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狠狠的进出她的体内(做到喷水h)最新章节列表

提了不少的东西,兴奋极了:“陆厂长!哎呀,果然还是您厉害!”

    他伸出一个大拇指,连连赞叹:“我就照着您说的办法一做!嘿!他们还真的就是这反应!”

    三个客户,一个没少的。

    下午就找他说话,廖厂长压根就不提那一茬,只是跟他们谈交情,聊生活。

    说的哥俩好啊,感情深。

    晚上吃饭的时候,三个人都说要重新签合同,不仅续期,而且准备翻倍加量,续三年!

    有了这三个大客户的固定订单,廖厂长这个厂子,后面算是稳了。

    陆怀安笑了笑,并不意外:“那确实是好事。”

    在他这坐了好久,廖厂长压抑不住的高兴。

    等到他走,沈如芸都快睡着了。

    “他这么兴奋的呢。”沈如芸打了个呵欠,摇摇头:“这三个客户本来就是他的啊。”

    “原先订单量不多的。”

    这一招杀鸡儆猴,看来还是唬到人了。

    陆怀安脱了衣裳躺下去,笑了一声:“现在不仅客户回来了,还加量续期了,他肯定兴奋。”

    特地让他重新找人假装客户,为的也是这一点。

    不把原先这三个得罪了,否则后面做起事来不方便。

    沈如芸嗯了一声,睡意来袭,本来还想再问几句的,却头一歪就睡着了。

    到了孕晚期,她的睡眠开始不稳定。

    基本睡不到整夜,隔几个小时就会醒来。

    孩子太大了,压迫到了她的内脏,有时睡着睡着,会感觉呼吸困难,甚至脚麻抽筋。

    陆怀安也知道这一点,难得看到她睡得这么香,赶紧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入睡前,他脑袋里还在回想。

    当时生小星小月的时候,是几个月生的来着?

    好像是没有足月的吧,九个月就生了还是没到九个月……

    现在都已经八个月了,要还跟前一胎一样的话,就差不多快到时间了……

    也正因此,陆怀安这阵子都不敢往外跑。

    好在他反正在南坪,人手众多,消息倒是一个个往他这边递。

    姚建业新开的酸奶厂,生产得非常顺利,产量也不错。

    特地寻了条快速的航道,专门往博海市这边送酸奶。

    他们售价不低,销量却并不好。

    陆怀安也觉得肯定好不起来,毕竟酸奶这东西,味道也就那样。

    兴许有人会尝个新鲜,但这种有闲钱的毕竟只是少数。

    尤其在博海市,当时他看过了,那条长街上,从街头到街尾,外头摆了冰柜的,仅仅有三家。

    而许多人家里头,冰箱都没有的。

    没有冰箱,这么热的天,他们的酸奶只有几天的保质期——这怎么可能卖得动?

    “等着瞧吧,他马上得降价了。”

    龚皓皱了皱眉,有些迟疑:“不至于降价吧?”

    毕竟现在这酸奶,卖的就是一个新鲜价格贵。

    价格高,大家才觉得买不起,才觉得稀奇。

    倘若价格降下来,很多人是买得起了,却又得罪了原来那些顾客,怕是不一定会再买了。

    陆怀安嗯了一声,这就是他诺亚价格越定越高的一部分原因:“只是他这个酸奶,产量一直没变,卖不出去保质期有限,再不降价,他要干不下去了。”

    毕竟他可是特地从海上运过去的,运费都不便宜。

    “就是因为运费不便宜。”龚皓才觉得应该不会降价才对:“再降的话,怕是他成本都不一定回得来。”

    那怎么会。

    陆怀安笑了一声,摇摇头:“他这酸奶造价又不贵。”

    只要还有盈利,走投无路的姚建业会降价的。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姚建业还真是有点意思的。

    他竟然没有急着降价,而是拿着这个酸奶,去做了一大波广告。

    广告只投放在博海市这边,所以价格倒不算太贵。

    然后他雇了一批人,每个店子,都安排了人去问:“有酸奶卖吗?哦,没有啊……”

    门前摆了冰柜的,更是好几波人去问:“你们这里有酸奶卖吗?我想买……对。”

    连续几天,皆是如此。

    以至于现在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个酸奶,甚至都在好奇,这酸奶到底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咋大家都这么想买。

    闹得博海市这边好些商家,为了迎合群众需求,都陆续进了些货。

    虽然进的不多,只是试探作用,但是每家进一点,数量也已经很可观了。

    店里这么一摆出来,过来买东西的难免会问一两句。

    姚建业没有直接降价,而是说,每个新引进酸奶的店铺,都给做一个活动。

    买一送一。

    平时大家尝都尝不着的酸奶,突然间变得触手可及。

    这一下,算是盘活了。

    酸奶虽然没有立马全都卖掉,但至少卖得动了。

 文学

    而且价格也没有降下来,大家都能接受这样的活动。

    这样一来,大大地缓解了姚建业的压力。

    龚皓过来说起的时候,陆怀安都挺意外的:“这样吗?不错啊。”

    有点东西的。

    “我也觉得他这个法子挺不错的。”龚皓很认同地点点头,慢慢地道:“就是不知道能起效多久。”

    陆怀安依旧不大看好:“能撑个半年,就已经很不错了。”

    半年算是个缓冲,只要这半年内,姚建业找到新的出路,这个厂,就算是盘活了,立住了。

    “不过……”陆怀安点了支烟,没急着抽,却沉吟着看向龚皓:“他这个方法,倒是挺有用的,我们可以学一学。”

    龚皓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确实。”

    跟姚建业他们落地南坪相反的是,不少国外企业入驻中国,没有选择商河南坪这些中等城市。

    他们有的直接建在了博海市,有的索性挑远一些,偏僻一些的城市或者县城。

    前者是求发展,快速回本,后者是图细水长流。

    而姚建业,二者都不占。

    他又想赚快钱,又不想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所以接踵而至的各种压力,则显而易见。

    酸奶属于活菌发酵,营养价值其实真的很高。

    可是它的成本也很高,每瓶3元,姚建业还是挺良心的,喊的不贵。

    而现在搞活动,买一送一,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要亏本的,除非销售量很高,能使其变成薄利多销的产品。

    但它的短期保质性,就从根本上断绝了这种可能性。

    一如陆怀安所说,这个办法,只是延缓了酸奶厂的死亡。

    就是在这个时候,李佩霖找上了陆怀安。

    “有位教授研究出一款新的营养液,你有没有兴趣?”

    营养液?这不是保健品吗?

    “保健品怎么了。”李佩霖不以为然,正好电视里在放一个口服液的广告,抬了抬下巴:“喏,人家不也是卖保健品的,现在这玩意,可火了。”

    这倒是真的。

    陆怀安沉吟片刻,现在他真抽不出人手来。

    不过现在这个口服液卖得这么火,还是挺有特色的,再想分一杯羹,会不会有些晚了?

    “又不一样。”李佩霖摇摇头,说他给介绍的这款跟别的都不一样:“这款是针对儿童的。”

    要说谁的钱最好赚?那肯定就是儿童和妇女了。

    想起当初卖衣服卖得慢,书包却做一批就出一批,陆怀安还真来了点兴致。

    “这个是怎么弄呢?直接把配方卖给我?还是要跟你们校办工厂合作?”

    这年头,校办工厂是很正常的事情。

    很多学校都创办了自己的“第三产业”,有纺织厂、印刷厂、电视机厂甚至是书店、渔场,好些还跟陆怀安名下工厂类似。

    有些教授研究出来的东西,学校直接就给分派到了名下的工厂里头,根本不会往外流的。

    如果是要跟他们工厂合作的话,那就没必要了。

    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你最好是亲自去一趟,把配方买下来。”李佩霖也是收到了消息,才过来的:“他们学校这几年情况不大好,已经没有工厂了,所以你价格开好一点,他应该会卖的。”

    陆怀安还真有些心动,但是又脱不开身。

    毕竟沈如芸这边,马上就要生产了。

    说起这个事,李佩霖也比较赞同,一时之间倒有些迟疑。

    “这样可以吗?”陆怀安诚恳地看着他,说想全权委托他:“像当初去国外买设备一样,我写一份报告签名盖章。”

    到时,李佩霖签的字就是他陆怀安签的字一般,具有同等法律效应。

    要钱给钱,要东西给东西,只要配方能拿下来就行。

    李佩霖沉思片刻,他其实过来找陆怀安,也是有两层意思在里边。

    一的话,自然是想让陆怀安赚点钱,毕竟这个配方,他和这位教授有旧,不是好东西,他不会递话到这边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1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