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太粗太深了太硬受不了了(宫交H多P)最新章节列表

过了会儿,宁妤起身去隔壁。

    门开着,宁妤进去时踩到了什么,她低头看去,是傅时遇的手机,已经四分五裂。

    傅时遇坐在沙发上点烟,他的手在发抖,怎么都摁不响打火机。

    几次三番,窜起的火苗险些燎到了他的手指。

    宁妤一惊,几乎没有犹豫,上去夺过了打火机,将它扔在了矮几上,这才注意到上面还有一份摊开的文件。

    宁妤看清了,是离婚协议书。

    她心头一喜,险些外露了情绪。

    宁妤竭力克制了心底的兴奋,出声喊他:“阿遇,你……”

    “滚出去!”

    未说完的话,被他燥怒的声音截断。

    宁妤一惊,还来不及反应,傅时遇已经站起身,伸出手去推她。

    他烦躁的将她向外推,脑子里都是刚才那通电话。

    他说:宁悄在他身边。

    傅时遇身为男人,太清楚傅良洲那种沙哑的声线代表着什么了。

    他竟然,他们竟然……

    傅时遇情绪激动,他用力箍着宁妤的肩膀。

    宁妤被他弄得好疼,眼圈一下子红了。

    她反手关上卧室的门,身体砰的一声磕在了门上。

    她尽量的温柔的开口:“阿遇,嘉嘉刚刚睡下,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傅时遇脸色铁青,眼神像是淬了毒那样的发狠。

    宁妤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她有些害怕。

    她深吸着气,知道他的怒火来自何处。

    宁妤心里一酸,不明白傅时遇为什么这样激动?

    她跟了傅时遇五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却唯独看不懂他对宁悄的感情。

    他一次次伤害宁悄,却又死死地攥着她不肯放手。

    他到底爱不爱宁悄?

    宁妤忍不住问:“阿遇,你……不想离婚吗?”

    傅时遇没有说话。

    宁妤从他的手里挣扎出来,平复着气息,小心翼翼的开口:“悄悄的性子,我最清楚了,她既然做了决定,想必不会回头了。只不过……”

 文学

    宁妤顿了一下,打量傅时遇的表情变化,故意引导道:“她那么爱你,为什么忽然间决定离婚?上一次,嘉嘉的生日宴,她和……”

    “滚,我叫你滚!”

    那个名字还未说出口,傅时遇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

    他一把扣住她手腕,将她拉开,而后打开卧室门。

    傅时遇拖拽着宁妤向外走,宁妤又疼又怕,忍不住哭了:“阿遇……”

    她啜泣的声音落进耳朵里,傅时遇就更觉得心烦意乱。

    他停住脚步看她,冷声发问:“你不滚是吧?”

    宁妤吸了吸鼻子,楚楚可怜。

    傅时遇冷哼一声,松开了她的手,而后,迈步下楼。

    宁妤下意识的想去抓他:“你要去哪?”

    手指却只碰到了他的衣角,傅时遇步伐凌乱急促。

    ……

    傅时遇开车到了四季青。

    顶层的某一间包厢,他直接推开了门。

    里面烟雾缭绕,声色靡靡,一片调笑声。

    他忽然的闯入,打破了原本和谐的氛围。

    被一群美人儿包围着的江肆探出头来,偏暗的灯光中,他看清了来人。

    江肆晃动着杯中的酒,调侃道:“哟,傅小爷怎么有空来这儿了?”

    他随手推了一个女人出去。

    傅时遇是这儿的常客了,那女人和他算是旧识,每次他来,都会点她作陪,便讨好的凑上去:“傅公子~”

    傅时遇将人一把推开,像发泄似的,丝毫不怜香惜玉。

    女人被他推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傅时遇烦躁的吼:“滚,都滚!”

    江肆这才看清他的脸,岂止是阴沉二字能形容的。

    江肆吩咐人都出去了,而后,递给傅时遇一支烟,问他:“出什么事了?到我这儿来撒邪火。”

    傅时遇没有接,他坐到江肆身侧,语气急切的想得到一个答案:“你说,这么多年,我对宁悄好不好?”

    “宁悄,好?”

    江肆讶异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江州市的望族这么多,小时候,跟在傅时遇身边的孩子不少,他又是其中的孩子王,可这二十几年过去,也就只是他江肆,能和傅时遇真心交谈。

    江肆想,他许是傅时遇唯一的朋友,每一次傅时遇有了什么事,第一个就来找他,他也习惯了开解傅时遇。

    傅时遇和宁悄结婚六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状况。

    傅时遇用尽了办法折磨宁悄,这个‘好’字,他真的不敢认同。

    江肆没有回答,反而问他:“阿遇,那你真的爱过她吗?”

    傅时遇面色一僵,沉默了良久,颓然的靠在卡座里,心里不停的想着这个问题。

    他有爱过宁悄吗?

    他还记得,那年大一,宁悄扎着马尾,小脸红红的跑到球场和他表白。

    他倒是很佩服她的勇气,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喜欢他,要和他在一起。

    傅时遇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他听到她的表白,是什么感觉?

    总之,他拒绝了她。

    他向来清楚自己的喜好,不喜欢宁悄这种热情似火的女生,反倒是那种柔柔弱弱的,更能提起他的保护欲。

    宁悄没有放弃,一次次的对他示好,傅时遇就觉得很烦。

    可是后来……他答应了她的表白。

    想到这里,傅时遇暗暗咬牙,拿起桌上的酒,狠灌了自己一口。

    他不爱宁悄,他只是卑劣的夺人所好。

    ……

    晚上十点,傅公馆。

    唯一在周岚的房间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醒来,嚷嚷着要去找宁悄,周岚只好又把他抱回了宁悄的房间。

    宁悄帮唯一盖好被子,抬起手轻抚他软软的小脸。

    她毫无睡意,一闭上眼睛,那个男人的身影就在她眼前浮现,阴魂不散……

    宁悄靠在床头,视线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她看着不久前的那记通话记录怔怔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宁悄发呆,手机忽然在掌心震了震,将她游离的思绪唤回。

    她一惊,竟然潜意识认为是傅时遇打来的……看向屏幕,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安和失落。

    宁悄认识江肆,知道他是傅时遇仅有的朋友。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将电话接通。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2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