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埋在体内一夜 拉帮套小说无删节

因为陷入了欲-望,男人如今更是难辨方向,身上即便是有些气力,但是也难以和这些常年膀大腰粗实力强劲的人相互持恒,薛丁柯被人直接如同死狗一样拖沓着,从床上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但是本该应有的疼痛在此时已经变成了些许能够刺激到他的触觉,他没有痛呼出声,反而是一脸的沉迷,嘴角的银-丝不由地挂起,眼中泛着白,紧随其后的是,断断续续的呻吟,因为在地面的简短的摩擦,更是让他舒爽。

    但是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薛丁柯极力地想要发出声音,但是脑中的意识极近被那些灭顶的快-感所吞噬。

    终于,在路过了盛笃行的时候,他终是咬牙,将意识逐渐地掌控,他需要让这个男人放过自己,他薛丁柯不能够就这样毁在这里,他还没有成为人上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怎么能够就这样被毁掉。

    不是说盛笃行喜欢男人吗?

    怎么会这样?

    即便是他喜欢了薛丁玲,自己这般,也和薛丁玲没有很大的差距,怎么就不能够吸引到男人的注意力。

    难道说,薛丁玲从一开始就在欺骗自己,实际上盛笃行并不喜欢她?

    是的,一定是的!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样大的心思,竟然想着害我!

    真是不可饶恕!

    等这次事情了了,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和薛丁玲算算这笔账,差一点就要让自己真的惹怒盛笃行。

    但是现在不急,只要自己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薛丁玲的身上,相信盛笃行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最多也就是轻轻地教训一下,反正现在薛丁玲已经失踪,他还找不到踪影,等我逃离了,还不是就不会怀疑自己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薛丁玲所为!

    “盛少爷,盛少爷,我有话要说,我有话要说!”

    薛丁柯急切地呼唤着,身子不断地扭曲着,想要从保镖的手中逃离,但是现在两个保镖将其手臂紧紧地拽住,向前拖曳着,并不做停留。

    倒是原本站在门口的盛笃行眯了眯眼,心中对于薛丁柯即便是再怎么痛恨,但是毕竟这是薛丁玲的哥哥,现在薛丁玲可能还在他的手中,自己若是不出声,还可能会错过救援薛丁玲的机会。

    “等等!”

    盛笃行终于是发话,原本还在向前走着的保镖瞬间顿住了脚步,只是手中的动作未曾松开,继续紧紧地抓住。

    而薛丁柯就像是得到了新生,不住地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内火热的缘故还是因为盛笃行愿意听自己说话,而有的庆幸。

    “盛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这一切都是薛丁玲所为,就是之前您带到宴会上的那个女人!”

高H埋在体内一夜 拉帮套小说无删节
 

    “哦,对!她是女人,不是男人!”

    “想来您现在还不知道,她一直都在欺骗您,用着女人的 身份,您一定要彻查清楚啊!”

    “这一次也是因为她,她给我下-药了!”

    “她担心你会发现她的身份,就给我弄成了现在这样,甚至于还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让您过来,真是可恶至极!”

    薛丁柯说完,已经是气喘吁吁,眼眶周边红润一片,胸膛不住地起伏着,看着盛笃行的目光中满是痴迷和期待,他希望着,希望着盛笃行能够相信,对于自己所说的这些话,他在等待盛笃行前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一旦被发现,就直接对着盛笃行说出。

    现在也正是如此,虽说有着不少的疑点,但是现在薛丁玲可是了无音讯,查证不了,所有的一切还不是自己想说什么就是什么,相信暴露边缘的盛笃行也一定会相信。

    他紧张地看着男人,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流出了口水,但是似是毫无察觉,定定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

    想象着,等他将这些事情都解决好后,会不会看上自己,那么他们薛家,就真的是走上了飞黄腾达的路了!

    盛笃行紧皱着眉头,眸中满是不耐,对于这个男人,他已经给予了不少的耐心,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地说,真是让人不禁大笑感叹,真是有趣,但是同样,也是这般的可恨!

    难以想象之前薛丁玲在薛家的生活是如何,幸好早早地搬了出来,而现在也遇上了自己,不然还真是不知道会被摧残成什么样。

    自己早就应该猜到,毕竟能够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都送到自己身边的人,能够有多好?又该有多少的心善?

    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地握住,缓步走向薛丁柯,眸中的深幽不见底,就像是一滩深渊,让人心生恨意。

    “噗!”

    盛笃行一脚狠狠地踩在了薛丁柯的腿上,用力地碾压着,眸中满是狠意。

    “你刚刚说什么?”

    声音嘶哑低沉,对于这个在自己的面前一脸痛苦模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已经变成了脏污不堪的饿狗。

    薛丁柯只觉得自己的腿部疼痛不已,这股痛觉不断地传递到了自己的头顶,撕扯着自己的神经,让人不禁想要痛呼,但是他面前现在这是盛笃行,而且现在这个男人很生气,一定是因为自己刚刚的那番话,是因为薛丁玲欺骗他!

    一定是!

    自己必须趁热打铁,将所有的一切都让薛丁玲背上,只有她现在才能够帮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是薛丁玲做的,我现在这样也是,之前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也是薛丁玲,并不是什么男人!”

    “盛少爷,这一切都是薛丁玲想要得到您才这样做的!”

 盛笃行对于脚下的这个人已经彻底地失去了希望,不过原本也就没有抱有什么应有的期望,一个只知道利用家中人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自己说话!

    尤其是这样不顾一切地污蔑着薛丁玲,但是现在的薛丁玲却是一无所踪。

    似是想到了什么,脚下的力道加重,微微弯下腰,紧盯着薛丁柯痛苦的神情,“你给我好好地想想,这一切真的就是薛丁玲做的?”

    威胁的语气如同一把利刃,横亘在男人的脖颈,似乎只要男人说的那句话不如意,就会立马用力地划下。

    薛丁柯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但是还未曾想明白,盛笃行绝对还是被自己说的话震惊了!

    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咬了咬牙,还是重复着之前的那套说辞。

    “呵!”

    盛笃行的眸中满是寒意,抬起脚,对着薛丁柯重重地踩下,连续多次,只能够听到男人痛苦的哀嚎,和与骨骼碰撞碎裂的声音。

    “说的是真的?”

    盛笃行终是停下,看着将自己的鞋尖沾染上的一点鲜红,眼中满是嫌恶,不禁再次抬起脚,看着条件反射一般哆嗦了一下身子的薛丁柯,眼中的寒意更甚,真是个废物!

    将脚尖在男人另一边还算是干净的衣物上擦赶紧,修长的腿在此时的薛丁柯看来就像是能够直接将自己灭杀 的利器,令人惧怕。

    “盛少爷,盛少爷,对……对不起!”

    “我刚刚,咳咳咳……”

    一滩黑红的鲜血从男人的口腔之中吐出,直接喷洒在自己的胸前,原本洁白的衣物上如同是绽放的艳丽的花,让人目眩。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0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