腐蚀性极强的黑色云雾,奇幻光彩在里面流动。

    此处,有九死异天皇的气息残留。

    黑色云雾后方,有一处碗口大小的阵法窟窿。

    但,阵法铭纹在急速流动,不断修复窟窿,破口越来越小。

    别的地方,张若尘已经试探过,哪怕只是投一枚石子进入尸血海洋,都会激起青色的弑神光焰,能够融化乾坤无量境界神王神尊的神躯。

    “唰!”

    张若尘身形缩小到米粒大小,飞入阵法窟窿。

    这座尸血海洋,显然是荒古废城中的一处重地,阵法不止一座,每下沉数十米,就有古老的阵纹出现。

    幸好,九死异天皇提前来过,打开了一条路。

    片刻后,张若尘顺着九死异天皇残留的气息,落到尸血海洋底部。

    这里极为昏暗,张若尘要激发真理神目,才能看清环境。

    一具具比山体还巨大的骨骸,沉在水中,大半都被泥土覆盖,也不知是属于妖族神灵,还是传说中太古生灵的骨骼。

    前方,是一道数百丈高的青灰色石门。

    门上,长满苔藓,刻有古老的文字。

    很斑驳,文字无法辨认。

    “谁?”

    张若尘吃惊的发现,门前站有一道人形黑影。

    不是人,就是一个影子。

    那黑影豁然转身,一袖抽出,顿时,浩荡的黑暗之力无声无息向张若尘压来。

    如夜幕降临,阴寒刺骨。

    张若尘只感觉身体像是要融化,变成黑暗的一部分。

    “破!”

    张若尘精神意志何等坚定,破去心中杂念,太阳“幻灭星海”显化出来。

    星海中,一颗颗星球,飞射出强劲的光明之力,将黑暗洞穿。

    那个黑色人影,亦被撕裂。

    “不好!”

    用力过猛,光明之力触动了周围的古老禁制。

 文学

    “哗!哗!哗……”

    地底,石门上,尸血海洋中,一座座阵法浮现出来。

    其中一些阵法,甚至携带始祖神气。

    张若尘想也不想,立即唤出地鼎,跳了进去。

    “轰隆隆!”

    阵法中,飞出的毁灭力量,将地鼎打得接连反转。

    声音巨大,像是铜钟被不断撞响。

    持续了上百击,阵法才停下。

    张若尘从地鼎中飞出,落在地面,脑袋嗡嗡的,有些站不稳,险些摔倒。

    幸好他炼化了许多通天神丹,肉身强横。换做别的神灵,就算躲在地鼎里面,也会被镇死。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恢复过来后,继而,来到先前那道人形黑影站立的位置。

    在地上,发现两个呈“人”字排列的脚印。

    脚印中,有黑暗之气和不灭神纹在流动。

    “好厉害的九死异天皇,留下的两个脚印,都有非同一般的威能。”

    张若尘轻轻摇头,心中感叹不灭无量的可怕。

    自己乾坤无量的修为,在他们面前,的确还远远不够看。

    张若尘来到石门下,手掌将石门上的苔藓抹去,下面被岁月腐蚀的痕迹,显现出来。

    在这一刻,张若尘仿佛能跨越时空,看见亿万年前,练气士最鼎盛的时期,他们羽扇纶巾、御剑飞天的画面。能看见,一位位白衣修士,仙风道骨,从此门进入,在谈论天道和世间哲理。

    “俱往矣,任何一个伟大的文明,都终将被岁月掩埋。”

    感慨后,张若尘迈步进入石门。

    一道危险气息急速靠近!

    张若尘没有任何思考,直接释放太极四象图景。

    少阳神山,向危险靠近过来的地方,撞击过去。

    “轰!”

    十八丈外,一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佛,被神山撞飞。

    那尊金身神佛在地上退行百丈,化解了冲击力,继而,唤出一座本源神塔,挥手打出去。

    神塔在半空旋转,扭曲空间。

    张若尘心念一动,神山上,数十万柄战剑飞出,化为剑雨前赴后继的撞击在本源神塔上。神塔距离张若尘还有十八丈,就被击穿,化为一片白色的本源微粒光点。

    “不打了,算你厉害。”

    那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魔,收回所有本源微粒光点,身体快速缩小,变成正常人类大小。

    正是多年不见的阎无神。

    数十万柄战剑,停在阎无神身前,静止不动。

    张若尘身形笔直,背负双手,道:“回来!”

    万剑归巢,飞入神山。

    继而,太极四象图景消失于无形。

    张若尘笑道:“无神兄好厉害的修行速度,竟已悄悄达至无量境。”

    “还得多亏了你的通天神丹。”

    阎无神长发披散,坦胸露乳,胸腹间,充满线条美感和阳刚之气的肌肉,尚且散发淡淡的金芒。

    那挺拔的鼻梁,深邃如炬的双目,刚毅且棱角分明的面容,对天下任何女子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与张若尘时而儒雅温润,时而风流洒脱,时而忧郁深沉的气质,是截然不同。阎无神的身上,更有一种霸道凌厉,亦正亦邪的狂放豪气。

    张若尘道:“可别这般打趣,一枚通天神丹,哪能造就出一位绝代神尊?”

    阎无神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虎踞山林的威势,哈哈大笑:“那又如何?刚才交手,我就看出来了,你至少比我高了两个境界。”

    张若尘摆手,道:“我不一样,我可是掌握着日晷。”

    “你又怎知,我没有掌握堪比日晷,甚至超越日晷的宝物?”阎无神反问一句。

    张若尘道:“你得到了宙鼎?”

    阎无神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道:“你的机缘是日晷,是地鼎,来自于时间和本源,无极神道走的是偏向道家道法自然的路。而我修炼的六道轮回,机缘在这座朝天阙中,走的是偏向练气士的另一条修炼之路。”

    张若尘很清楚,这种隐秘不能继续追问,道:“你在朝天阙,修炼多少年了?”

    “荒古废城就已经暗无天日,让人忘了岁月。这尸血海洋下面,时空十分混乱,我也不知外面到底过去了多少年。有十万年了吗?”阎无神问道。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见过九死异天皇没有?”

    阎无神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道:“很久之前,感应到过他的气息。这朝天阙中,有五楼十二殿,九死异天皇到清虚殿外,就离开了,没有继续深入。”

    “为何他只到清虚殿就走了?”张若尘问道。

    “跟我来,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朝天阙中,有许多古人留下的杀伐手段,沿着我的脚印走,千万别走错了!”

    阎无神在前面带路,一边道:“每一次都大人物闯进来,我都只能向朝天阙的深处藏。幸好,我修炼的道,契合练气士,找到了一条安全的通行路。别的那些修士,修为再强,想要强闯,都必然付出代价。朝天阙里面的水很深,我在这里待了不知多少年,也只知十之一二。”

    不多时,二人已来到清虚殿外。

    清虚殿早已残破,墙壁多处倒塌,牌匾斜挂。

    但昔日铸炼这座殿所用的材质非凡,墙体散发紫色光华,牌匾上的字有无穷道蕴,就连地上的瓦砾都似金似玉。

    “惜命者,到此止步。”

    张若尘目望清虚殿的大门,在门上,看到了这七个字。

    “这是大尊留下的字!”

    张若尘心中微惊,敢断定自己不会认错,不仅字迹吻合,每一笔蕴含的气势和神威,至今亦给人万法齐来的感觉。

    阎无神恍然,道:“难怪九死异天皇看到这七个字就走了,原来是被大尊吓退。”

    张若尘眼神古怪,道:“你为何没有被这七个字吓退?”

    “我虽觉得这七个字,绝非出自凡人之手,但,并不知道是大尊的手笔。”

    阎无神脸上尽是精彩的笑容,又道:“再说,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夺取练气士留下的机缘,参悟六道轮回。进入朝天阙,就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打算,不算惜命者吧?”

    “那的确不算。”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你是怎么闯过阵法,进入朝天阙的?”

    阎无神道:“我来的时候,阵法有一处缺口,从缺口处进来的。”

    “有人比九死异天皇更早进入朝天阙?”张若尘道。

    阎无神看了一眼门上的七个字,继而,迈步走进清虚殿。

    大殿中,有着一口熟悉的古井。

    正是张若尘上一次进入荒古废城,在七十二魔神石柱下,见到的那口古井。若无意外,优昙婆罗花就生长在古井中。

    可是,古井现在却空空如也。

    阎无神道:“你别看我,我来的时候,优昙婆罗花就已经被取走。很显然,那位闯入者,目的很明确,进入朝天阙,就是为了优昙婆罗花。”

    张若尘眼神一凝,缓缓蹲下身,看向地面的白色沙粒。

    阎无神道:“发现了什么?”

    “湮灭的空间!”

    “你说什么?”

    张若尘不再多做解释,手指向下指去。

    指尖,涌出一缕缕空间规则,涌入其中一粒白色沙子。

    白色沙子不断膨胀,但由固态,快速虚化。

    “轰!”

    片刻后,空间剧烈一震,清虚殿的殿内空间变大了一倍。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49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