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抽查呻吟啊 官场呻吟

湛可可顿时皱眉,一副嫌弃托尼的模样,“坏消息才不是托尼叔叔这样的表情。”

“一定是好消息。”

“呵呵,你这丫头……还真是聪明啊。”

“那是,爸爸很聪明,可可当然也聪明。”

小丫头理所当然,无比自信。

托尼看着这张小脸,心里有那么点难受。

这可爱聪明的小丫头,如果她真的是湛廉时和林帘的孩子,那就好了。

“好吧,是好消息。”

“现在托尼叔叔告诉你,你先不要激动哦。”

湛可可顿时紧张了,她眼里都开始冒星星,两只小腿儿也忍不住跳,“可可不激动,托尼叔叔你快说。”

这模样,托尼忍俊不禁,他抱起小丫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今天你爸爸告诉托尼叔叔,这两天你们可能要回国。”

“回国?!”

湛可可是惊讶了,但这样的惊讶很快消失,她惊喜的说:“是不是妈咪在国内?可可和爸爸回国是去见妈咪?”

这问题把托尼给问到了。

湛廉时要带着湛可可回国,确实是因为林帘,但绝不是带着湛可可去见林帘。

“是吗?托尼叔叔。”

小丫头见托尼不回答,紧张起来。

托尼想了想措辞,认真说:“小公主,妈咪还没有好,爸爸带你回国,应该不是去见妈咪。”

小丫头失落了,“不是吗?可可以为爸爸带可可回国是去见妈咪呢。”

“呵呵,难道就一定是见妈咪吗?”

“你看啊,最近妈咪生病,爸爸又忙,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你,现在爸爸带咱们的小公主回国,可能就是想弥补这段时间对咱们小公主的疏忽呢?”

“而且,咱们的小公主可是很喜欢国内的,爸爸带着小公主回国,小公主难道不高兴?”

小丫头纠结了,“可可高兴,可是,如果妈咪能和爸爸可可一起回国,可可会更高兴。”

托尼心里叹气,一个家不是那么容易形成,也不是那么容易破碎。

湛可可对林帘的感情,早在她心里扎根,永远不会拔出来。

“托尼叔叔,可可去问爸爸,是不是真的要回国。”

小丫头从托尼怀里下来,噔噔噔往楼上跑。

托尼说:“跑慢点,不着急。”

“嗯!”

书房里,湛廉时站在阳台,对手机里的人说:“把京都最好的幼儿园学校资料发给我。”

付乘听见这句话,明显的顿了下,说:“是。”

“回国的航线在这段时间安排好。”

“好的。”

“国外的工作……”

“爸爸!”

稚嫩的声音从书房外传来,伴随着拍门声。

湛廉时转身,看着书房门,“先这样。”

挂了电话。

湛可可站在门外,小丫头等着湛廉时开门。

这段时间,湛廉时大多时候在书房。

咔嚓,门打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湛可可视线里。

湛可可仰头,“爸爸,托尼叔叔说我们要回国,是真的吗?”

“嗯。”

“没有托尼叔叔。”

“啊?没有托尼叔叔吗?”

小丫头听到这话,惊讶了。

“嗯,托尼叔叔在这边有工作要做。”

湛可可挠脑袋了,“可可想托尼叔叔和我们一起回国,但现在这个好像不是很重要。”

“可可想问的是,爸爸,我们为什么要回国?是因为妈咪吗?”

“妈咪是不是在国内治病?”

在湛可可这里,只有因为林帘,她们才会回国。

湛廉时未说话了。

湛可可看着湛廉时,见湛廉时不说话,小丫头疑惑了。

“爸爸。”

湛廉时蹲身,把她抱起来,走进书房。

湛可可抱着湛廉时脖子,看着这个在她心里高大无比的人。

湛廉时抱着湛可可到沙发上坐下,他看着小丫头,“喜欢国内吗?”

湛可可点头,“喜欢。”

“喜欢就回国。”

阴界。

主宰圣殿。

此刻,圣台之上悬浮一柄类似长矛模样的兵器,凝而不实,有些虚幻,散发着幽幽黑芒,正是主宰炼制的破禁至宝。

圣台下面,主宰盘膝而坐,身材凸凹有致,非常火爆,可惜的是面孔笼罩一层黑雾,不知道容颜是丑是美。

随着她双手舞动,打出一道道印决,无穷无尽的世界之力灌入破禁长矛,十大尊者围绕四周,奉献阴灵力。

噗!

这时,异变骤起,原本配合默契的阵型因为二尊者出现问题被打破。

只见二尊者猛然喷出一口黑血,灵魂撕裂般的剧痛袭来,令他五官扭曲变形,变得狰狞可怖,犹如地狱恶鬼。

该死。

二尊者震骇,阴瞳降临阳界没多久,居然动用了杀手锏,搞什么啊?

自己叮嘱过他,阴瞳性格还算稳重,不应该乱来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想不通。

嗡…

由于失去二尊者的配合,破禁长矛剧烈震荡,光芒暗淡,甚至隐隐有消散的趋势,眼见所有努力付之东流。

轰!

千钧一发之际,主宰叱喝一声,全力爆发,终于稳住破禁长矛,然而黑雾下的面庞毫无血色,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什么情况?

三尊者,四尊者众人一头雾水,如此紧要关头,二尊者居然掉链子,奉献一些阴灵力罢了,不至于这么虚吧?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二尊者差点毁了破禁至宝是事实,等着挨收拾吧,希望能承受住主宰大人的滔天怒火。

嘿!

别人不知道,阴一心知肚明,看到二尊者出丑,心中那叫一个得意,不过也有疑问,阴灵鸦到底干了什么?

“二尊者,你差点毁了破禁至宝。”主宰声音很好听,却没有一丝情感,冰冷的语气如九幽寒风,令人心悸。

“主宰大人恕罪。”二尊者吓得魂飞魄散,诚惶诚恐道歉。

主宰已经看出二尊者的问题,以她的性格,如果放在以前,必定严惩不贷,奈何炼制破禁至宝最重要,没功夫理会。

“下不为例。”

主宰幽幽道:“继续,警告你们,谁在出现差错,后果自负。”
被人抽查呻吟啊 官场呻吟

“遵命。”

阴一众人恭声说道。

呼!

二尊者逃过一劫,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心中暗道:“阴瞳啊阴瞳,你差点害死我,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

混沌战场。

阴瞳不知道自己惹祸了,看着灭魂镜笼罩林枫,肆意狂笑,绝杀一击,任你林枫有日天的本事也要饮恨当场。

除非,他瞬间踏入不朽。

然而,这可能吗?

不存在。

恍惚间,他眼中划过一抹黑芒,似乎看到林枫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

“疯哥。”

胖子众人大惊失色。

林枫死定了。

阴灵们兴奋无比,不由自主欢呼雀跃,阴一手下的神王强者们叫的最欢,没办法,对林枫可谓恨之入骨啊。

在就林枫准备解除封禁对抗灭魂镜之际,一道黑影突兀降临,手持黑色不朽魔兵,替代林枫挡下绝杀一击。

轰!

紧接着,不朽魔兵爆发璀璨光芒,产生恐怖吸力,宛若黑洞般吞噬掉虚空中的灭魂镜,二尊者的攻击以失败告终。

这一幕太震撼,太突然,导致所有生灵傻眼,现场鸦雀无声。

怎么可能?

阴瞳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大脑一片空白,失去思考能力。

不朽强者。

阴灵们一个个张着嘴巴,难以置信,绝望在心底蔓延。

殿主。

是殿主啊。

灵道无声呐喊,咬着嘴唇,激动的浑身颤抖,殿主终于恢复到不朽境,可喜可贺。

完犊子了。

胖子众人面如死灰,陈逸这个混蛋运气真好,比疯哥早一步踏入不朽,麻烦大了。

“陈逸,你抢了我的风头。”林枫脸色漆黑,没好气地说道。

“没有我,你不死也残,当然,感谢就不必了。”

陈逸微微一笑。

没错,这货来救场了,非常及时,此时此刻成为最耀眼的存在,毕竟,他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晋升的不朽境强者。

“谢?”

林枫撇撇嘴:“谢你个大头鬼,要点脸吧,真以为能伤到我?”

因为陈逸不请自来,没有解除封禁,林枫还是很高兴的,到时候突然解封,一定可以坑人,是谁就不好说了。

“死鸭子嘴硬。”

陈逸知道林枫什么德行,也不生气,环顾四周,叱喝道:“看什么看,还不抓紧时间,对得起林主事吗?”

“杀。”

“杀啊。”

众人就像打了鸡血似得,继续展开对阴灵强者的屠戮,甭管陈逸是不是敌人,反正是阳界的不朽,底气十足。

完了。

阴灵集体崩溃,之前就落入下风,这回阳界有了不朽强者坐镇,一点胜利希望都没有,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与此同时。

阴界主宰圣殿。

噗…

二尊者再次吐血,差点哭了,自己的攻击怎么被破了呢?

大爷的。

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变故,阴一众人都要疯了,恨不得暴打二尊者一顿,非在这个节骨眼频频出事,殃及池鱼。

轰!

主宰斜睨一眼,一言不发,玉手轻轻一挥,轰隆一声,二尊者吐着血飞出圣殿,死狗般重重摔在地上,欲哭无泪。

“跪着,直到破禁至宝炼制完成为止。”主宰压着怒火道。

“遵命。”

二尊者爬起来,狼狈不堪,低着头,规规矩矩跪在殿门口,想死的心都有了,把阴瞳,阴灵鸦,阴一挨个骂个遍。

“大哥,二尊者什么情况?”四尊者虽然身为不朽,但是改变不了女人的事实,和阳界女人一样八卦,传音道:“和阴灵鸦脱不了关系吧?”

“你猜?”

二尊者吃瘪,阴一心情舒畅,难得开个小玩笑。

猜你个鬼。

四尊者气呼呼传音:“不愿说就算了,我还不想知道。”

口是心非。

阴一无语,想了想回应道:“告诉你也无妨,阴灵鸦十有八九踏入了不朽,打破老二留给弟子的杀手锏。”

“所以,老二才会受到剧烈反噬,神魂出现问题。”

什么?

四尊者震惊,抛开黑黝黝的脸,她的样貌还是不错的。

“千万不要对外说。”阴一警告一句,专心致志输送阴灵力。

然而,四尊者却思绪万千,如果真如阴一所说,阴灵鸦踏入不朽,非常有可能拿到轮回珠,自己该不该提前站队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8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