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一下撞击她h 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文阅读

 满宝则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尤其是魏知这样的劳碌病,更是需要休养。

    若是他不能休息……

    满宝沉思起来,她要咱们治疗呢?

    还没想出个头绪来,古小公公亲自过来请满宝去长寿殿,他左右看了看,凑上前小声道:“我师父说陛下今日心情很是不好,也不提自己生病需要静养的事了,各位大人因为回的话不好,今儿被骂了好几遭。”

    “现在大人们都散去了,陛下只留下了魏大人,俩人正要用午食呢,只是想等周太医看过以后再用饭。”

    满宝表示明白,谢过他的提醒。

    古小公公就低声笑道:“奴才还要叩谢周大人呢,今日多亏了周大人解围,不然我师父一顿骂是免不了的。”

    满宝小声道:“是白大人解的围,该谢他才是。”

    “是,白大人要谢,但周大人也要谢的。”

    满宝拎着药箱去长寿殿。

    皇帝已经老实的穿好了衣服,鞋子也穿好了,正坐在桌子边和魏知下棋。

    魏知这人一点儿都不知道让人,棋艺又比白善略好,因此皇帝下得很不开心。

    看到周满,已经快要输的皇帝立即丢下手中的棋子,把一盘棋都给搞乱了,他对魏知道:“先让周卿给魏卿看一看吧。”

    魏知看了一眼棋盘,也放下了棋子,对着周满微微一笑。

    古忠立即带着内侍上前将棋盘收了,把桌子收拾出来。

    满宝上前打开药箱,把脉枕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魏知将袖子往上拉了拉,便将手放在了脉枕上。

    满宝的手指搭在他的脉上,垂下眼眸仔细的听脉。

    半晌,她抬起头来问道:“大人平日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魏知笑着摇头,“并没有什么不适。”

    满宝就看向他的脸色,眼底的青色,已经肩肘的垂度……

    满宝仔细的回想这一年多来见到的魏大人。

    她记性素来好,又是太医,最擅观色,说起来,这一年多来魏大人的变化还是挺大的。

    满宝的目光从他鬓角的白发中扫过,再看过他的脸色……

    魏知可比她先生小好些,但脸色的润泽和红光还比不上庄先生呢。

    嗯,她家先生这几年身体似乎越来越好了,比之她小时候也不差,所以人的身体好奇怪,它可以未老先衰,也可以鹤发童颜。

    皇帝在一旁等得焦急,但见周满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魏知,他便耐下性子等着。

    等了半晌她也没动静,皇帝也忍不住扭头盯着魏知的脸看。

    素来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魏知一囧,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偏开目光,想要将手收回去,却被周满一用力压了下去,他只能老实的不动了。

    皇帝看看魏知,又扭头看看周满,忍不住在心中嗤了一声,要不是魏知是个一把年纪的糟老头子,他几乎要以为周满这么看着人家是看上他了呢。

    皇帝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美少年养养眼,哦,不,是美青年,于是他扭头看向古忠,吩咐道:“白舍人还在长寿殿吧,把他叫来。”

    魏知:……

    满宝总算回想到了上次大朝会见到的魏知,收回手后忍不住摸了摸下巴,“魏大人,您是不是腰背酸疼,端坐着超过两刻钟就酸疼难忍?”

    魏知微微一笑,正要说“不是”,满宝突然道:“魏大人,诊断是作为太医最基本的能力,我若是连这都说不准,那这太医也不用当了。”

    所以您确定要害我不专业吗?

    魏知被噎住。

    满宝接着道:“您实话实说就好,我也好诊断。”

    皇帝立即回神,和魏知道:“魏卿,朕是离不开你的,但不是以这种误诊之法,你如实告诉周满,不可讳疾忌医。”

    他顿了顿后道:“这还是魏卿劝诫朕的话,你自己总要做到,不然何以劝诫朕呢?”

    魏知最终叹息一声,和周满点头。

    满宝立即追问,“还有哪里不舒服?”
一下一下撞击她h 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文阅读

 

    “也就身上酸疼些,除此外并无其他不适,”他见周满一脸不信,便保证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且我也未曾将此酸疼放在心中,年纪大了,人身上总是会有些毛病的。”

    满宝干脆主动问起来,“您夜里睡得好吗?”

    魏知:“……还好。”

    “一般夜里能睡几个时辰?嗯,昨晚几时入睡,几时起的,夜中可有起夜和醒来……”

    问的那是仔仔细细,就跟刑部审讯犯人似的。

    魏知嘴巴张了张,在皇帝的注视下还是老实的回答。

    满宝从睡眠问到饮食,又问到白日的精力等,便大致有了成算。

    一旁的皇帝沉默了。

    魏知的日常其实和皇帝的差不多,不过皇帝偶尔还要去西内苑看看禁军,多少会动弹一下身体,加上他本性贪玩儿,总是见缝插针的玩一下,不似魏知,那简直是睡也在思考国事,醒也在想着国事。

    正如周满所言,人的神便是精血,如此伤神,要说魏知没病皇帝都不信。

    他从开春后一直忙碌到现今都想装病休息两日,以己度人,他觉得魏知也太累了。

    满宝在心里将魏知的脉案又过了一遍,然后叹息道:“陛下和魏大人要怎么治?”

    皇帝蹙眉看向她,“你是太医,反倒来问朕要怎么治?”

    满宝又不是傻子,今天早上魏知瞪她,白善又替她解围,她便反应过来魏知怕是不愿休息养病,甚至皇帝也未必愿意,于是道:“作为太医,臣的建议就是静养,这二三年内慢慢调理,或许能治愈。”

    魏知立即和皇帝道:“陛下,臣并未感觉不适。”

    这就是他的态度了。

    皇帝也沉思,半晌后看到奉旨前来的白善,于是起身道:“白舍人,你来的正好,今日让你见识一下魏大人的棋艺,来,你们来此下一盘。”

    于是他让白善和魏知下棋,他领着周满走了。

    魏知和白善:……

    这神来的一笔啊。

    满宝却接受良好,拎着药箱就跟着皇帝走。

 皇帝坐在榻上沉着脸不说话,满宝将药箱放在一旁便垂首恭立着。

    皇帝自己安静的呆了一会儿,想完了自己的心事才抬起头来看向周满,问道:“魏大人的身体果真没别的法子了?”

    满宝应了一声“是”,略一思索后道:“陛下,人的神思有限,心神大耗,若不能静心休养,这病是治不好的。”比如皇后。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7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