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高清人妻互换AV片:镜子里我是怎么要你的视频

吃过早饭,把刘贞送上车,南易就对南若玢说道:“我们有两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你想去哪里?”

    南若玢想了一下说道:“爸爸,要不你带我去看个稀奇,不是说有个人上交了24亿的巨款么?”

    “有什么好看的,人我们看不到,钱也看不到。”

    南易知道南若玢说的是赵欣伯那笔价值30亿人民币的日本房产,折腾了二十来年好不容易拿回来,他那个当环卫工人的遗孀赵碧琰,把其中的八成上交给了京城市政府,只给自己和儿子留下两成。

    两成也价值6亿,赵家已经成了明面上的内地首富之家,全是随时可以高价套现的房产,比称霸八十年代的那个水货首富牟南德强太多了。

    “看个稀奇么,我还没见过24亿堆在一起是什么样子呢。”

    “装傻,你明知道人家上交的是日本的房产,又不是现金。你想看24亿堆在一起是什么样子,呶,24亿没有,看看60亿是什么样子吧。”

    南易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60亿面额的法币,在南若玢眼前晃了晃,“好不好看?”

    南若玢从南易手里抢过法币,拿出自己的钱包,把法币塞了进去,“爸爸,我没收了,什么时候让我看看1000亿人民币堆在一起是多大的一坨。”

    “哈,那你这辈子估计是没机会了,换种货币估计还有机会。”南易拍了拍南若玢的后脑勺,说道:“既然你想不到去哪,那就陪爸爸随便走走,咱们也享受一下慢生活。”

    南易和南若玢两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路过一块上橙下黄渐变色的索尼广告牌,只见上面写着“sony希望通过这些产品在各方面向华囯朋友们提供方便,only  sony  has  it  all”。

    下面展示着索尼的各种电子产品,彩电、录像机、收录机、电风扇、功放、随身听、投影仪、便携式录影机、喇叭应有尽有。

    从广告牌离开,就看到一辆奥迪100行驶在马路上,后面一辆本田紧追不舍,再后面一辆搬家的大解放咳着黑烟慢腾腾的挪移着。

    走进地坛公园,里面站着不少已经领退休工资的老头老太跟着站在他们前面的一位“大师”不知道学着什么气功,在他们边上还有另一帮老头老太躺在地上,有正躺、有侧卧、有趴着。

    南若玢打量了一会后,问道:“爸爸,他们练的是什么气功?”

    “爸爸也不知道,现在气功的名堂太多了,有享受专家津贴的特异功能大师,有发功于千里之外的气功大师,有一次性可以催眠几万人的大师,还有这些……啊,爸爸想起来了,这些躺地上的练的是碰瓷功。

    这个功法最实用了,学会了这个功法,发家致富不是梦。

    这不是快奥运了么,这些大爷大妈应该是加紧练习为奥运做准备。你看站着的是动,他们集体发功可以助女排一臂之力,到时候使出晴空霹雳的绝招也是可以的;

    躺着的这些是静,心平气和、气息平稳,可以帮助射击运动员调整呼吸,到时候就会百步穿杨。

    到底是老同志,觉悟就是高,年轻的时候工作了一辈子,临老,还要心系我们国家的体育事业,还想着贡献自己的一分精血,了不起。”

    “爸爸,你确定这些老爷爷老奶奶不是在给精神科的专家们提供多样性的病症样本,好让我们的精神医学进步的速度更快一点?”

    南易轻轻拍了一下南若玢的后脑勺,“阴阳怪气的,老年人有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消磨时间,这是多好的事情,心情愉悦,人也长寿一点,多活几年,多领几年退休金,也好多帮衬帮衬孝子孝女。”

    “哼,爸爸,你是把我引进坑里,然后就管杀不管埋,顺便还踹我一脚。”南若玢一扭头,躲开南易的大手,气哼哼的啐道。

    “人类文明之所以能进步,主要就是因为下一辈的人不听上一辈的话。只要你能有理有据的驳倒我,我说的有些话,你也完全可以不听。”

    “那我哪些话该听,哪些话又不该听呢?”

    “很简单啊,夸你的别听,骂你的要听,还得轻讲重听。”

    南若玢往边上迈了两步,离南易一米多远,就嬉笑着说道:“哈哈,我偏偏要反着来。”

    说完,南若玢就嬉笑着跑开,边跑还边喊,“爸爸,来追我啊。”

    “小丫头片子,我要逮不到你,我就跟你姓。”南易大叫一声,就往南若玢奔跑的方向追去。

    一个追,一个跑,累了,一个拐进马克西姆餐厅买一块马克西姆蛋糕,一个从街边买了一串冰糖葫芦,手里还握着一瓶百冰洋。

    补充完能量,接着追,接着跑,一直跑到刘贞单位的对面,一大一小才停下了步伐,一个帮另外一个擦汗,一个靠在另一个的肚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南若玢气息稳定后,就看了看手表,“爸爸,刘阿姨下班还早呢,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南易把手绢塞回口袋里,说道:“想玩什么游戏?”

    “猜歌名啊,唱两句歌词,对方要猜歌名和歌手的名字,猜错了就要被弹脑崩儿。”南若玢小眼珠转了转,说道。

    南易快速的评估了一下双方的战力,如果他不作弊,两人在五五之数,于是就说道:“行,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我年纪小,当然我先来,听好了,我开唱了……‘微风吹动你的发梢,就像风的线条’,唱完了,猜吧,下次可以抢答。”

    “哇,你太狠了,居然唱这么冷门的歌。”南易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又笑道:“不过爸爸正好知道这首歌诶,《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李恕权唱的对不对?”

    “猜对了,别高兴太早啊,我是故意挑了首简单的。好啦,到你了,唱吧。”

    “行啊,你不为难爸爸,爸爸也不为难你,我也挑首简单的,听好了,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文学

    “嘿嘿,爸爸你摆明了让我呗,这个太简单了,我都懒得说答案,听好咯,我又要唱了,这次的可是有点难哦。”

    “呵呵,唱吧,爸爸听着呢。”

    “红日照海上,清风玩转凉。”

    南易听完南若玢唱的,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歌听起来耳熟,他也知道是关正杰唱的,可他从没关心过歌名,只记得好像和天气预报的背景音乐是一个名。

    可叫什么来着?

    “爸爸不知道,脑崩儿你是先弹,还是攒着到最后一块算?你要先弹了,爸爸要是赢了,也要先弹哦。”南易不软不硬的威胁道。

    “哼,最后再一起算,我就不信我赢不了,轮到你了,出题吧。”南若玢撩了撩袖子,认真的说道:“告诉你答案哦,关正杰的《渔舟唱晚》。”

    南易拍了拍额头,叫道:“可惜,都到嘴边了,我就是想不起来,我记得好像和舟有关系来着。好了,听着……买洋房付房价能分期,买汽车付车价能分期。”

    “爸爸,你耍赖,这个调调,一听就知道好几十年前的歌了,我怎么有可能听过。”南若玢听南易唱完,整个人都不好了。

    “很好猜的哦,歌手的名字和你太奶奶就差中间一个字,歌名也很简单,我给你一点提示,这是当年的广告歌曲。”

    “方×音?”

    “对啊。”

    “方怜音?方伶音?方国音?方丽音?方静音……”

    “bingo,对了,就是方静音,你再猜猜歌名。”南易微笑道。

    “哼,歌名还用猜么,爸爸既然你说是广告歌曲,又让我猜,肯定不会是某个商品名,而是一种促销方式的名称,这还不好猜么,不是《分期》就是《分期付款》。”南若玢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得,你聪明,出题吧,我等着呢。”

    “你等着,我发大招了……‘when  i'm  walking  down  the  street,all  the  glass  boxes  round  n'round’,猜吧。”

    “这也算大招啊?就这也想难倒你爸爸我,哼哼,跟你说,爸爸听过这首歌,不就是beyond的么,主唱是主音吉他邓炜谦,不是黄家跔。”

    “哇,爸爸,这么冷门的乐队你也知道啊,哼,他们一点都不火,要不是在酒吧听过他们唱歌,我也不会知道他们。”南若玢嘀咕道。

    “嗯?酒吧?赵诗贤带你去的,晚上我就去找她算账。”

    “爸爸,不要么,你找aunt算账,她不就知道是我告的密啦,以后我很难混的耶。”

    “得得得,饶你一次,1比0了,听题吧。”

    “来啊,不许耍赖,必须是75年以后发行的歌曲。”

    “行,听着……‘公社是根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算了,这首不算,六十年代就有了,我换一首,‘心事若无讲出来,有谁人会知’。”

    “哼,闽南歌啊,我也不慌,沈文程的《心事谁人知》。听好,‘天天天蓝,叫我不想他都难’。”南若玢说道。

    “潘越芸的《天天天蓝》……我爱你想你怨你念你深情永不变。”

    “《野百合也有春天》,和我前面那首是同个人唱的……”

    父女俩你来我往,玩得好不热闹。

    玩到最后,弹脑崩儿的事,南易故意不提,南若玢也故作遗忘。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1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