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下面突然一紧一紧的 越求饶越是狠狠地弄她

宋百年每天完成手术后,刘牧樵是不会让他休息的,会给他任务,蟾蜍、小白鼠、兔子、狗等,都提供给他,要求他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艺。

    宋百年没有怨言,他也知道,这是对他的期望,是在培养他。

    可是,事实上,一句老话起作用了。

    欲速则不达。

    不说宋百年没有进步,他的进步非常缓慢,这就是一个月来的结果。

    刘牧樵有脾气了,有些不耐烦了。

    “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没有长进?你看你,一个月了,进步几乎是微乎其微。”刘牧樵做完手术后忍不住责骂。

    “我已经很努力了。”宋百年很委屈。

    他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后还要练习6、7个小时,睡眠时间都严重不足。他自认为已经很努力了。

    “那你自己解释一下,一个月进步,几乎是看不到。JON,你对比一下,他,才一年零几个月,起先从比你还差,一下子就接近我了。他不也是一步一步练出来的吗?”刘牧樵很难冷静下来。

    “我承认我笨。”宋百年说。

    “笨就可以解释吗?笨鸟先飞!”刘牧樵大声说。

    “好的,我会努力的,我也已经努力了!你给一些时间给我,我拼了老命也要进步。”宋百年想哭。

    “给你时间,你等得,我等不得!”

    刘牧樵真的等不得,李六一的移植,都已经错过几次机会了,好几起车祸,死了两个人,都是在医院死的,年轻,健壮,都是非常好的供体。

    他没有把计划告诉宋百年,知道要做移植的,除了李六一的家人,还有姜薇,以及李六一本人,其他人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高等级的秘密,刘牧樵等到了手术前才会告诉手术组的人,并且,他还打算给每个人一大笔钱做封口费。

    做了这一个移植之后,连他自己也要忘记这件事。

    他很着急,希望宋百年能做他的助手。

    在一旁的米特里见宋百年很尴尬,赶紧说:“刘牧樵,宋百年已经很努力了,我都看出来了,他已经很疲惫,这段时期,他既要管科室里的事情,又要跟你加班加点做手术,还要回家练习技术,会拖垮的。技术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练出来的,你别逼他太紧,不好……”

    米特里教授这几句话,让刘牧樵冷静了下来。

    “宋百年,别怪,我急了点。你也别累垮了身体。”刘牧樵赶紧道歉。

    “没事,你也是恨铁不成钢。我和JON的天分差太远了。我会努力的。”宋百年委屈像一个小学生。

    “你和他,也不仅仅是天赋问题,而是目标不同,动力不同……好吧,不说了,你尽力吧。”刘牧樵只能是任其发展了,逼人家,真的逼不出来。

    他不能多说。

    JON当时的动力很足,他对头颅移植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刘牧樵自然不会鼓励宋百年也去做这件事。

    刘牧樵没有再逼宋百年了,宋百年没有放松练习,他认为,刘牧樵对他的严格要求,就只一个目的,要他尽快替代Jon。

    Jon的离开,对宋百年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的利好,今后,除了刘牧樵,脊髓外科就是自己当家了,技术不快速提升怎么行?

    可是,问题是,自己怎么努力,这进步都不是非常明显。

    对于一般的颈髓损伤,宋百年已经没有太大问题,即使较为复杂的精髓损伤,他也能处理。

    可以这么说,他与朱亚光的水平非常的接近了。

    但是,脊髓血管瘤,胸髓、腰髓段,他做不了,做刘牧樵的助手可以,主刀绝对不行,还差很远。

    刘牧樵最近突然对自己提出高标准,高要求,他也很高兴,这是一种期待,一种厚望。

 文学

    宋百年虽然痛恨自己,但他也客观分析了一下,有些技能真的不是努力就能掌握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花板,都有自己的极限。

    就和下围棋,宋百年在学校学的,首先进步很快,但是到了业余1段之后,再也上不去了,眼看着后来者很多都升到了业余3段,5段,特别是邻居家的12岁小孩,还是他引导入门的,人家14岁拿到了儿童围棋赛的亚军,参加成年组比赛,也打进了前10名,段位定到了业余5段。

    而自己拼了老命也就是这个水平。

    后来,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每个人都是有极限的。

    难道,我在脊髓外科的技术也到了天花板?

    “刘牧樵,你可以介绍一下你练习技术的心得吗?”宋百年又找到刘牧樵。

    这个问题把刘牧樵问倒了。

    “我……”

    刘牧樵连一丁点的经验都没有。

    “我觉得,你还是自己找练习方法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法。我也没有好的经验。”刘牧樵说。

    “老大,你就别谦虚了好不好?你的方法应该是最好的。”显而易见,宋百年一定认为,刘牧樵的练习方式才是最好的。

    刘牧樵见他这样说,觉得不说几句可能会引起误会,说自己保守,不愿意传授绝招。

    “其实呢,我主要是用小白鼠做模型,关键是练得多了,技术就上来了。当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加上我可能天赋也有点,我建议,你可以多用小白鼠练习。”

    不说点,刘牧樵也觉得过不了关。

    宋百年牢牢记在心里,回去后,他找到了动物饲养员,一次就订购了1000只小白鼠。

    这笔钱,宋百年也懒得到医院报销,更不想放在科室账上,每只小白鼠是17元,人家优惠他3块,1000只小白鼠用了他1万5千元。

    “你不会是炖小白鼠吃吧?”

    动物饲养员觉得,一次订购1000只小白鼠,除了学生做实验之外,老师个人要这么多,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句话,当然是开玩笑。

    宋百年没有多解释,只说了:“我每天来拿10只。”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5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