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爽夜夜爽成人爽:公交车被cao到合不拢腿

宋之雯也没感到什么失落,上前挽着王岩的胳膊,脆声道:“王岩,我们回去吧!我都快冻死了!”

    王岩叮嘱了刘成锦一声:“成锦,要两天不上班呢!走的时候将电闸拉下来,注意一下安全隐患!”

    说完后,拿着倪大成送的字画和宋之雯并肩走出了奶茶店。

    刚出来,就碰到了汪威航和田晴晴这对小情侣。

    王岩明知故问道:“老大,你们这是干嘛去啊?”

    汪威航可不像林希言那般腼腆,大大咧咧道:“出去溜达溜达,顺便吃点夜宵。”

    王岩恍然:“哦~~~是吃夜宵啊!晴晴,吃完早点回来,晚上坏人多,你长得这么水灵,可别被人拐跑了!”

    田晴晴打趣道:“你还是看好蚊子吧!她可是我们学校的国宝,不知多少人打她的主意呢!”

    汪威航不想跟这家伙胡扯,要不然不定吃多大亏呢!

    忙打断道:“那我们就从南门出去了,你们回去小心点。”

    田晴晴临走还调侃一句:“蚊子,你注意点王岩,他要是把你往小宾馆里领,说什么也不跟他去!”

    王岩登时一窘,暗道:怪不得能把汪威航治得服服帖帖,原来她的嘴巴这么厉害啊!

    他连忙解释道: “小蚊子,你可别生晴晴的气!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毕业之前我都没想过那种事情!”

    没想到宋之雯自己主动转移了话题,看着王岩手中的一轴纸,问道:“这是什么呀?”

    “哦,倪大成送我的字画。”

    “我看看。”

    说着将轴纸展开,念了出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没找到校长字写的很好看诶!”

    王岩有些无语,以宋之雯的水平而言,字体只分好看和不好看两种。

    当下耐心解释道:

    “小蚊子,看字不要只看表面,你要用心去揣摩每个字的构造。其实字和人一样,都是有筋骨、有血肉、有灵魂存在的……”

    宋之雯一下来了兴趣,双目满是好奇:“那你给我讲讲,从哪里能看出血肉筋骨来?”

    王岩本就写得一手好字,对文字的领悟也颇有一些经验,当下便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贫困时一定要先把自己和家人照顾好,其中还不乏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等有了能力,再去帮助更多的人。有了这层理解,便可去体会倪大成在写这句话的意境。

    虽然我没在身边,但我却能感受到他拿笔时胸中的豪气、手腕的沉稳、眼中的执着、还有给予观者想要传达的信念!你仔细看一下,几乎每个字的末尾都有细细的连笔,说明这副字是一气呵成写出来的。

    还有,你再看下这个善字,写得尤为堂正且悦目,这也能表现他做人的堂正和心底的善念,还有最后两个天下……”

    宋之雯看着吐沫横飞的王岩,呆了好大一会。

    她从没见过王岩有如此认真的一面!也没想到一向插科打诨的他,竟然会对字了解得这么通透!

    关键还说得头头是道!

    王岩说得兴起,没有注意过宋之雯的表情,等发现的时候,便看到她一脸的目瞪口呆。

    顿时得意洋洋道:“怎么了?是不是被我渊博的学识折服了?”

    宋之雯满眼的崇拜:“王岩,你好厉害啊!怎么知道这么多?”

    王岩高扬头颅,得意道:“这算什么!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

    听到王岩写么自夸,宋之雯非但没感到反感,反而心生了浓浓的自豪。

    哼!看到没?这么厉害的男生就是我的男朋友!

    当下从挽着胳膊变成了搂着他的腰,半截身子都紧紧贴在了王岩身上。

    由于冬天穿得厚,王岩也没感到什么,要不然走路的姿势肯定会有小小的变化。

    看到空中的雪花越下越大,王岩便将羽绒服后的帽子给宋之雯戴上,没想到她出奇地拒绝了,还强迫王岩也不准戴。

    王岩笑笑,只当做这是她的恶作剧。

    关于王岩为什么会对字体有这么深的感悟,最主要的原因他没说。

    小的时候,甚至还没有上学,妈妈李新兰就教他读字写字。

    而生性跳脱的王岩平时非常顽皮,唯独对写字一事极其认真,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让妈妈伤心。

    刚开始他也不是很好好写,没写两字就跑出去找杨华玩了,直到有一次回来看到妈妈拿着他写的字偷偷抹眼泪,他幼小的心灵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难过。

    以后,他就对写字一事格外认真,玩之前必定先将妈妈布置的任务完成,慢慢的就养成了这个好习惯。

    ……

 文学

    见王岩似是陷入了冥想之中,宋之雯问道:“你想什么呢?”

    王岩笑笑:“没什么,一些童年趣事。”

    “我的童年可没那么多趣事……”低估了一声后,宋之雯又笑道:“王岩,你知道我最后一首独唱是什么歌吗?”

    “我又没在现场,当然不知道了!”

    “是晴天!”

    “周杰轮的晴天吗?你也喜欢他?”

    “是啊!我一直是他的歌迷。”

    王岩停顿两秒,淡淡道:“巧了,刚好我不是。”

    “他的歌很好听的!我唱给你听吧?刚好你没听到……”

    “我不听!”

    “不听也要听!”

    说着,宋之雯就唱了起来:  “故事的小黄花

    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童年的荡秋千

    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Re So So Si Do Si La    ……”

    王岩是骗她的,他一直是周的歌迷,要不然也不会记得他那么多的歌词。

    之所以不承认,主要不想让宋之雯觉得他俩这么投缘,连偶像都是一个人。

    但有一点还是要承认的,她唱歌真的很好听,清脆得就像是一串风铃在耳边响动。

    “好不好听?”唱完后,宋之雯笑着问道。

    “很好听,但下次不要再唱了。”

    “咯咯咯……”

    王岩的话总能让她不自觉的笑出声。

    ……

    从经贸学院到嘉园小区步行的话,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左右,说说笑笑间,二人就走到了小区门口。

    一路上,王岩数次皱眉,因为他感觉今天的宋之雯有些异常。

    以往也粘自己,可今天特别粘,而且动作也比以往大胆了不少,中间还停了一分钟抱着自己不走,非要在满天雪花里亲她一口!

    亲脸还不行,非得亲嘴!

    敷衍亲了一下后,她还不满意,势必要来个法式热吻!

    最后王岩没有惯着她,直接甩手走人,宋之雯抱怨了一声后,噘着嘴又跑上来掺着他的胳膊。

    活脱脱一个赶不走的跟屁虫!

    王岩还从她的眼神中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情绪,像是犹豫又像是在给自己鼓舞打气,脸上还时不时的红上那么一下。

    他心里猛一咯噔,暗道:这宋之雯该不会发情了吧?

    随即又掐灭了这个念头,不可能!

    她还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不可能主动迎上来,再说,高露还在家呢!再怎么放肆,也不会在她家里让她难受。

    王岩越想越难受,明明是一块极品天鹅肉,却偏偏不能吃。

    出于对祁修泉的执念,他早就发过誓只把自己献祭给她一个人。

    可不能吃也就罢了,偏偏还不能扔!

    因为过段时间,王岩还要有求于她的舅舅祁名。

    在汪威航他们几个看来,天天拥着校花的自己,是这天下最幸福的人,可他们却不知,自己的生活一直煎熬之中。

    ……

    走到小区门口,宋之雯不许王岩打掉头上的雪花,雀跃说道:“王岩,我们合张照吧!”

    王岩不愿:“天天都见面,干嘛还要合照?”

    见宋之雯不说话,一脸的委屈,他又想到一路上对她爱答不理,当下忙附和道:“好好好!合合合!”

    宋之雯立马又笑了起来,拿起她的摩托罗拉手机调到了照相模式。

    “你笑一下嘛?”

    见王岩苦皱眉头,宋之雯哀求道。

    “哎呀!你笑得太夸张了!”

    见王岩嘴巴大张,还挤眉弄眼,宋之雯又没好气说道。

    鼓捣了十几分钟,宋之雯终于拍了几张满意的照片。

    进入电梯的时候,王岩还嘟囔了一句:“我们回来这么晚,高露也不给你打电话问一下,这个闺蜜我看你们也做不长久。”

    宋之雯犹豫了一下,最后小声说了一句:“王岩……,今天露露她没回来睡。”

    “什么!”

    王岩睁大眼睛怪叫一声。

    不知为何,宋之雯的俏脸顿时羞红一片,声音低的几不可闻,解释道:“她…说她这几天排练太累了,就回宿舍睡了,明天再回来……”

    王岩愣住了,好大一会都没有说话。

    宋之雯也没有再说话,电梯里的二人看上去各怀心事。

    听到这个消息,王岩心中的疑惑终于豁然开朗!

    怪不得在高露临走时笑得那么渗人!

    怪不得宋之雯一路上那么粘自己!

    怪不得她时不时的脸上猩红一片!

    原来是早有预谋啊!

    王岩顿时觉得报应来到的是真快!刚才在奶茶店里还给林希言出谋划策如何占有刘佳楠的身体,而现在,自己却成了高露计谋中的棋子!

    肯定是她觉得自己一直对宋之雯的态度模糊不清,所以才给她出的这个馊主意!

    妈的!

    有种你自己上啊!

    气愤过后他又陷入苦恼。

    怎么办?

    难不成今晚还真如了她的意?

    不行不行!

    王岩心里一直冒出不行的想法,却一直没想过为什么不行?干嘛不行?

    虽然他对宋之雯有了极大的好感,甚至多了一抹爱的念头,可还是没能憾动祁修泉在他心中的地位。

    这跟漂亮可爱皆无关,症结在于他的执念!

    上一世的自己平平无奇,可她却选择自己相依,甚至在毕业后数年仍一蹶不振的情况下,她依旧没有选择远离。

    而自己呢?

    看到她和林枫走进宾馆就理智大失,没给她一句解释的机会就远走高飞。

    最后被林枫趁虚而入,落了个跳楼身亡的结局。

    但凡自己能给她一句解释的机会,可能就会改变她的命运……

    他有时候都在想,自己之所以重生,是不是因为这种执念太重导致的?

    然而在现在,还没有遇到祁修泉之前,便要与其他女生发生关系,执念让他下意识的产生抗拒的念头。

    甚至都没有去想我为什么要去抗拒?

    此时王岩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是:我得想个办法阻拦一下!

    可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他一时心乱如麻,哪里能想出既不突兀又十分自然的办法?

    在一瞬间,他有些羡慕女人了,每月至少还有几天假期可以当借口……

    宋之雯说完后一直低着头,也没发现王岩脸上挣扎纠结的表情,下一秒电梯门开,宋之雯率先走出去开门。

    见王岩一直站在门口,她才大胆看了他一眼,嗔怒道:“你还不快进来?”

    王岩顿时双腿一软,差点没一下子倒下去,因为这句话在他听来,有两重意思。

    一重走进去,另一重是放进去。

    ···

    ps:谢谢绣冬春雷大佬的打赏支持。

    闲说两句,有大佬提过关于祁修泉的事情,说王岩哪怕再深爱,也是上一世的事情,这一世她也无从得知,而且文中一再提及,看得有些恼火。

    先道个歉。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