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h)辣文 上吃奶下面日

 她该怎么回答,才能够得到满分呢?

    霍景尧在一旁,听着母子俩的对话,一直都在憋着笑。

    “妈咪,你是不是在想,更爱谁啊?”云承知的声音里,带了些委屈,“你的第一选择,不是我了吗?”

    “额……”

    “以前你都会说,你最爱的就是我,我永远都是你的第一。可是现在,有了爸爸,你是不是就爱爸爸第一了?这就是你们大人说的爱情吗?”

    云亦烟哭笑不得。

    儿子的道理,还一套一套的,并且让她无法反驳。

    云承知越说越伤心:“你有爱情,就不要儿子了嘛。我不是你第一喜欢的人了,我好难过啊妈咪,呜呜呜呜……”

    “好啦,我肯定是最爱你啊。”云亦烟赶紧安慰他,“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小宝贝,我永远永远都是第一爱你!”

    云承知马上精神了,一点都不难过了:“真的吗!”

    “嗯!”

    “那,你不是第一爱爸爸,他会难过吧?”云承知又指了指霍景尧。

    云亦烟真是哭笑不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不会难过的。”想了想,云亦烟回答,“因为,他第一爱的,也是你。”

    这个答案,很温柔。

    爸爸妈妈最爱的,永远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

    霍景尧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了,不像那么回事儿了。

    他能说,他最爱的,永远是云亦烟么。

    他当然也爱云承知,但,排在他心里第一位的,还是她。

    先有云亦烟,再有云承知。

    有一个成语叫做“爱屋及乌”,霍景尧想,用在这里非常的合适贴切。

    他对云亦烟的爱,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永远偏爱。

    趁着云承知去洗手间的时候,云亦烟凑了过来:“刚刚你没有生气吧?”

    “生气什么?”霍景尧明知故问。

    “就是……我第一爱的,不是你啊。”

    “哦。”他淡淡的应了一句,“我知道,你那是哄小孩子的。”

    云亦烟笑了起来:“你明白就好啦。”

    “不过,”霍景尧抬眼看她,“你确定现在不来哄一哄我吗?”

    云亦烟怔了怔,随后笑得更加开心了。

    她伸手捧着霍景尧的脸:“是是是,霍总,我最爱最爱的就是你啦。”

    “果然是把我当小孩子哄,一点真诚都没有。”

 “那,再加一个吻?”

    云亦烟靠近他的薄唇,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厘米。

    霍景尧身子往前一倾,精准的找到她的唇,吻了下去。

    她勾着他的脖子,仰头承受着,带着满满爱意的吻。

    云承知从洗手间出来,刚好就看见了这一幕。

    他赶紧转身,捂着眼睛:“羞羞羞!”

    等了好一会儿,云承知悄咪咪的张开指缝,往爸爸妈妈的方向看了一眼。

    哎,怎么还在亲啊。

    这么久了。

    他只是去上个小号而已,时间很短的啦,他们两个能不能顾及一下他!

    还是云亦烟比较清醒,推了推他:“唔……好……好啦,承知还在呢。”

    “回家再收拾你。”

    云亦烟脸一红,都不敢看他。

    为什么认识这么多年,相爱了这么久了,她还是会在他面前这么容易害羞呢?

    明明……她也可以反撩他的啊。

    哎,还是脸皮不够厚。

    云亦烟坐回沙发上,她还是跟霍景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吧。

    这是在外面……要是在家,那就随便他怎么都行了。

    云承知见爸爸妈妈终于不再亲亲了,这才赶紧回来了。

    “你还要多久才能下班?”云亦烟问道,“有点小饿了哎。”

    “饿?想吃什么?”

    她歪头想了想,回答:“锅盔。”

    霍景尧一愣,随后笑开。

    他们刚结婚的那会儿,云亦烟来他公司找他,一起回家的时候,只要她有些饿了,就会去买不远处小店的锅盔吃一吃,来垫垫肚子。

    后来,霍景尧见她这么爱吃,也去买来品尝。

    “那家店还在吗?”云亦烟问,“五年了,老板还有没有营业。”

    “还在。”

    “那太好了!”

    霍景尧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今天没什么事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亦烟,晚上的时候,我们去一趟霍家。”

    去霍家意味着什么,云亦烟当然知道。

    她点点头:“好,听你安排。”

    云亦烟推着霍景尧的轮椅,云承知在旁边自个儿走着,一家三口,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离开了公司。

    丝毫不掩饰。

    锅盔店前。

    “老板。”云亦烟说,“来两个锅盔。”

    她刚一说完,云承知就发出了不满的抗议:“为什么是两个啊!我也要吃!是三个!妈咪,你刚刚还说第一爱的人是我!”

    云亦烟乐了:“你吃得完吗?不许浪费哦。”

    “能吃完的!”

    “好。”云亦烟改口,“老板,我要三个。”

    锅盔店的老板应着:“好嘞!二十四块!”

    云亦烟扫码付款。

    锅盔是现做的,在等待出炉的时候,老板才有空抬头看她。

    一看见她,老板很是惊喜:“哎,是你啊……你好久都没有光顾我家店了。”

    云亦烟也很意外:“你还记得我?我已经五六年没有来吃过你家的锅盔了。”

    “记得记得。”老板乐呵呵的,“你之前经常来吃,长得又漂亮,我想忘记都难。”

    生活中的小惊喜,就是这么的突然又温馨。

    被人夸漂亮,不管怎么样都是欢喜的。

    云亦烟甜甜一笑:“你们家的锅盔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离开京城五年,我从来都没有再吃到过。”

    “那可不,我这是祖传的手艺。”

    云承知眼巴巴的看着:“真的有这么好吃吗?我要吃我要吃……”

    霍景尧拍了拍他的头:“耐心等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又不是吃豆腐,我是要吃锅盔。”

    他的话把周围的人都给逗笑了。
百合(h)辣文 上吃奶下面日

 

    老板问道:“美女,这是你儿子啊?”

    “对。”

    “长得太好看了吧,水灵又浓眉大眼的,看着就……”老板又瞧见霍景尧,“跟你老公好像啊。”

    因为霍景尧是坐着轮椅的,所以一开始老板没注意到他。

    “基因的力量。”云亦烟笑笑,“以前不觉得像,现在越看越像了。”

    “你老公也很帅。”

    热乎乎又散发着香味的锅盔,是久违的熟悉美味。

    云亦烟根本不在乎烫不烫,一口就咬下,然后直哈气。

    “爸爸刚刚才说了,心急吃不了……锅盔!”云承知说,“妈咪,你小心烫。”

    一家三口站在小店前,因为一个锅盔,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幸福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车上。

    云承知吃得满嘴都是油,咬着脆脆的锅盔,咯吱咯吱响:“太好吃了吧,我以后还要吃!”

    “慢点,没人跟你抢,”云亦烟擦了擦他的嘴,“承知,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哦。”

    “去哪里呀?”

    “去见爷爷奶奶。”云亦烟说,“他们会很喜欢你的。”

    云承知点点头:“好,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呢。”

    云亦烟望向霍景尧:“你有跟爸妈打过招呼吗?”

    “没有。”

    “那不是……很突然?”

    “他知道我们今天要来。”霍景尧伸手搭在她的手背上,“放轻松,你又不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了。”

    云亦烟笑笑:“我怕他们情绪起伏太大,会影响身体。”

    “爸妈一直盼望的,就是能够抱上孙子。虽然我知道他们的这个愿望,其实早就已经实现了,但一直不能跟他们说,憋在心里,我也挺难受的。”

    “一切都会慢慢的变好。”

    霍家老宅。

    车子在喷泉旁边停下。

    管家得到消息,早早的就出来候着了。

    车子一停,管家利索的去后座拿轮椅,早已经熟练这一套流程了。

    只是没想到,云亦烟下车之后,转过身去,从里面抱出来一个小男孩。

    管家一愣:“太太,这是……”

    “我儿子。”霍景尧坐在轮椅上,抢答道,“有什么问题吗?”

    管家的嘴,张成了“O”型。

    这这这是少爷的儿子?

    那就是小少爷!

    霍家有第三代了!

    “管家伯伯好!”云承知从云亦烟怀里下来,“我要去见爷爷奶奶,他们在家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7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