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娇小做起来超爽:新婚之夜粗喘拍打H呻吟

我好没说完呢,李艳就愤怒地说:“你现在要回家说了?现在知道是家丑了?刚才你让我妹子打电话来当众给你道歉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呢?还说我造谣,我怎么造谣了?说实话就是造谣了?”

    我看着她较劲地样子,我就愤怒地说:“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你就是造谣,你那是什么狗屁的实话?你有什么证据?”

    李娟也生气地说:“大姐,打电话让你道歉的,是我……”

    李艳立马说:“行,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住在家里,心已经是人家的了,心里早就长草了,你还要我道歉,我说的是实话,我就不用道歉,相反,你陈军,还必须给我道歉。”

    所有人都有些无语的,在那议论纷纷的。

    刀爹生气地说:“你胡扯什么?陈军怎么要给你道歉呢?李玉福,张淑娴,王可平,你们给我出来,你们可管管你这个儿媳妇了?”

    这么一喊,张淑娴跟王可平还有李玉福都走出来了。

    三个人也都一头雾水地看着李艳。

    李玉福奇怪地问:“艳子,你咋回事嘛?你咋跟小军吵起来了?这大过年的,不是好端端的吗?”

    张淑娴也生气地说:“就是,你吃饱了撑的吧?你跟他吵什么?吃人家,住人家的了,我都不跟他吵了,你跟他吵起来了?你干啥?”

    王可平也赶紧说:“玉民,赶紧给她带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王玉民着急地说:“她不听啊,走走走,回家吧行吗?别丢人了行吗?”

    李艳立马吼道:“我丢人?我说话?我愿意吵架?怎么都是我错了,我说实话有错?哼,我说了,我有证据证明他闺女是个傻子。”

    李艳说完,就赶紧走到王玉燕面前,指着周围地孩子,她冷酷地说:“王玉燕,你看看,你看看这周围的孩子,你看看,是不是有跟你家孩子差不多大的?比你叫小的孩子都有吧?你看看人家孩子,玩的多开心啊,你家瑶瑶怎么不下来玩呢?让你家瑶瑶下来玩啊,让她下来玩啊。”

    我听着就很揪心,我赶紧说:“我家瑶瑶不爱玩……”

    李艳立马鄙夷地问:“是不爱玩吗?我看,是不会玩吧?这没脑子玩吧。”

    我听着就火冒三丈啊,那股怒火,怎么都压制不住了。

    我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什么没脑子玩,你再说一句试试?”

    李艳立马较真地说:“我今天还真的就要说了,你家瑶瑶就是傻子,就是不会玩,就是没那个脑子玩,你看,所有的孩子都在玩,为什么,她就不玩?这就是傻子的证明,你要是觉得她不是傻子,你让她下来玩,你说我造谣,说我撒谎,你就用事实来反击我,如果你家瑶瑶也会玩的话,我当众给你磕头道歉。”

    我听着就很恼火,但是心里也十分担心,我看着瑶瑶,她到现在还是没什么反应,就趴在王玉燕的肩膀上,感觉所有的事,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我看着就着急上火啊。

    王玉燕也很着急,她立马就把瑶瑶放在地上。

    她生气地说:“大嫂,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我家瑶瑶不是傻子。”

    李艳笑着说:“是吗?是不是傻子,大家能分辨,这套圈,很简单吧?你看看,那个穿尿裤的孩子都会玩,这么简单的事,你家瑶瑶应该会玩吧?来来来,就让她玩玩看,只要她套一个圈出去,我李艳今天就给你女儿跪下来磕头道歉。”

    这话说的是让我心惊肉跳的,我看着瑶瑶,我都开始出汗了。

    但是瑶瑶却张着手,一副着急地样子,看着就要哭了,那表达的很清楚,就是要她妈抱着。

    我看着就很痛苦,我现在回想起来妞妞的话,她说,这孩子,用肢体语言表达的比说的要多,要更迫切,就说明,可能就是自闭症。

    李艳看着,就更加鄙夷地说:“看到没有?哼,你家孩子,连话都不会说,三岁了,都三周了,话都不会说,都这么大了,还只是用肢体来表达,这不就是傻子吗?”

    “你够了,你别再说我女儿是傻子了。”

    王玉燕痛恨地呵斥着。

    但是李艳一点也不退让,她不服气地说:“让我道歉?说我造谣?我就得说,我就得证明,爹,你是学医的,你来说说,这自闭症的儿童,是不是不会用语言表达?”

    李玉福听着,就很难受,他尴尬地说:“啊哟,这又不是我们家的事,你说你,多管闲事干什么?”

    李玉福的话,虽然说的很委婉,但是,却让所有人都明白一个意思。

 文学

    那就是,说瑶瑶,就是个傻子。

    我生气地说:“玉福叔,你说,你说……”

    看着我生气地表情,李玉福赶紧小声地说:“小军啊,这个,这个孩子吧……她确实是有点,与众不同,她这个年纪,应该能说,会表达,对外界的反应也应该有,但是你看看她现在……那是不是,我也不敢下结论,你得去大医院,找专业的医生。”

    这话,很委婉,但是字字诛心。

    李艳立马得意地说:“那就是,就是自闭症,就是傻子。”

    我抬起手就想呼李艳一巴掌,让她别再胡说了,但是李艳立马把脸伸过来了。

    她笑着说:“打,你打,你现在想耍威风是吧?打吧,你再打,你也改变不了你闺女是自闭症的事实,只会说明,你呀,恼羞成怒了。”

    我气的是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把手缩回来。

    我看着瑶瑶,很痛心。

    我赶紧拿着圈子走过去,我蹲下来,近乎用哀求地语气说:“瑶瑶,爸爸知道你不是傻子,爸爸知道,你很聪明,那天,你跟爸爸聊天的话,爸爸永远都记得,你呢,现在拿着圈,去套一下,随便套一下,丢出去就行了,好不好?”

    我说完,就赶紧把圈递给她,但是瑶瑶只是含着眼泪看着我,满脸地委屈,可是一个字也不说,一动也不动。

    王玉燕看着,也焦急地说:“你这个死丫头,你倒是动一下啊,你傻了?动一下呀?”

    王玉燕说着,就赶紧把套圈夺过来,往她手里塞,但是瑶瑶就是不接着。

    王玉燕着急地哭喊道:“你真的是傻子吗?你动一下呀,你拿着呀,你真的是傻子吗?你平时也不这样啊,你怎么看到人,就傻了呢?你倒是动一下啊。”

    “啊……”

    王玉燕着急地哭吼声吓的瑶瑶娃娃大哭。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6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