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吊粗大爽秀婷 普通用户免费体验一分钟

小铛和槐花两人对傻柱的冷酷无情。

    三大妈是看在眼中的。

    就一句话。

    谁娶了秦淮茹的两姑娘,谁家倒大霉。

    傻柱说过这么一句话。

    珍爱生命,远离贾家白眼狼。

    三大妈也不会有给小铛、槐花两人介绍对象的心思。

    躲都躲不及。

    还上赶着。

    不是有病吗。

    看秦淮茹那个神情和体态,三大妈就知道秦淮茹错意会了某些事情,没会错意,秦淮茹能把她的两个姑娘小铛和槐花给招呼了过来。

    这是要玩美人计嘛。

    三大妈承认。

    小铛和槐花两个丫头的确遗传了秦淮茹貌美的优点,但就是再多的美貌,皮囊在好看,这个品质跟不上,它也会打折扣的。

    “三大妈,这谁呀?”

    打招呼的秦淮茹,一副慈爱眼神的看着那个男人。

    走到跟前一看,还真是一表人才。

    秦淮茹信心十足,她两姑娘这么好看,只要那个男人不是瞎子,就应该有所心动。

    心动了。

    还能不采取行动?

    到时候就看秦淮茹的手段了。

    “淮茹,这我远方的亲戚,东区中学的校长,光顾着忙这个知识研究,一直没顾上这个个人问题,到现在还单着那,我寻思着他这么一直单着,也不是一回事情,怎么也得想办法解决这个婚姻问题。”

    三大妈见秦淮茹癞皮狗一样的贴了上来,死活甩不掉,便决定挑明来意,开门见山的告诉秦淮茹真相。

    我是给这个男人介绍对象,但这个介绍的对象不是你秦淮茹,也不是你秦淮茹的两姑娘,我看中的人另有其人,你秦淮茹就不要打这个算计的小算盘了,打了也是白打。

    只不过三大妈话说了一半,后面的那些话语还没有来得及往出说,三大妈对面的秦淮茹就已经浮想联翩了。

    东区中学的校长。

    有身份的人。

    不管是小铛,还是槐花,只要嫁过去,就是校长夫人,而她秦淮茹也摇身一变的成了这个校长的丈母娘。

    校长好。

    校长好啊。

    手里头的钱肯定多。

    钱多就可以补贴贾家,让贾家过上好日子。

    还让秦淮茹觉得满意的一点,是这个人至今未婚,不存在小铛和槐花两人过去给人家孩子当后妈的问题。

    绝配。

    秦淮茹的心思瞬间活了。

    她笑盈盈的说着三大妈的好话。

    “三大妈,咱们一个大院住了这么些年,我发现我秦淮茹还真的小看您了,您对我秦淮茹的心思我秦淮茹记在了心上,没别的意思,这件事成了后,我让小铛和槐花两人一定好好歇歇您三大妈。”

    秦淮茹的算计就是厉害。

    走一步看三步。

    在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秦淮茹就已经尽可能的想这个好事情了,她想到了槐花,想到了棒梗。

    三大妈可以给小铛和槐花两人说对象,也可以给棒梗说媳妇。

    如此。

    贾家的困境顿解,她秦淮茹还能因此获得丰厚的利益,继而让四合院那些人好好看看,让他们知道,我秦淮茹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秦淮茹。

    三大妈也是诚心的,明明知道被秦淮茹给误会了,中间却愣是大喘息了一会儿,故意给了秦淮茹说话的机会。

    “谢什么谢?我什么忙也没有帮上,淮茹,不跟你聊了,我的带着他去后院看看。”

    满脸笑容坐等三大妈介绍下文的秦淮茹,一下子张大了她的嘴巴,瞪圆了她的眼睛。

    真是见鬼了。

    后院。

    还的带着这个男人去后院。

    在后院住着且跟这个男人年纪相仿还单身的女人,似乎只有棒梗跪舔的对象小秦淮茹了。

    放着自己的两个姑娘不给介绍,把后院带着娃娃的小寡妇介绍给人家校长。

    三大妈。

    你按得什么心?

    亦或者你收取了后院小寡妇什么好处?

    你这么做,对得起我秦淮茹?对得起我贾家?

    咱们还是不是邻居了?

    四合院里面有人给后院小寡妇说亲,这件事要是放在之前,秦淮茹肯定举双手和双脚的表示赞成。

    事情只要成了。

    等于断绝了棒梗的舔狗之路。

    对秦淮茹,对贾家,都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情。

    只不过现如今嘛。

    对秦淮茹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腰包,就算秦淮茹没有实际性的接触过这个男人,却本能性的凭借着人家校长的身份对校长的腰包进行了一个预估,那是一个可以让贾家起死回生的数字。

    校长要是看上了后院的小寡妇,对贾家、对秦淮茹而言,都是天大的祸事。

    棒梗没有房子娶媳妇,小铛和槐花两个人不能嫁人,她秦淮茹也不会有两万块钱的养老钱,更在四合院众人面前无法抬起头。

    已经将这个男人当做目标的秦淮茹,自然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不就是男人吗?

    她秦淮茹有的是办法。

    傻柱刚开始信誓旦旦的说就是好心帮扶,最终还不是落在了某些实处上。

    定了定心神的秦淮茹,朝着那个男人瞟了一眼。

    心里美滋滋的认为事情可以成功。

    结果残酷的现实宛如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秦淮茹的脸颊上,将秦淮茹那自以为是的脸颊当时顿在了当场。

    “大姨,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三大妈心中暗乐,她也看秦淮茹不顺眼,见到四合院来了新的男人,秦淮茹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贴上来。

    典型的为老不尊。

    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秦淮茹被扣了一个神经病的帽子。

    看着秦淮茹那哭笑不得的脸颊,三大妈舒服的就跟吃了加蜜的西瓜,整个人从里到外的泛着爽朗。

    让你丫的在作死。

    真以为你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秦淮茹?

    贬值了。

    懂不懂。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那?大姨院里能有神经病?这是我们大院的秦淮茹,她身后是她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做小铛,一个叫做槐花。”

    看似训斥的口吻,却处处流露着夸赞的用意,还借机点明了秦淮茹的身份,让某些人别在浮想联翩。

    就是想你也是白想。

    轧钢厂的秦淮茹,秦淮茹的女儿小铛和槐花,算是名声臭了。

    但凡知道的人,都会在脸上泛起不屑的神情。

    “大姨,她就是你们大院那个坏事情做尽的秦淮茹啊?傻柱那?我听说傻柱是她男人,不对呀,依着坏事情做尽就应该吃枪子的准则,她怎么出来了?”

    男人一点没有避讳秦淮茹。

    也可以说他故意当着秦淮茹的面说这些秦淮茹不想听的话。

    诛心了。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那?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就你这个说话,你怎么当上的校长?”三大妈故技重施,又把之前明着训斥,暗着讥讽的套路使唤了出来,她朝着一脸苦逼相的秦淮茹道:“淮茹,你别见怪,这孩子搞学问搞傻了,说话不过脑子,你不要放在心上。”

    秦淮茹脑子嗡嗡的。

    不要见怪。

    我能不见怪?

    我都恨不得给他一巴掌,要不是顾忌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再则秦淮茹暂时还不想破坏她与三大妈的这个关系。

    秦淮茹想的很多。

    三大妈既然可以给小寡妇说对象,也可以给她秦淮茹的几个孩子介绍对象。

    搞砸了关系。

    三大妈还会给秦淮茹的三头白眼狼介绍对象嘛?

    为了几个孩子。

    秦淮茹违心的在脸上挤出了笑容,故作大气道:“三大妈,瞧您说的,咱们都是一个大院的邻居,他是你的晚辈,也是我秦淮茹的晚辈,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会跟晚辈一般见识,没关系的。”

    话罢。

    秦淮茹还专门朝着那个男人说了一句。

    “你没有说错,我就是那个轧钢厂的秦淮茹,也怨我当时不懂事,脑子里面进了水,才铸下了天大的过错,我秦淮茹现在就一个想法,尽可能的回报社会,弥补我秦淮茹的昔日过失。”

    秦淮茹想要表现一种自己悔过一新的一面出来。

    万一人家看不中小寡妇,她的两个女儿,小铛和槐花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淮茹,不跟你聊了,我带他去后院了。”

    三大妈拉着那个男人就要走。

    也就这个时候。

    小秦淮茹从后院迈步走了出来。

    看样子。

    是要去上班。

    秦淮茹顿在了当场。

    小铛和槐花也驻足了。

    她们都想看看这个相亲的大戏。

    在小铛和槐花的心中,小秦淮茹已经成了她们的情敌,刚才那短短的数分钟,小铛和槐花很满意那个男人。

 文学

    有知识。

    有涵养。

    更加重要的事情。

    这个男人是学校的校长,嫁过去就是校长夫人,还不用去当这个后妈,省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情。

    这么好的条件,万不能将其轻易放弃。

    两人心里还有些怨恨三大妈。

    条件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放着她们两个黄花大姑娘不介绍,却偏偏介绍一个带着两娃娃的寡妇。

    这是亲戚?

    有这样的亲戚?

    转念一想。

    给介绍寡妇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万事皆怕对比。

    没有带着两娃娃的寡妇映衬,如何彰显小铛和槐花两人的卓绝风姿?

    让这个男人碰碰壁也挺好的。

    碰壁过后必有彩虹。

    真是姐俩。

    想到了同一点,还不约而同的挺了挺各自的腰杆。

    眼神也在各自挺拔腰肢的时候扫向了对方,跟小寡妇是情敌,但她们姐妹俩就不是情敌了嘛。

    男人只有一个。

    恨嫁的姑娘却有俩。

    小铛和槐花!

    姐俩在相亲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太清楚像校长这种优质男人的抢手程度了,有钱,未婚,有身份,一百个男人里面都不会有这么一个。

    得抓紧!

    “姐,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呗。”槐花压低声音的朝着小铛哀求了一句。

    还没说后面的那些话语,小铛就已经猜到了槐花要说什么。

    无非要小铛把男人让给槐花。

    天见可怜。

    这样的好男人,小铛也稀罕的厉害。

    亲妹妹又能怎么样?

    亲妹妹就可以让姐姐把自己的幸福让出去?

    扯淡。

    “槐花,正好姐也有件事跟你商量,姐先说了。”小铛耍了一个心眼,欲抢先一步的朝着槐花提出,让槐花在这场男人争霸战中主动退出的事情。

    只不过槐花更快一点,她在小铛说完话,还没有提出具体的意见之前,槐花抢先提出了让小铛退出来的想法。

    “姐,这个男人不是你的菜,你服不住他,我不一样,我能收服他,姐,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妹妹,往日里你总是让我,你在让我一次,就把这个男人让给我吧。”

    小铛没想到槐花这么不要脸。

    “槐花,你还年轻,姐姐比你大。”

    “姐,我还年轻啥啊,我今年都三十四岁了,老姑娘了,人家是校长,一直未婚,你一个离过婚的人,跟人家不合适,姐,我保证只要我成了校长夫人,我就会发动关系的解决姐姐的个人终身大事。”

    为了校长。

    槐花将小铛当初的丑事情重新提了出来,甚至还擅自开着这个压根不会兑现的空头支票。

    小铛的脸变了。

    当初被骗还生下孩子这件事。

    是小铛最最伤心的伤心旧事。

    “你。”

    “姐,就这么说定了。”槐花这是要把事情做成既定的事实,在小铛还没有答应的时候,就舍弃了小铛,迈步朝着那个男人逼近了一步。

    对比。

    槐花就是要站在那个男人面前,让那个男人好好对比对比,是她槐花胜出?还是带着两娃娃的寡妇胜出?

    熟知了槐花心思的秦淮茹,却没有制止槐花的行为。

    对比对比也好。

    省的那个男人眼睛里面进了沙子,分不清这个好赖。

    另外秦淮茹也想看看,看看三大妈怎么收场。

    很明显。

    小秦淮茹懵逼的表情在阐述着答案,她对于这场所谓的相亲大戏是压根不知情的。

    奇怪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3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