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又黄又爽又湿又刺激:英语老师的大兔兔很好吃

旁边还跟着一名穿着西装的翻译,跟着指手画脚:

    “你们竟然敢欺骗外国友人,快点把你们老板叫来!”

    店里还有几十名顾客,也都聚拢在周围,嘴里议论纷纷。

    有说老外太蛮横的,当然也有怀疑店里卖假货骗人的,闹闹吵吵,都乱成一锅粥了。

    山海斋的店长叫冯静,正努力地解释着:

    “几位先生,我们山海斋出售的每一样物品,都是有信誉保障的,假一赔十,请问你们购买的物品,出了什么问题?”

    假一赔十,就是开业的时候,刘青山定下的规矩。

    尤其是珠宝这个行业,普通人不懂行,所以欺骗消费者的事情,并不少见。

    但是刘青山知道信誉的重要性,所以才有了这条规矩。

    “假一赔十,那你们赔呀,外宾购买了两万多外汇券的商品,你们就得赔偿二十万!”

    那个翻译嗓门挺大,手指头都快戳到冯静脸上了。

    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是一声惊呼,这年头,外汇券可金贵着呢,能有几百块那都了不得。

    几万块乃是几十万块,对普通人来说,那简直要了亲命。

    “你个二鬼子!”猛然间伸出一只大手,直接把翻译给拎到半空,俩腿儿无助地蹬着。

    却是李铁牛气不过,上前动手。

    这货还瞪了那几名老外一眼:“看什么看,敢在俺们这里捣乱,照样揍,俺揍过的毛子,都够一个排啦!”

    三名老外都被他给唬得连连后退,这壮汉,瞧着太吓人。

    小翠儿连忙上去,拉住丈夫的胳膊:“铁牛,放开手,你这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李铁牛就这一点好,听媳妇的话,因为哑巴爷爷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于是把手里的翻译顿在地上:“今天便宜你。”

    那个翻译都差点吓尿,不过嘴里还是继续咋呼:“你们店里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冯静却依旧不卑不亢:“如果是我们店里的问题,我们肯定会进行赔偿,请您先说说情况好吗?”

    那翻译冷笑几声:“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刚才已经找专家鉴定过了,你们这根本就不是和田玉,当然是假货!”

    正这个时候,海明珠分开人群,走了进来,她也不搭理那个翻译,直接用熟练的英语,和三名老外打起招呼:

    “先生们,还有这位女士你们好,我是这家珠宝店的经理,有什么问题,我会为你们解答。”

    海明珠在港岛那边,已经熟练掌握英语,尤其是口语,交流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美丽的女士,你好,我叫约翰,我们来自大不列颠。”那位中年老外也客客气气地和海明珠握手。

    现在的海明珠,身上的气质高雅,容貌更是出众,令人不敢轻视。

    就算在港岛那边,周氏珠宝的郑公子都为她倾倒,只不过,海明珠瞧不上那种子弟罢了。

    所以说,老外其实也是看人下菜碟的。

    海明珠深知,这件事和山海斋的声誉,关系很大,处理不好的话,山海斋出售假货的消息传出去,生意就会一落千丈。

    不过她同样对店里的货物有信心,于是微微一笑:“约翰先生,我们去那边坐下慢慢谈吧。”

    海明珠伸手一引,珠宝店的角落里,有一张小桌子和几把椅子,供客人休息之用。

    刘青山站在人群外围,他并没有急着出头,因为他清楚店里的情况。

    而且海明珠处理事情很是得体,也用不到他,还是做一名旁观者算了。

    因为刘青山注意到,那名翻译,眼神有些闪烁,没准怀着什么鬼胎。

    海明珠引领着三名外宾,在桌子前面坐下,还叫营业员泡了几杯茶。

    店里的其他顾客,自然不好再围观,不过也没人走,都假装在那挑选首饰,想等待事情的结果。

    看热闹要是看到一半儿,那多没意思。

    而且还有人存着点小心思:假一赔十啊,要是赔给老外,那咱们是不是也能赔?

    喝了一口茶,约翰这才说道:“我们来你们这个古老的国家旅游,很羡慕悠久的华夏文化,我们听说,玉石是华夏的代表,所以就在这里购买了几件。”

    那对年轻的男女,将几个盒子摆到桌上,里面有玉雕,也有挂件。

    “可是,张告诉我们,有假冒的玉石,还领我们去进行鉴定,结果证明不是真正的玉石。”

    约翰指了指身后的那个翻译,估计这家伙是姓张了。

    海明珠抬眼望了那名翻译一眼,却见这家伙的眼神有些躲闪,于是拿起盒子里面的玉器看了看,很快就瞧出来端倪:

    “约翰先生,玉石是分很多种的,在我们国家,最名贵的是和田玉,价格也最高。”

    海明珠把盒子底部的证书取出来:“约翰先生请看,你们购买的玉石,产地并不是和田,而是贝加尔湖一带,证书上面,已经标明。”

    “所以在价格上,才会这么便宜,要是和田玉的话,那价格起码要翻十倍的。”

    解释清楚之后,海明珠又歉意地说道:“当然,也是我们店里没有经验,没有用英文标注,请几位谅解。”

    “是这样吗?”那位约翰先生,还有点怀疑,朝身旁的翻译望去。

    张翻译硬着头皮回道:“约翰先生,他们卖的时候,也没说明白产地和材料啊。”

    海明珠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引领着众人走向经营玉石的柜台:

    “各位请看,这个柜台是和田玉,可以看看上面的价格。”

    她拿起来一件玉佛,指着标签道:“这是用上等和田玉雕刻的,一件就价值一万两千块。”

    然后又指指远处另一个柜台,二者中间隔着翡翠饰品区:“那边我们也标明了,出售的是俄料玉石。”

    而店长冯静,也很有眼色地拿过来一个大小差不多的玉佛。

    海明珠指着这张标签上的价格说道:“这个俄料玉石就要便宜许多,价格只是一千五百块。”

    两尊玉佛摆在一起,外行人是根本就瞧不出来区别的,而且从表面上看,俄料玉佛,甚至还要更加白皙一些。

    两个价格一对比,约翰也有点明白了。

    而那个外国女子,也张口说道:“我们确实是在那边买的,当时张还说,那里的价格便宜。”

    约翰不免有些气恼,被人围观了半天,还是自己这方没搞明白情况,他也感觉有点出丑。

    于是约翰望向张翻译的目光就变得凌厉起来:“张,你当时为什么不讲清楚?”

    “约翰先生,我也不大懂玉石,我也是怕您花冤枉钱嘛。”张翻译一脸无辜。

    约翰也只能摆摆手,然后站起身,向海明珠鞠了一躬:“请接受我的道歉。”

    误会解除,海明珠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灿烂,她微微躬身:

    “约翰先生,您展现出来的绅士风度,也很令人钦佩。”

    一句话,顿时夸得约翰笑逐颜开:

    “美丽的女士,我决定,我要带一批真正的华夏玉石回去,对,是叫和田玉是吧,因为它就像这个古老的国度一样,温润文雅,叫人心情愉悦。”

    连刘青山都微微点头:不错嘛,这个老外,已经算是领悟一些玉石文化的了。

    海明珠也再次和约翰握手:“为了表达对朋友和客人的敬意,我们店里也会为您打折的,这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一时间皆大欢喜,连看热闹的客人,心情也都跟着愉悦起来。

    毕竟这时候的国人,民族自豪感都很强烈,可不想自己的国家,在外国人面前丢脸。

    而他们对山海斋的信任,也恢复如初,甚至更加坚定。

    约翰一行人,又挑了一件玉山子和两个挂件,这次当然都是和田玉的,然后才满意而去。

    刘青山则朝着人群中一个不大起眼的青年点点头,那个青年就跟了出去。

    而刘青山现在也彻底放心,山海斋交给海明珠,估计以后都不用他操心了。

    就海明珠刚才展现出来的风度,以及处理事情的从容,刘青山很期待她未来的发展,只怕真的会成为珠宝行业里,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店里恢复正常,顾客们的购买热情反倒更高。

    这时候,门外呼啦一下,冲进来一队人马,带头的正是侯三,后边都是龙腾公司从黑河那边带过来的员工,清一色都是退伍兵。

    一股杀气,在山海斋里面悄然弥漫。

    侯三看到刘青山和李铁牛,立刻眼睛一亮,向后边一挥手:“没事了,都回去干活。”

 文学

    唰的一下,退伍兵迅速撤离,眨眼间就走得干干净净。

    侯三就知道,有刘青山和李铁牛在这,事情肯定能摆平。

    他也是刚刚得到消息,说有人在山海斋闹事,这才带领人马赶过来。

    “老大,啥时候回来的。”

    侯三凑到刘青山跟前,还朝李铁牛和小翠两口子点点头。

    “侯哥,这段时间辛苦了。”

    珠宝店里的顾客有点多,刘青山就跟海明珠打了个招呼,出了山海斋。

    侯三则眉开眼笑的:“老大,我看这弄商场,跟咱们搞边贸也差不多,就是两样,进货和卖货,大伙干得还是老本行,都挺顺手。”

    一家大型商场,也涉及到的许多部门,从最基本的导购员、收银员到安保、保洁等等,还需要大量的物流人员。

    侯三带来这二百多人,撒到大商场里,根本就不够用,因为商场的地下,还有一个大型超市呢。

    “先进去瞧瞧。”刘青山当然不怀疑侯三的能力,首都的龙腾商场,就是个试验点。

    如果成功的话,刘青山就准备在几个大城市开设连锁店,彻底打响龙腾商场的名头。

    当下最重要的还是物流,因为这个行业还没有规范。

    在侯三的引领下,几个人向着商场大门走去,正中是一个大的旋转门,两侧是备用的消防门,平时并不会开启。

    “这门咋进啊?”小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三翼旋转门,有点发蒙。

    倒是李铁牛在港岛那边见过,拉着小翠走进去,轻轻一推,然后慢慢前行。

    等走到商场里面,李铁牛迈步走出去,小翠慢了一步,没出来,结果又在里面转了一圈,这才欢欢喜喜地跳到李铁牛身边:

    “挺好玩的。”

    当下,这种门在国内还很少使用呢,估计那些进店的小孩子,都会转几圈玩玩。

    刘青山也转到商场里面,这里都已经装修完毕,不少人抬着货架子,推着货物,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摆上货架。

    迎面正中的位置是电梯,有上下两个通道,下面是通往地下超市的。

    几名安保人员,正在悬挂各种指示牌。

    放眼望去,商场里面给人的感觉宽敞大气,入眼琳琅满目,就是现在还稍稍显得有些杂乱,等到货物上架之后,应该就非常整齐了。

    一楼主要是服装衣帽之类,小翠儿是越瞧越纳闷:“怎么没有柜台,还没摆出来吗?”

    侯三就给她解释:“咱们这是首都第一家大型自选商场,顾客随便看,随便选。”

    在八一年的时候,羊城那边成了了第一家自选商场,不过是友谊商店。

    八五年的时候,沪江那边成立了第一家超市,当然,名字还是叫自选商场。

    不过这家自选商场主要是针对在沪江生活的外国人,所以购买货物需要使用外汇券,这就限制了普通市民的进入。

    自选商场这个词儿,搞得小翠有点发蒙:“这跟国营商店不一样啊?”

    不一样就对了,刘青山知道,就是那冷冰冰的柜台,一下子将顾客隔绝开来。

    售货员甩脸子,说小话儿什么的,顾客还得陪着笑脸。

    顾客不是上帝,顾客是孙子。

    “那到时候,有人偷摸把货物拿走咋办啊?”小翠有点担心。

    这还真是个实际的问题,现在没那么些先进的设备,只能靠安保人员。

    好在这些保安大多是退伍兵,侦查能力都挺强的。

    到时候,明面上的保安都穿上统一的制服,能起到震慑作用。

    暗地里,再安排一些暗哨,抓抓典型什么的,等大家都养成习惯,养成规矩,自然慢慢就好了。

    “青山,这商场怎么总感觉怪怪的,和别处不一样。”小翠一时间还是有点不适应。

    刘青山就笑着问道:“那你说说,是在这样的商场里买东西舒服,还是在国营商场舒服?”

    小翠眨了几下眼睛:“应该是这里吧,我昨天和铁牛去逛商店,多问几句,那个售货员就烦了,拿眼睛瞪俺,还说俺是山炮,铁牛差点跟人家打起来。”

    侯三在一旁得意地插话进来:“这就是咱们自选商场的好处,等开业了,生意肯定火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3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