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作文 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老师

保安也不清楚这是谁,但是看到对方说话的这幅口气,心里也有些发憷,摸不清对方的来路。

    面对着一群小姑娘,他可以卡个路,这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你可以说他狗眼看人低,但却不能说他玩忽职守。

    但是当伍祥从球场内走出的时候,保安的心中就有些懵了,毕竟对方能够从里面走出来,自然是有资格进入球场的。

    “她们说来这里找人,要在咱们高尔夫球场内寻找足球队,这不是说胡话嘛!我们这里可是高尔夫球场,哪里来的足球场地。”保安轻笑一声,看向众女的神色有些不屑。

    “哪里没有?”

    听到这儿,伍祥带头反驳道。

    “我们王总可是包下了这里,要把这里当做足球场训练的。”

    “王总?足球场?”

    保安疑惑的询问道。但是伍祥这次却没有解答对方的疑惑,确实听起来有些别致,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也就直接和保安说:“你自己问问你的上级吧。”

    说完,伍祥就不再理会对方了,直接走到了一旁,询问众人的情况。

    保安听到这话,也立刻反应过来,别真是有个土豪把场地包了,难怪说今天来球场的人,相比起以往少了许多呢。想到这里,他赶忙拿起对讲机,询问保安队长道:

    “队长,队长,这里是门口,门口来了一群人,说是来参加足球比赛的,是否允许放行?”

    保安也留了个心眼,只是汇报了来人的情况,却没有告知前面自己阻挡的事实,防止被自己的队长劈头盖脸的骂一顿。

    对讲机的声音很快响起,但是和以往趾高气昂的声音不同,今天的保安队长说话的声音带着些急促,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快,快点放行,那是王总的人,如果敢得罪了王总,谁都救不了你!”

    队长惊慌的对着对讲机大喊,透过对讲机,保安都能够感知到对方内心的恐惧。

 文学

    冷汗从保安的头上缓缓滴下,如同一条水柱,滴落到地上,很快打湿了一片。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伍祥再度过来询问,他才回过神来。

    “询问过了?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吗?”

    伍祥的声音掺杂着笑意,在不远处响起,但对方看向保安的眼神中却充满了玩味儿。

    刚才保安联系队长时,对讲机的声音太大,即便隔了一些距离,但他也是听到了,自然知道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敢再有所阻拦,但等了许久,却也没听到对方的声音,不由得出声询问道。

    保安如梦初醒,慌里慌张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连忙说道:

    “请请请,我马上开门,快请进!”

    此时他看向门口这群女生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内心迫不及待想送走对方,自然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了。

    虽然不知道王总是谁,但自家队长的性格他却清楚,以往来了那么多的富豪,也没见对方如此惊恐,今天突然如此的恐慌,肯定是来了位惹不得的大人物。

    对于他们这些底层人员来说,大人物的一句话,就有可能让他们的生活如遭重击。

    ……

    看到保安现如今的卑微的模样,众人心中也有些许的唏嘘,但却没人可怜同情,可怜人自有可恨之处,对方前后模样的转变,是看在了不知情的“王总”面子上,与他们没有丝毫的关联。

    如果不是王总发话了,估计她们依旧会被对方针对,拦在门口不允许进来吧。

    “王荆轲,这位王总是什么人?”

    坐上了接驳车,汤柒琪抬头看了眼坐在最前方的伍祥,低下头,靠近王荆轲的耳边,小声询问道,此刻她的内心也有些许的好奇。

    王荆轲感觉自己的耳边吹来了一阵温暖的风,与此同时,还有对方身上携带的天然香味扑鼻而来,让他沉浸不已,一时间直接忽视了汤柒琪的问题。

    见王荆轲迟迟没有回答自己,汤柒琪好奇的转过头,看到的却是王荆轲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眼睛都不带眨的。

    “你…你…你在看什么…”

    汤柒琪瞬间羞红了脸,说话都带着些结巴,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道。

    “嘿嘿,看你啊。”

    王荆轲的脸皮,堪比城墙,没有丝毫被戳破的惶恐,反而笑呵呵的说道,这倒是让汤柒琪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哼,你再这样子,我就不理你了。”

    比脸皮比不过对方,汤柒琪只能撒娇了,王荆轲是吃软不吃硬,面对汤柒琪的这句轻哼,顿时慌了神,赶忙赔笑道:

    “看你这话说得,这不是因为你太好看了,我才一时间看呆了嘛!”

    见汤柒琪不理会自己,王荆轲赶忙转移话题:“你刚才问我什么?”

    听到这话,汤柒琪的额头上飞过了一排乌鸦,看向王荆轲的目光,也愈发的不善:“恩?”

    这家伙,竟然没听自己说话,还满口胡言,真是太让人生气了。

    想到这里,汤柒琪嘟着小嘴,将自己的脸都涨成了一个小圆球,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开心”三个大字。

    王荆轲见状,心中大呼一声“可爱”,但面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示,只能傻呵呵的笑着,当做赔罪,见王荆轲这幅傻样子,终于是汤柒琪率先忍不住了,“噗”的一声笑出声来,笑骂了一句“呆子”。

    但王荆轲却只是傻傻的笑着,不敢随意搭话,汤柒琪只能无奈的重新问了句,听到对方的问题,王荆轲挠了挠自己的额头,想了片刻后说:

    “王总是咱西虹市的首富,具体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出手太阔绰了,昨天刚给我们一人发了一笔奖金,老丰厚了,现在我们就在他的球队中,要帮他在一个月后踢一场球赛。”

    王荆轲的解释,说了和没说没啥区别,只是强调了王多鱼的有钱,但其他的信息一句话都没说到点子上,让汤柒琪不由的翻了个白眼,心中却也有了些许的好奇。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3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