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小黄车周记 哥不要了我们是亲兄弟骨科

托尼帮着摆早餐,湛可可也跟着帮忙,跑进跑出,特别欢乐。

等几人坐到椅子里,小丫头拿起勺子,说:“可可要多吃饭饭,这样就不容易生病了!”

托尼说:“对!咱们的可可小公主长大了,懂事了。”

小丫头扬起小脑袋,“必须的!”

“呵呵。”

小丫头拿起勺子喝粥,湛廉时做的是清粥小菜。

湛可可生病刚好,不能吃太过油腻的,这个是最好的。

只是,小丫头喝了一口粥,便歪头疑惑了。

托尼见她这模样,问,“怎么了?”

小丫头摇头,看碗里炖的白糯糯的粥,又舀了一口粥喝。

这下小丫头可以确定了,“爸爸,这粥里面是不是没有放盐呀?”

托尼一直看着小丫头,听见她的话,一顿,拿起勺子喝粥。

没有味道。

确实没有放盐。

不过,托尼一点都不意外。

他脸上带笑,看着湛廉时,看湛廉时怎么跟小丫头说。

湛廉时拿过咖啡喝了一口,说:“这两天吃清淡些。”

湛可可大眼眨巴,想到什么,说:“可可想到了!因为可可生病了,不能吃味道太大的,对不对,爸爸?”

“嗯。”

“可可记住了!以前妈咪说过的,生病不能吃太有味道的,得吃清淡的。”

“这样对身体好,生病了也能好的快。”

小丫头说着便拿起叉子叉盘子里的沙拉吃,吃的嗷呜嗷呜的,小脸鼓鼓的。

“可可要吃清淡,要多吃菜菜,长高高!”

托尼听着小丫头的话,在听见她说林帘的时候,他神色变化了下,但现在,他给小丫头夹了满满的一筷子菜,笑着说:“对,要多吃菜,才能健健康康。”

“嗯!”

小丫头欢快的吃起来,托尼却是看向湛廉时。

林帘。

自林帘离开到现在,外界没有任何对林帘的报道。

但他却清楚的知道林帘现在怎么样。

她和韩在行分开了,去了林越的地方,和林越在一起。

这两天都是。

显然,林帘不会和韩在行在一起。

他一点都不意外,也不担心。

让他担心的是赵起伟,以及赵家。

根据之前他从付乘那得到的消息,他问了付乘要赵起伟,赵家,还有秦又百,赵宏铭几个人的资料,很快他得出一个结论。

赵家,特别麻烦。

不论是赵家的家世,背景,还是这几人的手段,都是一等一的,不好对付。

湛廉时要对付这几个人,没有那么简单,也没那么容易。

现在,林帘一回到国内,赵起伟便去找了林帘麻烦。

而对于赵起伟这个人,他其实一直不太明白赵起伟在湛廉时和林帘之间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因为这个问题,他问了付乘很多事,他也终于明白赵起伟为什么要那么伤害林帘。

求而不得,恶心滋长。

赵起伟不是良善之人,他出生在那样的家庭,生长在宠溺之下,无法无天。

有基因的关系,也有后天的原因,但不论是哪种,都让赵起伟养成了他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

这样性格的人,如果没有家庭背景支撑也就罢了。

但赵起伟有着非常好的家庭条件,还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头脑,可以说,他的聪明继承了他父亲秦又百,外公赵宏铭。

这样的人,注定是一个恶人。

除非,他当真有洗心革面的一天。

但以他多年的调查研究发现,这样的人,很难有那一天。

所以,在得不到刘妗后,他便一直破坏,他不一定要得到,当他享受到破坏的快感后,得到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就像婚姻,你看透了,也就不过是一张纸而已。

他赵起伟要从伤害别人中得到快感,满足。

他要报复湛廉时,要让所有反抗他的人认同他。

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他认为的才是对的,不认同他,那就会头破血流。

为此,他赵起伟会做出许多让人想象不到的事情来。

林帘,就是他向所有人的证明。

偏偏,赵起伟确实是对的。

在某些方面。

比如说,刘妗不爱湛廉时,比如说,湛廉时早便爱上了林帘。

所有人都看不透,就只有他赵起伟看透了。

也就是他赵起伟的看透,才有了那一次难以挽回的伤害。

有了今天的局面。

赵起伟,不好解决。

托尼心里沉重了,他看着湛廉时的目光,满是担心。

他知道这些,明白这些,不知道湛廉时是否明白,是否看清,又是否有打算。

还是说,他早便有了想法。

湛廉时没有看托尼,他垂眸用餐,一举一动都和平常一样。

看到这,托尼脸上浮起一抹笑,转头喝粥,用早餐。

只是,在他吃小菜的时候,眉头皱了下。

小菜也没放盐?

几人用了早餐,托尼陪湛可可玩。

虽然湛可可好了,但这也才一天,他必须时刻在小丫头身边。

而湛廉时,在用了早餐收拾了后便上楼。

托尼看上楼的人,大概知道湛廉时去哪。

这几天,湛廉时没有出门,他不是在书房,便是在卧室。

“托尼叔叔,可可是不是快要上学了呀?”

湛可可拿着玩具看托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期待。

托尼听见小丫头的话,转头,“嗯?上学?”

“咱们的小公主想去学校了?”

湛可可点头,“爸爸很忙,可可去学校,爸爸就不用照顾可可了,而学校里有老师,有小伙伴,天天都有人陪可可,爸爸不用担心可可。”

托尼顿时摸小丫头脑袋,一脸感动,“咱们的小公主怎么这么懂事?还真是爸爸的小棉袄。”

湛可可握起小拳头,小脸上满满的坚定,“可可长大了,就是大人了,必须懂事的。”

“哈哈哈,好,咱们的小公主是大人了,托尼叔叔以后得拿大人的眼光来看咱们的小公主了。”

“那是!”

托尼带着湛可可出去玩了,期间何孝义来过,到中午两人回来。

湛廉时做午餐,几人吃了,湛廉时又去了书房。

而托尼陪着湛可可玩了会,便带着小丫头去卧室睡午觉。

终于,把小丫头安顿好,托尼出了卧室,去湛廉时的书房。

他有事和湛廉时说。

书房里。

湛廉时坐在办公椅里,看着电脑里的资料。

而手机里,付乘的声音沉稳传来。

“虽然柳家那边不再查柳钰文,但秦又百还是不放心。”

“这段时间,他都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和考古院那边的人走动,应该是打探消息,他非常警惕。”

“我按照您的吩咐,让下面的人暂时不要动。”

“但该安插的人,现在都安插进去了。”

“等这段时间过去,秦又百放松警惕,我们的人会继续调查。”

湛廉时滑动鼠标,看着资料里的古董图片,介绍,“查柳钰文失踪后到现在的古董拍卖资料。”

付乘一顿,说:“是。”

湛廉时挂断电话。

付乘出声,“湛总,还有一件事。”

湛廉时拿下的手机停下,那滑动鼠标的手指也停顿。

付乘说:“刘小姐今天意外得知太太回国的消息,从L市赶回了京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8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