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放两个跳d课文 大狼狗趴在老婆的身上

让宸晞哥哥找到自己的真正的幸福的念头,不如就趁着这一次,索性快刀斩乱麻,将所有的前尘往事都一刀两断吧。

    可是为什么她明明已经打定了主意,却只要一想到离开这件事情,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掉眼泪?

    “呼——”

    她深吸一口气,强逼自己止住了抽噎,整理好所有的情绪,起身,拉开门,却发现霍宸晞赫然站在门外。

    他虽然不言语,但是一张脸上却是冰霜般的冰冷,眼神中更是爆发出强烈的杀气。

 欧阳米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宸晞哥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宸晞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一脸疑惑,眼神微微一转,发现自家大哥也正站在宸晞哥哥的身后,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

    怎么办?她刚才在书房里说的话,全都被他们两个听到了吗?

    “米米,你刚才是在和周礼文的打电话吧?你为什么那么生气?他跟你说了些什么了?”

    霍宸晞冷着一张脸,伸手抓住她的肩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住她,似乎不得到一个切实的说法就决不罢休。

    他刚才分明是听到了米米在书房内,大喊的声音,虽然是刻意压低了的,但是却不难听出来她语气中的愤怒,只可惜他隔着一扇门,并不能听到电话那头周礼文的声音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的可以确认,那就是周礼文很显然是和这件事情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米米突然决定要回伦敦,很肯能也和周礼文有关。

    “米米,你还是把……”

    欧阳佳诚上前两步,看向她的眼神中也是一片冷凝和肃穆。

    “大哥!宸晞哥哥,你们为什么要偷听我打电话?!”

    欧阳米被他们两人身上强势得气势逼得后退替补,险些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还好霍宸晞眼疾手快,及时地将她拉住了,才没有让她真的甩到地上。

    “欧阳米!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欧阳佳诚眼神中也凝起了一层薄怒,眉头皱得死紧。

    他真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傻妹妹到底为什么隐瞒事情的真相,明明就是要把事情说开来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可是她却死活都不肯说,到底是中了什么魔怔了?

    “大哥,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只是来宁城玩两天的话,我自然愿意陪你在这里看多待两天,但是我是铁了心要回伦敦去的,你们谁也拦不住我!”

    欧阳米的看着自家大哥沉凝的脸色,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惧怕,但是这份惧怕到底还只是亲人之间的,远远比不来自陌生人周礼文的威胁力度之大。

    她在自家大哥的面前,无论是犯了多大的错误,大哥还是她的亲大哥、始终都会原谅自己的,可是周礼文不一样他就是个心狠手辣的衣冠禽兽,根本不能比。

    “米米,你要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难事,或者说你是不是被周礼文威胁了?你告诉我们,我立刻去帮你出气……”

    “宸晞哥哥!你别管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欧阳米狠狠地打断了他,拒绝了他的好意,心中焦急,心脏更是狂跳不已。

    “米米,你的意思就是,确实是这个周礼文,他威胁你了是不是?”

    霍宸晞看着她闪避的眼神,心虚的表情,瞬间猜到了她确实是因为周礼文的威胁,才会决定要离开宁城回到伦敦去的。

    “不是这样的!霍宸晞,你能不能不要再管我了?!你是我的什么人?!”

    欧阳米伸手狠狠地推了推他一把,心中万分焦急,只想制止他继续掺和进这件事情。

    “我……”

    霍宸晞瞳孔骤然紧缩,脑中“嗡”的一声之后,只剩下一片空白。

老师放两个跳d课文 大狼狗趴在老婆的身上
 

    是啊,他算是米米的什么人呢?凭什么?有什么立场去管米米的事情呢?

    米米从来也没有硬应承过他的追求,两个人之间的也从来没有任何确定关系的言行,现在他又能以什么身份,一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呢?

    “他没有立场?那我总有立场吧?我可是你的大哥,你不告诉我还能告诉谁啊?”

    欧阳佳诚看着她一脸伤心又想要掩盖事实真相的样子,心中不忍,将脸上的凶意都尽数收了起来,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他的傻妹妹啊,想要自己的一个人将所有的压力都顶下来呢。

    “大哥……”

    欧阳米为难地看着他,眼神中透出两分祈求的意味。

    欧阳佳诚不想再紧紧地逼迫她,叹了一口气,索性转头去看一脸颓丧的霍宸晞,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嫌弃道:

    “臭小子,米米不过说了两句这样不痛不痒的话,你就做出这样一脸颓丧的样子,你是真心喜欢我妹妹的吗?”

    “大哥,我……”

    霍宸晞猛地抬起头,一脸期待地看向他,眼神中的又重新闪起晶亮的光泽来。

    大哥刚才的意思是,他愿意接受自己追求米米了?

    “你什么你?一脸傻样,别说我看不上你了,我妹妹只怕更加看不上你!”

    欧阳佳诚一脸嫌弃地说完,伸手牵住欧阳米的手,带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来。

    “好了,我也不想逼你说,但是我要先告诉你,我和那个周礼文也是认识的,你要是不肯告诉我也没关系,明天我找个机会去好好地摆放他一下,问问看他到底和我的宝贝妹妹之间,有着怎么样不为人知的神秘故事,反正你们都是当事人,想必问你问他也都是一样的。”

    欧阳佳诚一边拍着她的手,一边端起之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已经变温的开水,眉头微皱,眼神却在悄悄地打量着自家妹妹的神色,果然看到了她眼中的瞬间凝起的心虚,以及焦灼。

    “大哥,你怎么会认识周礼文的?你是骗我的吧?”

    欧阳米脸上堆起一个勉强的笑容,强压住心中的紧张,小心地试探着自家大哥的口风,希望他只是在吓唬她,

    若是大哥真的和那个周礼文认识,她只怕这件事情又要节外生枝了。

    “你这个臭丫头啊,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你管我认不认识周礼文呢?就算是我不认识他,我要是想认识他那难道还是什么难事吗?”

    “大哥,就算你是真的认识他,我也求求你不要去追究这件事情了好不好?”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和他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要不然你为什么总是要回避这个问题?”

    “大哥,你!我都说了你别问……”

    欧阳米被问得急了,索性转过身去,压根就不敢和自家大哥的眼神对视,大哥的眼神犀利得仿佛能看穿她心里的每一个隐藏的小秘密。

    “既然的你不说的话,那我就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过去找那个周礼文问一问吧,看看他到底……”

    欧阳佳诚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就要往外走。

    “是因为我和他已经达成了协议了!”

    欧阳米被他的架势一惊,伸手死死地扯住他的衣角,一脸泪眼婆娑的样子看着他。

    她话音刚落,眼眶中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落下来,养着一张小脸十分可怜地看着他。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0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