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小说未删减完整版 好涨你快出来h

睁开眼,就发现他们全都躺在地板上,只是身上多了温暖柔软的被子,不远处的茶几上,有两只大大的保温盒。

    三人坐起身,瘫在地板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这样傻笑了起来。

    糯糯忽然丢了被子就站起身:“我要去洗漱!”

    她往洗手间冲去。

    暮寒伸手抓她:“这是我套房!”

    赞誉扑上去把暮寒抱住,将其压倒:“你就让让她!她是女孩子!”

    “啊啊啊!”暮寒崩溃:“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2:1!为什么赞誉不是个女的,不是我媳妇!”

    赞誉闷头笑,听着糯糯成功跑进了洗手间,这才放开他:“我就算是个女的,也未必会喜欢你呀。”

    暮寒:“……”心如死灰地躺在那里。

    片刻后,孩子们全都洗漱过,围着茶几把保温食盒打开,风卷残云般大吃一顿。

    吃饱喝足,他们开始讨论这幅长长的画卷。

白鹿原小说未删减完整版 好涨你快出来h
 

    暮川给暮寒打电话,叮嘱道:“你们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上午我有时间,带你们去地宫现场看看情况。”

    于是三人更加努力,将讨论的重点要点全都记录下来,订了个晚上九点睡觉、第二天早上七点起床的闹钟,各自散去。

    B市。

    李昊哲夫妇、巴真全都来到了包恩娜的病房,跟她道别。

    包恩娜手术已经过去一周了,情况非常稳定,要再满一个月才能出院。

    而姜丝妤他们全都回宫了,李昊哲身为皇卫司司长,又正在跟绵绵对接水兵军权,必须马上回去了。

    江帆给包恩娜修剪了手指甲跟脚指甲,温声哄着她:“早点休息,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等你出院的时候我再回来陪陪你。”

    李斌在边上不悦地说着:“阿坚不是在南英吗,你这个节骨眼非要丢下娜娜一个人做什么?你就应该要么把娜娜也接到南英去,要么就留下多多照顾她。”

    包恩娜听着也挺难受的。

    女儿在外头受苦,丈夫儿子媳妇全都要丢下她回南英,她都可以理解。

    毕竟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她自己早前犯错要付主要责任。

    可是林斌这会儿这么说,她有种自己留下看婆家脸色、还怕会给婆家添麻烦的心酸感。庞飞飞拍了李斌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阿哲说的对,咱们又不是太上皇,凭什么总是搞特殊?阿帆说白了,就是个打工的,娜娜生病以来倪董他们两口子已经尽

    心尽力了,还让倪主任亲自负责娜娜的手术,你还要人家怎么样?人家又不欠你的!相反,是咱们一直欠他们的!”

    李斌想说什么,庞飞飞直接反问:“难道不是?”

    李斌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江帆道:“爸,萌萌在爱妤岛待了四十多天,妤树集团那么多事情,她是直接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从爱妤岛的机场飞回B市的,阿坚跟我本来就是轮班的,每人一季,这季轮

    到我,我缺席了半个季度了都,这要是在外头上班,我这样随心所欲的,早就被辞退了!”

    李斌:“那你就早点退休,你儿子是亲王了!你怕没人给你养老?”

    包恩娜眼睛亮了亮,惊喜地看着李昊哲:“阿哲,你、你现在是亲王了?真的吗?老大提你做亲王了?”

    这件事情,江帆父子一直没对包恩娜、李昊娴提起过。

    提了也改变不了她们的现状,而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昊哲没想到爷爷会点破,一时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好挑重点道:“但是,你跟恩恩不可能去南英,你就在B市好好待着,养好伤回去找恩恩吧。”

李昊哲的话,听起来有些无情,但是包恩娜没有生气。

    她想到曾经因为自己跟女儿犯错,导致丈夫跟儿子的事业几乎停摆,现在他们靠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多不容易。

    尤其是姜丝妤能重新重用李昊哲,提他做亲王,这更说明一切都是来之不易。

    她喜极而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众人又聚了会儿,这才从医院离开。

    娇园的兄弟开车,帮忙把江帆、李昊哲夫妇送去机场。

    江帆还特意叮嘱对方:“你嫂子跟隔壁床那小丫头的饭菜,就得麻烦你了。”这人是娇园里的兄弟,跟江帆私交还不错,手艺也挺好,江帆走之前就跟对方沟通好了,甚至出了一份菜谱,每天每顿吃什么,多久送一次牛奶、零食什么的,他全都写

    下来交给对方了。

    他也懂得不要随便欠人人情,而且人家兄弟也不容易,于是给了一笔相当丰厚的酬劳。

    这人笑呵呵地道:“帆哥,您放心,我每天来送完饭菜,都给您拍个照片,保证让您满意!”

    巴真一直很沉默,不敢随便说话。

    等上了飞机,她才好奇地望着李昊哲:“为什么不让爷爷家里送?”

    她也跟着去了李斌的别墅小住了。

    别墅挺大的,环境很好,家里佣人也挺多,多做包恩娜跟徐心怡的饭菜,也就多两份而已。

    李昊哲凑近小声道:“因为爷爷脾气不好,咱爸不想让爷爷觉得妈妈是个负担,也不想让妈妈觉得看爷爷的脸色过日子。有时候呢,关系越亲厚,越要注意分寸。”

    李昊哲讪然地笑了下。

    他以前不懂这个道理,江帆也不懂。

    他们都以为,关系越好,就越应该麻烦对方,对方也越应该帮助自己。可事实上,任何事情都有界限,没有人天生欠你什么,不要盲目依赖、过分依赖任何人,也不要随便给别人添麻烦,哪怕你觉得他帮你做这件事情不过举手之劳,可是,

    凭什么呢?别人就算举手之劳,又凭什么要帮你?

    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就自己去解决,这才能走的更长久。

    李昊哲很庆幸,自己跟父亲懂得这个道理还算来得及。

    巴真似懂非懂地笑起来,又道:“我觉得你说的都对诶!”

    李昊哲握着她的手:“睡会儿吧,睡一觉就到了。”

    翌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8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