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可乐瓶坐下去 /两人结合处溅出白沫

    罗军必须将这种后患扼杀在萌芽之中。

    说罢之后,他便来到白小宁的身前,探出大手,抚上他的脑门。

    “白小宁,我会护住你的脑核,然后将你全身的法力系统击溃。之后的百年里,你都要慢慢的来修复这些伤害。一百年后,你若是心性已改,我便让你继续修炼。若是再不改正,我便再击溃你的修为。”罗军一字字道。

    “不要,不要!”白小宁这下真正的害怕起来,求饶道:“父亲,您饶我一次,从此以后,我定然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罗军不为所动,手掌之中发出温热的力量来!

    “父亲,父亲……我才第一次见您,难道您就这样的绝情吗?”白小宁涕泗横流。

    罗军没有理会白小宁,而是掌力渗透进白小宁的脑域里。

    先护住其脑域,接着以强横的涅槃神力杀入他的体内,瞬间将他已经组成的法力系统,奥义全部击溃!

    如此之后,罗军收回法力。

    白小宁只觉身子一软,全身都已经使不上力气了。便是在这里连生存都感困难,因为此处并不是地球。

    罗军快速祭出一道金光将他护住,为他保持生态系统。

    白小宁大口呼吸起来。

    这个时候,罗军也解除了对他的一切封禁。

    白小宁再查体内,便发现体内真的空空如也,再无法力。而且整个人都是酸酸软软,使不上力气。

    “你……”白小宁悲怒交加,突然喷吐出一口鲜血来,他红着眼指着罗军,道:“你这贼人,你居然真的小爷给废了。小爷不活了,小爷要跟你拼了。”

    “你是谁的小爷?”罗军眼神寒冷,一字字问道。

    “小爷就是小爷!”白小宁怒吼道:“去你妈的!”

    罗军手中出现一根细软的鞭子,冲白小宁点点头,道:“好,很好。你大概真是在你母亲身边呆久了,以为这天下人都得对你宠着,让着。既然你如此忤逆,看来废你一身修为也不够。那我就将你抽死在这里,你若真有骨气,就一声不吭,任由我将你抽死。等你死后,我将你尸骸带给你母亲。她若要找我报仇,我接着便是,难道我还怕了她不成?若她实在执意,我便将她也给杀了。你觉得你是魔?老子今日让你看看,你老子我疯起来是什么样子!”

    说罢之后,便将手中软鞭猛地朝白小宁身上抽去。

    不止是抽身上,有时候也抽到脸上。

    罗军全不顾忌,一顿猛抽。

    而且越抽越凶,真有要将白小宁给抽死的趋势。

    白小宁被抽得皮开肉绽,在地上来回打滚。

    一开始他还紧咬牙关,后来再也承受不住,便哭泣求饶起来。

    “父亲,父亲,我知道错了,我错了!”白小宁大哭起来。

    罗军也并不是真的铁石心肠,见他求饶,内心之中一阵酸恸,也想落泪。但他知道,自己又必须硬下心肠来。

    这孩子,就是心中太没有畏惧了。

    不过,他终究还是停下了手中的鞭子。

    白小宁这才感到疼痛稍减……此刻的他狼狈不堪,涕泗横流,身上满是血污,脸上都被抽的皮开肉绽。若是黑衣素贞看见这副景象,怕是要跟罗军拼命。

    罗军收了鞭子,淡淡的看向白小宁。

    白小宁身上,脸上都是血流不止,很快便如一个血人。他也不看罗军,就只是躺在那儿,任由身上的鲜血流逝。

    罗军悄然运转金光罩为他止血,过不多时,鲜血便就止住。接着,那些伤口也快速长出疤来。

    “是不是很恨我?恨不得将我杀了?恨为什么我是你父亲?”罗军忽然开口说道。

    白小宁不发一言。

    罗军淡冷道:“你坐起来,还有,我说什么,你就答。我告诉你,你的命是我给的。我带你来到这个世上,若你不能好好做人,我宁愿将你毁灭!这是我们老陈家的家教!”

    白小宁乖乖的坐了起来,并看向罗军。

    不过他的眼里如今已经没有了怨恨,有的只是畏惧!

    罗军道:“说话吧,难道哑巴了?”

    白小宁嘴巴努了努,道:“您想要我说什么?”

    罗军道:“说什么都可以,我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说的有道理,我都会听。”

    白小宁道:“我恨你!”

    罗军道:“恨我今日废了你的修为,又揍了你?”

    白小宁道:“我恨你是我的父亲!”

    罗军道:“我罗军做为你的父亲,给你丢脸了?还是说,你觉得你母亲一个人可以生出你来?”

    白小宁道:“我从小就跟我娘一起,在我们的世界里,你就没存在过。我娘何等人物,为什么要做你的妻子?做你妻子也就罢了,还只是其中之一,你何德何能?”

    罗军道:“这就是你恨我的原因?”

    白小宁道:“难道还不够吗?”

    罗军道:“这个原因,是够的。你恨我,甚至说骂我,要杀我。这都可以……但是,你对那个叫苏月的女弟子所做之事,我不能原谅。你越界了,你以为你现在有无上本事,可以为所欲为。什么道德界限都约束不了你,是吗?”

    白小宁道:“当时听到你来,我只是气糊涂了,就想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来激怒你们。然后又想看你无可奈何,气急败坏!”

    “并不完全如此吧!”罗军淡淡道:“这其中还有你的本性,你本性就是藐视一切规则和生命。不如此,你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白小宁沉默了下去。
对着可乐瓶坐下去 /两人结合处溅出白沫

 

    罗军忽然问道:“你娘平时怎么跟你说我的?”

    白小宁道:“娘很少提你,只说你是我父亲,我必须尊重你。她不喜欢谈过往的事情,我有时候为她愤愤不平,她就要我闭嘴!”

    罗军道:“我可以跟你说说我和你娘的事情。”

    白小宁耸耸肩,无太所谓的道:“你说吧!”

    罗军将他的微情绪收入眼中,道:“你也不用担心,在我的描述中,我绝不会为我自己美化一丝半分。”

    白小宁不说话。

    罗军便继续说道:“其实你性格有些像你娘,但你娘虽然很任性,却有底线。你在苏月的事情上,太没有底线了。当初,我因为某件事,在星主的帮助下到了一千年前……穿梭时空这个事情,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这中间是有因子的!”

    他将一些前因后果,以及当时地球的一些情况与白小宁说了。

    又说了他前去就是要找血泪!

    而黑衣素贞,也就是白小宁的娘便是天生灵体,拥有血泪。

    他讲了自己前去遇到白衣素贞,最后又看到黑衣素贞向菩萨挑战,命悬一线。讲了自己如何救下黑衣素贞,以及用纯阴丹帮她滋养神魂。

    罗军把自己和黑衣素贞的那些事情 讲给白小宁听,包括黑衣素贞一路杀伐,任性至极,终于遇到了佛界的世尊元神。最后将白衣素贞累死等等,这才流下了血泪芸芸。

    白小宁从未听黑衣素贞提过这些事情,此刻听来,不禁心中天翻地覆。

    罗军没有理会白小宁,又说了自己回到现实世界中。然后古世界消散,神农世界成形……

    他讲了后来的相逢,一起共同经历无数生死,灵修应敌,以及天球世界黑衣素贞重塑肉身,两人终于在一起。

    罗军跟白小宁足足讲了一天一夜,最后说道:“乃至最后,我在她的帮助下施展大命运术击败灵尊,她觉得我没有救她妹妹,负气离去。这些就是我和你娘的所有经历。”

    说完之后,顿了一顿,道:“我这一生,俯首无愧天地。至于他人如何看我,我并不在意。”

    白小宁沉默着,却也不知道他此刻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罗军又说道:“我知道,你如今已经这个年龄了,有自己的思想和认知。我揍你一顿,灌你几句鸡汤就想把你改变过来,那也不大可能。我在你的生命里缺失了太久太久,但,有些事情,我还是得做。”

    “对了,你知道我的父亲吗?”罗军忽然问白小宁。

    白小宁抬头看向罗军,道:“据说是魔帝!”

    罗军道:“对魔帝有了解吗?”

    白小宁道:“了解的不多,我以前也不大感兴趣。”

    罗军道:“我父亲的身世非常离奇,也间接造成了我的不平凡。”

    之后,他又跟白小宁说了父亲和中华大帝的那些纠葛。也说了自己出生之后,母亲就被父亲杀死。后来又被父亲所不容,自己一心想要逼迫父亲去母亲坟前下跪……

    直到父亲为自己而死后,看到那封信,才知道父亲早已在母亲坟前下过跪。

    白小宁听后久久难以回神。

    他似乎这个时候才知道父亲一生的经历原来是如此曲折精彩。

    罗军站起身来,笑笑,道:“你娘经常讽刺我是个大圣人,为谁都可以去死。为救我的大儿子念慈,我被抓入帝国天舟中。后来害死了我的父亲……为了给雅珞的娘解毒,我不惜以身吸毒,命悬一线。我在乎念慈,在乎雅珞……他们是我的孩子,我当然心疼。而对你,我居然见面就是将你狠揍,又废你修为。小宁,难道我就真的不疼你吗?”

    白小宁还是沉默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59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