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 考好了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了

要说这次夏炽调到东方台的事,张复确实是费了不少力气。

    虽然效率高,他自己也和夏炽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这中间需要费多大人情,即使他不说,作为体制内的夏炽心知肚明。

    但凡牵涉到跨省调动,就没有容易的,到了一定级别,跨省调动是惯例,但是就夏炽的级别来说,显然是不够格的。

    张复新官上任,第一把火也不烧了,反而弯腰去求人,拜托把他调到东方台的老领导帮忙,才算把这事敲定下来,也算是真的对夏炽上了心。

    这件事在东方台也不是没人说闲话,但是张复新来,台里其他人对他都不算熟,也还没摸清楚他的路数,就都没说什么。

    这件事,他只和一把手交过底。

    好在台里的一把手也没有为难张复,张复的情况他了解一些,能力够,后面也有人提携,正值年富力强,现在因为婚姻的事向他低头,他没道理拦着。

    他已经不年轻了,没必要因为这事得罪张复。都说莫欺少年穷,这句话在官场同样适用。

    张复才40左右,在官场可不就是少年吗,而且人家不仅不穷,还是冉冉上升的新星。

    就这样,夏炽调到东方台的事,算是板上钉钉了。

    但是担心夜长梦多,怕出什么岔子,张复还是希望夏炽早点过来。

    事业有成,还能抱得美人归,中年男人的幸福莫过于此,也难怪他关心则乱。

    他着急,夏炽也理解,所以把时间排得很满。

    晚上吃完饭,回到家后,夏炽拨通了在阮宓手机上看到的陈知壑的电话。

    陈知壑当时刚和阮宓聊完天,阮宓也沉得住气,既然觉得陈知壑想给自己惊喜,她愣是忍住了没问,只是撒娇让陈知壑早点去魔都看她。

    接到夏炽约着明天见面的电话,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他不知道对方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其他的什么事。

    对方既然是鄂省台的领导,也算是媒体人,会不会是知道自己融资成功的事了以后,打算缓和一下关系呢?

    事实证明,陈知壑想多了。

    夏炽最近忙得飞起,压根就没看过新闻,对于陈知壑的事是一无所知。

    第二天中午,夏炽驱车来到江大附近一家咖啡馆。

 文学

    陈知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毕竟是长辈,虽然对方对他不满意,晚辈该做的陈知壑不会故意落下。

    见面以后,夏炽打量了一下陈知壑,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咖啡馆。

    陈知壑心一沉,看这架势,分明是来者不善啊。

    他猜得没错,夏炽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快刀斩乱麻,让阮宓彻底与他做个切割。

    阮宓那边她不好说,陈知壑这边她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中午店里人不多,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服务员上前询问她们要喝点什么,陈知壑接过菜单,递给了夏炽。

    夏炽淡淡地说了一句:“就矿泉水吧,又不是特地来喝咖啡的。”

    谷陈知壑眨了眨眼,要了杯美式。

    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为了阮宓,这点委屈对自己来说也算不了什么,陈知壑笑道:“阿姨,今天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炽没有领情,看着陈知壑说:“小陈,今天找你出来呢,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很快就要调到魔都去了,这次也算是和你道个别。”

    陈知壑笑道:“小宓和我说过了,恭喜阿姨了,魔都肯定比省台强。”

    夏炽听了这话,皱了皱眉,这话说明最近他们还在保持联系,于是淡淡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不瞒你,小宓以后我不打算让她回江城了,你懂我意思吧。”

    陈知壑呵了一声,说:“魔都也挺好的,小宓喜欢就行。”

    夏炽凝声道:“我看你学习不错,以后留校应该没什么问题,房子也买了,以后应该不会去魔都吧?”

    陈知壑当然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夏炽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是不想如她的愿,轻笑了一声:“那倒是不好说,您也知道,我还年轻,年轻人嘛,总不能老窝在一个地方,说不定毕业以后我也会去魔都看看呢,毕竟小宓也在魔都。”

    夏炽听到这话,眼神有些凌厉,说:“我本来以为你死聪明人,看来是我看走眼了,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

    “你和小宓的事,我实话告诉你,你们不合适。”

    “你很优秀,在同龄人里,你也算得上出类拔萃,没必要非要缠着小宓放,天涯何处无芳草。”

    陈知壑听完,久久不说话,这软硬施加,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恰好这时服务员把咖啡端了上来,端起咖啡,陈知壑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拿起勺子开始搅拌起来。

    过了一会儿,陈知壑缓缓说道:“这是您的意思,还是小宓的意思?”

    夏炽说:“小宓那边你别管,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不要让她为难。”

    陈知壑呼了口气,摇头道:“除非小宓亲口告诉我,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夏炽脸色一沉,语气有些重:“你这又是何必?你这是在江城,你觉得自己优秀,但是等去了魔都你就发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你知道魔都房子多贵?”

    “你们以后要是在一起了,生活有多难你想过吗?”

    “小宓有自己的梦想,你难道想要她为了生活奔波,去拖她的后腿?”

    见夏炽越说越严厉,陈知壑依然不为所动。

    这要是重生之前的陈知壑,肯定早就忍不了了,也很可能真的会放弃。

    这也就是夏炽欺负他年轻,想着这个年纪的男生自尊心强,肯定忍不了,才软的不行来硬的,故意激怒他。

    陈知壑没有上当,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相信自己,也相信小宓。”

    夏炽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也不想再多说了,这摆明了就是吃定了女儿喜欢他,有恃无恐。

    起身,夏炽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

    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夏炽留下陈知壑直接走了,算是不欢而散。

    看着门外的夏炽走远,陈知壑面无表情地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融资成功的事,更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有20万BTC。

    作为一个“中年人”,陈知壑明白,这种打对方脸的行为只会让夏炽恼羞成怒,最后受伤的还是阮宓。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4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