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强制屈辱调教h 寡妇好紧好湿好多水

说实话,以他对林枫的了解,不太愿意相信这个猜测。

林枫不是傻子,明知道尊上是不朽强者,还敢强闯天道宫,必然有准备才对,莫不成是苦肉计,想博取虎妞同情?

以这家伙的尿性,不无可能啊。

“打的好。”

邪风兴奋到炸裂,大呼小叫:“林枫啊林枫,你也有今天,刚才虐我虐的不是挺爽吗?现在自食苦果了吧,该,活该。”

“师尊加油,把他按在地上摩擦,打的他满地找牙,怀疑人生。”

寡妇想:只要等到洪诚孝成功的时候,他就会离开夏露,回到她身边,然后和她结婚。

她才三十岁而已,还年轻还漂亮,还有生孩子的能力,到时候和洪诚孝结婚,她也不会显得太老。

要不,先去医院冻卵,寡妇担心自己年纪变大后,怀孕就会变得不容易,要是自己生不出孩子,洪诚孝一定不会选她的。

他会和夏露在一起。

寡妇决定明天就去医院冻结卵子。

她之前没有给死去的老男人生孩子,其实不是她不想生,是老男人已经丧失了这方面的能力,在床事上,只能玩点其它花样才能从中获得满足。

老而变态。

那段时间,寡妇受尽了折磨。

不过好在,老男人的身体很快就不行了,长期要住医院治疗,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寡妇因此不需要再受到变态的折磨。

“五千万是吧。”寡妇沉默了半晌,终于有了决定,“你等着,我会给你筹出来的。”

“你确定不会太为难?”洪诚孝问她。

“我知道你身上的钱得来不易,其实你不必要为我付出那么多的,你已经在包养我,每个月也在给我钱。”

洪诚孝以退为进,并没有表现出自己贪婪的样子。

他越是这样清高淡薄,寡妇就越是要帮助他,越是喜爱他。

他就是本该在云端之上的男人,要不是家里遭仇人陷害,导致家道中落,父母在破产纷纷跳海自杀,留下他一个人偿还债务,他现在依然是寡妇不敢妄想得到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寡妇愿意倾尽一切帮助他。

而且,寡妇知道洪诚孝是一个聪明的男人,他有了五千万,肯定会做出一番大事,等他有了成就后,自然就会连本带利把五千万还给她。

寡妇这次投资,并不亏本。

“这点钱我还是有的。”寡妇对洪诚孝说道,“你不用担心,五千万对我来说虽然也是一笔大数目,但不会让我太过为难。”

“只是我需要变卖一些房产,才能把钱给凑出来。”

寡妇继承的财产里面,现金并不多,基本都是一些固定的资产。

她需要变卖换成现金,才能把五千万给筹出来。

其实,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她可以把好几处地段极好的房产抵押给银行,再从银行手里借款五千万, 在这过程中,她只需要每月偿还给银行一定的利息,就可以套出整整五千万。

等洪诚孝投资成功后,把五千万连本带利还给她。

她再把钱还给银行,拿回自己抵押的房产。

这样一来一回,寡妇只是损失了一些利息的钱,等同于她用不大的代价,就把五千万给周转出来。

可是这里有一个弊端。

她以自己的名义,一下子在银行里借这么大一笔钱,她老公的子女们肯定会发现,并且质问她要借这么多钱做什么。

她老公的子女们,现在还在争夺财产和公司的所有权。

她如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会让他们各自生疑,怀疑她是不是和他们其中一个人偷偷合作了,从而对她进行监控。

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她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年轻男人。

尽管他们懒得管她在外面做什么事,可一旦发现她不守妇道,背着他们在外面乱搞,还包养小白脸,给他们死去的老爸戴绿帽,寡妇的处境会变得很艰难。

有可能会被取消继承财产的资格。

寡妇不能冒这个险。

她不能让老公的子女们关注她,监视她,发现她和洪诚孝的关系。

她只能把其中一些低端不怎么好,房型很一般的小房子卖出去,多买几套加上她原本继承的现金,应该就能给洪诚孝凑够五千万。

至于,老公的子女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卖房子,这个很好解释。

她可以解释说,这些房子的地段都很差,房型和花园也不怎么样,她想要把这些房子卖出去,然后把钱再买一套地段好的豪宅。

这种说法,很容易让人接受并相信。

她老公的子女们,不会真的管她这么多。

比其她的一点小事,公司的话事权才是最重要的事。

寡妇答应要给洪诚孝筹出五千万之后,在床上和洪诚孝再次覆雨翻云一番。

两人身上汗津津的,带着彼此的气息相拥而眠。

就在清晨时分,洪诚孝倏地睁开眼睛,眼底清冷毫无睡意。他松开手,任由怀里的女人侧睡在床上,身子赤倮在外

他自己起身下床,开始穿上衣服。

洪诚孝去洗了个澡才离开这里。

这里是寡妇买来和他幽会的一处房子,地段相当隐蔽。

他离开的时候,寡妇还在睡觉,并没有发现动静,她睡得很沉,似在做美梦,昨晚在年轻的男人身上得到极大的满足。

洪诚孝乘坐电梯下楼,小区门口的保安,看他衣冠楚楚的,想起经常和他出入在这里的寡妇,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

母子?

还是姐弟?

说实话,都不太像。

朴实的保安并没有想到,洪诚孝是寡妇包养的男人,毕竟洪诚孝看起来气质很好,很有贵气的样子,不像是差钱的人。

离开寡妇所在的小区后,洪诚孝上了自己的车,在前面的路口上,接走一个人。

此时,天色才刚刚濛濛亮起,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就连马路上也没什么车辆在行驶。

洪诚孝接走的人,是一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他正是以前洪力的手下,胡二。

“老大,你要的资料,我都帮你查好了。”胡二从文件袋里,把一叠资料交给洪诚孝。

他现在已经是洪诚孝的手下。

洪诚孝给了他相当大的一笔钱,一边让调查一些女人,一边在让他道上召集更多的兄弟,壮大自己的势力,发展帮派,尽快赚钱。

这些被洪诚孝调查的女人当中,就有夏露以及夏露的母亲,以及寡妇。

只有深入了解她们过去的生活,经历,洪诚孝才能采取更加有效的手段,把利益最大化。

就像昨晚寡妇的表现一样。

这样精明为自己经营了十二年的女人,最终还是陷入在洪诚孝编织的情网当中,五千万只是犹豫了几分钟,就果断要帮洪诚孝给筹出来。

期间,她甚至没有提到要什么时候偿还,要给她多少利息。

她完全被洪诚孝的谎言,给迷失了心智,完全把洪诚孝当成是自己人,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8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