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被公侵犯的美人妻(教室里做h)最新章节列表

史密斯摊了摊手——

    这就是他们落后的原因。

    一行人走向办公室,各自落座。

    马主任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条件简陋,没有咖啡。”

    路易斯大气地摆手:“没有关系,我们是来帮助病人的。请把病历给我们看看。”

    一位医生立刻把病历递给路易斯。

    马主任外文很溜,在一边介绍具体病情:

    35岁女性,老公在乡下办厂,她则是健美爱好者,没有高血压心脏病高脂血症等乱七八糟的病。

    总之,这次生病之前,她自认为身强体健,身体素质吊打全世界99.999%的人。

    一周前玩手机的时候突然心前区疼痛,两分钟不到就好了,她也没当回事。

    “连心前区疼痛都不在乎,”马主任说着忍不住摇头:“很多人都这样,国民医学知识太贫乏了。”

    史密斯露出理解的笑容:“我们YG要好得多,没关系,早晚你们的教育也能跟上。”

    马主任迷惑地看了看他,似乎感觉被轻视,又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念头一闪而过,马主任继续介绍:

    昨天晚上她刚发现大姨妈到了,就又心前区剧痛起来。

    这次足足痛了5分钟,还恶心呕吐、浑身冷汗,甚至觉得自己要死了——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阎王爷下了通知一样,没有理由,但就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这下她终于感到害怕,赶紧去附近乡卫生院检查。

    医生也很重视,把能查的全都查了。

    谁知查完之后,医生说问题不大,实在不放心的话,留下来观察一夜就行。

    说到这,马主任又忍不住摇头:“基层医院的诊治水平有待提高啊。连这种胸痛都敢说问题不大。”

    史密斯、路易斯等人齐齐露出理解的笑容。

    史密斯宽容地说道:“马,你们国家刚刚发展起来,医生水平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要理解基层。”

    马主任再次困惑地看看他。

    听起来还是帮我们国家说话,但总感觉话里有话,让人不太舒服。

    不过人家也没说错,不好说什么。

    马主任收回目光,继续解说病情:

    她犹豫的时候,凑巧碰到个厂里的工人,情况跟她几乎一模一样,同样被认为问题不大,最后选择了留下观察。

    她也想留在那,毕竟离自家厂很近。但是她老公比她紧张,强行把她带来一院急诊。

    胸痛中心查过心电图后,按照ACS(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给予治疗。

    用了阿司匹林、硝酸甘油、美托洛尔。

    路易斯听着解说,手里直接翻到最关键的心电图。

    虽然Z文难懂,但心电图图形等各种检查结果是全世界共通的。

    身为心外科专家,他是此中高手。

    路易斯一看心电图,就露出了然于胸的微笑。

    就这,还需要会诊?

    第一次心电图有ST段轻度抬高趋势,提示ACS可能性,一院用药得当。

    但第二次心电图,ST段就回到了正常位置,整个心电图都没有异常。

    这么明显的好转,你马主任还急什么?

    无论是不是ACS,都完全可以继续观察嘛。

    我们MG任何一个住院医生,不,实习医生都会处理。

    病历往约翰等人手中传去,等他们都看过一遍,马主任皱着眉头说道:

    “心电图结果是不错,但我心里感觉很不舒服,总觉得要做PCI(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才好。”

    乔治等人齐齐摇头,信心十足。

    别看乔治他们相对年轻,顶着学生的名号,乍一听不怎么样,其实不然。

    即便是学生,也要分是谁的学生。

    谪仙乡卫生院外科孔主任的学生,跟美奥诊所世界顶级专家的学生,那能一样吗?

    孔主任给乔治做学生都没资格。

    现在乔治等人很低调,那是因为跟老师在一起。

 文学

    单独去某国的话,乔治就是一流的专家。

    所以他们立刻找到了关键,觉得马主任走上了岔路。

    史密斯说道:“马主任,你注意到出凝血时间了吗?凝血功能明显下降,原因未明,不适合手术。”

    乔治补充道:“ACS的话,常常会处于高凝状态,而这位患者相反——说明ACS,尤其心梗的可能性较小——那还需要什么手术?”

    路易斯更是高傲地扬起下巴:“亲爱的马,您可真有意思,已经明显好转了,却还在考虑手术。另外,患者正在经期,您问过她的经量了吗?”

    马主任答道:“我注意到出凝血时间了,也问过经量,确实很大——提示凝血功能不好。”

    他本来就处于拿捏不准的犹疑状态,被专家们一问,就有些倾向于保守——

    对啊,都已经明显好转了,又有凝血功能障碍的可能,还做什么手术呢?

    要是因为凝血功能障碍,在手术中大出血,那就很可能白白断送病人性命!

    那,就不做手术,继续观察?

    他还在思索,路易斯有点不耐烦地催促道:“马,你刚才说有两位棘手的病人,另一位的病历呢?”

    “老师,给您病历。”一位胸痛中心的圆脸医生赶紧递上病历。

    这些世界顶级专家的气场太强了,他一直缩在一边,不敢吱声。

    再看看还在思索的马主任,他有点难以理解。

    马主任太有主见了,主见得有点过分。

    这么多顶级专家都说不用做、不能做了,还在犹豫什么呢?

    而且人家不是仅仅靠名气压制,他们说得也很有道理啊。

    路易斯打开病历,圆脸医生介绍道:

    91岁男性,退休教师,有高血压、心肌梗塞病史,此次因胸骨后痛2小时、意识丧失半分钟就诊。

    入院时血压120/80mmHg,十分钟前忽然再次意识丧失半分多钟,血压下降到70/40mmHg。

    由于刚到医院不久,很多检查还没来得及完善。

    听着病情介绍,两支专家团队的人都沉默不语。

    即便检查没完善,光听病史也能判断个七七八八——

    这不就是典型的心肌梗塞表现嘛?

    而且是非常危重的心肌梗塞。

    赶紧做PCI啊,这是救命的唯一方法,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不过这只是凭借经验推测,必须有心电图结果才能确诊。

    众人都看向路易斯。

    路易斯盯着心电图看了一会,高声道:“8个导联的ST段压低+2个导联的ST段抬高——这是典型的8+2征,冠状动脉左主干严重狭窄的特征性表现。”

    “8+2,心肌梗死,只有做PCI救命了。”虽然史密斯不主攻心脏,但身为血管专家,对这些基础知识还是懂的。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1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