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很挤别人压你身上 屈辱的性玩弄小说

  皇帝在屏风后的软榻上坐下,周满坐在小凳子上给他把脉,古忠便去泡了两杯茶进来,一杯是给皇帝的清茶,一杯则是给周满的杏仁茶。

    显然是放了不少蜂蜜,只是放在手边满宝就闻到了一股蜜香味儿。

    她不由抬眼看向皇帝。

    皇帝就对她微笑,意味深长的问道:“周卿,朕的肠胃没问题吧?”

    满宝脑海中就只剩下萧院正的叮嘱了,于是斟酌的问道:“陛下觉得问题大吗?”

涉及皇帝身体大事,起居郎自然要跟着了,此时他就拿着小本本站在一旁呢,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周满,便又扭头去看皇帝。

    皇帝的手就捂着肚子道:“朕觉得还是有些作痛,不过这都是小毛病,不打紧,些许小事还是能做的。”

    满宝就思考些许小事可以是哪些事。

    坐着批阅折子算大事还是小事?

    和朝臣议事算大事还是小事?

    不过肯定是不能骑马出去打猎了,生病了得静养,她可以肯定这是大事。

    但……

    满宝忍不住偷偷看皇帝,陛下他老人家想到这点了没有啊,他到底想不想去打猎呀?

    主要是她有点儿想去啊。

    满宝纠结起来,干脆重新拉过皇帝的手,摸着他的脉沉思起来,“陛下,您除了腹痛还有没有其他难受的地方?”

    她觉得皇帝这个借口找的不是很好,想偷懒嘛,人之常情,她时而也想偷懒不去上衙,要不是她身边的人都是太医和大夫,她都不知道以生病的借口请多少次假了。

    唉,她可以理解皇帝,但觉得不能过于惯着皇帝,萧院正说的也未必全是对的。

    休息可以,但休息太长时间就不好了,要是肠胃出了毛病,那最少得吃三天的药,再休养三四天,七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满宝用目光暗示皇帝,让他再找些别的借口。

    可惜皇帝与她默契不够,俩人大眼瞪小眼,皇帝以为她是不愿意为他作假,于是有些不高兴了,生气道:“朕还肩膀疼,腰疼,背疼……”

    哪儿哪儿都疼,所以你敢说朕没病吗?

    满宝却眼睛一亮道:“陛下,您这是劳累过度,中了暑气了,这个简单,且等我给您仔细的检查检查,很好治的。”

    皇帝:……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误会了,不由看了古忠一眼。

    古忠微微一笑,上前道:“周大人要怎么检查?”

    “不用太麻烦的,我看看陛下的舌苔,再按一按痛的地方就好。”满宝兴冲冲的让皇帝张开嘴巴让她看舌苔,一看,她笑脸便一僵,顿了一下后撸起袖子道:“陛下趴着我检查检查?”

    皇帝就趴在榻上,满宝伸手在他身上按了几下,按到后肩时皇帝嘶的一声,满宝听见便把移开的手又挪回来,按了按后问:“您觉得这里疼?”

    “嗯。”

    满宝在几处上都按了下,问道:“这里呢?”

    皇帝忍不住痛呼出声,古忠焦急的上前一步。

    满宝目光一凝,收回了手,和皇帝道:“没事儿,我给您开个药方子,回头给您调配药膏,让人给您推拿一二。”

    太医院里也是有擅推拿的太医和医助的,满宝斟酌了一下便给开了方子。

    至于肠胃的药,满宝已经忘了,皇帝也忘了,他从榻上坐起来,皱眉问她,“朕这是生病了?”

    满宝点头。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什么病?”

    “您中暑了。”

    皇帝不信,“朕这是中暑?而且今日并不热。”

    满宝道:“您就是中暑了,且时日不短了,只不过不是急性的罢了。”

地铁很挤别人压你身上 屈辱的性玩弄小说
 

    她扭头问古忠,“这几日陛下是不是没有胃口,日食不足往日的三分之一?夜里睡不安稳,却又一直渴睡,却怎么睡都不解困……”

    古忠连连点头,伸出大拇指道:“周大人说的每一点都准了。”

    “那就是中了暑气。”满宝顿了顿后道:“陛下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要少费脑和少费心思,也不可出门晒太阳,更不能出去打猎,但可以在行宫里走一走散散心,适当的动弹动弹。”

    皇帝听到前面还有些开心,听到后面就只剩下面无表情了,问道:“这病需要多久?”

    满宝就叹息道:“您至少要静养一旬。”

    还不如肠胃病呢,好歹六七天也够了。

    皇帝直接就躺在了榻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屋顶的房梁,没想到自己偷懒还真找出病来了。

    满宝开了药后便起身,“陛下先休息,我去准备药包,一会儿过来给您灸体,下午会派人过来给您推拿身体。”

    说罢退了出去。

    起居郎默默地看着,手中的笔却不停,也没多大的起伏,直白平陈的给他们都记下来。

    满宝拎着药箱出去,魏大人立即问道:“周大人,陛下的身体如何?”

    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要骂,不,是要劝诫皇帝的话。

    结果周满道:“陛下需要静养一旬。”

    魏知就皱眉,怀疑的看向周满。

    不仅魏知,连殷礼几个也都怀疑的看向她。

    满宝一见,立即往后一仰,有些高声的道:“你们可别怀疑我作假,这是千真万确的。”

    魏知就抽了抽脸皮,难道皇帝还一语成谶,真的肚子不好了?

    满宝道:“陛下是中暑了。”

    魏知等大臣:……

    他们竟然悄悄松了一口气,然后连忙问道:“怎么会中暑了呢?”

    “我看陛下脸色挺红润的,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是啊,不看舌苔,光看脸色和脉象,是不太看得出来的,他现在病还不算发出来,因此不打紧,我开的药也只吃两副,后面还是调养为主。”

    “既然不严重为何要静养一旬?”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7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