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兴总经理是钟南山儿子 好大 用力 深一点野战

 “对了,帝豪的海岛分行行长确定人选没有?”

    唐若雪想起一事:“本地没有据点和人手,做事太不方便。”

    端木家族时期,帝豪业务几乎在境外,在神州只是在一线城市设了大据点。

    唐若雪寻思要在各个城市筹备据点,这样方便帝豪银行回国扩张。

    “人事部选了一个。”

    清姨从桌子资料夹抽出一张简历递给唐若雪:“林思媛,海岛人……”

    “嗖——”

    也就在这时,一个红点从窗外一闪而逝。

    “小心!”

    清姨脸色巨变,一把扑倒唐若雪翻滚出去。

    几乎同一个时刻,砰的一声,一颗弹头从窗外飞射而来。

    它轰的一声打碎玻璃,然后钉在唐若雪的椅子上。

    椅子咔嚓碎裂,硝烟弥漫。

    “唐总,躲好!”

    清姨反手把唐若雪甩入会议桌下面。

    同时一脚踹翻一个白色黑板挡住视线。

    “扑——”

    又是一记枪响,一颗弹头再度射入,把白色黑板打出一个洞。

    趁着这个机会,清姨左手一扬,一颗白色弹珠打在墙根。

    轰,一大股白烟腾升出来,整个屋子瞬间变得迷蒙。

    扑扑!

    又是两颗弹头打入进来。

    只是被浓烟迷惑,这一次失去了准头,全都打在地板上。

    清姨趁机翻滚出去,拔出一枪冲到窗边。

    她猛地一拉窗帘,挡住了两侧的窗户,接着她又滚回唐若雪身边。

    随着窗帘拉上,狙击手也就停止了射击。

    唐若雪自始至终没有慌乱,眸子安静地躲在桌子下面。

    她好像对这一起狙杀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十分钟后,唐氏保镖冲到对面的天虹大厦,发现天台已经人去楼空。

    地上只剩下身体摩擦过后的痕迹,以及一个被丢入角落的烟头。

    “唐总,枪手跑了,兄弟们正在报警调监控。”

    清姨接到汇报后对唐若雪开口:

    “现场找到一个烟头,是南陵的和天下。”

    她补充一句:“看来是宋万三再度下手了。”

    坐在休息室的唐若雪看着报纸淡淡开口:

    “宋万三确实想要我死。”

    唐若雪坐直了身子:“但有叶凡这一层关系,他不会直接对我下手的。”

    “陶啸天?”

    清姨声音一沉:“他继续营造压力逼你合作?”

    “战略合作的新闻还没发酵完,陶啸天不会这么快给我施压的。”

    唐若雪站了起来,把简历丢给了清姨:

    “告诉陶啸天,可以合作,但要替我给唐黄埔送几分礼……”

 从希尔顿酒店出来后,叶凡感觉有几分烦闷,就没有马上回腾龙别墅。

    他避免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宋红颜他们。

    他带着南宫幽幽转了一圈,看到时间快到十二点,就在海边找了一个餐厅落座。

    餐厅位置很好,就在码头上方。

    坐在窗边吃饭,不仅能欣赏蔚蓝大海,还能看到不少小姐姐走出入游艇。

    一个个容颜精致,长腿修长,充满着时尚和青春气息,非常的养眼。

    南宫幽幽止不住赞道:“哇,这里的小姐姐全都身材好好,长相漂亮。”

    “你这不是废话吗?”

    叶凡瞥了一眼窗外:“不漂亮能上游艇吗?”

    随后他扫视菜牌一眼,点了六菜一汤,还有两瓶饮料。

    为了保险起见,叶凡又要了一打金银馒头,免得南宫幽幽吃不饱。

    看到叶凡点这么多菜,南宫幽幽高兴无比。

    “叶神医,不枉我尽心尽力保护你。”

    南宫幽幽晃动着两个小短腿:“够识趣,够仗义。”

    叶凡拍拍她脑袋:“识趣?你这是找打是不是?有你这样说话的?”

    “我可是被林秋玲拖入海里的受害者。”

    南宫幽幽祥林嫂一样唠叨:“理论上你欠我一条命。”

    “想一想,如果不是我被拖下海里,而是茜茜或者宋总被拖下去……”

    “怕是当场就被淹死了。”

    “我完全算得上你身边人的替死鬼。”

    “我帮你替了一条命,你该好好供着我才对,怎能老跟我见识?”

    南宫幽幽对叶凡哼哼唧唧,不断灌输她的童年阴影和替死一回。

    “行行,不跟你见识,另外再加一碟米粉向你赔罪。”

    叶凡很是无奈,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以后你要多盯着茜茜,好好保护她安全。”

    相比自己的安全,叶凡更希望茜茜她们平安无事。

    而且他现在左手具有杀人无形的威力,足够应付地境级别的高手了。

    “嘿嘿,这还差不多。”

    南宫幽幽又高兴起来:“我会好好看着茜茜的。”

    “其实有太爷爷在茜茜身边,根本不需要我保护茜茜。”

    “太爷爷身手我看不透,但感觉应该比我厉害。”

    “他杀林秋玲,咔嚓一声,那一扭不仅断了她脖子,还让她元神俱灭。”

    南宫幽幽端起大麦茶喝起来,还顺势赞许了宋万三一番。

    叶凡一愣:“元神俱灭?什么意思?”

    “林秋玲身手卓绝,戾气极重。”

    南宫幽幽很是满意叶凡虚心请教的样子,伸手拿起刚上桌的馒头大口吃起来:

    “她这种人死了,一定会怨气更重,也一定会凝聚成形。”

    “如果给她找到合适的替身,或者遇见厉害的法师,她能分分钟附体再作恶。”

    “当然,这种附体纯粹是怨气和戾气驱使,很难具有正常人的思想和认知。”

    “就跟当初躲在金芝林暗处对你开枪的梵国亚瑟一样。”

    “当时我如果不把他魂魄一刀钉死,他很大概率被梵王子弄回去借体重生。”

    “林秋玲的修为和怨气是亚瑟的十倍以上。”

    “她被你捏住的时候,我就想跑回去拿我的红白两刀,准备给她的阴魂补上一刀。”

    “否则你杀死她只是治标不治本,将来她很大概率会借体找你报仇。”

    “可是没有想到,太爷爷出手。”

    “他一扭,断了林秋玲生机,也毁灭了她的元神。”

科兴总经理是钟南山儿子 好大 用力 深一点野战

 

    “我当时还一愣,好奇怨气冲天的林秋玲怎么没动静,她那么恨你不可能不凝聚成形啊。”

    “我再认真一看,发现她魂飞魄散了。”

    “所以太爷爷比我厉害多了。”

    “要拿刀嗖嗖嗖飞射才能干掉一刀定魂,太爷爷一只手就轻飘飘平完成。”

    “姜还是老的辣啊,师父诚不欺我。”

    南宫幽幽人小鬼大的感慨一声,还伸手摸一摸自己的‘胡子’。

    “魂飞魄散?”

    叶凡抿入一口茶水:“老先生功力还真是深厚。”

    “何止深厚,他那只手堪比法器了。”

    南宫幽幽又嘟囔一句:“改天我要借助看手相这个借口,看一看太爷爷掌心有何不同。”

    “小朋友好好吃东西就是。”

    叶凡又一拍小丫头的脑袋:“别知道太多。”

    “哗啦——”

    没等叶凡话音落下,旁边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只见一个衬衣男子猛地掀翻就餐桌子,怒不可斥指着一个红衣女人吼道:

    “林思媛,你什么意思?”

    “我那么爱你,把工资卡交给你保管,这些年起码有一千三百万工资和分红。”

    “你现在告诉我里面就剩一块九毛八了?”

    “钱全部哪里去了?就算你一个月花十万,里面也该有一千万啊。”

    “怎么就他妈的一块九毛八了?”

    衬衣男子怒不可斥吼道:“我要一个解释,一个解释。”

    在无数人盯着失态的衬衣男子时,叶凡也认出了对方是谁。

    正是陶老太太的医学顾问刘医生。

    “啪——”

    红衣女子惊叫着后退一步,随后恼羞成怒给了刘医生一巴掌喝道:

    “刘斯文,你脑子进水啊,公共场合掀桌子骂人,还有没有一点质素?”

    “不就一千三百万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告诉你,这些钱我没花掉,只是借给我弟买房买车娶媳妇了。”

    她恨铁不成钢喝出一声:“等他们有钱了就会还给你。”

    “一千三百万给你弟了?”

    刘医生不仅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怒不可斥吼着:

    “这些年我给了多少钱你弟,没有三百万也有两百万了,他还过一分钱吗?”

    “而且他一个小混混,拿什么还一千三百万?”

    他说不出的悲凉:“你这就是送钱,你这是割我的肉给他。”

    “他是我亲弟弟,也就是你弟弟,你给他点钱怎么了?”

    红衣女子见状俏脸一冷,抬手又给刘医生一巴掌喝道:

    “你身为他未来姐夫,借给他一千三百万成家立业怎么了?”

    “再说了,不就是一千三百万吗,斤斤计较干什么?”

    “我都不嫌弃你赚钱少,你有什么好不满的。”

    “我不把这件事告诉你,就是知道你凤凰男的性格会炸毛。”

    “你看,你现在不就失控了?”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钱,我弟弟先用着,等他有钱了,我会让他还你。”

    “而且我这个帝豪海岛分行未来经理的青春,怎么都值得你那一千三百万。”

    “对了,还有你那套住的房子,我也拿去帝豪银行抵押了。”

    “抵押了五百万,给我爹妈在乡下建了一栋别墅。”

    “老人家打拼了一辈子,是时候好好享受了,而且也是给你这个未来女婿长长脸。”

    “否则每次回去都会说你不孝顺,赚大钱了也不好好孝顺岳父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9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