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免安装(粗壮灌满)最新章节列表

而且章鱼怪也不是傻子。不会因为陈诺一句话就随便放人。

    约定的时间,章鱼怪给了陈诺五天时间。

    五天后,如果真的能交上一个操场大的章鱼,那么章鱼怪才会放人。

    五天时间,上哪儿找这么一个大章鱼去?

    别人不知道,但是,陈诺却是知道,哪儿有这么大的章鱼的。

    上辈子,南极!

    ·

    当初解锁了自己意识里的记忆封锁后,得到的一个关于上辈子南极之行的记忆碎片里,就曾经出现了这么一只大章鱼的。

    在海上,大章鱼出现,准确的说,是那只章鱼和西德同时出现。

    然后,西德亲手斩杀了那只章鱼后,在和陈诺以及鹿细细短暂的交手了一番。

    鹿细细不敌被打进了海里,而陈诺收获了西德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你是选中者。

    当然了,后续还发生的小插曲就是,自己下海去捞鹿细细,摸了人家屁股,然后……

    嗯,不过,记忆碎片里,南极海域的地方,确实有那么一只巨型章鱼的。

    而且,陈诺忽然选则这么干,直截了当的联系章鱼怪本尊,其实等于把他这次原本想只是单纯的营救出西城薰的行动目的,做了一个巨大的改变!

    三个元老的死亡,章鱼怪内部的动荡,让他察觉到了时间线已经和上辈子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怎么想,都觉得很是奇怪。

    要说造成时间线偏差的唯一变数,全世界,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但自己回到这个时间线后,所作所为,其实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躲开了章鱼怪的组织的。

    陈诺也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两年来的一切经历和所作所为,到底是自己哪一次挥动翅膀,引起了风暴,造成了章鱼怪这个庞然大物的内部腥风血雨呢?

    他做出和章鱼怪直接联系的做法,并不是莽。

    虽然冒险了点,但,理由也很充分的。

    首先,从灰猫那儿得到了消息:参赛者=很多种子共同竞争最后的胜出。

    那么,地球上现在已知的种子,西德是最明确的。

    然后,还有南极基地里跑出去的那个……也就是忽悠了老科洛后跑去外面世界的,一个种子。

    这两个是明牌。

    对了,还不能忘记了灰猫这个种子——虽然它看起来很废物。

    哦对了,还有,从电将军追捕鹿细细的事件里,再结合灰猫说出的消息,灰猫说出的一个让它很畏惧很强大很残暴的种子。

    加起来,现在已知的种子:三个。

    那么还扣着暗牌的种子有没有呢?

    陈诺觉得肯定有。

    事情发展到了今天,章鱼怪的那个BOSS,如果不是种子的话,陈诺第一个就不相信。

    那么,接下来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

    一个种子,对应一个选中者。

    自己是西德的选中者。

    鹿细细,则是灰猫口中的一个非常残暴的种子的选中者。

    在南极欺骗过科洛的那个种子,它的选中者是谁?

    以及……

    章鱼怪如果是种子的话……章鱼怪的选中者,又是谁?!

    这是第一个问题。

    而第二个问题,则是陈诺更觉得有意思的。

    就是:这些种子,一个个的都仿佛喜欢躲藏在背后。

    西德是如此,章鱼怪是如此,选中鹿细细的种子是如此,至于南极欺骗过老科洛的那个种子,则是陈诺现在知之最少的。

    或许是互相忌惮,又或许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

    按照灰猫的说法:这些种子们,他们之间才是最直接的参赛竞争者啊!

    可一个个的,都深居简出,深藏不露,躲起来才幕后遥望着这一切。

    为什么?

    以及……

    凭什么?

    ·

    纯木质的建筑,在寒冷地带其实很常见。

    因为寒带金属矿脉少,即便有,也因为寒冷气候,地质坚硬,开采也不容易,金属的建材都需要从外面运输过来,成本比较大。

    同样也因为木质相对于金属而言,在热量传递和发散方面要慢很多。

    厚实的实木墙上还有一层复合材料的隔温防护层,再加上屋内的供暖设备,让整个木屋里就热烘烘的。

    这是一个酒吧。

    坐落在距离南极大陆不远的乔治王岛上。

    生意很好,多年的经营,也成为了全世界各地前来南极冒险的极限户外运动爱好者们最喜欢的聚集地。

    听说老板是一个圈内颇有名气的冒险爱好者,也是不差钱的那种人。

    年纪大了退休之后,就在这里开了这么一个酒吧,用来招待全世界前来南极冒险的爱好者。

    是圈内人,同时消息灵通,很多冒险者还可以在这里登记购买一些需要的器材,以及,酒吧还可以充当中介,帮人寻找到一些探险过程之中需要的向导。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在物资运输成本高昂的南极,任何的满足口腹之欲的东西在这里都是奢侈的。

    而这里,能提供酒水,这就是最大的享受了。

    只是,贵了一点。

    一瓶普通的百威啤酒,这里要十五美元。

    考虑到昂贵的运输费,这个价钱,也基本得到了接受。

    在给章鱼怪打过电话的第三十个小时的时候,陈诺走进了这个酒吧。

    这里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陈诺走进来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晚上十一点。

    酒吧里依然坐了九成以上的客人——当然了,原本面积也不是很大。

    将自己的外形改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年壮汉后,陈诺裹着厚厚的防寒服走进酒吧大门后,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暖气,随手脱掉外衣挂在了墙上,就走向了吧台。

    “啤酒。”

    陈诺把一张美钞放在了桌上。

    吧台里的站着的酒保看了他一眼,拿过钞票后,在桌上放了七瓶啤酒。

    “你难道不该给我六瓶啤酒,然后找我十美元么?“

    “看你是新来的,第七瓶打折了。”酒保笑了笑。

    陈诺也笑了笑:“你怎么知道……”

    “这里的人我都认识,都在这里。”酒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看着陈诺拧开瓶盖喝了口酒,酒保笑着走开了。

    酒吧里很嘈杂——南极的冒险生活,到了晚上其实很少能有什么娱乐场所的。

    但凡是喜欢这种冒险运动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那种生活之中喜欢刺激不安分的。

    否则的话,谁特么吃饱了撑的跑来这种地方玩冒险?

    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里面的一张台球桌边围了五六个人,墙角的点唱机旁还有人用力的拍打着,大概是喝多了,被酒保板着脸吼了两声后,那个醉鬼才转过身来笑嘻嘻的摆了摆手,乖乖离开。

    吧台旁还有两个一看就是做冒险行业的人,正在一边喝酒一边交谈着什么生意,陈诺听到了对方谈话的内容是什么器材,给养之类的……

    耐心等陈诺喝完了一瓶啤酒后,那个酒保才又走了过来,站在吧台内笑眯眯的打量了陈诺几眼。

    “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么?你是新面孔——第一次来南极?”

    “嗯,不算是。”

    “反正我没见过你,喜欢来南极冒险的民间冒险爱好者,我基本都见过。除了那些官方的科考队不怎么来我这里光顾,其他的基本都喜欢在出发前和归来后,在这里喝几杯,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

    酒保随意的攀谈着,然后笑道:“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告诉我。”

    “嗯,谢谢。”

    “我说的……不止是酒水。”

    陈诺也笑:“比如呢?难道你这里还可以找女人?”

    说着,他摇头道:“这里的人,出了来冒险的家伙之外,别说女人了,就连只雌企鹅都看不到。”

    “想看企鹅你可以去圣安德鲁斯”酒保随口说一个地点,然后才继续道:“不过我看你应该对那些小东西不感兴趣。

    至于女人么……好了,你的脸蛋还不错,身材也挺健壮的。

    旅途寂寞,我想只要你嘴巴甜一些,应该有女冒险者会愿意和你来一场旅途上的友谊赛的。今晚女客人不多,不过你可以去看看最里面的那桌,哪里是几个散客,刚刚从南极点回来,正在庆贺冒险活动结束,已经喝了一个晚上了,里面的两个姑娘都不错,尤其是红头发那个,你可以去试试勾搭一下。”

    说着,酒保挤了一下眼睛。

    陈诺摇头:“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呃……男人的话……”

    陈诺脸色顿时一僵:“不,我是说,我今晚不是来找女人的。还有,我不是GAY。”

    好吧,和很多人以为的不同。

    大家或许会绝对的在冒险圈么,户外,极限,危险,充满了冒险和雄性荷尔蒙……

    但,其实……在冒险圈子里,GAY这个群体比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极地冒险圈也是如此。

    上辈子陈诺就看到过新闻:某国南极科考队,因为在极地的生活过于枯燥寂寞,一年耗费掉了数千个套套。

    而关键信息是:那个科考队都是男性。

    所以他一点都不奇怪这个酒吧的话。

    “我可能需要一些别的,你这里能安排么?”

    “器材,给养,还有优秀的向导,我这里都可以联系。不过如果是大型器材的话,可能需要预约,需要等一些时间。”酒保飞快的笑道:“你需要什么?向导的话……你看我刚才和你说的最里面的那桌。

    我刚才不是说了,他们是一个刚从极地回来的冒险队么?你看见那个穿着灰色毛衣的大胡子了吧?

    他叫夏尔,旁边那个是他的副手埃克特,他们是我认识的最好的向导之一。

    专业出色,收费合理,而且服务态度非常好。”

    酒吧觉得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

    眼前的这个生面孔,肯定不是什么官方科考队的成员。

    应该是个民间的自由冒险者。

    那么这单介绍的生意应该能做的成。何况,这个介绍的节点很好。

    自己介绍的目标刚刚完成了一场成功的冒险,正在庆功。还有什么履历能比活生生摆在眼前的成功案例更能打动客户的呢?

    你说再多例如“人家曾经多少次成功冒险过”的经历,都比不上让客人亲眼看见人家正在做一场成功冒险的庆贺会。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相信,成功这种事情,是会持续的。

    眼看这单生意的成功率应该不低,酒保认为自己的这笔介绍费应该是跑不了的了。

    但是,陈诺却只是喝了一口啤酒,不知可否。

    好吧,酒吧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多年的生涯让他见识过各种不同的客人。

    尤其是亚洲的客人,这些亚裔都比较理智,不怎么冲动,喜欢货比三家,更擅长于洽谈价格和细节。

    陈诺的眼睛继续打量这个不大的酒吧,忽然,他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色。

    伸手轻轻一点:“那边……”

    他指的是酒吧里面西南角的方向,最里面的一张小桌。

    只坐了一个客人。

 文学

    那是一个女人,灰色的毛衣包裹着火辣的身材,短发,微微有些卷曲。

    虽然趴在那儿,似乎已经有些醉意了,但是露着的半张脸,却恰好能让陈诺辨认出来。

    酒保一看陈诺指的方向就笑了,立刻露出一副“了解”的表情,却摇头道:“嘿老兄,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是琳达。年轻,漂亮,那个身材……就算是老头子都忍不住会发狂的。

    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找麻烦了。”

    “什么意思?”

    “她可是一个惹不起的坏脾气。而且……身手很厉害的。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这里这么多男人,却没有一个过去找她搭讪的——她明明长的那么诱人,不是么?”

    说着,酒保压低了声音:“因为凡是敢去骚扰她的家伙,都会被她拧断胳膊的。”

    陈诺不动声色,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钞票放在了桌上:“和我说说她的事儿。”

    酒保看了一眼桌上的这张十美元的钞票,丝毫不奇怪——陌生的酒客被这个叫琳达的女人吸引,找他打听消息,赚这种小费,似乎对他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我知道的不多,她不怎么喜欢跟人交流。

    我只知道,她好像是M国来的,很有钱。

    在这里已经待了大半年的时间,去极地去了三次。

    我刚才给你指的那个夏尔和他的助手埃克特,就曾经给她提供过向导服务。

    不过那次行动失败了,听夏尔说,那个女人是个疯子,冒险的旅程之中不听向导的指挥,喜欢惹祸。不过看在钱的份儿上,夏尔带她进极地走了两次。

    只是第三次就打死都不肯去了。

    后来这个女人又找了我另外一个老朋友当向导,又去了第三次。

    那次后,就连我的那个老朋友也不愿意在赚她的钱了。

    我其实搞不明白的,听说这个女人去极地不是为了冒险,是为了找人。可能是她的亲人或者朋友,之前在冒险之中失踪了,她是来找人的吧。

    有人在打赌,说失踪的人肯定是她的丈夫或者情人之类的。

    陈诺的眼神立刻沉了下去。

    “好的,谢谢。”

    陈诺立刻起身,缓缓的走了过去。

    “我劝你别自讨苦吃。”酒保在身后提醒了一句,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又一个找死的……”

    酒桌旁,陈诺才走到了距离对方还有三步的地方,趴在桌上的女人已经头也不抬的,冷冷的说了一句:“走开。”

    陈诺没说话,缓缓的走到跟前,坐在了女人的对面。

    女人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眼神里带着三分醉意,但显然并没有真的喝醉,更多的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冰冷和敌意:“我说了,滚开!”

    陈诺深吸了口气:“塞琳娜……是我。”

    他说的是华夏语。

    女人一愣。

    “南美,热带雨林。

    华夏,金陵。”

    陈诺说了几个关键词。

    塞琳娜的眼珠子立刻瞪圆了,上下仔细打量陈诺。

    “你是……陈?”

    “嗯。”

    陈诺点头。

    塞琳娜的眼神里顿时流露出了奇异的光芒来。

    毕竟……上次塞琳娜见到陈诺,还是在南极大陆的那个地下冰川里。

    这个家伙还被冻结封存在冰川里呢!

    “你……出来了?”塞琳娜脱口而出。

    咦?这个话说的就有点意思了。

    陈诺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不过并没有细想,而是缓缓道:“你怎么在这里?”

    “废话,当然是为了瓦内尔!

    你呢?你是刚脱困?还是……回来寻找瓦内尔的?”

    陈诺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塞琳娜说自己“脱困”。

    以及,寻找瓦内尔?

    “达瓦里希,他?”

    “他失踪了啊!失踪了一年多了!”

    陈诺:“……”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4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