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啪短文耽np 震动高潮哭喊花蒂喷水

任达容神情抖擞,丁永强却有些神情颓唐。

    自从洛克菲勒的女秘书凯瑟琳回去美国以后,丁永强就像没了魂儿似的,做什么都没精打采。

    任达容看不下去就劝解他:“女人嘛,天涯何处无芳草?想开点,以后再找一个咯!”

    “你不知的,她是我第一个女人!虽然是个鬼妹,可我就是钟意她!”

    “钟意个鬼呀!你们有缘无分,别想太多!”说完任达容又指了指周围道,“你看,今天这里人山人海,有好多靓妹的,瞪大眼说不定还能找一个!”

    丁永强见此,这才吐一口气,放眼望去,只见很多市民闻讯赶来看热闹,却只能被阻拦在警戎线外面,人挤人朝里面张望。

    “哇,了不得!那个不是大名鼎鼎的跛豪吗?”

    “跛豪身边那个是不是大探长雷洛?”

    “人家现在是总督察了,不是探长!”

    两个人伸长脖子聊着天。

    “快看,那个是徐家三少爷,还有那个是霍少!”

    “包家女婿苏文迪也来了,还有那位是……林家大少爷?”

    “当然啦,听说这次林家和石志坚一起合作创建九龙仓!”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香港两大洋行大班沈璧和塞班同时驱车赶来祝贺。

    作为汇丰银行大班,沈璧为人一向高傲,即使出席这样的活动也是西装革履,昂首挺胸一副老派资本家模样。

    作为渣打银行大班,又是石志坚最好朋友之一,塞班打扮的就随意很多,虽然也西装革履,却戴着一顶很俏皮的插羽毛帽子!

    实际上塞班这段时间好不得意,不管是在银行还是家里全都美滋滋的。

    尤其在家里的时候,那个经常让他心惊胆战的老婆现在对他毕恭毕敬,还主动献吻送拥抱,而这些全都拜石志坚所赐。

    石志坚曾经让塞班购买一百万的神话建筑股票,那时候塞班老婆还一脸不屑,认为塞班是被石志坚迷惑,把私房钱全部投进去打水漂!

    为此,塞班老婆还和他大吵了一架,骂塞班是“没用的塞班”,“狗娘养的塞班”,“扑街塞班”等等,晚上不让他进屋,只能抱着枕头睡客厅!

    可是没几天那支股票一下翻了三倍,塞班赚得满嘴流油。

    这时候塞班老婆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变,大赞塞班是个“聪明睿智的男人”,“不可多得的优秀丈夫”!

    塞班这一刻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不但使唤老婆让她帮自己端洗脚水,还使唤她每晚帮自己捶背捶腿,完全一副地主老财模样。

    每每想到这里,塞班就开心极了,更把石志坚认成是好兄弟,因此今天石志坚工程开工,他第一时间赶过来捧场祝贺!

    香港两大银行大佬出现在现场引起一阵欢呼,可接下来城建署白兰度,水利署柏丽高两位高官出现的时候,现场再次引发轰动。

    “有无搞错,不就是两个鬼佬吗?他们来就这么多掌声,我们来这里却连个屁都没听到!”跛豪与雷洛并排站在一起,嘴里咬着雪茄,拄着拐杖打扮得人模狗样一脸不满。

    “收声啦,人家手里有权!那些趋炎附势之徒当然要上前拍马啦!”雷洛却不以为然,在官场这种场面他见多了。

    “切,你以为我不知!这些扑街八九都有求这城建署和水利署,要不然不会这么点头哈腰!”跛豪一脸不屑道。

    雷洛没说话,因为跛豪这句话讲对。

    香港地产热刚刚兴起,不管是城建署还是水利署都掌控着实权,这些做生意的哪个不想巴结他们?

    “咦,我有无看错?”跛豪忽然使劲儿揉揉眼,“那个是—-死瘸子?”

    雷洛讶然,心说死瘸子不就是你吗,还会有谁?扭头一看,也愣住了!

    石玉凤穿着一袭洋装,俏脸生辉,美眸顾盼,打扮得犹如高不可攀的贵妇人,在聂咏琴,苏幼薇,还有柏乐蒂三人的陪同下,缓缓朝这边走来。

    要不是石玉凤瘸了一条腿,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雷洛和跛豪两人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

    来到近前。

    “看什么看?没见过靓女?”石玉凤见跛豪瞪大狗眼盯着自己,忍不住鄙夷道。

    跛豪嘴里叼着的雪茄差点惊掉!

    没错了!一定是石玉凤!

    “咳咳,你怎么打扮这鬼样子?相亲呀?”

    “相你个鬼!”石玉凤傲娇地瞪跛豪一眼,“老娘天生丽质貌美如花,平时就这打扮!只不过今天稍微化妆一点点!”

    “骗鬼呢?乜叫化妆一点点?简直是由里到外大变活人!哇,这是什么?好长的假眼睫毛!”跛豪伸手过去。

    “滚开!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石玉凤一把将跛豪的手打开。

    跛豪撇撇嘴:“有什么了不起?美女我见多了!信不信我站大街上喊一声,那些美女能从尖沙咀排到沙头角?”

    “她们排队做乜呀?给你鞠躬行礼送帛金?”

    “你咒我死?”

    “我没讲!是你自己说的!”

    “她们是仰慕我!”

    “仰慕你腿瘸口臭扑街之后无仔送终?”

    跛豪怒了,指着石玉凤鼻子:“呐,你骂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骂我没仔送终!”

    原来跛豪是大孝子,却因为坏事做绝前后几个老婆都跟人跑了。

    跛豪一怒之下就抓了那些狗男女浸猪笼!可是依旧止不住老婆跟人跑,娶一个跑一个,搞到最后他脑袋绿了一层又一层,直接不再娶妻。

    而那些被他请来的风水先生告诉他,因为他命格太硬与子女犯冲,再加上罪孽深重,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子嗣!

    跛豪一怒之下,又直接把这风水先生浸了猪笼。

    可是真被那算命的说对,无论跛豪如何努力,如何辛勤耕耘,到现在还是没有儿子!无人能继承他家业,没人能帮他送终,活脱脱的断子绝孙!

    中国人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石玉凤这句话可谓戳中跛豪心事。

    石玉凤见跛豪法发怒,双眼喷火,一副想要吃人模样,丝毫不惧,直接一脚踢在跛豪瘸腿上,“吓我呀?来啊!老娘是吓大的!”

    “我靠!”跛豪忍着腿疼扬起拐杖就要朝石玉凤打去。

    “来啊!”石玉凤一叉腰,拿眼瞪着跛豪,“谁不打谁是孙子?”

    “女人,你—-”跛豪瞅瞅四周,扑街啦,怎么没人劝架?至少你们上前拉一拉,没看我情绪饱满,模样好凶吗?

    雷洛侧过脸根本不去看他和石玉凤。

    聂咏琴,苏幼薇和柏乐蒂也自顾自地聊着天,说着笑话。

    跛豪第一次感觉如此憋屈!

    这天底下没好人了!

    全都见死不救!

    他悲愤莫名!

    没想到大名鼎鼎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自己,却被一个女人欺负!

    不,是一直被欺负!

    “想开点!她可是跛脚凤!曾经的石硖尾骂街第一人!”雷洛不忍心看好兄弟这样尴尬,终于开口说道,“拐杖放下来,对,就这样从容地落下!我们是男人嘛,要给女人面子!”

    “我已经好给她面子啦!可她每次都糗我!”跛豪委屈的想哭。

 文学

    “哎!”雷洛叹口气,很是同情地拍拍跛豪后背,“男人嘛,忍着点!”

    跛豪咬牙切齿:“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份上,又是阿坚老姐份上,我决不能忍!”

    “理解!理解!”雷洛安慰跛豪,“讲真,我觉得你和她倒是满配的!”

    “什么?”跛豪瞪大眼。

    “哇,你反应不要这么大!我讲笑的!”雷洛吓了一跳,感觉跛豪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我的意思是,你和她嘴巴都这么臭,又都瘸了一条腿!最重要的是她命也好硬,尅死老爸,尅死丈夫!跟你简直绝配!”

    “洛哥,我好尊重你的!这玩笑可开不得!”跛豪仰着鼻孔道,“我伍世豪这辈子绝对不会再对别的女人动心!何况是她?我可以对天发誓,就算全天下女人死绝,我伍世豪也不会多看这种女人一眼!”

    雷洛竖起大拇指:“犀利!”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出来轰动声。

    雷洛顾不得继续和跛豪打屁,忙朝轰动处看去,却见一组车队浩浩荡荡开来。

    雷洛还没开口,跛豪已经惊叫道:“我靠,不是吧!港督来了?!”

    ……

    石志坚刚与倪框和古龙分手,赶过来刚要主持奠基仪式,却没想到现场一阵轰动,却是港督戴灵芝来了。

    说真的,石志坚没想到港督会真的过来,虽然他出于礼貌期间向港督府发出了邀请函。

    在石志坚看来,这位戴灵芝港督事务繁忙,忙着操心他那一摊子烂事儿,哪有功夫理会九龙仓建设。

    其他人也都这样猜想,毕竟港督戴灵芝不是一般人,不是哪边动土开工就会过来主动捧场!

    很多地产商花大把力气也邀请不到!

    事实证明,石志坚猜错。

    现场众人也猜错。

    雷洛,跛豪,还有徐三少等人全都一脸惊讶,继而再次诧异石志坚的神通广大。

    白兰度,柏丽高则是一脸愕然,作为政府官员,他们应该知晓港督大人行踪才是,没想到他突然来到这里!

    更加惊讶的则是沈璧和塞班,他们都是搞银行的,最明白港督这时候出现代表着什么意思!代表着他对石志坚看好!代表着两人关系足够亲密!

    现场那些媒体记者此刻忍不住议论起来。

    “不是吧,石志坚这么大面子,连港督都来捧场?”

    “是啊,没听说过他和港督走得很近!”

    这些记者全都惊呆了,迫不及待地举起相机把这一幕先拍下来。

    石志坚见车队已经快到眼前,忙和徐少,霍少,林少等人打招呼,大家簇拥着一起朝车队迎去。

    车队在不远处停下,一名身穿职业装的港府司机戴着白手套下车帮忙把车门打开。

    港督戴灵芝偕同夫人从车上下来。

    石志坚虽然对这些殖民地鬼佬不屑,但人家毕竟是这里大佬,面子工程还是要做足。

    当即石志坚满面春风迎上去:“港督大人能来,当真蓬荜生辉!”

    戴灵芝与石志坚等人一一握手,见现场这么多香港名人,甚至还有港府高官,他不禁面露得意,果然,这里是个出风头的好地方!

    再看一眼周围,那些黑压压的人群,还有挤破头皮架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心中就更加得意,这样宏大的场面怎能少得了我?!

    “亲爱的石,你这样讲就见外了!九龙仓建设是香港目前最大工程,关系着国计民生,作为这一地的父母官,我当然要过来看看!”戴灵芝拿捏着姿态,目光不经意地看向那汹涌人群,还有媒体记者。

    石志坚哪里会不知道这鬼佬眼神是什么意思?当即邀请戴灵芝为大家讲几句话。

    戴灵芝一番推辞,最后推辞不过,这才勉强登台发言。

    于是,现场直接变成了港督大人的自我松赞大会,谈及这几年的香港治理,自己的各种功绩,又强调了自己呕心沥血为治理好香港舍弃了家庭和很多私人生活。

    在演讲完毕之后,戴灵芝这才又把石志坚单独叫到一旁,表情有些诡异地望着石志坚。

    石志坚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试探道:“港督大人,你有乜话要同我讲?”

    戴灵芝再也不隐瞒了,直接上去握住石志坚的手说:“亲爱的石,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提前知道的?”

    “知道什么?”石志坚一头雾水。

    “英女皇要延长我任期一年!”

    “呃?”石志坚这才想起来,上次他陪同洛克菲勒去港督府作客,当时忍不住告诉戴灵芝他任期要延长,最少一年!

    这些全都是石志坚上一世知道的事情,可是对于戴灵芝来说却显得极其神秘了,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戴灵芝在港督这个位子上捞了不少好处,尤其在香港他就等于是太上皇,山高皇帝远,没人能管得到他,他在这里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

    因此戴灵芝最反感也最怕的就是英国那边调任他回去,舍弃这片金山银山,回到英国那片狗屎土地。

    现在石志坚“预言”成真!

    他当真不用被调回去,甚至任期被延长一年!

    对于戴灵芝来说,这简直神乎其神!

    石志坚看着神情亢奋眼神疑惑的戴灵芝,思忖着该怎么对他解释,可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妥,总不能对他讲自己能预见未来,那岂不成了神棍?

    最后,石志坚一咬牙,脸上露出轻描淡写表情对戴灵芝说:“港督大人,其实此事好简单的!不知你信不信托梦?”

    “呃,托梦?”戴灵芝眼珠子转了转,他担任香港港督多年,多少也知道一些中国人神神鬼鬼的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5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