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弄得娇喘连连 日本学生老师做XXXXX

“管家。”霍父说道,“快点吩咐厨房,好好的多做几道菜。另外,去酒窖里拿一瓶年份好的红酒,我今天要痛快的喝两杯。”

    管家点头;“是,老爷。”

    “你的身体,医生说了最好是滴酒不沾。”霍母拉了拉他,“还是别喝了吧。”

    “不不不,今天这么高兴,必须得要喝一点庆祝庆祝!”

    霍景尧淡淡笑道:“喝吧,我也陪爸喝一点。我们父子俩,好久都没有坐下来,一起喝过酒了。”

    管家乐呵呵的去取酒了。

    静寂许久的霍家老宅,终于是热闹起来了。

    “瞧瞧,我们的面子,还没有云承知一个人的大。”霍景尧打趣道,“我早就跟爸妈说过,我今晚会过来。他们什么都没准备,压根没当回事,冷冷清清的。”

    云亦烟扑哧一笑:“你的家庭地位排在什么位置,你心里没点数吗?”

    “是啊,现在有了非常清醒直观的认识了。”

    霍母回答道:“你只说你要来,没说亦烟会一起过来。不然的话,冲着亦烟的面子,我都会提早好好的准备一番。现在好了,什么都没做准备。”

    “没关系的。”云亦烟说,“回家里还需要什么客套招待啊,大家开开心心的就好。”

    “乖孙子啊。”霍母一直都抱着云承知不撒手,“你喜欢吃什么,奶奶让人给你做。以后周末了,放假了,多多的来爷爷奶奶这里玩儿。”

    “好的奶奶。”

    餐厅。

    一桌丰盛的菜,一瓶红酒,气氛其乐融融。

    霍景尧和霍父推杯换盏,霍母一直都在照顾着云承知,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妈,”云亦烟说,“他会自己吃饭夹菜的,你不用管他。”

    “哎,好,我就是忍不住。”

    “以后承知过来陪您的时间多着呢。到时候,你别嫌他烦嫌他吵就行了。”

    霍母笑道:“怎么会呢,巴不得他天天来烦我吵我呢。”

    “看来,我忙起来没空的时候,就可以让您多照顾一下承知了。”

    “那是当然的。”霍母说,“上学放学,买衣服辅导作业什么的,你都交给我。”

    云亦烟点点头:“我没时间去接承知的时候,就让您去。”

    “好好好。”霍母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在家啊,就是太闲,没什么事做。有了承知啊,也有了挂念。亦烟,要是有想法的话,可以考虑一下二胎。”

    “妈,这个倒是……还没想。”

    云亦烟心里泛起一点苦涩。

    霍景尧的身体情况,霍家是毫不知情的,他一直都瞒着。

    她也不可能再去把这个噩耗,告诉两位长辈。

    “我看见承知的时候啊,他都这么大了,我这个当奶奶的,没给他换过尿片,没给他买过任何东西,心里头总是有点遗憾。”霍母说,“要是你和景尧再生一个,我就可以好好的带一下乖孙了。”

    “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二胎这种事情,也是要看缘分的。”

    霍母连连点头:“是这么个理儿。我不知道你和景尧之间,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但最后你能和他在一起,我是最开心的。”

    说着,霍母靠了过来,压低声音;“那个云含影,从头到尾我都没承认过她。我心里的儿媳妇,只有你一个人。”

    云亦烟心里一暖。

    她在自己亲妈那边,没有得到的亲情温暖,在霍家这里倒是得到了。

    也算是另外一种圆满。

    “我们来照一张全家福吧。”霍父喝得半醉,突然提议道,“难得大家都在。”

    霍母立刻响应:“好啊。”

    霍父霍母端坐在最前面,云承知站在两个人的中间。

    霍景尧和云亦烟手牵着手,在一侧。

    管家说道:“好,看镜头,三,二,一……笑!”

    咔嚓一声,这一幕被永远的定格。

    霍家的第一张全家福照片,完成。
同桌把我弄得娇喘连连 日本学生老师做XXXXX

 

    这顿晚餐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云承知困得都睡下了。

    “干脆就让承知睡在这里吧。”霍母说,“明天我送他去幼儿园,我来照顾,你们俩也轻松些。”

    霍父也附和道:“是,这么晚了,孩子抱来抱去的,睡得也不踏实。”

    他们俩的小心思,霍景尧和云亦烟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们是想让云承知多留一会儿。

    “好的。”云亦烟点点头,“那就辛苦爸妈了。”

    “不辛苦不辛苦。”云母乐呵呵的,“景尧喝了点酒,回家好好睡会儿。”

    送走这一对,霍母感叹道:“世事无常啊。”

    “你不觉得很蹊跷吗?”

    “蹊跷?”

    霍父点点头:“是的。他们突然离婚,突然复合,又突然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孩子。一切发生得过快,而且毫无征兆。”

    “我也想到了。”霍母说,“只是,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思考这些呢。只求平安顺遂,万事如意。”

    “嗯。”霍父笑道,“我们霍家,也算是终于有了一桩喜事。”

    京城一品。

    云亦烟躺下时,已经是凌晨零点之后了。

    霍景尧半靠在床头,脸颊上微微泛着红,酒意还在。

    “喝了多少啊,看着都有醉意,”云亦烟说,“还清醒么?”

    “清醒。”霍景尧回答,“知道你是云亦烟,我最爱的女人。”

    “少在这里贫。”

    霍景尧伸手将她抱入怀里:“我好久没有看见,爸妈这么高兴了。”

    “长辈们的愿望,一直都是团团圆圆,儿孙满堂。”

    “我以前觉得,这样的心愿很俗气,谁家不是这样的,一点意思都没有。”霍景尧说,“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理解,这样的心愿,有多么的难得。”

    最平凡,却也是最难达到的。

    云亦烟靠在他的怀里:“难得吗?我们现在不就是这样的状态吗?”

    “是。但……”

    “没有但是。”云亦烟的手指点住了他的唇,“许医生说了,明天下午三点,你要准时去医院,做治疗。”

    霍景尧无奈的笑着:“好。霍太太的话,我肯定要听。”

    “你敢不听试试?”

    结果,霍景尧迅速的说道:“你刚刚承认了,你是霍太太。呐,亦烟,没得跑了啊。”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啊。”云亦烟一笑,“我承认又怎样,法律不承认啊。我们现在依然还是非法同居的状态哦,霍先生。”

    “明天就去把证领了。”

    “你说领就领啊……喂,霍景尧,该睡觉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7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