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壶白浊撑爆噗嗤H|我和几个亲戚都做了爱

陈青看了眼台上的周成仁,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扭头看着叶诗兰,“这老爷子也真是的,非要犟,我拉都拉不住。”

    叶诗兰白了陈青一眼,“你懂什么,苏老先生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青无奈的摊了摊手,行行行,没想到居然这么崇拜老爷子,真是……好!

    苏泰山步履缓慢,丝毫不管台上的周成仁是否等得不耐烦,神色平淡的走到台上,“给我吧。”

    周成仁递出话筒,等苏泰山接过之后,便转身离开,只留了苏泰山一个人在台上。

    苏泰山略微迟疑,但也没去叫住周成仁,心想管他去哪的好。

    原本脸上还挂着笑意的周成仁,转身后神色一变,十分的阴沉,但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开心事,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台上,此时就只剩下苏泰山一人,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诸位,相信大家知道我是谁,所以我也就不过多介绍了。今天之所以站到台上,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件事情,那就是……”

    话说到一半的苏泰山停了下来,所有人也都注视着他,静待下文。

    陈青以为是不是老爷子故意吊人胃口,但慢慢的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老爷子就像是呆住了一般。

    这时身边的叶诗兰也发现不对劲,推了推陈青的手臂,“陈青,老先生似乎有问题,你看他的手!”

    陈青扫眼看去,发现苏泰山的手在不断的颤抖,眼神变得有些迷离。随即环顾一周,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于是赶忙朝台上走去。

    临近登台的时候,还被守在一边的周家保镖给拦了下来,陈青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人,“让开。”

    保镖不肯让路,非要陈青说明身份才让上台。

    但陈青再看了一眼台上的苏泰山,发现情况比先前还要更麻烦,直接将那些保安推开,猛然一跳,落在了苏泰山的身边。

    陈青伸手握在苏泰山的手腕,脸色逐渐的有些难看,当即拿出一根银针,轻轻刺朝苏泰山的水沟穴。

    所谓水沟穴,在人的面部,当人中沟的上三分之一与中三分之一交点处。有清热开窍,回阳救逆之功效。

    陈青之所以快速的找准这个穴位,是因为苏泰山此时的情况是病发。

    在这样的场合下,一切理所应当的情况只要发生,那么都会显得比较奇怪。

    况且陈青之前为苏泰山诊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老人会有这个病状!

    但眼下陈青只能先把老爷子给稳住,这样才能谈其他的事情。

    直到银针落在苏泰山的水沟穴,他的情况才稍稍的缓解一些,陈青当即就吵着那些骚乱的人大喊道:

    “给我都留在原地!”

    说完看着那几个周家的人,眼神极其不善,像是要吃人一般,“你们几个要干什么?”

    几名保镖被陈青的眼神镇住,一时间停下了脚步,不敢再朝陈青走去。他们本来打算把陈青带下去,至于苏泰山,反正老板又没有让他们管。

    拦住这几人,陈青朝叶诗兰看去,叶诗兰心领神会,赶忙跑上台。

    等叶诗兰上了台,陈青嘱咐道:

    “诗兰,我待会给你一个苏董的电话,你告诉他这边的情况,就说苏老爷子晕倒了,叫他立马过来。然后再说句‘周家不怎么样’”

    叶诗兰一一听进耳中,表示自己会照办,“那你呢?”

    陈青一笑,“我还有点事情,你现在就打电话。等你挂完电话我再走,你和老爷子待在这就好,这么多人看着,谅他们也不敢动手。”

    叶诗兰眉头紧锁,知道事情的棘手,赶忙打了电话,而陈青则是四处打量,并没有看到那几个应该出现的人影。

    等叶诗兰将电话挂断后,陈青便离开了宴会厅,朝着那处走廊走去。

    先前周成仁离开,也是从那走了的。

    至于最奇怪的是,到现在宴会厅里乱了套,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周家的人出面解释!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

 文学

    陈青来到走廊,尽头内,是那个见到陈苍的房间,此时门大开,就像是等人前来一样。

    陈青冷哼一声,丝毫不害怕的走了过去,无非就是多少几个人而已,这对于陈青来说,当真不是什么难事。

    房间内,等着陈青的是成家以及白家,至于周家的人,依旧没有个踪影。

    白立恒率先说道:

    “那小子到底会不会过来?”

    白笙见儿子如此心急,呵斥道:

    “你着什么急!”

    白立恒被这么一说,赶忙低下了头,恶狠狠的看着门那边。

    这时成天佑来到白笙的身边,十分谄媚的说道:

    “白老,我之前见过那家伙,杀人十分的果断。想必见到这样,一定会过来的。”

    白笙看了眼这个昔日的手下败将,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成天佑倒觉得没什么,反正当初是自己输了,要不然今天就是白家父子在自己面前这般了。

    无非就是成王败寇,至于脸面什么的,只要没死,全部丢在地上也没有什么所谓。

    他们这一次聚在一起,就是要给苏家一点下马威,给陈青一个难忘的教训。就算不杀死,也会彻底废了陈青!

    身后,是一群两家的人,一个个身上都是带着枪的!

    白立恒突然扭头看着父亲,咧嘴一笑,“来了。”

    白笙和成天佑两人都看了眼门那边,果然有人在朝着这边走来。

    陈青走了进来,看到这群家伙后,脚步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神情,嗤笑道:

    “我说是谁,原来是你们。”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5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